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五十九章 神亭岭(三)保底第一更

第五十九章 神亭岭(三)保底第一更

    十数骑奔驰于前,后面更有数百名步卒紧紧相随,正飞快逼近

    公瑾来了!

    孙策只觉压力顿时一轻,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刘勇在一旁给他带来的压力着实太大。若单打独斗,孙策绝不可能畏惧刘勇。可问题是,除了一个刘勇,还有一个和孙策不分伯仲的太史慈。再加上一个几近炼神境界的刘闯,和一个在养气巅峰的萧凌。别看孙策身边的人多,可如果打起来,胜负真不一定。

    孙策自付,和刘勇太史慈任何一个交手,没有百十个回合分不出胜负。

    而刘闯呢?

    身高力大,更兼胯下象龙马神骏异常。

    盘龙棍每一棍落下,都有千斤之力,哪怕强横如孙策,想要杀死刘闯,也要几十个回合才成。

    这么多对手,孙策怎可能感到轻松。

    殊不知,也就在孙策松这一口气的时候,刘闯立刻感受到,孙策的气势出现一个破绽。连绵如同江水般的攻势,有一个几乎难以觉察到的迟钝。而刘闯更借着孙策这片刻功夫的失神,盖顶三棍劈出,棍势强猛,一下子挣脱孙策的攻势,象龙马随即向后连退十数步,跳出战圈。

    孙策更要追击,却感到一股凌厉杀机从旁边传来。

    刘勇哼了一声之后,青骢马猛然急速踏进。

    青骢马并不是大步逼近,而是迈着小碎步向孙策逼来。可越是如此,孙策感到的压力就越大,顿时紧张起来。

    他先和太史慈打了三十多个回合,又与刘闯交手二十余回合。

    特别是和刘闯的交手,这胖子势大力沉,令孙策颇感吃力……如今刘勇蓄势待发。可孙策却有些疲惫了,不禁连忙带着坐骑。

    “子义将军,孙策援兵到来,事不可为。你我先退回营中,再做计较。”

    刘闯见远处尘烟滚滚,十数匹战马正迅速逼近,就知道再打下去。恐怕于他们没有什么好处。

    于是他大吼一声,拨马就走。

    太史慈虽然心中不甘,却也知道轻重。

    他大吼一声,手中大枪一式三连环。逼退黄盖三人之后,又唤住萧凌,飞快撤走。

    看着迅速离去的刘闯太史慈等人。孙策不由得色变。眼中流露出一抹骇人杀机。他刚要纵马追击,却被身后赶来的周瑜拦住。

    “伯符,不可冒进!”

    周瑜沉声道:“且让他们暂活几日,不出三天,我定会要你看到那张英首级,以报今日之仇。”

    双方交手,互有死伤。

    孙策带十三人前来。黄盖和程普受伤,宋谦衣甲凌乱,陈武同样狼狈不堪。

    除此四人,尚有九名扈从,战死五人……不过,太史慈那边也丢下四具尸体,算是不分伯仲。

    周瑜的劝说,总算是让孙策冷静下来。

    他忍不住轻声感叹:“未曾想,刘繇手下竟有如斯悍将?

    那太史慈已是天下少有的虎将,后来的几个,比之太史慈也毫不逊色……可惜,刘繇识不得真豪杰,如此勇将不得重用,怪不得他连战连败,何当我收服江东,振兴祖业,嘿嘿,嘿嘿……”

    孙策说着话,忍不住冷笑两声。

    周瑜,和孙策同年。

    听闻孙策的话,周瑜眉头一蹙,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

    “若是如此,便拖延不得……伯符,咱们当早作打算,免得夜长梦多。张英不足为虑,你我当尽快破之。”

    两人说话间,命人收拾尸体,准备回转。

    忽听一阵马蹄声传来,就见先前和孙策交手的胖子又跑回来。

    程普一见,顿时大怒。

    “小贼,敢欺我江东无人,还敢回来。”

    说着话,他跃马就要冲过去,却被孙策拦住。

    “孙策,孙伯符,可敢上前答话?”

