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五十八章 神亭岭(二)为盟主九彩叶贺,感谢!

第五十八章 神亭岭(二)为盟主九彩叶贺,感谢!

    太史慈,身高七尺七寸,美须髯,猿臂。

    一世颠簸流离,郁郁而不得志。不管是最初在老家,还是后来帮助孔融,乃至于遇到刘备,最后跟随刘繇,经历可算得是坎坷。空有一身好本领,却报国无门。当初孔融曾想要挽留他,但他拒绝了!因为他知道,孔融并非明主。书生气太重,怎可能做得这乱世中枭雄?

    后来遇到刘备,倒是让太史慈有些心动。

    可惜最终,他未能够投奔刘备,这里面自有一些缘由。

    当时太史慈已托人向刘繇请求,准备投奔刘繇帐下做事……虽然刘备也曾挽留,不过他挽留的态度并不坚决,太史慈也就没有留下。可是投奔了刘繇之后,太史慈才算是真的后悔了!

    刘繇并不看重太史慈,原因无他,他不过庶民出身。

    堂堂汉室宗亲,刘繇更看重的是江东世族的力量,以及他那些部曲。

    甚至在刘繇眼中,那大骗子筰融也强过太史慈百倍,更让太史慈感到万分不快。

    可是已经投靠了刘繇,太史慈也不想反复。

    他本就是一个忠义之士,内心里对刘繇汉室宗亲的身份,还是有些敬重,不愿意轻易舍弃。

    今天,他听闻孙策出现在神亭岭,自然想要趁此机会,建立功业。

    奈何那张英胆小怕事,根本不愿意节外生枝,令太史慈虽然满腔热血,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就这么放过孙策吗?

    如果拿下孙策,定可以助刘使君挽回败局。

    太史慈回到本部,立刻召集手下,意欲前去袭击孙策。

    但他的部曲,却不愿意。

    反倒是一个小小的队正,二话不说跟着他前来神亭岭,让太史慈颇为感动。

    那队正说,太史慈对他有救命之恩……可惜太史慈已经记不太清楚,只依稀记得。队正姓萧。

    来到神亭岭下,就看到孙策正催马缓行。

    太史慈二话不说,上前便拦住孙策的去路,“你可是孙策?”

    孙策道:“你是何人?”

    “某家东莱太史慈,特来捉拿孙策。”

    孙策一听。顿时乐了。

    自他渡江以来。所向无敌,无人能挡。

    没想到今天居然跑出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看他年纪,恐怕也三十多岁。竟要活捉我?

    孙策冷笑一声,“若有本事,只管过来,某家便是孙策。”

    “如此正好,看枪!”

    太史慈确认了孙策身份。二话不说挺枪就刺。

    孙策毫无惧色,虽然他单人独骑,程普等人还在半山腰上,可是从小跟随孙坚征战南北,孙策又岂是胆小之辈。

    萧凌等人,他根本没有去看,便直扑太史慈。

    掌中霸王枪,重六十二斤,枪出挂着罡风。呼的便刺出。

    太史慈举枪相迎,铛的一声巨响,两枪相撞,两个人心里都顿时生出一丝警惕之色。

    这家伙,不简单!

    孙策身经百战。一下子便试出这太史慈竟然和他不分上下。于是收起轻视之心,抖擞精神与太史慈战在一处。只见枪来枪往,马打盘旋。两个人堪称是棋逢对手,一时间竟无法分出胜负。

    程普等人在半山腰看到。也是一惊。

    “伯符休要慌张,我来助你!“

    程普跟随孙坚。乃是孙家老臣……孙坚死后,程普就跟随孙策。眼见孙策被人拦住,哪能心中不急。

    他拍马舞矛,便冲下山来。

    萧凌本是在一旁观战,眼见十三骑蜂拥而至,二话不说,挺枪跃马,便冲向程普黄盖等人。

    “无耻反贼,要以多欺少吗?”

