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八章 君不负妾,妾不负君(上)

第三十八章 君不负妾,妾不负君(上)

    龙马者,天地之精,其为形也……圣人在位,负图出于孟河之中焉。

    伏羲氏有天下,龙马负图出于河……

    在中国历史当中,最为著名的龙马,便是那匹负河图洛书,献于三皇之一伏羲氏的龙马。

    故而,在中国神话传说里,龙马也代表着圣贤。

    象龙腾空而起,在空中只是短暂行走,却足以让所有人感到目瞪口呆。

    而坐在象龙身上的刘闯,更一枪震塌了朐县城墙,留下一段难以言述的神话传说。

    说实话,朐县城墙坍塌,故而有刘闯和象龙的因素在里面,可更多的还是因为城墙年久失修,加之游水流淌城下,使得城墙根基早已经松动。不过,在朐县人看来,这正是一种神迹。

    刘闯跃城而出,为朐县留下一段传说,便飘然而去。

    可是在朐县,刘闯这一跃,却引发出巨大变故。

    麋竺本来已成竹在胸,哪知道却得到龙马负刘闯跃城而走的消息,一时间也呆坐着,半晌说不出话。

    **匍匐在地,吓得不敢出声。

    许久,麋竺长身而起,清雅面容上露出狰狞之色,“此飞熊降世之兆,实非我大汉之福。

    今刘使君与袁术决战在即,绝不容此等妖孽横行。传我命令,杀刘闯者,可得千金……若此子不除,必将成我徐州心腹之患。**,你立刻通知黄县尊,请他协助出兵,定要除掉刘闯。”

    “喏!”

    **连忙应命,大步流星离去。

    中阁中,只留下麋竺一人,负手立于**。

    火光摇曳,照映麋竺脸色阴晴不定。许久,他长出一口气,握紧拳头自言自语道:“今乃我麋家崛起之良机,谁敢阻拦我麋家崛起,莫说是什么飞熊?就算赤帝重生,我也绝不放过。”

    赤帝,即刘邦。

    昔有高祖斩蛇起义,路径砀山,见一妇人哭泣,于是上前询问。

    妇人说:“我儿本为白帝,为赤帝所杀,故而哭泣。”

    此前,刘邦曾斩杀一条白蛇,于是就有了赤帝之说。麋竺不同于那些世家大族,能挑三拣四,可以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只是一个商贾出身的土豪,也没有太多选择的权力。

    所以,当他选择了刘备之后,就等于上了贼船。

    刘备如果输了,麋家必然会面临威胁,他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

    刘闯跃城而出,催马狂奔。

    象龙在黑夜中犹如一道闪电,绕朐县而走,直奔盐水滩。

    麋竺既然决定要赶尽杀绝,刘勇管亥他们毫无防备,弄不好就会出事。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赶去盐水滩是否来得及,可不管怎样,他必须过去。即便是死,也要和刘勇他们死在一处。

    跑了大约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

    象龙有些顶不住了,速度渐渐放缓。

    朐县县城已远远抛在了身后,看不到踪影……刘闯估摸了一下,这时候麋竺应该已经得到消息,甚至有可能备齐了兵马,准备出兵追击。时间还来得及,就再赶一程,与叔父汇合。

    “象龙象龙,我知道你很累……不过这时候,咱们休息不得,必须要尽快和叔父汇合。

    辛苦一下,等这件事过去了,我一定为你找个靓马来做媳妇……呵呵,走吧,咱们再赶一程。”

    也不知道象龙是否听明白了刘闯的这番话,仰天一声长嘶,再次撒蹄狂奔。

    前方,就是朐山。

    在夜色中,朐山犹如一头匍匐在东海畔的巨兽。绕过朐山,沿官道而行,一个小时内,就可以抵达盐水滩。刘闯心急如焚,不停催促象龙加快速度。夜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却让他更感焦虑。

    希聿聿!

    象龙突然间一声长嘶,前蹄抬起,长身而立。

    猝不及防的刘闯,险些被象龙掀下马背。他连忙夹住马肚子,双手压住象龙的身子,总算让象龙平静下来。

    “前面,可是孟彦!”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令刘闯一怔。

    从山坡上闪出一个黑影,风驰电掣般冲下山,来到刘闯面前。

    “亥叔?”

    刘闯听出是管亥的声音,不由得惊喜异常。

    来人从怀里取出火折子燃起,火光中,管亥那副熟悉的面孔,便映入刘闯的眼帘。看清楚是刘闯,管亥显得也非常激动,从马上跳下来,快走几步,惊喜道:“孟彦,我们正要入城找你,没想到……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害吧。大刘快要急死了,恨不得杀入朐县城中救你。”

    火折子微弱的光亮照映下,管亥浑身是血,脸上还沾着斑斑血迹。看得出,他刚经历了一场极为惨烈的搏杀。

    “亥叔,叔父在哪里?”

    刘闯也连忙下马,快步上前。

    看到管亥,这心里面总算是有底了……只是不清楚,管亥他们是如何逃过麋竺的设计。

    话音未落,马蹄声响。

    一匹青骢马从山林中飞驰而出,刘勇坐在马背上,离着老远就大声叫嚷:“孟彦,孟彦你没事儿吧。”

    刘勇来到刘闯身前,不等青骢马停下,便纵身从马背上跳下来,一把抱住刘闯。

    “孟彦,你可好吗?有没有受伤?”

    那双铁臂犹如铁钳,饶是刘闯神力惊人,也无法从刘勇怀中挣脱。

    好半晌,刘勇放开刘闯,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这时候,从山林中陆陆续续走出来三十多个人……常胜,裴炜都在。不过最让刘闯吃惊的,莫过于看到了黄劭、张承、张超和李伦等人。这些人或多或少,身上都带着一点上,看上去颇为狼狈。

    刘闯轻声道:“叔父,张承他们怎么在这里?”

    “若非黄先生和张承报信,这次我们可真就危险了。”

    “哦?”

    刘闯还是一脸疑惑,不过不等他开口,黄劭上前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既然孟彦兄弟逃出来了,朐县暂且不去理睬。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我估计那麋子仲绝不会善罢甘休。”

    “去哪里?”

    刘闯忍不住问道。

    管亥道:“据此二十里,就是十里坡。

    那里有一处密林,林中还有一座山神庙,就连当地人也不太熟悉。咱们先去十里坡歇脚,而后再做打算。”

    刘勇连连点头,“老管这话说的在理,咱们先找个歇脚的地方,再慢慢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