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八章 汝南风云起(上)求推荐和三江票

第十八章 汝南风云起(上)求推荐和三江票

    沭水,发源于义山南麓,流经徐州入海,同时也是下邳、广陵和东海三郡的界河。

    朝阳升起,普照大地。

    明媚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感觉暖暖的,非常舒服。

    刘闯的心情,也因为这美好的阳光而开朗许多。此前和张飞冲突所造成的yīn霾,已烟消云散。

    立马沭水河畔,四人等待渡船到来。

    刘闯闭着眼睛,感受阳光照在身上的丝丝暖意,人也非常松弛。

    前世,他最喜欢这样的感觉。

    在空间狭窄的县志办工作,每当太阳高照的时候,就喜欢拿着一本书坐在小院里,晒晒太阳,喝杯清茶,悠哉悠哉。若不是朋友出了那么一档子事,这时候他应该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台上那盆沐浴在晨光中的仙人掌,体味着那种静谧中所包含的幸福感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体会那样的感觉。

    裴绍三人没有打搅他,在一旁窃窃私语,不晓得在谈论什么事情。

    渡口很安静,只有河水流淌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好一派宁静祥和……

    “过河后,我们自会伊芦乡。”

    裴绍三人商议了一会儿,便对刘闯道:“你顺官路走,以珍珠的脚力,最迟天黑前可以抵达朐县。”

    “好!”

    刘闯睁开眼睛,笑呵呵点了点头。

    此次出行,任务已经完成。对刘闯而言,还是收获颇丰。

    至于独自回家的事情,他倒也不是特别在意。

    朐县虽然偏僻,但相对而言,还算是安全。虽说有羽山贼出没,可昨夜一场恶战风波未平,想来那羽山贼也不可能做出第二轮攻击。所以,从目前的情况而言,刘闯倒也算的是安全。

    河对岸,渡船出现,缓缓向岸边靠来。

    刘闯跳下马,刚准备迎上去,忽然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蹄声。

    哒哒哒哒-

    蹄声由远而近,速度很快。

    刘闯下意识回头张望,却不禁吓了一跳。

    晨光中,一匹乌骓马飞驰而来。马上端坐一员大将,黑盔黑甲,掌中一杆丈八蛇矛枪,杀气腾腾。

    在乌骓马后,尚有十余骑紧紧跟随。

    “小贼,留下马来!”

    如雷巨吼声在苍穹回荡,久久不息。

    张飞纵马疾驰,眨眼间便到了渡口,勒马停下。

    先前在浮屠寺的时候,张飞感觉很没有面子……如果不是陈到和简雍赶来把他劝阻,说不定他就要大开杀戒。不过,陈到和简雍虽然把他劝住了,可是他这心里还是感觉不太舒服。

    他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就是看刘闯不顺眼。

    张飞觉着,如果不教训一下刘闯,他心里的这口气,就咽不下去。

    所以,刘闯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带着人追上来。

    “小贼,看你往哪里走。”

    张飞横枪立马,虎目圆睁,凝视刘闯。

    他咧开大嘴,脸上露出狰狞笑容,“方才宪和阻拦,让你躲过去。这次看谁还能救你xìng命。”

    刘闯没想到张飞竟然会追上来,一时间也有些糊涂。

    可听完张飞这一番话,刘闯心里顿时腾起一股怒气……方才在浮屠寺,这张三黑子就骄横跋扈。原以为自己退让一步也就罢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不依不饶,还带着人追上来寻衅。

    对张飞的好感,一下子荡然无存。

    刘闯反手从兜囊中取下开山斧,“想要珍珠,问我手中大斧是否答应。”

    张飞,笑了!

    他出身豪强之家,本就xìng情骄横。

    自跟随刘备起事以来,也算是一帆风顺……

    今rì在刘闯面前折了面子,张飞又怎能善罢甘休。若刘闯把马交出来,他说不定会饶过刘闯一次。可是现在,刘闯居然在他面前耍横,张飞这心里面,顿时腾起一股浓浓的杀意……

    “小子,既然你要找死,就莫怪你三将军心狠手辣。”

    张飞说罢,跃马挺矛便冲向刘闯。

    这可是张飞,大名鼎鼎的蜀汉五虎上将……刘闯重生以来,可称得上是杀人无数。甫一重生,便击杀四名刺客,随后在马场轰杀一个马场管事。而在浮屠寺一战中,死在他手里的山贼,更多达数十人。说起搏杀,他可谓经验丰富。但是,刘闯此时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毕竟,张飞不是那些山贼可以相提并论。

    但是要他低头再退让,是万万不可能!且不说珍珠是麋缳所赠,就冲张飞这股子蛮横劲儿,刘闯也不会退让半步。

    大丈夫,岂能轻易与人低头?