    萧凌手中亮银枪嗡的一声响,直刺向程普。

    枪势奇快,犹如闪电。

    程普也是心急孙策,故而没有留意到萧凌的存在。

    事实上,就算留意到萧凌,他也不会放在眼里。想他程普,什么场面没有见过?想当初二十二路诸侯讨伐董卓,孙坚为先锋官,程普黄盖韩当三人便跟随孙坚冲锋陷阵。斩过华雄,斗过吕布……似萧凌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程普黄盖根本没有放在眼中,怎可能过多主意?

    哪知道,萧凌枪势奇快,程普竟险些中招。

    他吓了一跳,忙举矛封挡。

    可这萧凌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非但丝毫不畏惧程普这等老将的名气,反而显得有些兴奋。他枪法奇快,而且力气惊人。程普虽然也是一员大将,可毕竟年纪大了,竟然被萧凌杀得手忙脚乱。

    黄盖本打算去帮助孙策,可是看程普危险,而孙策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事,于是唤上宋谦,三人联手就围住萧凌。说实话,萧凌的武艺确实厉害!别看他年纪小,可家传枪法却无比精湛,显然是经过一番苦练。他不似程普等人经历过大场面,但却没少和人搏杀、打斗!

    虽然程普三人联手围攻,萧凌隐隐感到有些吃力,可他却毫无惧色,反而抖擞精神,奋力厮杀。

    与此同时,太史慈带来的部曲,也和孙策手下其余十人站在一处。

    双方是兵对兵,将对将,杀得天昏地暗。

    特别是孙策和太史慈二人,更打得不激烈异常……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两个炼神高手!”

    在不远处,刘闯五人并辔而立,刘勇目光凝视着孙策和太史慈二人,眼中透出一股兴奋之色。

    看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刘闯知道,如果今天不是有他在,恐怕刘勇就要冲过去切磋一番。

    太史慈,三十五岁,炼神不足为奇。

    可孙策不过二十一二,竟然也到了炼神境界,令刘闯暗自吃惊。

    “公子,请助子升一臂之力。”

    步骘虽然武艺不高,但也看出来,萧凌在程普三人围攻下,已渐渐呈现出不敌之像,枪法变得有些散乱。

    萧凌?

    刘闯眼睛一眯。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笑容。

    他总算是想起来这萧凌是何人了……事实上,萧凌也是在史书上留过名的人,只是在后世,大多数人只知道太史慈,而忘记了演义中那个跟随太史慈。一同在神亭岭与孙策交手的曲阿小将。

    没错。就是曲阿小将!

    三国演义里有这样一段情节:孙策在神亭岭探查地形,有伏路小军飞报刘繇。

    刘繇说:此必是孙策诱敌之计,不可追之。

    太史慈踊跃曰:“此时不捉孙策,更待何时?

    遂不待刘繇将令。径自披挂上马,绰枪出营,且大叫曰:有胆气者,都跟我来。“

    诸将不动,唯有一小将曰:太史慈真猛将也。吾可助之!于是拍马同行,众将皆笑之……

    可惜,神亭岭之战以后,曲阿小将不复出现。按照书中说法,那曲阿小将拦住了程普黄盖等十三人,方有太史慈死战孙策。可后来呢?曲阿小将生死不知,下落不明,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甚至连太史慈,也没有再谈及此人……

    后世许多人说。曲阿小将后来肯定是解甲归田。

    可现在看来,未必如此……曲阿小将很可能是被程普等人所杀,太史慈心怀愧疚,一直未提及他的姓名。

    应该就是这样子,否则又如何解释。萧凌的结局?

    他是个心高气傲,而且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的人,怎可能默默无闻,解甲归田?

    哈。没想到自己在无意之间,还破解了这么一个历史谜案?听到步骘请求。刘闯二话不说,催马便冲入战场。

    他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

    可是刘勇关心太甚,以至于不肯让他上阵。

    这段时间来,刘闯真的是憋坏了!眼见刘勇的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在了孙策太史慈身上,他那还能按捺得住,催动象龙,便冲向黄盖。

    “子升休要担惊,我来助你!”

