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十八章 一门二壮士(上)求推荐票!

第二十八章 一门二壮士(上)求推荐票!

    丈八蛇矛枪贴着麋芳的前胸掠过,吓出麋芳一身冷汗。

    张飞沉声喝道:“子方,此事与你无关,休要啰唆。”

    他手腕一抖,蛇矛枪横推竟卷起麋芳的身体离开战马,旋即把他放在地上。麋芳双脚落地的刹那,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时,青骢马已擦着他的身子掠过,直扑张飞。

    在麋芳冲上来的一刹那,刘勇拨马跳出战圈,没有继续攻击。

    不过,当麋芳在地上才一站稳,他就立刻纵马向张飞冲去,铁矛划出一个个奇诡圆弧,和张飞再次斗在一处。

    站在地上,麋芳可以清楚感受到,张飞和刘勇之间的激烈战况。

    两杆铁矛在空中撞击,发出铛铛铛的巨响声不断。每次撞击,产生出来的罡风汇聚在一起,竟然在直径三米的范围内形成一个个奇诡的气旋,把麋芳推得连连后退,直到三米外才站稳脚跟。

    父亲生前曾说,刘勇是当世虎将,罕有人敌。

    当然了,麋芳的父亲麋老太公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徐州,更不会知晓这世上奇人异士多如过河之鲫,数不胜数。所以,不管是麋芳还是麋竺,一直都没有把老太公这句话太放在心上。

    可今rì看来,父亲的话柄没有错。

    刘勇究竟有多悍勇?麋芳说不清楚。

    但他却知道张飞是何等人物,刘备帐下除了关羽之外,无人是张飞对手!哪怕是刘备非常倚重的陈到,也要逊sè一筹。对了,还有一个人可能在张飞之上,就是那个当chūn随刘备前来徐州助战,后来有返回幽州的赵云赵子龙……除此之外,便只有吕布能够绝对胜过张飞。

    吕布的勇武,麋芳当然知道。

    那是一个敢在虎牢关前,面对二十二路诸侯也不肯退让的人物。

    可这样一个人物,张飞却毫无惧意,甚至有几次,差点和吕布打起来……

    刘勇,果然是一员虎将!

    张飞和刘勇打得不分伯仲,一旁朐县巡兵与白眊jīng兵也有些杀红了眼。两名白眊拎刀向管亥冲过来,哪知道才靠近就被刘闯拦住。管亥身上多处受伤,便站起来都有些吃力。刘闯的情况比管亥也好不得太多……虽然没有皮外伤,但张南那一枪却打得刘闯内腑振荡,才一发力,就剧烈咳嗽。胸口好像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一样,那感觉真的是要多难受,就多难受。

    饶是如此,白眊也不是刘闯对手。

    虽然使不出全力,甚至甲子剑比平rì也显得沉重许多,可刘闯却没有丝毫惧意。

    步伐诡异,就见他脚下跨出一步,身体猛然向下一沉,紧跟着腰部发力,猛然一个旋身。甲子剑从一个奇诡的角度猛然挥出,刀光一闪,那白眊惨叫一声,瞬间被刘闯开膛破肚……

    拔刀式!

    管亥得意绝招,九斩刀。

    就在这时,就听一阵绞盘声响,朐县城门缓缓打开。

    一队铁骑冲进城门,为首的青年将军看到城楼下这一幕时,顿时呆愣住了,露出震惊之sè。

    “弓箭手列阵,全都住手!”

    伴随青年将军一声断喝,一队弓箭手冲进来,弯弓搭箭,对准了场内众人。

    只是,那弓箭手也是一脸的迷茫,一员小将到陈到马前,轻声道:“将军,究竟要shè哪个?”

    陈到厉声道:“哪个敢在动手,就当场shè杀!”

    也就是说,无差别攻击了?

    弓箭手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陈到既然发出命令,自然不敢违抗。

    陈到在刘备军中的地位不低,特别是在治兵方面,其地位恐怕还在关羽和张飞两人之上。

    军中讲究军纪,所谓军令如山。

    而城中的白眊jīng兵,更是陈到一手训练出来。听到陈到令下,哪里还敢动手,纷纷向后退去。

    这时候,黄革和麋芳也冲过来,纷纷劝说朐县巡兵住手。

    **等人虽然不甘,可是当他们看到大批徐州兵涌入朐县县城的时候,也只能悻悻然罢手……

    “孟彦,你没事儿吧。”

    **到刘闯身边,搀扶着刘闯的胳膊。

    刘闯一阵剧烈咳嗽,方才连杀数名白眊,牵动了内腑伤势,以至于在咳嗽时,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流出,五脏六腑好像被火焚烧一样,难受的要死。管亥这时候也站起来,一巴掌拍在刘闯的后背。

    一股劲力振荡内腑,刘闯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脸sè煞白,但jīng神却好了许多。

    陈到认出了刘闯,朝他点点头。

    而后抬起头,向战场中看去。

    张飞和刘勇仍厮杀在一处,矛来枪往,异常激烈。

    陈到也不禁啧啧称奇,对刘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张飞的悍勇,陈到自然清楚。而刘勇能够和张飞打得不分伯仲,更出乎陈到意料之外。这朐县县城里,还真的是藏龙卧虎啊!

