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七十八章 三英战吕布(二)

第七十八章 三英战吕布(二)

    盘龙八音椎,蒙尘五百年,终于显露于世人面前。

    八音齐鸣,奏出的音符,犹如死亡乐章……吕布一面和太史慈两人交手,一面留意小将状况。

    可是当八音椎声音发出的一刹那,他立刻意识到不妙。

    八音椎经过特殊设计,能够发出各种声响。

    但却不代表什么人都能令它发出声音……那需要力量和速度的完美结合。也就是说,没有千斤之力,根本不可能令它产生效果。可一旦八音椎发出声音,那就说明使用者的强横。

    吕布虽然不懂八音椎的原理,但身为武者,如何看不出那八音椎的奥妙?

    他大吼一声,奋起勇力,方天画戟急舞,逼退太史慈和许褚,向刘闯冲去。与此同时,吕布的骑军齐声呐喊,也紧跟着发起冲锋。就听蓬-一声闷响,八音椎几乎是贴着那小将的身体落下,砸在地上。

    即便坐在马上,那小将也能感受到地面的颤动。

    脸吓得煞白,没有半点血色。

    不等他反应过来,刘闯已经错蹬到他跟前,探身一把抓住她的腰间大带,把小将一下子从马上拎起。

    “放开铃铛儿!”

    吕布犹如一头疯虎,冲向刘闯。

    刘闯一只手拎着小将,另一只手则抡起八音椎。

    “霸王一字摔枪式!”

    就听他一声巨吼,八音椎带着如山巨力便砸向吕布。

    吕布举大戟封挡,哐当一声巨响传来,在战场上空回荡。

    赤兔马希聿聿长嘶,象龙马也发出嘶吟……两匹马同时后退,刘闯和吕布也都同时变了脸色。

    刘闯这一殳,几乎是全力发出。

    从场面上来看。两人是平分秋色,但刘闯却知道,他输了!

    吕布和太史慈许褚二人已经战了四五十个回合,而刘闯胯下马更有马镫和马鞍的优势,比之吕布可以更加轻松发力。可如此情况之下,竟然是平分秋色,吕布虓虎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而这时候,周仓也下令。向吕布骑军发起冲锋。

    刘闯把小将摔在地上,立刻有刀斧手上前把那小将压住。

    “别太用力,把她抓进城里。”

    这时候,吕布已缓过劲儿来,怒吼着催马便扑向刘闯。想要把小将抢回去。不过,他这次面对的,不再是太史慈许褚两人。刘闯加入战团,正面便拦住吕布。三人围住吕布一阵狠杀,吕布虽勇,可是在三人联手之下,不过十个回合。就抵挡不住,被杀得盔歪甲斜,狼狈不堪。

    刘闯八音椎轰鸣,势大力沉。

    霸王一字摔枪式在八音椎的配合之下。发挥的淋漓尽致。

    吕布虽勉力抵挡,却异常吃力。

    一时间,刘闯主攻,太史慈和许褚两边配合。吕布就算是再厉害。始终抽不出手来强攻。于是,他只能被动封挡。一记,两记,三记……刘闯的招数很简单,就是当头一式摔枪式。

    所谓摔枪式,就是砸。

    招式简单,偏偏吕布无法躲闪,只能一招招解下。

    刘闯这八音椎,一下比一下狠,一记比一记重……吕布奋力封挡了十八椎之后,再也抵挡不住,喉咙口发甜,哇的一口鲜血喷出,拨马就走。这时候他已经无力再继续呈英雄,因为刘闯三人的配合,让他根本无力招架。他这一走,麾下飞熊军顿时出现混乱……吕布不是没有败过,可是却从没有以这样的情形败过……被人生生砸的吐血,令飞熊军顿感手足无措。

    傅阳城头上,吕岱一直在观战。

    他没想到,太史慈三人竟然真的硬碰硬的将吕布击败,顿时大喜。

    “擂鼓,飞熊卫出击!”

