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二章 蹊跷(上)

第四十二章 蹊跷(上)

    (麋竺此次返回东海,主要有两件事。

    于私,他要敲定麋缳的婚事。把麋缳嫁给刘备,是麋竺计划中的第一步,而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只有和刘备成为一家人,他才可能获得更多信任,乃至于更多权力,这可谓至关重要。

    除此之外,麋竺还有公务在身。

    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刘备既然要和袁术开战,粮草辎重必不可少。

    当然了,先期凭借广陵的库府,足以支撑战事开启。下邳的粮草也会源源不断送往前线,以保证战事的进行。但仅仅是下邳和广陵,还远远不够。东海、彭城都需要给予粮草支援,以确保在战事进行时,刘备在前线不会因粮草而费心。于是乎,麋竺奉命,返回东海郡……

    不过对麋竺来说,粮草并不是当务之急。

    他途经郯县,把筹措粮草的事情吩咐下去之后,就急急忙忙赶回朐县。

    襄贲粮仓存放的粮草,正是准备送往下邳。只是筹粮的行动才刚开始,所以粮仓里的粮草数量并不算太多,不过半囷之数。加之东海郡近来风调雨顺,唯一一支可能对粮仓产生威胁的羽山贼,也被消灭。所以,襄贲粮仓也就相对安全。加之麋芳调集兵马,在沭水对岸准备拦截刘闯等人,把郯县的武装力量几乎抽调一空。于是乎,这粮仓就只有一百多人看护。

    天近子时,刘闯刘勇管亥各率九人,在粮仓外埋伏妥当。

    远处粮仓灯火通明,但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里的守卫非常松懈。

    两个巡兵在辕门外无jing打采的站着,好像没吃饱饭一样……辕门内,更是静悄悄不见人影。

    这个时候,想来人们都睡了吧。

    刘闯和刘勇管亥三人交换了一下颜色,纷纷上马,催马向粮仓赶去。

    “什么人?”

    马蹄声,惊动了守卫巡兵。

    &nb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sp;但两个巡兵并没有露出jing惕之色,有气无力的喝问起来。

    “我等奉三将军之命,特来查探粮仓安危,速去唤尔等主将前来回话。”

    三将军,哪个三将军?

    不过听对方的强调,应该是自己人。

    接着火光看去,来人清一色骑军,身披制式筩袖铠……只看那打扮,巡兵就立刻放下心来。

    三将军?莫非是下邳的张三将军?

    巡兵反应过来,连忙摆出一副威武姿态,快步迎上前去。

    在他们想来,对方到了辕门外肯定会停下来,到时候他二人也能搭几句话,说不定还能得到赏识。

    毕竟那是徐州兵,和他们这些巡兵全不一样。

    可是,让两个巡兵感到吃惊的是,对方已经到了跟前,却没有露出一星半点想要减速之意。

    三十匹快马迎面呼啸奔来,若不身在其中,根本不可能感受到,那是怎样一种震撼。

    冲在最前面的那匹黑色战马,矫若游龙,快如闪电,眨眼间就到跟前。马上的骑士,也能看得真切,却是一张布满杀机,狰狞可怖的表情。两个巡兵到这时候,如果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可真就是白活了这么多年。可是,即便他们明白了,却张着大嘴,发不出声音。

    吓傻了,两个人都被吓傻了!

    看到两个巡兵这副表情,马上的骑士似乎兴趣缺缺,黑马从两人身边呼啸而过,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两个巡兵的存在。不过,跟在黑马后面的骑士,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只见其中一人,舞动大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光,紧跟着血光崩现,一名巡兵的脑袋冲天而起,那鲜血顺着腔子瞬间染红了身体,无头死尸好像一根朽木,噗通便栽倒在地上,鲜血瞬间染红地面。