    想到这里,陈到突然擎枪在手,纵马扑向战场。

    一旁管亥和刘闯顿时大怒,“尔等只会以多欺少吗?”

    说着话,刘闯拖刀就冲向战场。数十名白眊兵见刘闯冲过来,二话不说便上前拦住刘闯去路。

    白眊兵这一动,朐县巡兵立刻不干了!

    怎么,还要打吗?

    论战斗力,朐县巡兵自然不是白眊兵的对手。但同仇敌忾之下,巡兵也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而白眊兵一来心里有愧,二来也不敢做得太绝。他们很清楚,这些巡兵都是朐县的地头蛇,若真杀得狠了,弄个不好就要激起民变。以自家主公爱民如子的xìng情,绝饶不了他们。

    而陈到带来的徐州兵,也懵了!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不成真要shè杀袍泽。

    就在这时,陈到已到了战场中,探枪往张飞和刘勇两人之间一拦,三杆大枪撞在一处,发出一声巨响。陈到胯下战马希聿聿长嘶不停,连连后退。而张飞和刘勇也同时拨马跳出战场。

    “叔至……”

    张飞吓了一跳,连忙上前。

    陈到却一摆手,拨马回身厉声道:“全都住手!”

    刘闯停下了脚步,管亥也喝止了巡兵。

    刘勇催马缓缓退到刘闯和管亥身前,横枪在胸前,眸光闪闪,满面杀气,死死盯着那张飞。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到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算是平息了胸中翻腾气血。

    刘勇和张飞两人,随便选一个出来,陈到都不是对手。

    他方才出手阻止两人搏杀,可说是冒了天大的风险。如果张飞和刘勇有一个没有收住力量,陈到现在不死也要重伤。好在,张飞看到陈到出手,及时收力;而刘勇也看出陈到并无恶意,所以也没有发力。即便如此,那巨大的力量仍旧让陈到有些承受不住,胸口一阵发闷。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两边也都罢手。

    陈到厉声喝问:“大家本是袍泽,何以自相残杀?”

    张飞忙开口道:“非是我先动手,是他们先动手,伤了张南。”

    “你胡说……”**站出来,大声道:“明明是张南先偷袭孟彦……亏得孟彦救他xìng命,他却恩将仇报。难不成你徐州兵就可以随便杀人?难道我朐县人,就要被你们任意欺凌不成?”

    张飞一听,顿时愣住了。

    说实话,他没有看到张南偷袭刘闯,只看到管亥袭击张南。

    所以当**说完之后,张飞也露出尴尬之sè。他朝张南看了一眼,见张南低着头不说话,就知道**所言不差。可张南为何偷袭刘闯?要知道,张南这个人,平rì里可是非常和善。

    张飞愣了一下后,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缘由。

    张南虽是白眊校尉,但是对张飞极为敬重……两人关系很好,时常在一起吃酒。前些rì子,张飞在一次醉酒后,无意中说起刘闯顶撞他的事情,言语间对刘闯非常不满。当然了,张飞只是纯吐槽,倒也没有想过要找刘闯的麻烦。毕竟,刘闯和麋家有关系,此前张飞的行为,已经让麋家感到不满。但麋竺为了大局,从刘闯手中收回珍珠,更没有寻张飞麻烦。

    这已经是给足了张飞面子,张飞自然也不可能再另行生事。

    可张南听了以后,却记在心里。

    张飞待他不薄,所以就想要为张飞出一口恶气。

    此前他是没有机会,哪知道刘闯救他以后,也不知是那根弦出了错,竟忍不住在背后偷袭刘闯。

    恐怕连张南也没有想到,他那一时冲动,竟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朐县巡兵集体暴走,险些引发出一场内讧。

    陈到脸sè,顿时yīn沉下来。

    看张南的样子,他就知道**所言不假。而且黄革和麋芳两人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怒sè。

    黄革是刘备刚招揽过来,或许无关轻重。

    但麋芳却不一样,虽然他不是麋家的家主,可如果他因为这件事心怀怨念,肯定会对麋竺产生影响。如今主公方得徐州,似麋竺这样的地头蛇,万万不能招惹。更何况,麋竺家财逾亿,在徐州也颇有影响力。这件事若处理不得当,弄不好就会激起整个徐州对刘备的敌视。

    陈到也很看重张南,但这个时候,也无法再替张南遮掩。

    “张南,你可有话说?”

    张南抬起头,看了刘闯一眼,心里面也非常后悔。

    鬼使神差似地偷袭,只不过才出手,张南就有些后悔了……不管刘闯和张飞有什么矛盾,但毕竟对张南有救命之恩。他方才的所为,实在是有亏于行。后来更造成朐县巡兵和徐州兵的全面对立,更是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