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章 阴差阳错(上)

第四十章 阴差阳错(上)

    ()雨停了,但乌云并未散去,依旧盘踞在朐县上空。

    天yīn沉沉的,让人感到莫名心悸。

    麋府中阁,麋竺聆听家臣汇报,脸sèyīn晴不定。一个小小的刘闯,竟惹来这么大的麻烦,的确是有些出乎麋竺的预料。原以为动用千人,取刘闯叔侄首级,就如探囊取物一样简单。

    没想到……

    龙马负飞熊?

    狗屎的龙马负飞熊!

    麋竺去看过那处城墙,自然清楚城墙倒塌的原因。

    没想到,朐县城墙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缺口……当然了,刘闯从那里逃脱,更让麋竺感到震惊。

    城墙年久失修固然不假,可是刘闯竟然一枪催倒城墙,这厮好大气力。

    每当脑海中浮现出城墙的狼藉时,麋竺就会下意识吞一口口水。如此悍将,若为刘使君所用,我麋家的地位,必然可以得到进一步加强。不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留下刘闯,就要搭上麋缳。这对于商贾出身的麋竺而言,显然无法达到他理想中的效果。所以,即便是震惊于刘勇刘闯叔侄的厉害,麋竺却不感到后悔,杀刘闯之心,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烈。

    此子不除,必成大祸!

    他缓缓站起身来,沉声问道:“县城昨晚,损失几何?”

    “方才黄县尊来,已经把损失呈报上来。

    里闾三分之一的房舍被焚毁,幸亏后来瓢泼大雨,才使得大火熄灭,否则损失会更加惨重。

    即便如此,也有近千百姓死于火难之中……大老爷,这刘闯果然是个狠辣的人物,竟然纵火焚烧里闾,实在是太可恶了。”

    “休啰唆,我是问家中损失。”

    “府里损失不大,除麋沅之外,包括前去盐水滩围剿刘勇的家丁,死伤近二百人。”

    麋竺面皮抽搐了一下,摆摆手,示意家臣退下。

    蠢货,二百个人,损失还小吗?这几乎是我麋家僮客的十分之一数量,需要耗费多少钱帛才能弥补?

    只不过,他有气也不好发作。

    站在窗户边上,握拳狠狠捶在窗棱上。

    麋涉在盐水滩失败,麋竺并未放在心上。刘勇等人之所以逃脱,说穿了是走漏了风声……真正让麋竺担心的,还是刘闯。这家伙表现出来狠辣和果断,着实出乎麋竺意料。纵火里闾,毫无拖泥带水,令麋竺暗自心惊……这家伙在世上多活一天,都会成为老大的祸害。

    “报!”

    就在麋竺沉思之时,忽听中阁门外,传来声音。

    麋竺心里一紧,忙沉声道:“报上来。”

    “二老爷从郯县发来消息,麋泽和车队在羽山小径遭遇刘闯伏击,麋泽管事战死羽山小径,护兵死伤惨重,车队更被刘闯等人劫走大半。除此之外,三娘子,三娘子一并被刘闯劫走。”

    “什么?”

    麋竺虽然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

    可听到这个小时,他还是忍不住火冒三丈,上前一步攫住那信使的衣领,“你再说一遍!”

    “刘闯在羽山小径伏击车队,麋泽管事被杀,货物被刘闯抢走,三娘子也被一并劫掠……”

    “呀呀呀……!”

    麋竺只觉胸中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堵得他难受至极。

    好半天,他才恢复过来,沉声问道:“那刘闯等人,而今何在?”

    “刘闯等人去向不明……不过二老爷说,昨rì大雨,沭水暴涨,刘闯很难从渡河西进。二老爷已经请郯县县尊率领兵马,封锁沭水沿岸。他亲率郯县部曲,沿沭水搜索刘闯等人踪迹。”

    “嗯,我知道了。”

    麋竺闭上眼睛,冷静片刻,突然道:“你这一路也辛苦了……不过还要烦劳你赶回郯县,就说让他守住沭水,绝不可放走刘闯过河。”

    “喏!”

    那信使转身往外走,却不想麋竺突然从桌案上抄起宝剑,快步追上信使,手起剑落,把信使刺翻在地。

    “大老爷……”

    那信使惨叫一声,眼中露出疑惑之sè。

    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己风尘仆仆从郯县赶来报信,麋竺为什么要杀他?

    麋竺此时,脸上已全无往rì儒雅之sè,取而代之是狰狞扭曲之sè。

    “你若不死,则我麋家必成笑柄。

    此事关乎我麋家崛起,绝不容你走漏消息……不过放心,你的妻儿,我自会派人照顾,莫要怪我才是。”

    麋泽送麋缳去郯县这件事,知者不多。

    除了麋泽之外,只有少数人知晓。如果被人知道,麋缳被人劫走,说不得刘备就会改变态度。麋竺抽出宝剑,看了一眼已经气绝身亡的信使,突然大声道:“来人!”

