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六十七章 打的就是软柿子!

第六十七章 打的就是软柿子!

    风潇潇,吹动汝水波光粼粼。

    刘闯站在一块大石上,举目向远方眺望。

    身后,太史慈正在做最后的准备。只见他牵着狮子骢,把马鞍大带紧了紧,而后踩镫上马。

    “公子这马鞍,做的的确精妙。”

    太史慈在马上扭动几下,忍不住再次出赞叹。

    刘闯在汝阴这些时日,并没有闲下来。他命人制作了几套鞍镫和马掌,分别给太史慈、徐盛、凌霄等人配好。这东西,还不能太过普及……刘闯甚至在制作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小心。

    他从石头上跳下来,长出一口气。

    “怎样,李通那边,可有消息?”

    “李通前锋军已经抵达汝水,不过尚未渡河。

    这厮倒是个谨慎之人……但我估计,最迟天黑时,他大军一定会抵达汝阴县城。”

    “甚好!”

    刘闯说罢,看了一眼在林中列队整齐的骑军。

    这几乎是他现在可以拿出手的全部家底,一共一百零八人,其中还包括裴绍和周仓两个人。

    这一百零八人,也组成了刘闯的亲军扈从。

    依稀记得董卓手下曾有一支精锐,名为飞熊军,为李傕统帅。

    据说这支精锐,是董卓耗费巨资,从西凉军中抽调出的精锐,并合并一批休屠各人而组成。

    只可惜,这支飞熊军并没有叱诧太久。

    随着董卓被杀,飞熊军在李傕的率领下,很快四分五裂,从此不再为人所知。

    刘闯挺喜欢这个名字,因为他的乳名里面,也有一个‘熊’字。后世更有封神演义。说姜子牙背负非熊,执掌封神。熊,在东汉时期可是一种极为凶猛而且带有特殊意义的动物。

    所以在组建这支亲军扈从的时候,刘闯就想到了‘飞熊’二字。

    可是前有飞熊军,让他颇为不爽。

    于是在思忖许久之后,他将这支亲军扈从称之为‘飞熊卫’,虽然比不得飞熊军听上去那么威风,但却最适合目前的规模。飞熊卫分为两队,分别由周仓和裴绍两人统帅。堪比队正。

    也许,日后这支飞熊卫会变成飞熊军。

    但刘闯并不想飞扩张,他需要把这支飞熊卫,变成一支实打实的百战亲兵。

    脑袋里有很多构想,可惜没有机会实施出来。

    躲过这一次灾难。如果一切能够顺利的话,按照步骘和吕岱的计策,他可以获得一个栖身之地。到那个时候,他才会把飞熊卫真正的组建起来。若不然,所有一切都只能是个空想。

    “公子,子升来了!”

    就在刘闯胡思乱想之际,忽听有人大声叫嚷。

    他连忙箭步上前。举目观瞧。

    远远的,顺着官道跑来一支兵马。

    一个个看上去是衣冠不整,许多人手中甚至连兵器都没有。

    而抛在最前面的,则是萧凌。

    他一边催马奔跑。一边向后观瞧。在这支队伍后面,烟尘滚滚,一队军马正迅逼来,越来越近。

    刘闯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灿烂笑容。

    他招手示意扈从牵马过来,而后扳鞍认镫。跨坐马上。

    “来了!”

    他轻声道了一句之后,扭头对太史慈道:“能否成功,在此一举……让过前锋,斩断其腰。”

    “正当如此!”

    萧凌等人跑的狼狈不堪,很快从刘闯等人前方过去。

    大约十分钟左右,一队骑军呼啸而过……再往后,就是步军拼命奔跑,试图赶上前面的骑军。

    只是,这支兵马的队形,在奔跑的时候已经完全乱掉。

    所有人几乎是气喘吁吁,更本无人去关注路旁的情况。那队伍中间的大纛上,写着一个斗大的‘李’字。刘闯算算时间,知道快差不多了,而后一催象龙,战马陡然仰蹄直立而起,出一声龙吟狮吼般的嘶鸣。

    “给我杀!”