    咕隆隆……

    战鼓声响起,早就在城门下整装待发的飞熊卫,在萧凌和徐盛两人的率领下,呼啸而出……

    一百零八飞熊卫杀入战场,立刻把吕布的飞熊军冲的溃不成军。

    吕布趴在马背上,口中不停吐出鲜血,赤兔马落荒而走。

    刘闯则命太史慈留守战场,他和许褚带着飞熊卫,在后面紧紧跟随,一路追击吕布。

    吕布这一次,可真的是栽了!

    也许今年真的不是他的好日子,连续两次被人追杀。

    上次是郝萌造反,吕布是没有提防,所以仓皇落逃;可这一次,他是实打实被人击败,令他感到万分沮丧。不管刘闯他们是以多打少,还是以逸待劳,吕布是真的败了,而且败得极为凄凉。

    他匍匐在马背上,突然有些后悔。

    若当时听从了高顺的劝阻,如果能够等到张辽他们回来,说不定会是另一个局面。

    他催马狂奔,忽听前方传来人喊马嘶。

    吕布强打精神,抬头看去。

    就见正前方一队人马拦住去路,但见大纛之上,写着两列大字:北地太守,鲁国相。正中间一个斗大的张字,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文远,救我!”

    吕布连忙大声呼喊。

    张辽端坐马上,看清楚是吕布之后,也吓了一跳。

    自他跟随吕布以来,还没有见吕布如此狼狈……盔歪甲斜不说,从他胸前的血迹来看,这一战吃亏不小。

    张辽是从彭城出发,顺着祖水而上,所以才能及时赶到。

    见吕布败下,他连忙纵马迎上去,把吕布带回本阵。

    与此同时,刘闯和许褚领飞熊卫也追上来,当他看到张辽的旗号,连忙拦住许褚,下令停止追击。

    这命运,有时候真的有趣。

    上一次他在三河湾看到张辽的旗号时,吓得连忙逃走。

    而这一次,他再次和张辽相遇!

    “孟彦,怎么不追了!”

    刘闯手指大纛旗下,横枪立马的张辽,突然道:“老虎哥。记住这个家伙,他将来必然是你我心腹大敌。”

    许褚闻听一怔,举目向张辽看去。

    而张辽,也在观察刘闯和许褚二人,发现刘闯手指向他,张辽不由得微微一笑,朝着刘闯一指。

    那意思是说:可敢过来?

    徐州军已经列阵完毕,严阵以待。

    刘闯也露出一抹笑容,猛然拨转马头道:“咱们走。”

    “就这么走吗?”

    “下次如果在疆场上遇到此人。能杀则杀,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古之召虎……呵呵,咱们现在还无力撼动此人,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过河,北上青州安身。”

    ++++++++++++++++++++++++++++++++++++++++++++++++++++++++++++++++

    由于张辽援兵抵达。傅阳城外的战事,也很快结束。

    没必要和吕布拼个你死我活,至少就目前而言,不需要……

    刘闯还要吕布在徐州站稳,牵制住曹操的兵力。唯有如此,他才可以有充足时间,在北海立足。

    回到傅阳之后。刘闯立刻下令,加快渡河速度。

    吕岱、史涣、徐盛、萧凌……几乎他能派遣的人,都被派去安排渡河。而刘闯和许褚则领一哨人马,在城头上警戒。观察徐州军的动向。张辽救下吕布之后,并未立刻发动攻击,而是在城下扎好营寨。

    看着布局森严的徐州军营盘,刘闯不禁暗自蹙眉。

    这张辽扎营。进可攻,退可守。

    除了在傅阳正面立下营寨之外。他还安排一直兵马,在祖水河畔驻扎。

    也就是说,如果刘闯要渡河撤退,张辽可以立刻追击。如果刘闯不撤走,则张辽将困住傅阳,直到刘闯弹尽粮绝。刘闯的行程非常紧密,在傅阳多逗留一日,就会增加一分危险……

    看到张辽如此安排,刘闯也感到头疼。

    这家伙分明是不打算和自己正面交锋,是要用拖延的战术,让刘闯陷入死地。

    此时,刘闯可以凭借傅阳与河对岸的营寨相互呼应,可一旦他撤退,张辽定然会发动攻击。

    “不能和这家伙在这里拖延,必须要尽快想好解决之道。”

    就在刘闯绞尽脑汁,思忖如何甩掉张辽的时候,张辽也在营中,问清楚了状况……

    “君侯,恐怕那麋竺言有不实。”

    “哦?”