    而另一个人,也未得幸免。

    一杆铁矛透胸而入,持矛骑士在马上一合yin阳把,那名巡兵一下子就飞出去,惨叫声在空中回荡。

    铁蹄声,掩盖了惨叫声。

    几十匹战马呼啸而过之后,辕门外留下了一堆模糊血肉,根本看不出模样。

    刘闯冲进辕门,就看到堆积在辕门内的粮垛。他提起盘龙棍,啪的抽在一个架在营帐门口,用来照亮的火盆子上。那火盆子腾空而起,落在粮垛上。火盆里面的火油流了一地,火焰顺着火油,瞬间就燃烧起来,直扑粮垛。与此同时,从营帐中走出一个巡兵将领,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大声叫骂道:“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谁在这里闹腾,坏了老子的好梦……”

    只是他刚说到一半,却愣住了。

    刘闯已经到他跟前,盘龙棍一颤,嗡的一声刺出,棍头正戳在那人的脸上。

    这一棍下去,有千斤神力。

    巡兵将领甚至来不及发出叫喊,就被刘闯一棍戳的整个面门全都凹陷进去,脑浆迸裂……

    铁蹄声,还是惊动了粮仓中的巡兵。

    他们纷纷从营帐里出来,甚至连对手都没有看清楚,就迎来了一阵如同疾风暴雨般的杀戮。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刘勇和管亥一左一右,好像两个杀神。

    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散落一地。

    刘勇还好些,铁矛只用刺杀,收割者对方的xing命。可那管亥却有些恶趣味,死在他刀下的人,竟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十八名跟随两人的部曲,也都大开杀戒,逢人就看,遇人就杀,片刻功夫,这粮仓内血流成河,清醒过来的巡兵,更无心抵抗,鬼哭狼嚎般四处逃窜。

    刘闯带着九个人,不停把火盆甩向粮垛。

    那犹如小山般的粮垛,很快就腾起熊熊烈焰,照亮了黑暗苍穹。

    “亥叔,不要恋战,我们走。”

    刘闯见火势已经起来,担心襄贲会派来兵马,于是大喊一声,带着人向辕门外冲去。刘勇和管亥也不再恋战,嘬口发出一声呼哨,众部曲随着二人便冲出辕门,迅速没入漆黑如墨的旷野。

    襄贲粮仓,已经被烈焰包围……

    +++++++++++++++++++++++++++++++++++++++++++++++++++++++++++++++++++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令襄贲县令大吃一惊。

    当他赶到粮仓时,大火仍在熊熊燃烧,遍体尸体,更触目惊心。火势很大,根本无法扑灭,半囷粮草,也就是一千五百石的粮食,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被熊熊烈焰吞噬干干净净。

    “是何人所为?”

    “县尊,不清楚啊……那些人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没有留下什么线索,突然来到这里,逢人便砍,遇人便杀,而后放了一把火,就迅速撤离。卑下以为,那些人绝非普通盗匪,更像是训练有素的官军。”

    “官军?”

    县令气得举起鞭子,就抽在那巡兵身上,“你他娘的就是官军!”

    可事情已经发生,他也没有办法太过于责怪手下。

    “来人,速往郯县禀报,就说襄贲遭遇袭击,敌情不明,请速来增援。”

    县令吩咐下去之后,就命人打扫战场。

    可是,这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他感到好生头疼。

    有佐吏上前献策:“县尊,观这伙贼人行事,绝不是什么山贼盗匪,你看会不会是那边的人?”

    他向西边指了指,县令立刻反应过来。

    吕布,就驻扎在沛县。

    而沛县,正好在东海郡的西边……

    县令这时候也顾不得调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总要向上峰有个交代才行。听说留守下邳的三将军和吕布并不是特别和睦,而那吕布素以忘恩负义而著称,便只有让他背上这个麻烦。

    想到这里,县令不再犹豫,立刻派出第二个信使,前往郯县报信。

    沛县吕布昨夜率部侵入襄贲,纵火焚烧襄贲粮仓……襄贲和郯县距离并不算太远,所以很快的,郯县就得到襄贲粮仓遇袭的消息。这他娘的可是战略物资,虽然数量不多,却是一桩大事。

    于是,郯县县令又火速派人前往沭水对岸,找到了麋芳之后,把襄贲粮草遇袭的消息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