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八章 一刀写春秋(下)

第四十八章 一刀写春秋(下)

    ()关羽能问出这句话,就说明他对对方是何等重视。若是一般人,估计他连问都懒得问一句。

    可刘勇这一矛却展现出令关羽震惊的东西,故而他开口询问。

    在他看来,他能问对方名字,对方必然会给予答案。一般情况下,也的确是这么一个过程……

    但刘勇并非武将出身,对于战场上的规矩,更丝毫不懂。

    他眼见刘闯被打得吐血,顿时勃然大怒。

    “红脸贼,拿命来!”

    说着话,刘勇挺矛就刺。

    这杆铁脊蛇矛在刘勇手中,好像有了生命一样,呼呼作响,上下翻飞。

    关羽也是大怒,我问你名字,你居然不理我?

    大刀在他手中翻飞舞动,就听铛铛铛一连串的巨响声传来,战马长嘶,罡风四溢……

    “叔父,休要恋战,咱们走!”

    刘勇拦住了关羽,甚至把关羽敌住。

    可刘闯却没有半点兴奋之意,眼见徐州兵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他心里非常清楚,绝不可以恋战。

    想到这里,刘闯强忍胸口沸腾气血,拍马舞棍向外走。

    “刘闯,小贼!”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一匹快马便冲到近前,拦住刘闯去路。

    马上小将,刘闯并不陌生,正是当rì朐县之战,那个在背后偷袭他的张南。

    这家伙被押送去了下邳,却毫发无损……刘闯看到张南,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强提内力,纵马向张南扑去。盘龙棍朝天一柱香,高高举起。眼见二马照头,他突然在马上长身而起,拧腰发力,盘龙棍嗡的一声砸下来,直奔张南头顶落下。张南那料想到,刘闯竟然会在马上突然起来。措不及防之下,他慌忙举枪封挡。盘龙棍砸在铁枪上,巨大的力量,直接把铁枪砸成了一个弓梓形状。张南双手失去的感觉,铁枪铛的一声落地,战马连连后退。

    而刘闯大棍,却在空中一摆,也不见他发力,嗡的再次落下。

    “啊!”

    张南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就见盘龙棍狠狠落在张南的头顶,刹那间血光崩现,黄白且浑浊的脑浆四溅,张南的脑袋,几乎被这一棍子砸进了腔子里。尸体扑通一声跌落马下,张南胯下战马,更是落荒而走。

    不远处,关羽气得眼睛发红,大刀唰唰唰翻飞更急。

    只不过和刘勇硬碰硬打了几个回合之后,关羽胯下的那匹马,有点支撑不住了!

    希聿聿,战马前蹄一软,扑通就倒在地上。把关羽摔得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十数名白眊一拥而上,拼死拦住刘勇。

    “叔父,莫要恋战,速走!”

    刘闯大吼一声,刘勇看了关羽一眼,拨马紧随刘闯往外杀去。

    叔侄二人,一前一后,瞬间就杀出一条血路。

    另一边,有白眊又牵来一匹马,关羽翻身跨坐马上,咬牙启齿道:“传我命令,今rì不取那贼子人头,誓不收兵。”

    说着话,关羽带着数十名白眊紧追不舍。

    在他身后,徐州兵也齐声呐喊,跟随着关羽,朝着刘勇叔侄逃走的方向追去。

    “二将军何在?二将军何在?”

    从界牌山上飞驰一骑,在他身后,又有数十骑跟随。

    “孙先生,二将军追敌去了……张南将军被贼人所杀,二将军发下毒誓,要取那贼人首级。”

    “糊涂,糊涂……”

    孙先生在马上一听,顿时急了眼。

    “主公在海西等待粮草辎重,二将军怎么……万一贼人有埋伏,岂不是要耽误了主公大事?”

    孙先生说罢,忙带着骑兵追下去。

    一边追,他一边高声叫喊:“二将军,关将军,穷寇莫追!”

    ++++++++++++++++++++++++++++++++++++++++++++++++++++++++++++++

    刘闯强运内力,击杀张南。

    体内的伤势,也随之加重了几分。关羽那一刀,虽然没有劈中,可强横的刀气,仍让刘闯重伤。

    此前,他曾和张飞交过手。

    如今想来,不免感到有些庆幸。

    说实话,张飞一开始有些轻视刘闯,所以交手的时候,也没有施展出全部力量。

    如果张飞一开始就拿出他和刘勇交手的那份实力,刘闯自信,绝无法从张飞手中逃出生天。

    相比之下,这关羽似乎比张飞,更胜一筹!