    刘闯见张飞冲上来,二话不说,催马便迎过去。

    “三将军,你欺人太甚!”

    开山斧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招出泰山压低,呼的一声,便劈出去。

    张飞也不慌张,丈八蛇矛枪一振,竟幻出一抹奇诡残影,唰的刺出后,正刺在那斧刃之上。

    叮!

    一声脆响,开山斧顿时被封开。

    刘闯只觉一股巨力涌来,险些令开山斧脱手。

    心里面不由得一惊,本能的在马上一个侧身闪躲,丈八蛇矛枪几乎是擦着刘闯的身体滑过……

    好险!

    刘闯心中念头未落,二马错镫,张飞在马上一扭身,蛇矛枪横扫而来。

    刘闯连忙挥斧封挡,就听铛一声响,那蛇矛枪上传来的巨力,只令刘闯手臂发麻,几乎握不住大斧。

    “小子,接我两矛,也算你本事……不过,你今天不留下马,便休想离开。”

    张飞拨马盘旋,舞矛而上。

    那丈八蛇矛枪重达百余斤,在张飞手中,却好像灯草一样,毫不费力。

    这就是五虎上将的本事吗?

    刘闯一咬牙,催马便迎上去。手中开山斧上下翻飞,舞出重重斧影……只听叮当声响不断,二人在一个回合中,枪斧交击有十数次,再次分开时,刘闯只觉整条手臂,都快没了感觉。

    冷汗,在不知不觉中湿透了后背。

    刘闯看着张飞,不禁感到了一丝后怕……

    方才电光火石间的交锋,刘闯根本无力还击。张飞的蛇矛快如疾风暴雨,枪枪奔要害而走,狠辣异常。而且,矛沉力大,每一击都有千斤巨力。饶是刘闯已练到了猛虎变,也有些抵挡不住张飞的神力。和张飞交手之前,刘闯自信满满……重生以来,他也算是战无不胜。

    可之前那些对手和张飞比起来,简直就是一群渣。

    五虎上将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刘闯努力平稳住气息,心知若这么打下去,他必死无疑。

    裴绍三人在一旁观战,张飞和刘闯交锋两合,三人便看出不妙。

    刘闯的身手不差,至少在裴绍看来,不输于自己……可是,仅仅两个回合就被张飞杀得手忙脚乱,裴绍扭头看了裴炜和常胜一眼,三人同时点了点头,而后裴绍和裴炜,拧枪便要上前助战。常胜也取下弓箭,想要在一旁帮忙。哪知道,裴绍裴炜刚一上前,张飞身后的亲兵便一涌而上,把两人团团围住。还有两名亲兵,纵马扑向常胜,令常胜不得不拔刀迎战。

    “这是某家三叔和刘闯的事情,尔等休要插手,否则格杀勿论。”

    一员小将,横刀拦住裴绍,厉声沉喝。

    三叔?

    裴绍没有留意,这小将对张飞的称呼。见小将拦住去路,裴绍也勃然大怒,拧枪就刺……只是,以张飞之悍勇,这小将能为亲兵队长,也非等闲之辈。就见他不慌不忙,推刀封挡,与裴绍站在一处。另一边,裴炜虽然奋勇冲杀,奈何张飞这些亲兵都是军中锐士,非山贼可比。

    十几个人围着裴炜狠杀,只杀得裴炜手忙脚乱。

    常胜上前解救,也被对方一下子围在中间,一时间难以抽身。

    沭水河畔,变成了战场。

    渡船到了河zhōngyāng,看到这局面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往回跑。

    刘闯和张飞交手五六个回合,已经隐隐抵挡不住。而张飞的蛇矛枪却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大,直逼得刘闯拼命招架,才堪堪抵挡住张飞的攻势。张飞眼中的杀机,越来越盛。刘闯能支撑这么久,倒是有些出乎张飞的意料。惺惺相惜……那是小说演义中才会出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