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八章 一刀写春秋(上)

第四十八章 一刀写春秋(上)

    ()这里是广陵,兵力空虚!

    陈登率部驻守夏丘,几乎抽调走广陵三分之二人马。剩下的兵马,还要在江水沿岸做出防御姿态。哪怕而今江东混乱,但是广陵方面却不敢松懈,以免被江东的兵马在这时候偷袭。

    江东小霸王,江东美周郎……

    这可不是等闲之辈。

    所以,按照黄劭的分析,这时候借道广陵,自江水祠渡江是最好时机。

    按道理说,不可能碰到什么危险才对。

    可是八个斥候离奇失踪,让刘闯下意识多了几分jǐng惕。

    夜风轻柔!

    暮夏时节的广陵郡,虽残留着几分酷暑炎热,但入夜之后,就变得极为凉爽。东汉的天空,远比后世澄净。天气也不似后世那么古怪而诡异,四季分明,让人感觉着非常的舒服……

    “孟彦,前面应该就是界牌山。

    过界牌山就是广陵县治下,咱们到界牌山,就不要再向南走。如果到了界牌山还没有发现八个兄弟的踪迹,说明一定是出了变故。咱们就往回走,和老管会合之后,再做rì后安排。”

    “好!”

    刘闯点头答应,催动马匹,又加快了速度。

    界牌山说是一座山,倒不如说是一个山包子,不过几十米的高度,横卧于淮南丘陵之间。

    刘闯和刘勇来到界牌山下,不等刘闯下马,就见刘勇纵马上前,用铁矛挑起一个兜鏊。

    “孟彦,你看?”

    刘闯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就认出这兜鏊正是斥候佩戴。

    刘闯这边的甲胄,基本上都是从麋竺那边夺取而来。麋家制作的甲胄兜鏊,也大都是制式打造。不过,麋家打造的甲胄上,还是有一些特别之处。至少在刘闯眼中,可以分辨出来。

    兜鏊出现在这里,可斥候却不见踪影。

    刘闯凝神向四周扫视一下,心里咯噔一动。

    四周环境,好像是被人打扫过,表面上看出什么问题。但是兜鏊在这里,还有一旁树上残留的箭痕,无不表明,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时间不长,非常短暂并且很激烈的战斗……

    “叔父,走!”

    刘闯拨马就要离开,忽听四周传来号角声。

    界牌山后,绕出一支马军,迅速将刘闯二人的归途挡住。

    “尔等何人?还不弃马就缚。”

    一个军校拍马舞刀,厉声喝问。

    不过,他并没有等待刘闯的回答,一边问一边扑向刘闯。

    刘勇二话不说,跃马挺矛就把那军校拦住。只一个回合,就见他铁矛嗡的划出一个圆圈,将那军校刺落下马。与此同时,数十个马军已经把刘闯二人围住。这些马军,一看就知道是徐州兵马,身着汉家甲胄,但每个人的肩头,都带着一副白眊披肩,透着一丝与众不同。

    白眊jīng兵?

    刘闯吓了一跳,大声喝道:“叔父,是白眊,不要恋战,咱们快走。”

    入夏之后,白眊的服饰也发生变化。

    平rì里不离身的白眊披衣,在这个时候继续穿戴显然不太合适。所以白眊兵很快就换上一种新的服饰,把白眊披衣换做白眊披肩,斜跨肩头。刘闯一看是白眊兵,当真是吃惊不小,盘龙棍探出,将一个军校打落马下,而后朝着刘勇大吼一声,就准备纵马冲出重围去……

    可是,数百名汉军,却从界牌山后涌出。

    这些汉军大都是步卒,迅速便围上来,把刘闯二人围住。

    刘勇冷笑一声,铁矛翻飞。

    珍珠长嘶,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所过之处,杀得汉军人仰马翻。刘闯更不敢有片刻松懈,盘龙棍呼呼作响,舞出重重棍影。这盘龙棍虽然只是长棍,可它的长度和重量,根本不是那些兵卒可以阻拦。大棍舞动,接连轰杀十余名兵卒,眼见着就要和刘勇汇合,杀出重围。