    张辽轻声道:“这刘闯既然敢自称是中陵侯之后,恐怕确有其事。

    他现在的意图,明显是想要借道徐州,并不希望和君侯发生冲突……如果当时君侯能冷静一点,说不定这件事情还有寰转余地。可恨麋竺,竟散布谣言,令君侯临阵,失去了冷静。”

    这一战不是你吕布的问题,主要是麋竺那家伙的谎话,让君侯你没能仔细考虑。

    事实上,刘闯一上来就表露出他中陵侯之子的身份,也证明了张辽的猜想:刘闯不想和吕布为敌。

    吕布面色阴沉,片刻后问道:“那以文远之见,当如何是好?”

    “今铃铛儿被刘闯擒获,倒是可以令君侯有一个借口。”

    “怎么说?”

    张辽想了想,轻声道:“君侯可以派人向那闯儿讨要铃铛儿……而后宣称因为铃铛儿,所以不得不放弃追击。这样一来,对外君侯也好说话,与内而言,也不必和那闯儿大动干戈。”

    “那闯儿,可会答应?”

    张辽道:“以我之见,刘闯必能应允。”

    “既然如此,此事就交给文远负责,务必要保护铃铛儿平安回来。”

    “君侯放心,若铃铛儿伤了一根汗毛,我就不会放过那刘闯小儿……”

    张辽领命而去,吕布则端坐榻椅上,面沉似水。

    今日一战,使那小儿成名……他在傅阳城外大败自己,日后少不得要被别人耻笑。

    吕布在战场上,虽被打得吐血,但伤势并不算严重。

    不管刘闯是一人独战,还是三人联手……吕布知道,他栽了!不但栽了,恐怕还要成全刘闯之名。

    这也让吕布越想越觉得窝火。下意识握紧拳头。

    刘闯,小儿!

    他在心里暗自咒骂一声: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

    天,将晚。

    傅阳府衙之中,灯火通明。

    “你这疯丫头,不好好在家中做女红,跑来战场上送死。”

    刘闯看着大堂上站立的小将,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笑容。若不是在战场上发现这小将是女儿身,说不定他当时一殳。就把她砸成肉饼。不过,看吕布的态度,似乎这女娃的来历不凡。

    刘闯隐隐觉得,他要脱身,这少女就是关键。

    小将脸通红。听到刘闯这话,顿时大怒,“女儿家又怎地?哪个规定,女儿家就不能上阵搏杀,只能呆在家中做女红!想当初光烈皇后也曾上阵杀敌,为何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

    光烈皇后,就是汉光武帝刘秀的第二任皇后。也就是后世人耳熟能详的阴丽华。

    作官当作执金吾,娶妻应娶阴丽华。

    刘秀当年的一句感叹,使得阴丽华名扬后世。

    这小将倒也没有说错,当年光武皇帝起兵的时候。阴丽华的确是指挥一支兵马上阵搏杀,甚至大获全胜。

    听了她的辩驳,刘闯倒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沉吟片刻,他突然站起身来。“光烈皇后是光烈皇后,你以为你是谁?竟然要与光烈皇后相提并论?”

    “我叫吕蓝。我阿爹就是……”

    “我知道了,你爹就是吕布。”

    不等少女说完,刘闯便打断了她的话。

    “早就听人说过,吕温侯膝下有一虎女,乳名铃铛儿,可就是你?”

    “咦,你怎知我?”