    刘闯复又折回,横棍马上,高声喊喝。

    孙策突然间笑了,催马就跃出本阵,在距离刘闯还有三十步左右的时候,勒马停下来。

    “胖子,你好大胆。”

    “嗯?”

    “今我兵强马壮,你还敢回来,莫非想要投我?”

    刘闯忍不住笑了,“伯符兄,你生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本当建立下一番功业才是。

    我没有来江东之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但是今日一见,却有些失望……方才与伯符兄你交手,我收获颇多。故而有几句话想要和伯符兄说,却不知道孙伯符有没有这个耐心听讲呢?”

    “胖子,你叫什么名字?”

    “某家姓刘名闯,乃中陵侯之后。”

    “哦?”

    孙策闻听,不由得表情一变。

    而他身后的周瑜,也催马上前,落后孙策一个马头,笑问道:“刘孟彦,不知你有何指教?”

    “伯符兄本应有所成就,然则轻佻果躁,轻而无备。

    虽有霸王之勇,然则伯符兄不要忘记,昔年楚霸王亦落得个自刎乌江的下场。今伯符兄探查敌情,自恃勇武,轻身涉险。殊不知,此举无异于独行于中原,便有百万之众,也难有作为。我只需派刺客伏击,便可取你性命……伯符兄,大好前程方才开始,还望你多珍重。”

    说完,刘闯拨马就走,也不管孙策和周瑜是什么反应。

    象龙马犹如闪电,飞驰而去。

    而孙策和周瑜则呆愣在远处,面面相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胖子,好张狂!”

    孙策忍不住哈哈大笑,连连摇头。

    你以为你是谁?

    就算是中陵侯之后,又有什么资格来评价与我?

    哪知道,周瑜却面色凝重,他突然道:“伯符,或许在你听来,此人所言荒诞至极。可他却没有说错,似今日之事。若非我得到消息及时,恐怕你真会有性命之忧。此人言伯符你轻而无备,我看却没有说错。江东六郡,尽托付于你一身。叔父基业,也需要靠你来完成……

    以后,还请伯符多些谨慎,似今日事情。切不可再次发生。”

    “这个……”

    孙策一怔,疑惑道:“公瑾也认为,此人说的有理?”

    “是!”

    “那此人,究竟是敌是友?”

    周瑜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摇摇头道:“你现在问我,我又怎知道答案。

    若伯符真想要弄明白,何不将此人生擒活捉。到时候让他亲口告诉你答案。岂不是更好吗?”

    孙策一听,精神陡然振奋。

    “如此说来,公瑾计将安出?”

    ++++++++++++++++++++++++++++++++++++++++++++++++++++++++++++++++++

    前世读三国,刘闯心中有许多遗憾。

    而孙策之死,无疑是他最感到遗憾的几件事情之一。前世,他就时常在想,若孙策不死。天下又将是怎样的态势?曹操何等骄傲的人,在提及孙策时,也不禁发出感慨:狮儿不可与之争锋。

    然而,在后来孙权接掌江东后,他也感慨道:生子当如孙仲谋!

    也许在后世很多人眼里,这句话是曹操对孙权的赞赏。

    可刘闯却认为,相比起孙策,曹操根本就没有把孙权放在眼里。

    生子当如孙仲谋……

    换句话说,你孙权孙仲谋,也就是和我儿子一个水准,不足为虑。

    可是孙策呢?

    狮儿不可与之争锋……这家伙,实在是难以抵挡。这评语背后所隐藏的含义,孙策兄弟才干高低,也就一目了然。换句话说,孙策是可以开疆扩土的雄主,而孙权则是偏安一隅的守门犬,怎可能混为一谈?

    可是,历史无法改变。

    刘闯即便是再遗憾,也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孙策死了,孙权即位!

