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二章 赌一回(下)

第三十二章 赌一回(下)

    张承闭上眼,看似假寐一般.(百书斋baishuzhai.)过了一会儿,他猛然睁开眼睛,长身而起,似乎做出了决定。

    “李伦,我准备带小超进城。”

    “啊?”

    “如今能救小超的人,只有刘闯。

    虽说朐县之战,因刘闯和阙黎那厮矛盾而起,但说起来,咱们和刘闯并没有什么冲突和矛盾。相反,之前咱们对刘闯还算客气,也没有欺负过他。哪怕有过摩擦,也是阙黎指使……说穿了,是阙黎和他有仇,与你我无关。刘闯其人,心机颇深……以前一直装成胆小的模样,突然一鸣惊人,打了咱么一个措手不及。观其言行,也算是光明磊落,我想去赌一次。”

    “怎么赌?”

    “赌他会救小超。”

    李伦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张承,眼中满是忧虑。

    张承一笑,轻声道:“轮子,你以为我疯了吗?”

    “我……”

    “我赌刘闯不会出卖我,我赌他会出手相助……虽然我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但我有种直觉,他会帮忙。这样,我明天一早带小超混进城里,你和弟兄们就在这边等着。若正午时我没有回来,你就带着大家立刻离开这里。去海西也好,投奔薛州也罢,或者去江东也成。

    总之,明天正午时我如果还没有回来,你就只管离开。”

    张承说的极为轻松,但言语中,已带着决绝之意。

    李伦虽然不太情愿,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劝说张承……良久,他叹了口气,“若明日正午公子不回来,伦也不走,便藏在这朐县,寻机会铲除刘闯,为公子报仇。便粉身碎骨,绝不改变。”

    草莽之中,虽然不晓得什么大道理,可要说忠义,倒是有大把人。

    张承心中感动,用力点了点头。

    “这件事,你自己决定……我若不回来,便是遇到了危险,恐怕性命不保。

    那时候,我也管不得你,你好自为之就是。不过有一句话要记住,咱们当初随阙宣起事,后来跟随阙霸和阙黎,不是为了求死,而是为了求生。即便要死,也要死得其所才是道理。”

    李伦沉默片刻,点头表示明白。

    ++++++++++++++++++++++++++++++++++++++++++++++++++++++++++++++++++

    和麋缳一同前往盐水滩的路上,麋缳虽然问刘闯,在城外遇到的那个乞丐究竟是什么来历?

    可刘闯,却没有回答。

    他认得张承,哪怕和张承有过冲突,但刘闯觉着,那并不重要。

    和张承几次接触,特别是在朐县城门下的一次交锋,让刘闯发觉,张承是个极有决断的人。

    按道理说,羽山贼灭亡,张承他们早就该逃离朐县。

    却装成乞丐模样在城外乞讨,刘闯便意识到,张承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出于对张承射杀阙黎的欣赏,刘闯没有去找张承麻烦,而是资助他一些钱,警告张承离开朐县。

    随后,这件事就被他抛在脑后。

    在盐水滩找到裴绍后,裴绍发了好大一顿牢骚。

    朐县之战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没有赶上,总觉得心里有些遗憾。由此可以看出,这裴绍绝对是一个好战分子。正常人那会听到打仗,就兴奋的往前凑呢?偏这家伙,就是这个德行。

    陪着麋缳练了一下午的射术,踏着斜阳,两人返回朐县。

    麋缳自回家中,看上去兴高采烈。

    而刘闯把麋缳送回家之后,也回到了家里。

    家中一切正常,很平静……刘勇也没有再出去做护卫,而是留在家里,负责照顾刘闯。

    金钱?

    以前刘勇或许会在意,但现在,却不在关心。

    钱上的事情,自有管亥负责。刘闯接受了管亥的资助,就如同是一家人。以前刘勇总担心,刘闯有朝一日知道管亥出身后,会与管亥反目。但现在看来,倒是多虑了!刘闯和管亥显得很亲切,让刘勇也放下心,可以专注于练武……和张飞一战,刘勇收获不小。论搏杀经验,张飞胜过刘勇;但若是比枪法,比气力,刘勇明显强过张飞,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

    一个张飞,就如此凶悍!

    那关羽呢?

    还有寄居小沛的吕布,听说他比关张更厉害,此外还有他麾下八健将,也都不是等闲之辈。

    刘勇心里突然有一丝危机感,总觉得日后,说不定会和这些人再次交锋。

    若不再进一层,只怕就要遇到危险……越是如此,刘勇就越是紧张,每日打磨功夫,不敢有半点懈怠。他同样修炼龙蛇九变,但早已突破苍熊变,练成鹰蛇同舞,其精气神更达到了巅峰。

    再往上,就是龙蛇变,若修炼到巅峰,则是蛟龙变。

    蛟龙变是个什么程度?

