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九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下)

第三十九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下)

    麋缳虽然身体无法动弹,嘴巴更被手帕堵住,可是那双明眸,却充满了惊喜。

    眼泪顺着脸颊流淌,她拼命扭动身体。

    刘闯忙迈步上前,一旁婢女再次发出了刺耳尖叫。

    “闭嘴,再出声老子让人奸了你!”

    尖叫声戛然而止,婢女立刻闭上了嘴巴。

    刘闯走到麋缳身边,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将她嘴里的手帕取出来,“三娘子别怕,我来了。”

    “笨熊!”

    麋缳哇的哭出声来,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淌。

    刘闯手忙脚乱为麋缳解开身上的绳索……那麋泽还算是有上下之分,虽然把麋缳绑住,但是并没有绑的太紧。只是坐在车上时间久了,当绳索解开之后,麋缳却无法立刻活动,因为身体已经僵了。

    “笨熊,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担心你,以为你会被大兄所害。”

    麋缳扑进刘闯怀中,痛哭失声。

    刘闯则紧紧把她拥在怀中,轻声道:“三娘子不怕,我在这里,谁也别想再为难你。”

    说着话,他朝一边红着脸的婢女一瞪眼,那意思分明是说:你怎么没眼色,想要我赶你出去。

    婢女连忙从车厢里跑出去,却蹲在车上,一动也不敢动。

    羽山小径,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处修罗屠场。

    刘勇和管亥如同两头下山猛虎,在小径上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那些个僮客,根本无人能够抵挡这两头疯虎。更何况还有裴绍等人跟随,更有张承常胜两人在山坡上施放冷箭。只片刻功夫,小径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尸体。无主的战马,朝着小径出口逃窜,不过一冲出去,就被黄劭张超李伦带着人拦下……此去颍川千里之遥,若无马匹替换,如何能逃得出刘备追杀?车队里有近百匹马,正好可以拿来代步,倒是省了许多麻烦。

    麋缳,总算是平静下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缩在刘闯怀中,顿时满面通红。

    “笨熊,你怎么跑出来的?”

    刘闯脸上浮现出憨厚笑容,“杀出来的……呵呵,大老爷虽然算计得好,终究还是小觑了我。”

    的确,麋竺是小觑了刘闯。

    如果从一开始,他就集中手里的力量杀刘闯的话,就算是刘闯有通天彻地之能,也难逃一死。

    偏他先让麋沅出手,失败后又让**围剿。

    麋家的力量,始终未能集中一处,这才造成了刘闯逃脱。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麋芳的功劳……当初麋芳怀着拉拢刘闯的想法,听从陈到吩咐,把象龙赠给刘闯。如果没有象龙,刘闯想要从朐县逃出来,恐怕也不太容易。总之,这一饮一啄,难以论定。刘闯搂着麋缳,不住的安慰……车厢外,喊杀声渐渐停息。他轻声道:“三娘子,而今我和大老爷已经撕破了脸皮,恐怕难以弥合。你有什么打算?还是和我一起走?”

    麋缳脸上露出一抹哀色,“大兄已经下定决心,要用我换来麋家前程。

    我而今,除了和你离开这里,就只有嫁给刘备那个老家伙。我才不愿意,嫁给那个老家伙……”

    言下之意,已经表明的清清楚楚。

    刘闯心中大喜,连连点头。

    “叔父他们已经在外面等候……咱们还要尽快离开这里,以免夜长梦多。”

    “啊……”

    麋缳平日里颇有爽气……可是在这个时候,却不免感到扭捏。

    不过她也知道,如今不是扭捏的时候。只要他们还身在徐州,就会多一分危险,必须尽快离开。

    想到这里,麋缳随着刘闯往车厢外走。

    不过走了两步,她突然停下来,把那个油布包裹拎起来。

    “这是什么?”

    麋缳轻声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刚才麋泽那个家伙把他放进来,看上去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那就带走吧!

    刘闯现在的想法是:只要能让麋竺难受,他就会觉得开心。

    伸手接过了油布包裹,还挺重!他一手拎着包裹,一手提着盘龙棍从车上走出来,跳下车,把盘龙棍横在车梁上,一只手搀扶着麋缳,从车上下来。

    雨,还是很大。

    不过麋家的僮客,已经逃匿无踪。

    裴绍等人指挥着几十个俘虏,把小径路上的尸体搬开,清理出一条路来。

    “亥叔,这是干嘛?”