    而今他重生于三国时代,更有幸和孙策相逢,心中的冲动就格外强烈,忍不住向孙策大声提醒。

    他总觉得,似孙策这样的豪雄,可以战死于疆场,却不能让他死在宵小手中。

    只不过,孙策能否听得进去,与刘闯没有关系。在他看来,他之于江东,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

    “孙策,没有为难你?”

    太史慈一脸疑惑,看着刘闯问道。

    刘闯憨憨一笑,“象龙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孙策想要追上我,没那么容易。”

    “那你跑回去作甚?”

    “我只是有几句心里话,想要告诉孙伯符。”

    “原来如此。”

    太史慈没有再问下去,而后看着萧凌,赞赏的点了点头。

    “刘使君果然无识人之能,麾下有如此勇将,却要偏信张英,实在是可惜之至。”

    萧凌脸一红,露出羞涩姿态。

    步骘一旁突然开口,“太史将军,我小妹而今已背井离乡,不得不远遁颍川。

    我这次来,就是希望找到子升,带他一起离开。可子升不肯,还请太史将军能够高抬贵手。”

    “你要带子升走?”

    太史慈眸光一凝,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步骘道:“想当初,子升为求建功立业,所以才投奔刘使君;而今刘使君节节败退,我更不想我小妹年纪轻轻就守寡,所以只好厚颜请求,希望太史将军能够高抬贵手,让子升离开。”

    “我不走!”

    萧凌那想到,步骘会在这时候提出这种要求,顿时急了眼。

    “今孙贼肆虐,祸乱江东,正是我辈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

    刘使君此前败退,不过是轻敌所致,待他在豫章重整旗鼓,定可以大败孙贼。会稽郡太守王朗,交州刺史士燮都支持刘使君,我不信,他孙伯符能够一直赢下去,能够霸占住江东。

    我正要在此建功立业,怎可为儿女私情而……”

    萧凌说的是义正辞严,滔滔不绝。

    不过不等他说完,就见刘闯上前一拳砸在他脸上,把他打翻在地。

    刘闯是何等气力,虽然已尽力控制。可这一拳下去,还是把萧凌打得半张脸都红肿起来,好像馒头一样。

    “你干什么?”

    萧凌被突然袭击,顿时大怒。

    “你只知道自家功名利禄。可知步娘子为你提心吊胆?

    你口口声声建功立业,却又看不清楚这江东局势……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可以扭转乾坤?连太史将军这样的人物,也只能屈居为一介军司马,听从一帮子庸才调遣。你难道觉得,你比太史将军还要厉害?小子,我把话说清楚,你走也要走。不走,我打断你的腿也要把你带走。”

    “你敢!”

    萧凌也是年少气盛,怎容得刘闯如此说话。

    他大吼一声。便朝着刘闯扑来。刘闯也不闪躲。啪的双手搭在萧凌的胳膊上,而后两膀用力,就把他甩飞出去。

    一旁太史慈并没有插嘴,也没有阻止刘闯。

    他沉默许久,轻声道:“你觉得,刘使君此战必败?”

    “绝无胜算。”

    “何以见得?”

    步骘笑了笑,“听太史将军的口音。想来不是江东人,不过应该在江东有些时日。

    江东六郡是什么情况,想来太史将军比我更清楚。江东,楚地耳……民风彪悍,却固步自封。外来人想要在江东立足,实在是太过困难。刘使君虽说是皇亲贵胄,但在江东百姓眼里,始终是外来人。而今,汉室衰颓,朝纲不振……皇命不入江东,几近于是各自为政,此天时也。

    孙策,江东子弟也。

    其父孙坚,祖父孙钟,累世居于江东,此地利也。

    他得三世萌荫,受江东百姓爱戴,甫一渡江,所到之处莫不开城献降,人颂江东孙郎……此人和也!

    孙策占居天时地利人和,敢问刘使君何以与之抗衡?”

    不知对太史慈的目光丝毫不惧,大声回答。

    太史慈脸色阴沉,久久不语。

    “难道,没有挽救余地吗?”

    “没有!”

    太史慈闻听,忍不住一声长叹。

    “住手吧!”

