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十七章 刘勇斗张飞(下)

第二十七章 刘勇斗张飞(下)

    阙霸在路上,已经包扎了手上的伤势,更找来一口缳首刀作为兵器.[百书斋baishuzhai.]

    他一马当先向城门冲去,在他身后,数百羽山贼紧紧跟随,迅速加入了战圈。如此一来,张承兄弟的离去,也就不再重要。羽山贼信阙霸更胜张承,见阙霸赶来,顿时士气大振。

    所谓一夫拼命,万夫莫敌。

    这些羽山贼也知道,今天若不能夺门杀出,必然死路一条。

    在这种情况下,数百名羽山贼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城头上,张南率部赶来支援,可是在羽山贼疯狂的攻击下,竟然节节败退,有抵挡不住的趋势。管亥此时已经是披头散发,死在他手中的贼人,更超过半百之数。手中的兵器,已经换了数次,而今手里那口缳首刀,也已经卷了刃口。

    脚下被一具尸体绊了一下,管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七八个羽山贼挺枪就刺,管亥匆忙间举刀相迎,还是被刺伤了大腿。

    脚下一软,管亥单膝跪地。

    而羽山贼仍旧疯狂扑来,他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魁梧身影骤然拦在管亥身前。一溜刀光闪过,就听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刺向管亥的长枪立刻被砍断。

    刘闯浑身浴血,圆乎乎的胖脸上,一副狰狞之色。

    就听他大吼一声,脚下错步旋身,横刀式夜战八方,一溜刀光腾起,三名羽山贼便倒在血泊中。

    “亥叔,你还好吗?”

    刘闯背对着管亥,大声问道。

    管亥咳嗽一声,挣扎着站起来,“你他娘的都没事,你亥叔又怎能有事?”

    刘闯滑步而行,劈手从一个羽山贼手里夺过一口缳首刀,反手将甲子剑往身后一扔,“亥叔,接刀!”

    管亥吓了一跳,忙跳步闪身,甲子剑正插在他面前的地上。

    “你这混小子,想杀了你亥叔吗?”

    管亥连忙扔掉手里的缳首刀,探手拔出甲子剑。

    这甲子剑在手,管亥顿时精神一振……要知道,这甲子剑才是他趁手的兵器!

    “亥叔若连这都躲不过去,哪有如何当得悍虎之名?”

    悍虎,是管亥在朐县的绰号,盖因当初他执斧斩杀二十余山贼得名。听到刘闯的打趣,管亥乐了!

    “你这小子,看不起你亥叔……拿命来!”

    两个羽山贼冲向管亥,却见管亥一声怒吼,旋身拖刀而起,便把那两个羽山贼砍翻在地。一刀在手,管亥气势陡然暴增。虽然瘸着一条腿,但甲子剑依旧幻化出重重刀云,杀得羽山贼不敢靠近。

    张飞,带着白?精兵杀过来,令羽山贼心惊胆战。

    原本凭借一股锐气,还能够亡命搏杀。可现在,那城门口管亥和刘闯犹如两头凶手,死死拦住了羽山贼的去路。同时张南率部已经和白?兵汇合,更迅速把羽山贼围住疯狂砍杀。

    阙霸已弃马步战,早就杀红了眼。

    他看到一员小将拦在身前,大吼一声道:“挡我者死!”

    缳首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奇诡的弧线,便斩向对方。

    张南挺刀相迎……若论武艺,张南和阙霸在伯仲之间。可阙霸一副拼命的架势,令张南有些抵挡不住,连连后退。一具尸体横在地上,张南没有看到,被绊了一下,仰面就栽倒下去。阙霸二话不说,跳上去手起刀落,便要取张南性命。哪知道,刘闯从一旁冲过来,挥刀架住阙霸,顺势推刀向前一抹,刀势奇快,快的让阙霸根本无法闪躲,噗的一声便人头落地。

    “亥叔,我杀了阙霸!”

    刘闯认得阙霸,就是那个在牢狱中为他送饭的老者。

    见阙霸伏诛,他兴奋不已……虽然此前他杀了不少人,但似阙霸这种贼头,还是第一次斩杀。燃*文*

    也许,阙霸在历史上没有什么名气。

    可对于刘闯而言,比之他之前杀得那些贼人,阙霸的层次无疑要高许多。

    他弯腰想要去捡起阙霸的首级,哪知道耳边突然传来管亥一声怒吼:“张南,你敢……”

    一道锐风从背后袭来,刘闯心里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身体本能向旁边一闪,就听啪的一声响,枪杆砸在刘闯后背,打得刘闯顿时喷出一口鲜血,一头便栽倒在地上。他咳嗽一声,翻身朝后面看去。就见张南手持一杆长枪,恶狠狠向他扑来,“小贼,竟敢得罪三将军,看枪!”