    他伏在马上,口中又吐出一口鲜血,但是却不敢停留。

    刘勇护着刘闯,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宿营地,却看到宿营地里空荡荡,不见管亥等人踪迹。

    “亥叔他们估计已经走了,叔父咱们也走。”

    刘勇点点头,上前伸手牵住了象龙的缰绳,催马就走。

    跑出去大约三五里地,就听到前方有人高声呼喊:“可是公子当面?”

    “老管,拦住后面追兵!”

    刘勇看清楚前方之人是管亥,顿时大喜,带着刘闯策马就冲了过去。

    “大刘,继续往前走,三娘子她们,在三里外等候。“

    刘勇不敢怠慢,牵着象龙继续行进。而管亥则大吼一声,“文向,准备好了,咱们在此迎敌。”

    徐盛策马冲出树林,和管亥并辔立于道路中间。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关羽带着十几个白眊骑兵追来。

    月光下,关羽看清楚了管亥的长相之后,连忙勒马横刀,“某道是何人如此大胆,原来是黄巾余孽!”

    管亥也看清楚了关羽,心里没由来一突。

    他娘的,怎么遇到这厮?

    想当年,管亥率兵围困北海,孔融请来刘备为援兵。

    北海城下,管亥和关羽曾有过交手,说实话,那次管亥险些被关羽杀掉。

    甲子剑上的那个缺口,正是被关羽所伤。一晃三年,当管亥再次遇到关羽时,不禁心中忌惮。

    不过,徐盛却不认得关羽。

    他横枪策马而出,厉声喝道:“红脸贼,再敢上前一步,格杀勿论。”

    关羽闻听,勃然大怒!

    哪里来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

    他刚要催马轮刀上前,忽见管亥大刀一举,两边林中突然出现数以百计的火把,喊杀声四起。

    关羽一怔,丹凤眼微合。

    有埋伏吗?

    可关羽是谁?

    怎可能被管亥吓住?

    他催马就要上前,身后传来马蹄声,孙先生从后面追赶上来。

    眼见这局势,孙先生脸色大变,忙上前拦住了关羽,“二将军,不要冲动……”

    “公佑,你给我让开,今rì不取狗贼性命,誓不罢休。”

    “二将军,不要冲动……你别忘了,主公等待这批粮草辎重,已望断秋水。

    万一贼人有埋伏,岂不是自投罗网?我知道二将军勇武绝伦,无人能敌……但还请将军念在主公大事,切不可因小失大。莫忘了,如果这批粮草丢了,主公怕是难以在徐州继续立足。”

    远处,马挂銮铃响。

    刘勇策马折回,和管亥并肩而立。

    喊杀声越来越近,关羽身后的白眊兵,也露出惶恐之色。

    关羽咬了咬牙,强忍着冲动,猛然拨转马头,“收兵!”

    他心中百般不愿,可是孙乾的话,却击中了他的软肋。刘备退守海西,面临粮草断绝的窘境。虽然麋竺送来了大批粮草,却不足以刘备支撑太久。幸亏这个时候,陈登的父亲陈珪派人秘密联络刘备,表示愿意资助刘备三千石粮草。这对于刘备而言,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为确保粮草无忧,刘备命关羽前来押送。

    哪知道,在途中遇到刘闯的斥候……关羽将对方劫杀之后,就埋伏在界牌山,以防敌人偷袭。

    结果……

    “背主家奴,今rì且饶你一命,你家二将军早晚定取你人头!”

    关羽不甘不愿,领兵退去。

    管亥后背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文向,你刚才太冲动了。”

    “啊?”

    “那厮有万夫不挡之勇,当年我在北海城下,与他交过手……莫说今rì咱们只是疑兵之计,就算真有雄兵埋伏,他也会冲过来。大刘,你来的正好,再晚来一步,可真的就危险了。”

    “这厮是谁?”

    徐盛愕然问道。

    “此人乃刘备帐下大将,名叫关羽。”

    管亥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突然转过身,看着刘勇问道:“刚才我看孟彦好像身受重伤,怎么回事?”

    刘勇目送关羽离去方向,咬牙切齿道:“这厮突然出现,伤了孟彦。

    等我赶过去时,已经来不及解救……也幸亏孟彦底子厚,否则我今天定要和他不死不休。”

    徐盛不知道关羽的厉害,可是却见识过刘勇的本事。

    听刘勇用‘不死不休’四个字时,他就知道,刘勇其实也没有把握,能胜过关羽。

    心里面顿时怦怦直跳,徐盛忍不住道:“没想到这刘玄德帐下,竟有如斯悍将,端地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