    刘闯大吼一声,一马当先从山坡上冲下。

    太史慈也催动狮子骢,紧随刘闯身后,摘弓取箭,一边纵马飞奔,一边开弓放箭。

    他的射奇快,一支连着一只。

    近五石强弓,几近六百斤的拉力,一支支赤茎白羽箭呼啸飞出,出破空的历啸声。

    刘闯同样是挽弓射箭,虽然射术比不得太史慈精准,但也能做到一箭一人,箭无虚……不管怎么说,他跟随常胜学射,后来虽然颠簸流离,却从未停止练习。后来又遇到太史慈这么一个神射手,自然虚心请教。他的射术,在经过太史慈的指点之后,也渐趋成熟。

    两个人,两张弓,两壶箭。

    从山坡上冲到官道上,不过百十步距离,两人已经把壶中三十支箭全部用完。

    这时候,他二人已经到了袁术军的跟前。就见两人收起强弓,各擎兵器,大吼一声便杀入人群。飞熊卫在裴绍和周仓的带领下,也毫不示弱,冲入乱军之中。原本在追击敌人的袁术军,根本没有想到会遭遇伏击,顿时就乱成一团。刘闯舞动盘龙棍,太史慈手擎鹤舞枪。

    一棍,一枪,如入无人之境。

    而在他们身后,周仓舞动近七尺长的大铡刀,刀光霍霍,上下翻飞。

    裴绍手中长枪也如同出海蛟龙,只杀得血流成河。飞熊卫则清一色手持长矛,在乱军中冲杀。虽然这些亲军扈从,训练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可在四位主将的带领下,却是无比骁勇。

    刘闯杀的兴起,大棍呼呼作响。

    霸王一字甩棍式接连使出,虽有一些袁军小将上前阻拦,却被他一棍一个,全部砸落马下。

    盘龙棍的杀伤力,或者不似刀枪惊人。

    奈何刘闯力大,盘龙棍棍重。

    凡是被他砸中的袁军,不死也是骨断筋折……

    袁军的主将。名叫李茂。

    他奉命为先锋官,哪知道在路上遭遇萧凌阻拦。

    两人交锋十数回合后,萧凌就露出不支之色,带着人落荒而逃。

    李茂,淮南大族出身,年轻气盛,心高气傲。

    在投奔袁术之后,更凭借家族力量立刻获得重用,成为一营校尉。年仅二十一岁。便在军中成为校尉,自然志得意满。此次随苌奴前来,李茂更打定主意,要斩将夺旗,建立功勋。

    所以。他怎肯放过萧凌。

    在他看来,刘闯等人不过是一帮子流寇,根本无需苌奴将军亲自出马,他一个人就足以夺回汝阴县城。所以,李茂对萧凌穷追不舍,两千先锋军也因为他奋力追赶,队形完全脱节。

    被刘闯太史慈一冲。兵马顿时大乱。

    李茂正在前面追的起劲,眼看就要追上萧凌的时候,忽听得后方一阵大乱。

    他连忙勒马,回身查探。

    一骑快马飞驰而来。马上扈从从马上滚落下地,快走几步单膝跪地道:“启禀校尉,大事不好……贼寇在途中设伏袭击,中军措不及防。已经乱成一团,请校尉提兵前去救援。”

    李茂勃然大怒。“贼寇安敢欺我!”

    他二话不说,立刻拨转马头。

    “传我命令,全力还击!”

    骑军掉头往后走,原本因为急行军已混乱不堪的队形,顿时变得更加混乱。

    而这时候,就听身后一阵鼓响。

    萧凌在前方汇合了大队人马之后,立刻回身追击。

    刹那间,袁军乱作一团麻。前面的骑军往回走,后面的步卒往前冲。加之萧凌这么一个回马枪杀过来,又怎能不慌乱。这时候,李茂的命令已经没有用处,任凭他大声呼喊,想要稳住阵脚,可是萧凌率部已经冲入袁军之中……此时的萧凌,全无先前的不支之色。人如下山猛虎,马似出海蛟龙。一杆大枪舞动,所过之处杀得袁军连连败退,无人能够阻挡……

    萧凌的武艺不差,在刘闯帐下,虽无法与刘勇太史慈想必,也仅在刘闯和管亥之下,与徐盛伯仲之间。

    一个敢和程普四人交手而生还的人,又岂是易与之辈?