    大枪扑棱棱一颤,便刺向刘闯。

    刘闯正要翻滚闪躲,管亥已横身挡在了刘闯身前,甲子剑斜撩而出,铛的一声撞开张南的大枪。

    “无耻之徒,我侄儿救你性命,竟敢恩将仇报,死来!”

    说着话,管亥垫步轮刀就劈向张南。

    张南举刀相迎,可是他没想到,那甲子剑锋利无比,咔嚓一下子便砍断了他手中大枪。

    这家伙也算反应机敏,眼见大枪折断,便立刻撒手后退。甲子剑贴着他胸口掠过,将他身上的甲胄撕裂。张南甚至可以感受到,那甲子剑上传来的寒意,还有那股子刺鼻的血腥气。

    “混帐东西,竟敢害我大将,还不与我住手。”

    这边张南惊魂未定,另一边张飞跃马冲过来,挺矛就刺。

    管亥旋身挥刀,铛的砍在丈八蛇矛枪上……论气力,管亥比不上张飞,更不要说张飞骑马冲击。不过若管亥没有受伤,哪怕是步战,也能和张飞打十几个回合。可现在……他虽然崩开了张飞的蛇矛枪,可脚下一软,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甲子剑也随之脱手飞出。

    张飞得势不饶人,拨马复又杀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懵了……

    不管是朐县巡兵,还是徐州白?兵全都有些不知所措。

    方才还并肩作战,怎么突然间就打起来了?

    有那看清楚事情经过的人,更是感觉糊涂……刘闯救了张南,张南却恩将仇报。管亥出手相助,张飞打伤管亥……这恐怕是他们所见过最为离奇的事情,脑子里更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算什么事儿?

    内讧?

    眼见张飞扑来,管亥想要起身,却使不出起来。

    刘闯咳嗽着从血泊中站起,拾起甲子剑,跌跌撞撞冲过去,“张三黑子,你欺人太甚!”

    可是,他毕竟距离管亥有点远,只能眼睁睁看着张飞,拧枪恶狠狠刺向管亥。说时迟,那时快,眼见管亥就要命丧张飞枪下,忽听人群中传来一声巨吼,“兀那黑厮,休要在此猖狂!”

    人群中,冲出一匹青骢马。

    马上端坐一个巨汉,手持铁矛,拦住了张飞。

    只见他也不说话,铁矛一振,使出一个怪蟒翻身,铛的一声正挑在张飞的蛇矛枪上。

    张飞只觉手臂一振,蛇矛枪一下子荡开。他心头一颤,暗道一声不好!刚才他虽然是仓促应战,但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来人枪马纯熟,论气力,恐怕也不在他之下。

    心中顿时打了十万分小心,张飞拨转马头,厉声喝道:“来者何人?”

    巨汉一脸骇人杀机,虎目圆睁,“颍川刘勇,给我拿命来!”

    他催马上前,铁矛翻飞,和张飞就打在一处。

    而张飞更抖擞精神,挺矛就刺。无回枪法施展出来,如同疾风暴雨……不过,任凭张飞枪势凶猛,那巨汉却毫不慌乱,铁矛呼呼作响,一时间竟分不出胜负。

    刘闯呆住了!

    管亥也挣扎着站起来,心中暗自震惊。

    刘勇武艺高强,他早就知道。而且,他更知道刘勇的功夫,恐怕已经到了炼神的境界……可是当刘勇和张飞打得难解难分时,管亥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刘勇这等身手,不管是投靠什么人,都会被待若上宾,又怎会呆在这小小朐县?不正常,绝对不正常,其中必有蹊跷。

    “徐州兵,欺负我朐县无人吗?”

    张飞和刘勇打在一处,令所有人都停下手来,目瞪口呆。

    忽听人群中有人一声暴喝,紧跟着,朐县巡兵率先反应过来……

    这些徐州兵,欺人太甚!

    刘闯救了那张南的性命,你们却恩将仇报。不是看不起我朐县人,又是什么意思?

    **二话不说,举刀便砍向身边的白?兵。那白?兵也仓促应战,和**战在一处……有一个起头,就有一群人跟随。仿佛是连锁反应,原本还并肩作战的朐县巡兵立刻和白?打成了一片。

    黄革和麋芳赶来时,也都傻了眼!

    “住手,全都住手!”

    黄革嘶声吼叫道:“都是自己人,打什么打?”

    麋芳也慌了手脚……

    原本这会是一场大胜,哪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羽山贼已经弃械投降,抱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朐县巡兵却和白?打在一处,刘勇更和张飞战在一起,杀得是难解难分……

    我的个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麋芳也糊涂了!

    他来得晚,也不知道这事情的经过缘由。

    可是他却知道,如果再这么打下去的话,不管是谁胜谁负,都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弄个不好,甚至会激起整个朐县和刘备的敌对……麋芳不敢再犹豫,一咬牙,纵马向张飞和刘勇冲过去。

    “三将军,大刘,还请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