    “大老爷,有何吩咐。”

    中阁外的家臣进来,看到信使倒在血泊中,不由得一怔。

    “此人冒充二老爷信使,意图行刺与我。

    把他拉到城外埋起来,不得走漏风声……另外,立刻让麋涉过来见我。”

    “喏!”

    那家臣毫不迟疑,立刻招呼两个家丁,用麻袋把信使尸体装好,从中阁抬出去。麋涉一瘸一拐从外面进来,看到那犹自滴血的麻袋,先是一怔,旋即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受,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大老爷!”

    他迈步走进中阁,与麋竺行礼。

    心里更七上八下的非常忐忑……盐水滩一战,刘勇等人抢先动手,杀出重围。麋涉自己也受了伤,回到朐县,得知麋沅被杀,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恍惚。他小心翼翼抬起头,向麋竺看去。

    而麋竺正伏案奋笔疾书,片刻后把一封写好的信装进一个竹筒里,盖好盖子,滴上火器,盖上印鉴。

    “你立刻前去郯县,把这封信交给二老爷。

    而后,你就在二老爷那边听从调遣……麋涉,你从小在我麋家,也是我与二老爷的心腹。有些事我不想瞒你……而今是我麋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还请你暂息悲恸之心,尽心做事。

    我保证,若抓到了刘闯,定要你手刃此獠,为麋沅报仇。”

    “多谢大老爷……”

    麋涉闻听,痛哭流涕。

    从麋竺手中接过竹筒,小心翼翼揣在怀中,转身走出中阁。

    麋竺看着麋涉的背影,脸上依旧布满yīn霾……他倒不是担心麋涉,麋涉从小在麋家长大,对麋家忠心耿耿。只是,手中可用之人实在是太少了!以前他雄霸朐县,无人敢触麋家锋芒,麋竺还感受不到。而今刘闯叔侄兴风作浪,惹来这么多变故,麋竺发现,手中竟无可用之人。

    那刘闯有甚好?

    妹妹不惜和自己决裂,从麋家叛走。

    朱亥竟愿意跟随刘闯,也让麋竺暗自吃惊……

    不成,必须要培养些可用之人才是。否则将来在刘使君帐下,终究是难以站稳脚跟。

    麋竺眼睛一眯,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人来。

    他犹豫一下,猛然长身而起,“来人,去把**找来。”

    ++++++++++++++++++++++++++++++++++++++++++++++++++++++++++++++++++++

    天,渐晚。

    傍晚时分,又下起了雨,不过与昨晚那雷电交加的滂沱暴雨相比,今天的雨水,非常轻柔。

    雨丝蒙蒙,如雾笼罩谶山上空。

    眼见就将暮夏,谶山郁郁葱葱,在雨雾笼罩下,透出别样朦胧。

    车仗,沿着崎岖小径缓缓行进,车轮碾压泥泞地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在山林中回荡。

    “孟彦,休息一下吧。”

    管亥催马上前,轻声道:“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有些乏了。

    这小雨虽柔,却最是缠人。天马上要黑了,找个避雨的地方休息一晚,而后再商议后面行程。”

    人和马,都有气无力,是真的乏了!

    刘闯点点头,“找张超和李伦问一下,看看他们是否知道哪里可以避雨。”

    “嗯!”

    管亥催马向前,找张超和李伦询问。

    刘闯则来到一辆马车旁边,隔着车窗问道:“缳缳,还好吗?”

    从刘闯从马车中解开麋缳的那一刻开始,刘闯和麋缳之间的关系,也就彻底确立下来。一个女孩子,为他吃了这么多苦,若连个名份都不能确定,刘闯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心安理得。

    麋缳轻声道:“还好……只是小豆子情况有点不妙,似乎中了风寒。”

    也难怪,昨晚那么大的雨,小豆子从田庄跑出来,被雨水淋了一个湿透,早上渡河时被风一吹,自然有些不太舒服。幸好麋竺这次送往下邳的辎重里,也有不少配好的药材,总算是稳住了病情。但是自从过河之后,小豆子就一直昏昏沉沉……看样子,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管叔已经让张超和李伦去找栖身之所,咱们今晚就在山中留宿。

    等找到了地方,给小豆子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再烧点水,擦擦身子,而后喝点姜汤热粥,好好睡一晚,明天就好了。缳缳,你和小豆子再忍一下,有什么事唤我就是,我就在这里。”

    “嗯!”

    麋缳在车里轻声应了一句,算是答应。

    听得出,她也很累。

    事实上从昨天到现在,麋缳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担惊受怕,再加上连夜赶路,想必早已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