    若非刘闯下令,许败不许胜,萧凌说不定早就斩了李茂级。

    心里面,自然憋着一股火,以至于萧凌出手就更加凶狠。李茂上前想要拦住萧凌,才几个回合,就被萧凌杀得盔歪甲斜。若非扈从拼死将他救走,只怕就要死在这乱军之中。不过,李茂的霉运并未结束。好不容易从乱军中逃出来,迎面就遇到刘闯……刘闯也不和他废话,一棍将李茂打落马下,十几名刀斧手蜂拥而上,把李茂绳捆索绑,直接就带回到本阵。

    “休要杀我,我愿归降!”

    李茂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叫喊。

    步骘和黄劭相视一眼,挥手示意刀斧手上前。

    看着那明晃晃的大刀在眼前晃动,李茂吓尿了。整个人瘫在地上,哪里还有先前那副意气风的模样?

    刀光霍霍,青丝脱落。

    步骘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看着刀斧手把李茂的头刮掉,而后将他耳朵鼻子割下。

    “来人,将此人送去苌奴面前,就说是公子送与他的礼物。”

    那李茂已经疼得昏了过去,被人装在麻袋里,便直奔慎县方向而去。

    此时,战事已经停息。

    李茂带来的两千兵马,有八百人成为刘闯的俘虏,被押送进汝阴县城之中。

    除了这八百俘虏,此战刘闯更获得战马近百匹,军械衣甲无数。看着丰富的战利品,刘闯不禁感到万分快意。他和步骘几人相视一眼之后,便朝步骘点点头,“子山,开始第二步吧。”

    步骘嘿嘿笑道:“这次,汝阴怕是要热闹了!”

    +++++++++++++++++++++++++++++++++++++++++++++++++++++++++++++

    傍晚时,苌奴在行军途中,收到了刘闯为他精心准备的‘礼物’。

    眼看着满脸是血,昏迷不醒的李茂,苌奴的心情,可想而知。李茂虽非他亲信。确是袁术极为看重的人。其背后的李氏家族,在淮南更是百年望族,影响力颇大。原本以为可以凭借这次机会,和李家交好,日后也能获得一些好处……可现在,别说好处,能取得李家原谅,便是天大造化。

    更重要的是,刘闯这种行为。更对对苌奴的极度羞辱。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刘闯欺人太甚!

    其实,苌奴和李茂差不多,都不太把刘闯放在眼中。

    哪怕刘闯击败李茂,苌奴依旧没有把刘闯放在心上。相反。刘闯的举动,彻底把苌奴激怒。

    “传我命令,三军加行动,我要马踏汝阴城,取那刘闯狗头!”

    伴随着苌奴一声令下,袁军行动度骤然加快。

    六千兵马浩浩荡荡直扑汝阴,在天黑以后。就看到汝阴城头灯火通明,城门大开……苌奴不疑有计,下令袁军立刻对汝阴动攻击。与此同时,李通的前锋军。业已到达汝阴城下。

    同样,汝阴北门大开,曹军长驱直入。

    而袁军则是自汝阴南门进入,双方在城中遭遇之后。都有些吃惊。

    刘闯日间袭击李茂时,身着曹军衣甲。故而袁军看到曹军的时候。下意识就把对方当做了刘闯所部。于是,双方在城中立刻展开战斗,曹军人数虽然不占优势,但李通治军有方,军卒甘愿效命,故而虽人数不占优,却丝毫不落下风。袁军方面,则是占居兵力优势。苌奴听闻手下兵马在汝阴县城中和刘闯所部生遭遇战,立刻下令,全军出击,向曹军动猛攻。

    这一场大战,足足持续了近半个时辰。

    曹军虽然骁勇,奈何袁军人数占优,在苌奴指挥下攻势凶猛,于是节节败退,更死伤惨重。

    当李通率领大军抵达的时候,曹军已经被逼到了城门下。

    凭着一口悍勇之气,死死控制住城门。

    “那闯贼何来如此多的兵马?”

    李通闻听之后,也是大吃一惊,连忙下令动反击。

    双方在汝阴县城里你攻过去,我打过来,足足又打了近半个钟头。直到这时候,苌奴和李通都觉察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据他们得来的消息,刘闯手下不过一千多人,就算在占领汝阴之后又补充了一些兵马,也不过两千……可是看对方的兵力,恐怕早就过两千之数。

    “鸣金,鸣金!”