    这时候,界牌山上出现一队骑军。

    一员红脸大将,胯下马,掌中刀,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这红脸大将,生的一对卧蚕眉,丹凤眼微合。颌下一部美髯,放入胸前须囊之中,他一只手轻抚胡须,凝视山下战场。一身鹦哥绿战袍在夜风中猎猎,黄金锁子甲更在夜sè中闪闪。

    看刘勇叔侄所向睥睨,红脸将军的脸上,露出赞赏之sè。

    “那两个贼子何人?”

    一员小将纵马到跟前,轻声道:“二将军,这两个人我认识,就是那刘闯和刘勇叔侄二人。”

    “刘闯?”

    红脸将军露出疑惑之sè,“这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就是那劫走子仲先生小妹的麋家僮客。”

    红脸将军丹凤眼猛然睁开,闪过一抹森冷杀意。颌下美髯轻轻抖动,片刻后他突然纵马从山岗上冲下来,拖刀直扑刘闯。刘闯刚拍翻一个白眊,忽听身后马挂銮铃声响,本能向后看去。

    月光下,一个身穿金甲,罩鹦哥绿战袍的红脸将军,如风般冲入战场,眨眼间就到了跟前。

    “背主家奴,拿命来!”

    伴随着一声暴喝声在耳边响起,这红脸将军轮刀就劈向刘闯。

    红脸。美髯、金甲、绿袍、大刀……

    当这一系列熟悉的因素汇聚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刘闯脑海中,骤然间闪过了一个人名,顿时有一种毛发森然的感受。一股寒气,从后脊梁直冲头顶,冷汗更唰的一下子淌下来……

    本能的,他举棍封挡。

    就听铛的一声,盘龙棍崩开对方那口大刀,可是从刀上传来的巨力,却让刘闯手臂发麻,脑袋嗡嗡直响。

    简简单单的一刀,却好像蕴含了千般变化。

    红脸将军这一刀之中,似藏有jīng妙后招……当刘闯挡住这一刀的时候,红脸将军脸上露出一抹赞赏之sè,不过手上却没有半点迟缓,借着刘闯的封挡力量,大刀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弧,呼的一刀再次劈落。这一刀落下,刘闯顿有一种被大刀笼罩,无处可以躲藏的感受。

    关羽,关云长!

    刘闯发出一声巨吼,盘龙棍探出,再次挡住关羽的攻击,并且顺着对方刀势向前一抹。

    “咦?”

    红脸将军发出一声轻呼,在马上一侧身,横刀挡住盘龙棍。

    这时候,二马错蹬。

    红脸将军拦下盘龙棍之后并未收手,而是顺水推舟一样的把刀在身侧一横,反手斜撩,照着刘闯后脑勺就砍去。后世人说,关羽是个刺客,最厉害的就是他的头三刀。可真正交手后,刘闯才知道并非如此。关羽身高马大,运刀更是纯熟无比,刀势快如闪电,令人防不胜防。

    这三刀可谓蕴含了无数玄机,刘闯接下两刀之后,心里就防着对方的第三刀。

    所以在二马错蹬的同时,盘龙棍在手中一滑,一个苏秦背剑。就听铛的一声,大刀砍在了盘龙棍上。可是那刀上的巨力,却透棍而出。刘闯就觉得后背被千斤巨锤砸中一样,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关羽脸上,露出狰狞笑容。

    “背主家奴,还不死来。”

    他拨马轮刀,就劈向刘闯。

    说时迟,那时快,一杆铁矛突然横在刘闯身前。

    早在关羽出现的一刹那,刘勇就觉察到不妙……这员大将的气势强绝,似乎比之张飞更胜一筹。

    刘勇连忙纵马冲过来,可还是晚了一步。

    幸亏刘闯的身手不差,否则的话……

    刀矛交击,关羽卧蚕眉倒立而起,丹凤眼圆睁,厉声道:“来将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