    他沉声喝道,一帮刘闯也收手后退。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萧凌就被刘闯打得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喘息不停。

    “敢问先生,我又当何去何从?”

    “那要看将军有何志向。”

    “此话怎讲?”

    “若将军愿为偏安将军,为一家奴,大可投奔孙策。

    孙策性情阔达,想来定会对将军待若上宾。从此以后,将军便居于江东,也能建立一番事业。”

    步骘言语非常刻薄,令太史慈脸色阴沉。

    “但将军若有鸿鹄之志,愿效仿卫青霍去病为我大汉开疆扩土,我倒是建议,将军前去北方,离开江东。”

    “哦?”

    “自古以来,江南缺马。

    守成有余,而进取不足……北方地大物博,并幽之外更有异族蠢蠢欲动,正是大丈夫施展才华之地。虽则北方而今战乱不止,可这不正是我辈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持三尺青锋,博取功名利禄,大丈夫当如是,不亦快哉。”

    太史慈,沉默了!

    半晌后,他轻声道:“天已晚了,几位若不嫌弃,不妨随我回营休息。

    至于子升,我虽不舍,但也不想做那恶人。天亮之后,你们就可以带他离开……我绝不阻拦。”

    步骘不禁有些犹豫,可刘闯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一行人返回营地,太史慈命人为他们安排好住处,便去找张英禀报结果。

    “我不想走。”

    萧凌坐在军帐里,愁眉苦脸。

    不过他声音并不大,生怕被刘闯听到。

    刚才被刘闯教训了一顿之后,萧凌已经没了底气。

    他更看出,太史慈未必会帮助他说话……况且步骘那一番话,也着实让萧凌感到有些意动。

    太史慈和刘繇是同乡,还不是被死死的压制住。

    他一无军中资历,二无什么背景靠山。他认识刘繇,可刘繇却不认识他……萧凌也觉得希望渺茫。

    只是这么就点头答应的话,实在是太没有面子。

    萧凌还想唠叨两句,就听刘闯恶狠狠道:“你再敢啰唆一句,我豁出去被步家妹子责骂,今天先打断你的腿,明天把你绑起来带走。总之,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答不答应,都要走。”

    “我……”

    “你怎样?”

    刘闯眼睛一瞪,萧凌顿时闭上嘴巴。

    他是真有点怕了……

    晚饭时,太史慈回来。

    看他的脸色,就知道被张英责骂了一顿。

    “太史将军,怎么说?”

    太史慈长叹一声,轻声问道:“步先生,你以为我当投奔何人?”

    “这个……”

    步骘想了想,回答道:“北方而今,无非曹操和袁绍。

    袁绍,四世三公,名门之后,雄踞河北。那冀州钱粮广盛,他手下更有许多名士,猛将如云。”

    “步先生的意思,我去投奔袁绍?”

    看得出来,太史慈真的有些动心了。

    想来他也是受了太多委屈,以至于生出离去之心。

    刘闯大口吃着饭菜,不过耳朵却支棱着,打算听听步骘的说法。说实话,他很想告诉太史慈,来投奔我吧!可他更清楚,他现在虽然背着一个中陵侯之子,皇亲国戚的身份,可是并没有得到大家认可。即便是将来归宗认祖,太史慈会找他吗?会投奔他这个一文不名的家伙?

    刘闯,没有信心。

    步骘道:“不,我以为将军若投奔袁绍,结果未必能比现在好。

    袁绍此人傲慢,更重家世声名……非是我打击将军,恐怕以将军的名声,还入不得袁绍眼。”

    “那先生是要我投奔曹操?”

    步骘想了想道:“曹操倒是一个合适人选……他而今迎奉天子,得朝廷正统之名,奉天子以令诸侯。且曹操此人,礼贤下士,颇有容人之量。若太史将军投奔他,倒是一个极佳选择。”

    没错,我虽知道招揽不得太史慈,可你当着我的面把太史慈推荐给别人,我这脸上颜面何存?

    刘闯忍不住抬起头,却意外看到,步骘朝他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