    刘闯之所以知道吕蓝,还是拜甘夫人介绍。

    当初他进军徐州的时候,曾向甘夫人打听过吕布的情况。

    吕布有一妻二妾,妻子姓严,和吕布是青梅竹马,更同甘共苦,故而吕布对她极为敬重;二妾,一个姓曹,也就是曹豹之女。当初曹豹把女儿嫁给吕布,虽然曹豹已死,但吕布并未反悔,把曹氏女纳入家中;至于另一个妾室,则姓任,双名红昌。任红昌,乍一听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但由于她曾在宫中做过貂蝉这个官职,故而很多人又把她称作为貂蝉……

    没错,就是那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

    甘夫人之所以知道这些,一来是因为当初吕布初至徐州时,曾带着家眷前来拜访刘备。

    刘备自然不可能去招待吕布的家眷,这一工作也就落在甘夫人身上。后来,甘夫人被吕布俘虏,之所以没有受到任何委屈,一方面是吕布的命令,另一方面,也是吕布妻妾的照拂。

    看着眼前少女那一脸迷茫之色,刘闯心里有些感慨。

    吕布这个女儿,在三国演义中也曾出现。

    当时袁术曾想要利用结亲联姻的方式,分化吕布和曹操之间的同盟。可惜这件事后来被陈珪父子破坏……三国演义中曾有一段记载,说吕布在下邳被曹操包围的时候,曾试图请袁术出兵解救。为此,吕布把女儿绑在身上,用锦帛蒙住她的脸,想要杀出重围去,可惜被曹操和刘备阻止。吕布死后,他的家眷也被一同送往许都,之后就再也没有登上过历史舞台。

    倒是貂蝉留下许多版本,比如被关二爷逼死,比如自尽而亡,比如遁隐深山……

    而流传最广的,恐怕就是貂蝉被关二爷逼死的桥段。

    不过想来,应该也不太可能。

    关二爷能够为一个杜氏向曹操拉下脸讨要,又怎可能活生生逼死貂蝉?

    至少,刘闯不会相信!

    不过想来,吕蓝最终的结局也不会太好。

    身为吕布的女儿,到了许都,又能有什么好结果呢?

    “蓝小姐不必担心,虽然你而今沦为阶下之囚,但我也不会为难于你。

    我这次原本只是想借道徐州,而后北上,不得已才冒犯令尊虎威。可惜温侯太过强势,我也是不得已,才和他为敌。这样吧,我先送你渡河,那边有你的熟人,想来也能让你安心。

    待我与温侯商议妥当,定会送小姐安全返回。”

    哪知道,吕蓝道:“刘闯,我听说过你。”

    “哦?”

    “你原是麋家家奴,却贪恋三娘子美色,将三娘子劫走,而后四处逃亡。

    你别以为我会怕你……我告诉,我才不会向你低头。若你敢欺负我,我阿爹绝不会放过你。”

    看样子,这小丫头似乎是误解了刘闯的意思。

    刘闯不由得苦笑,摇头道:“蓝小姐,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我知道,我而今在徐州的名声不好,我说出来你也未必相信……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和麋家并无关系。而且以我的出身,莫说他麋家,就算是淮浦陈氏,乃至于你吕家,也没有资格让我做家奴。

    再说了,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个子那么高,长的虽然马马虎虎,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放心吧,我如果真的对你有歹心,莫说是你爹,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害怕……等你渡河,自然知道我是不是偏你。来人啊,送蓝小姐渡河。路上不得怠慢,定要好生恭敬。”

    吕蓝看了刘闯一眼,转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她又突然回身:“胖子,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为什么?”

    吕蓝脸上,露出一抹天真笑容,“你长得不像坏人,而且你说话时候的眼神,也看不出是在撒谎。”

    刘闯忍不住笑了,摇摇头,示意扈从将吕蓝带走。

    他坐在榻椅上,轻轻揉着太阳穴。

    甘夫人说过,吕布对吕蓝非常疼爱,视若掌上明珠……

    可是,该如何利用这个关系呢?

    刘闯不想伤害吕蓝,更不愿意和吕布继续纠缠。如果能够兵不刃血的解决这个问题,自然最好。可如果不能,该如何行事?还有,又该如何与吕布谈判,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呢?

    这一切,都需要好好琢磨才行。

    只是,这时间……能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