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三章 从今以后,你的命归我(下)

第三十三章 从今以后,你的命归我(下)

    ()这个邀请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些,以至于管亥毫无任何准备,当时就呆愣在那里。レ思路客レ

    刘闯要走吗?

    离开朐县,回老家……

    一直以来,管亥都希望刘闯能够出人头地。

    可当这一天真要到来的时候,他又有些茫然了!跟刘闯一起走吗?他曾经是黄巾军的渠帅,虽经背叛,心灰意冷,但骨子里始终存有当年统帅千军万马是的桀骜之气。在朐县两年,他过的逍遥快活,很是自在。可若是跟刘闯回去颍川,便等于是寄人篱下,变成了附庸。

    管亥也不知道,他能否过得惯那种生活。

    同时,他也有些无法接受,一下子变成了刘闯的下属。

    所以当刘勇说完之后,管亥却沉默了……他呆愣愣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显得有些迷茫。

    “大刘,这个事,容我想想。”

    “嗯,还有时间……不必着急做决定。”

    刘勇停顿一下,又接着道:“孟彦从没有想过,要把你当成下属。

    那天我要唤他少爷,他却死活不肯,说什么一rì为叔父,终身为叔父……说到底,孟彦是个有情义的孩子。他一直把你当成长辈,虽然以前因为我,对你有些疏远,可你也能看出来,他其实和你很亲近。这两年也多亏了你照顾他,他才能成长到如今地步。如果你和我们一起走,我相信他还是会把你当成长辈……朐县虽好,终究是太小,又怎能比得了颖yīn?”

    管亥,笑了!

    “大刘,莫再劝我。

    我也知道,孟彦是个好孩子。只是你知道,我并非一个人……

    有些话我一直没有对你说,当初我曾统帅千军万马,却被一个我极为看重的部曲背叛,险些丢了xìng命。我一个人杀出重围,流落朐县,贫困交加,幸亏遇到了你和孟彦,否则早就死了。

    可在那之后,裴绍他们却千里迢迢跑来找我,要与我同甘共苦。

    这几年,他们陪着我躲在这里,虽说逍遥快活,不愁吃喝,但我却知道,苦了那帮子家伙。

    我如果要走,一定会带上他们;如果他们不愿意,我会留在这里,继续做我的蚁贼。

    总之,我不能抛下他们……当年我落难时他们没有抛弃我,而今我就算有了好前程,也不能扔掉他们。这件事情,我要和裴绍他们商量,如果他们同意,那我自然会随你们去颖yīn。”

    管亥的目光极为真诚,没有半点推脱的意思。

    刘勇拍了拍管亥的肩膀,没有再去催促……不管最后管亥是什么决定,这个朋友一定要交!

    而这时候,张先生在刘闯的陪伴下,从房间里出来。

    “孟彦你说的这个消毒之法,的确是有些新意。

    我以前倒是没有往这方面考虑,你今天这一说,的确给了我一个全新的想法……嗯,这件事我回头会写信给我老师,向他进行请教。另外,你刚才先把刀用火烧红,再割去腐肉,居然能止住鲜血,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孟彦将来若有空路过谯县,不妨去找我老师说一说。

    我相信,他老人家一定会乐于招待。”

    “先生的老师,又是哪位?”

    “呵呵,说起来我那位老师,倒是有些名气……他姓华名佗,字元化。

    你到了谯县一打听,肯定能找到他。只不过他脾气有点古怪,不过凭你说的这两个法子,老师一定会接待。”

    刘闯笑眯眯道:“华佗……我记下了。”

    不过,他脸sè突然一变,心里咯噔一下:华佗?张先生的老师,居然是华佗?那个传说中的神医,曾经为关羽刮骨疗伤,更创

    出开颅之法,号称世界上第一位外科医生的华佗吗?

    “孟彦,怎么了?”

    见刘闯神sè不对,张先生不禁有些奇怪。

    刘闯连忙一摆手,“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张先生居然出自华神医门下,以前闯却是多有怠慢。”

    张先生哈哈大笑,露出几分得意之sè。

    “对了,那孩子的伤势是处理妥当,不过他来的太晚,所以还有些危险。

    三天之内,他若是能醒过来,便无xìng命之忧……如果三天之内无法苏醒,恐怕……你要有所准备。”

    也就是说,那个张超有三天的危险期!

    刘闯点头表示明白,向张先生道了谢。

    管亥取出诊金,哪知道张先生却拒绝了,“方才孟彦提出了不少新想法,让我受益颇深。

    些许诊金,若我再收取了,却显得小气……回头让孟彦去我那里再取些金创药,等那孩子醒了,还要换药包扎。嗯,诊金就免了,不过这金创药……呵呵,那是医馆提供的药材所制,便收一个本金就好。老朱,你们这些习武之人好勇斗狠,我就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张先生的金创药,名气不小。

    这东海郡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他的金创药有奇效,只是制作繁琐,所以并不容易买到。

    便是管亥,每次去也只能限量购买。

    而今张先生既然说可以为他专门制作,心里面自然万分高兴。

    他和他的那些兄弟,是在刀头上讨生活……虽说蚁贼战力惊人,可受伤也是在所难免。如果有张先生的金创药傍身,至少能多几分保证。管亥二话不说,搂着张先生的肩膀往外边走。

    “张先生这回你可一定要帮我……谁不知道你的金创药有奇效,既然是专门制作,不如多做一些,免得rì后在麻烦你。钱方面不成问题,你做多少我要多收,还请张先生能多多帮衬。”

    好家伙,人家只是说为你制作,你却来了个狮子大开口。

    张先生哭笑不得,但话说出了口,却不好收回。

    这老朱的脸皮,的确是越来越厚……也罢,就多做一些,权当是偿还了孟彦之前的那份人情。

    +++++++++++++++++++++++++++++++++++++++++++++++++++++++++++++++++

    看着管亥和张先生出门,刘闯轻轻出了口气。

    他转过身,就迎上刘勇的目光。

    “叔父……”

    “那小子,真的值得你冒险帮忙吗?”

    “我……我觉得,张承在那种状况下,能那么迅速的做出决断,是个可造之材。

    至于品行,我宁可要一个品行不好,但有真才实学的人,也不愿意要是个品行上佳,却什么都不懂的人。再说了,张承此人能如此重情,怎么也算不得坏人。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阙黎不足以做他的主人,却不代表我做不得他的主人。我有信心,让他心甘情愿的效命。”

    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

    刘闯也不清楚,他怎么能这么顺流的把这句话说出来。

    但刘勇并没有露出不快之sè,反而轻轻点头,“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就支持你……

    将来若那小子真敢做背主之事,我便为你解决了这个祸害。孟彦,你真的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这很好。若是老爷还活着,一定会为你今rì的成长而感到高兴,还有夫人也会开心。”

    刘勇说完,幽幽吐出一口浊气。

    哪知道,刘闯突然问道:“叔父,我娘亲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