    象龙的爆发力极为惊人,更重要的是,它在奔跑过程中的变速能力,更不是普通战马可比。

    黄盖眼见就要解决萧凌,忽听有马蹄声,回头看就见刘闯扑来,顿时大怒。

    “何方宵小,也来送死。”

    他说着,拍马舞刀,便拦住刘闯。

    刘闯呵呵一笑,盘龙棍泰山压顶,嗡的就砸落下来。

    黄盖举刀相迎,就听铛的一声响,刀棍交集,黄盖只觉手臂发麻,虎口迸裂,鲜血染红的双手。

    “啊呀!”

    黄盖一声大叫。

    可不等他缓过劲儿来,就见刘闯第二棍已经砸落下来。

    这段时间,刘闯虽然不能上阵搏杀,可是却经常向刘勇和管亥请教。

    管亥的战斗经验,绝非刘闯可以相比,而论武力,刘勇更是足以担当他的老师。朐县一战之后,刘闯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不是使枪的材料……而且,刘勇的枪法刚柔并济,讲的是一个劲力的运用。相比之下,这种枪法的技巧性太高,实在不太适合于刘闯的特点……

    刘闯,天生神力。

    自幼练习龙蛇九变,在突破苍熊变之后,气力几近数千斤,力能扛鼎。

    这种情况下,那些巧妙的招式对他用处不大,甚至会产生反作用。毕竟如果纯较量气力,就算是刘勇也要逊色许多。这样一来,刘勇以前教给刘闯的枪法,也就变得没了用处。神雕侠侣上说,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我手中盘龙棍比那玄铁重剑还重,又何必苦苦追求招式?

    把想法与刘勇说过之后,刘勇也非常赞成。

    而且盘龙棍的重量,本身也不适合灵巧的枪法……在一番琢磨后,刘勇索性把枪法改良,浓缩为三招。

    刘闯打黄盖这一棍,有一个名堂,叫做:霸王一字摔枪式。

    不过现在这一招应该叫做霸王一字甩棍式……没有太多技巧,纯粹是以力取胜。据说,这枪法最早出自西楚霸王项羽之手,凭借这一招,项羽在垓下之战时,杀出重围,竟无人能敌。

    项羽力能扛鼎,刘闯的气力毫不逊色于项羽。

    这霸王一字甩棍式可说是把刘闯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黄盖也是一员勇将,竟挡不住刘闯三招。一棍下去。他几乎就失去了再战之力。刘闯催马刚要再打,就见一员小将飞驰而来。

    “小贼,休要张狂,看枪。”

    又是一员小将!

    看年纪,和刘闯萧凌相仿。只是和萧凌的清秀相比。这员小将的相貌却是极为古怪。身高大约在175公分靠上,赤目黄脸,身形魁梧而健壮。他拦住刘闯之后,拧枪恶狠狠刺来。

    刘闯举棍向外一封。顺势一个梨花摆头,大棍扑棱一颤,棍头乱闪,竟幻出数十条棍影,朝着那小将砸去。那小将吓了一跳。忙举枪相迎。两人打了三个回合之后,刘闯棍使苍龙摆尾,嗡的横扫。小将在马上连忙缩头,大棍扫中他头上的兜鏊,一下子打落在地,那小将顿时披头散发。

    刘闯连败两人,却引起孙策的注意。

    本来,程普黄盖等人占尽上风,他并不是很担心。

    哪知道突然窜出刘闯。还带着张承三人上前,一下子扭转了败局。黄盖宋谦和陈武三人联手合战刘闯,可是在刘闯大棍轰击之下,竟没有还手之力。另一边,程普独斗萧凌。却被萧凌杀得汗流浃背,眼见着就要命丧黄泉。其余众人,责备张承三人阻拦,一时间帮不上忙。

    孙策顿时急了。大枪呼呼呼连刺三枪,逼得太史慈让开一条路。纵马便冲向刘闯。

    “兀那胖子,休要张狂。”

    孙策一声大吼,犹如巨雷炸响。

    声音未落,人已到刘闯身前,举枪就刺。

    刘闯和黄盖三人打得正兴起,眼见孙策过来,非但不惧,反而心中隐隐感到兴奋。

    他咧嘴嘿嘿一笑,盘龙棍逼退黄盖三人,在马上躲过孙策大枪,抬手就是一招霸王一字甩棍式。

    只是这一次,他的对手不是黄盖。

    那江东小霸王之名,绝非等闲,就见他举枪一个霸王举鼎,铛的一下子便崩开盘龙棍。

    枪棍交击,令得两人胯下坐骑,都忍不住希聿聿长嘶。

    象龙连退三步,而孙策胯下的乌骓马,则退了五六步……孙策脸色变了!变得极为兴奋……

    “胖子,报上名来。”