    管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手指着小径上排在最前面的五辆马车,“还能干什么,把车子带走。

    咱们走的匆忙,没有什么辎重,更缺少钱帛。

    等到了颍川,你重建家园,少不得方方面面的招呼。咱们先把车赶走,找个地方歇脚,把东西清点一下之后,看有用的就全部带走。呵呵,权作是麋家与三娘子的嫁妆,你看怎么样?”

    麋缳听得脸通红,低着头,心中小鹿乱跳。

    刘闯倒是没有太多想法,便点头答应下来。管亥说的不错,这一路前往颍川,少不得各项开销。除此之外,到了颍川还要重建家园,又是一笔开销。钱钱钱,哪怕是在三国,也少不得孔方兄开路。

    裴绍等人赶着车,缓缓行出羽山小径。

    刘闯搀着麋缳,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车仗走出小径。

    “小姐!”

    麋缳才一走出小径,就听到小豆子悲戚的呼喊声。

    “豆豆!”

    麋缳看到小豆子,又忍不住哭了,上前和小豆子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三娘子,而今不是哭泣的时候,咱们要马上离开这里……小豆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跟我们一起走,还是……”

    “小豆子当然跟这小姐。”

    小豆子哽咽着,但是却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

    李伦赶着马车过来,还是那辆车仗,但是却变成了三马并辔。麋缳也明白,在徐州境内多逗留一刻,就多一份危险。所以也不客气,拉着小豆子上了车,临了还要走了那个油布包裹。

    如此一来,黄劭就只能骑马了!

    好在他骑术也不算太差,而且一下子收拢了三四十匹战马,马匹也就充裕起来。不过,他刚要上马,却被管亥拦住。

    “老黄,咱们这一走,可就回不来了。

    你打算怎么办?是跟我们走,还是回郁洲山,找老薛呢?”

    黄劭闻听一笑,“我少年求学时,就常听人说陶公治学天下驰名。

    可惜一直未有机会,聆听陶公教诲,深以为憾。而今能有机会为陶公后人效力,某自然愿意效犬马之劳。老薛那边,我已经让人留了话,想来他不会怪罪。却不知道,刘公子是否愿意收留在下?”

    刘闯大喜,连连点头表示欢迎。

    就在方才,黄劭已展现出了身为谋主的能力。

    他预测到,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麋家的车队不可能行进太快。毕竟,麋泽手下并非全部都是骑兵,还有十几辆大车跟随,快也有限。所以,黄劭献计,朝近道赶到羽山小径埋伏。

    既然麋泽是要去郯县,那么必经羽山小径。

    而事实也证明,黄劭猜测的不错……刘闯等人一路追赶,抢在麋家车队到来之前,在羽山小径埋伏妥当。

    也许,黄劭在三国中算不得顶级谋士。

    但对于目前的刘闯而言,黄劭无疑是最合适的谋主人选。

    而且,刘闯也体会到了家世的好处。黄劭得知刘闯是刘陶之子,就立刻表达了追随的意愿。

    如果刘闯不是刘陶之子,恐怕要黄劭追随,还需一番口舌。

    “黄先生,咱们该怎么走?”

    刘闯牵过一匹马,把盘龙棍系在马背上,而后把马缰绳系在象龙身上。如此一来,可以减轻象龙的负担。要知道,刘闯本身就有二百多斤,加上盘龙棍,四百多斤的重量可是不轻。

    哪怕象龙是汗血宝马,要负担这样的重量长途跋涉,也是非常吃力。

    刘闯可不像象龙毁在这种事情上,如今既然马匹充足,就专门找一匹马来分担象龙的负担,岂不是更好?其实,不仅是刘闯这么想,管亥和刘勇也都是如此考虑,各自抢了一匹马来。

    刘闯翻身上马,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黄劭大声询问。

    “由此西行,便是郯县。

    虽说郯县那边还未得到消息,可若我们这样冒然出现,一定会让郯县戒备。我以为,最好不要走郯县,应先往西北方向,走谶山小道,过次室亭,绕道留县,从丰县取道山阳郡往颍川,应该是最佳选择。不过,咱们还是先找个避雨之处……一夜奔袭,连番鏖战,实不宜继续赶路。”

    刘闯心情大好,“就依先生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