    苌奴总算是没有混了头,立刻下令鸣金收兵。

    与此同时,李通也下令兵马停止攻击。

    他亲率扈从,进入城中,远远就看见袁军戒备森严,牢牢将汝阴县城的南门占居。

    看对方的旗号,李通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是袁术的人?”

    他镇守汝南西部,对袁术的兵马并不陌生,所以立刻催马上前,高声喝问:“敢问是袁公路帐下哪位将军领军?”

    苌奴也率部来到城中,与李通打了个照面。

    “某家苌奴,而乃何方兵马?闯贼何在?”

    李通激灵灵打了个寒蝉,立刻意识到,他和苌奴怕是中了刘闯的奸计。

    于是李通连忙道:“某家李通,乃汝南镇威中郎将,奉曹公之命前来剿灭贼寇,苌奴将军何以至此?”

    “李通?”

    苌奴露出愕然之色。

    李通闻名于江汝地区,苌奴自然听说过他的名字。

    不仅是他知道,连袁术也听说过,甚至还派人前去招揽过,只是李通当时,却婉言推拒。

    是曹操的人!

    袁术和曹操之间并不和谐,特别是袁术出身四世三公之家,又是嫡子,哪怕是袁绍他都不放在眼里。曹操虽然是官宦出身,但比之老袁家,勿论是底蕴还是身家,明显要低一个头。

    所以,曹操占居豫州之后,袁术一直对汝南虎视眈眈。

    虽然双方并没有直接生冲突,但小摩擦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李通,那闯贼何在?”

    苌奴也知道上了当,但是却不愿意开口承认,于是连忙把话题转到刘闯身上。

    李通道:“某家也才到汝阴,未想到闯贼不见,却与苌奴将军生冲突……闯贼的去向,找人问一问便能知道。来人,立刻在城中寻找里长三老,打听闯贼去向,而后报与我知。”

    他下令寻找刘闯的下落,苌奴也下令寻找刘闯的下落。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汝阴县城怎么办?

    双方在汝阴县城里鏖战了近一个时辰,死伤无数。

    汝阴县城里,更因为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受到巨大破坏,许多民房已经变成了废墟一片。

    李通道:“苌奴将军,这汝阴县本就是曹公治下,先前被闯贼窃取,今日复又收回,还请苌奴将军率部退出汝阴,免得产生冲突。”

    苌奴折了几百人,怎甘心让出汝阴?

    就在二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有军卒带着一个老人来到双方面前。

    “老丈,可知那闯贼去了何处?”

    老人是汝阴的里长,立刻道:“回禀二位将军,流寇在天黑之前,撤离汝阴,往东面去了。”

    “啊?”

    李通一怔,“你是说,闯贼已经走了?”

    “正是!”那里长哭诉道:“流寇撤离时,更把城中粮食全部带走,没有留下一粒粮食。两位将军,百姓们正为此感到焦虑,不知该如何是好,还请两位将军能够仗义相助,助百姓渡过此厄。”

    也就是说,这汝阴现在是一座空城?

    苌奴一听,立刻道:“李将军,苌奴奉我家主公之名,要把那闯贼拿获。

    既然闯贼已经撤离汝阴,那我就不再打搅。我还要继续追击闯贼,汝阴城就交给将军善后吧。”

    开玩笑,一个县城的百姓,要付出多少辎重粮草?

    好处没有捞到,还要再付出许多粮草……苌奴当然不愿继续滞留汝阴县城。

    李通哪里还猜不出苌奴的想法,心中不禁一阵冷笑。

    不过,他并未拒绝,而是拱手道:“如此,就烦劳苌奴将军。”

    “立刻派人前往平舆,请满宠太守立刻调拨粮草。

    把军中粮草,分出一半与城中百姓,最多两三日,伯宁粮草送至,一切就可以恢复正常。”

    “将军,何以不追击闯贼?”

    李通目送迅撤离汝阴县城的袁军,嘴角微微一翘,“我与伯宁都小觑了这支流寇。那刘闯设下这么一个局让我钻,又岂是等闲之辈?曹公命我夺回汝阴,如今汝阴到手,就让那苌奴,先去试探一下闯贼的手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