    “某家,颍川刘闯。”

    “且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孙策连遇强敌,却是战意熊熊。

    太史慈和他打的不分胜负,没想到又跑出来一个胖子,看年纪比他还小,竟然神力惊人。

    也亏的是孙策,否则刘闯刚才那一招霸王一字甩棍式,很可能就要了性命。

    孙策舞枪便冲过来,刘闯也想试试,自己究竟和那炼神高手,有什么区别……

    “叔父,别过来。”

    他看到刘勇想要上前助战,连忙大声阻止,而后舞棍和孙策斗在一处。

    说起来刘闯并不是没有和炼神高手交过手……想当初他和张飞交手,后来又和关羽过招。只不过,和关羽过招时,关羽刀疾马快,刀中气势惊人,他根本来不及体会;而在和张飞交手的时候,他的力量还太浅薄,更无法体会到其中奥妙。这次,和孙策交锋,对刘闯而言,无疑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和孙策甫一交手,刘闯就感觉到孙策这炼神高手的不同寻常。

    比气力,孙策未必能胜过刘闯。

    可是他的枪法中,却蕴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

    那感觉,就好像是在和一头凶猛的野兽交锋,明明可以躲过,却要费好大的气力……

    杀气!

    刘闯似乎领悟到,那种被杀气锁定,无处可逃的感受。

    才十招,刘闯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而另一边太史慈失去孙策这个对手之后,刚想要和刘闯联手活捉孙策,却被刘勇纵马拦住。

    “不用急,且让孟彦好生感受一下,对他只有好处。

    我会在这里盯着,你还是去帮那个叫萧凌的小子吧……他一个人,可是抵挡不住四个人围攻。”

    原来,孙策缠住了刘闯,,却让黄盖三人得到机会。

    黄盖心知,不可恋战。

    于是便招呼宋谦陈武,围攻萧凌。

    萧凌先前对付三个人就有些吃不消,而今又多了一个陈武,更让他感到格外吃力。

    太史慈当然可以感受出,刘勇的不同寻常。心中暗自感到吃惊:这江东地带,何时出现此等人物?

    不过有刘勇在,太史慈也就不再担心。

    拍马来到萧凌身旁,大枪一圈,就把程普黄盖和陈武三人拦下……

    双方打得极为激烈,刘闯被孙策杀气锁定,有一种陷入天罗地网中的感受。

    这种感受,和上次在界牌山与关羽交手时的感受完全不同。关羽的杀气,磅礴而恢宏,根本无法抵挡。那种铺天盖地而来的杀气,足以让任何人感到心惊肉跳;而孙策,则是一头猛虎,从气势上或许比不得关羽那种恢宏之气,但是他的力量却如同江水,连绵不绝……

    这,就是炼神高手吗?

    刘闯心中,若有所悟。

    孙策眼见太史慈拦住程普三人,而宋谦在萧凌攻击下,已抵挡不住。

    于是他心中大急,便准备速战速决。

    可这时候,耳边传来马挂銮铃声……一股无形杀气,已牢牢锁住孙策。孙策激灵灵打了个寒蝉,偷眼看去,就见刘勇催马向前行进几步。虽然刘勇未曾动手,但同为炼神高手的感应,让孙策也是一惊。

    一个太史慈就能和他旗鼓相当,怎地又跑出来这么一个人来?

    孙策暗自心惊,抢势陡然变化,快如疾风暴雨。

    刘勇眼看刘闯已经撑不住,正准备纵马上前拦住孙策,忽听一阵疾风暴雨般的马蹄声响起,轰隆隆,大地也在随之颤抖。

    一队骑兵,从神亭岭背后绕过来,为首一员大将,在马上高声喊喝:“伯符休慌,周瑜来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