    刘勇也不清楚……这龙蛇九变,据说是传自刘家祖上,至今已整整十九代。

    似乎除了第一代,也就是淮南厉王刘长练成了龙蛇变之外,刘长历代子孙,就没有人达到那个程度。连刘长也没有练成蛟龙变,刘勇自然不太清楚后面的威力。而在刘长之后,历经淮南王刘安谋反变故,刘长一脉逐渐衰落。从济北贞王刘勃开始,刘家人便开始弃武从文。

    龙蛇九变却流传下来,成了一个传说。

    刘勇得刘陶救命之恩,便留在了刘陶身边。

    刘陶见刘勇气力惊人,而且极为好武,干脆把龙蛇九变,以及家中祖传的引导术一并交给刘勇。

    只是没等刘勇大成,刘陶就遭了不幸。

    颍川刘氏,随之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刘勇只能依照着龙蛇九变的秘谱自己摸索,一步步修炼。好在,他练成了鹰蛇同舞!若按照管亥的说法,也就是所谓的炼神。如果能突破鹰蛇同舞,练成龙蛇变,也就能有更多保障。刘勇不敢懈怠,在这一点上,管亥远远不如。

    刘闯回家,刘勇也没有去询问他的事情。

    就这样,一夜无事。

    第二天天不亮,刘闯就被刘勇惊醒,于是便爬起来,随刘勇一同到了院子里,迎着朝阳练功。

    刘勇先是指点了刘闯苍熊变的几个缺失,而后便出门去了。

    他喜欢一个人练功,所以每天都会跑去河边的小树林中练武。而刘闯则留在家里,依照着刘勇的指点,反复揣摩苍熊变的动作,直至他把暴熊担山一式练得满意,这才心满意足停下。

    管亥,这时候方从屋里出来。

    “孟彦,这么早就起来练功了?”

    刘闯笑道:“亥叔,你又睡懒觉……之前你不是说,要和我们一起闻鸡起舞,怎么昨天又吃醉了酒?”

    管亥这一点不好,练功有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意思。

    到了他这个年纪,迟迟无法突破炼神的境界,那心思也就渐渐淡了。虽然见刘勇叔侄勤奋,偶尔也会羞愧一下,可用不得太久,就恢复常态……这也是刘勇明明传了他引导术,可是管亥却始终停留在养气的境界。用他的话说:年纪大了,何苦那么拼命?反正也差不太多。

    为此,刘勇没少唠叨他。

    可是后来看管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刘勇也就懒得再去说他。

    听了刘闯的调侃,管亥老脸一红,“这可怪不得我,昨日**请客,我也不好薄了他的面子,所以才吃多了酒。再说了,你怎么不唤我起来?耽搁你亥叔我练功,说到底还是你的过错。”

    “这种事情,怎能让别人督促?”

    刘闯嘻嘻哈哈笑道,而后擦洗了身子,披上衣袍便要回屋。

    管亥蹲在门廊上,用青盐漱口,正准备起身,却听到外面有人笃笃笃叩门,不由得一怔。

    “这么一大早,又是哪个前来?”

    刘闯也在门廊上站定,疑惑看着管亥去开门。

    哪知门一开,从外面就闯进来一个人……不对,应该是两个人才对。

    一个乞丐背着一个青年,进了院子之后,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廊上的刘闯,也不理管亥问话,快步上前,双膝一软,噗通便跪在地上。

    “刘闯,请救救我兄弟。”

    刘闯被来人这架势吓了一跳,连忙定睛观瞧。

    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看着那乞丐,轻声道:“你好大的胆子,我昨天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你居然当成耳边风,还跑到我家来……莫非,你以为我刘闯真就不敢杀人?”

    一股浓郁的杀气,顿时散发出来。

    管亥立刻随手把院门合上,虎目紧紧盯着那两人,只要刘闯一句话,他定会毫不犹豫出手,把这两个人杀死。

    那浓重的杀气,让乞丐脸色发白,甚至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小小的庭院中,弥漫着两股杀气。

    乞丐咽了口唾沫,把背上的人放在地上,而后蓬蓬蓬连连磕头。

    晨光中,乞丐的额头都磕出了血,但是他仿佛没有感觉,“刘闯,我知道我登门求救,有点冒昧,也有些可笑。可是我实在想不出来,这朐县城里,还有谁能够帮我……我以前害过你,是我的过错。请你救我兄弟一命,张承愿意以命偿还,只求你大人大量,能救我兄弟。”

    看这样子,似乎并无恶意。

    管亥慢慢踱步来到刘闯身边,歪着头打量两人。

    他觉得那个昏迷不醒的青年看上去有点眼熟,当听到那乞丐自报家门的时候,管亥突然一拍额头,指着那昏迷的青年道:“我想起来了,这厮好像是羽山贼……那天在城门下,硬是挡住我几个回合。他娘的,那天我虽然被人射伤,可是被这毛头小子挡住,还真是有些丢人。”

    他说完之后,猛然盯着张承。

    “我记得,那天就是你这小子在人群里突施冷箭,险些把我射杀……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