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四章 军械(下)

第十四章 军械(下)

    又行数里地,麋涉派人传来消息。

    探马在前方找到一处废弃的寺院,今晚就在寺院休息避雨。

    这寺院,面积却不是太小,不过残垣断壁,看上去破败不堪。车队进入寺院后,便立刻安顿下来。

    刘闯擦了擦身子,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在大雄宝殿中站立。

    这是一座佛寺,却不知道供奉的是哪位佛祖。寺院的格局,以及大雄宝殿里的设计,和后世佛寺颇有些不同之处。

    “这原本是浮屠信徒修建,供奉浮屠所用。”

    麋涉也换了身衣服,一边擦干头发,一边来到刘闯身边,“当初这浮屠寺好不兴盛,可惜筰融造反,陶使君一怒之下,将浮屠信徒斩杀殆尽,沿途浮屠寺,也被下令全部拆毁……筰融逃去江东,却苦了那些个信徒。我至今仍记得,当时陶使君下令斩杀信徒时,徐州血流成河。”

    筰融?

    刘闯愣了一下。

    筰融其人,他没有任何印象。

    不过听麋涉所言,似乎也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看样子,自己对这个时代的了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这也难怪,他对这个时代的了解,多源自于后世的小说,还有一些历史资料。可说实话,不身在局中,又如何能知晓清楚?

    麋涉所说的筰融,还有此前那黄召所言阙天子,刘闯一无所知。

    也许,在大势方面他能够指手画脚,可是在那些细节方面,似乎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大的优势。

    一个筰融,也使得刘闯心中,多了一分jǐng惕。

    “那些军械……”

    “什么军械?”刘闯打断了麋涉的话,一脸茫然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

    我只知道,我这次随你前来,只负责车队安全。其他的事情,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你说呢?”

    麋涉一怔,旋即笑了。

    他轻声道:“大熊,看起来我们都看错了你。

    没错,你只负责车队安全,其他事情和你无关。你什么都不知道,有时候不知道也是一种福气。”

    刘闯搔搔头,又露出了那一脸憨厚之态。

    麋涉点了点头,陪着刘闯在大殿里又站了一会儿,离开时轻声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情。

    大老爷已经安排妥当,只要咱们到了曲阳,就会有人接应。

    明天要是天晴了,天黑时就可以抵达曲阳……过了曲阳,也就没事儿了。到时候便可以回家。”

    刘闯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背对着麋涉,看着那佛像发呆,好像那尊残破的佛像身上,蕴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若是说破了,反而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天,黑了!

    雨仍在下,不过在入夜之后,似乎减弱了许多。

    在大雨中赶了半天的路,早已是人困马乏。简单用过晚饭之后,除了负责jǐng戒的人之外,其余人便沉沉睡下。

    麋涉倒在大殿的角落里睡着了,而裴绍三人,则靠着大殿的殿门,发出一阵阵鼾声。

    刘闯靠在佛像神龛,却难以入寐。

    常胜今天一番话,勾起他许多疑问。

    特别是朱亥的身份和来历,更让刘闯感到无法揣测。

    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朱亥对他没有恶意。但除此之外,刘闯发现他对朱亥,竟没有任何了解。

    朱亥从何而来?以前是什么来头?

    裴绍三人这一路上虽算不得是俯首帖耳,但看得出,他们非常尽心。

    那么,他们和朱亥,又是什么关系呢?

    裴帅,裴帅……

    刘闯突然想起来,在偶然中听到常胜裴炜对裴绍的称呼。

    帅这个字,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使用,而且在刘闯的记忆中,东汉末年,乃至于整个三国时期,似乎也没有‘帅’这个职务。那么,裴炜和常胜两人口中的‘裴帅’,又是什么意思?

    目光在不经意间从裴绍三人身上扫过,突然间,刘闯的目光凝固了。

    他先是盯着裴绍,然后又把目光转移到常胜和裴炜的身上……脑海中,却浮现出另一个人来。

    朱亥!

    朱亥平rì里的衣着很朴素,没有任何奢华之处。

    但依稀记得,朱亥有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在脖子上系一个黄sè头巾。而裴绍的脖子上,也系着一块黄sè头巾,还有裴炜和常胜,脖子上同样系着黄sè头巾。黄sè头巾,黄sè头巾……这难道是他们的一种标志?虽然刘闯不太清楚东汉年间各方势力的衣着打扮,但他却知道,在这个时代,以黄sè头巾为标志的,只有一个势力!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太平道,黄巾军。

    太平道起事,黄巾抹额。

    所谓黄巾抹额,就是用黄sè头巾包裹脑袋……

    这是黄巾军独有的标志,哪怕是大贤良师张角死后,黄巾军的余孽,也都保持这样一个习惯。

    刘闯呼的坐起来,凝视裴绍三人。

    朱亥是黄巾军!

    这答案呼之yù出,令刘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黄巾军更多是以流寇土匪示人……不管张角三兄弟最初的本意如何,黄巾军动摇了大汉基业,更造成了诸侯林立,战火不止。可以说,三国的导火索,便是黄巾起义。

    “孟彦,你怎么了?”

    就在刘闯感到震惊的时候,裴绍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迷迷糊糊看着刘闯,旋即打了个哈欠道:“这大半夜的,眼睛瞪那么大作甚?

    快点睡吧,等雨停了咱们还要赶路……别想太多了,过几天就可以回朐县,也就大功告成。”

    说完,裴绍闭上眼睛,翻了个身,不一会儿便传来鼾声。

    刘闯缓缓躺下,心里突然一晒:不管亥叔是不是黄巾余孽,至少他对我不坏,多有照顾,我又何必杞人忧天?

    就算朱亥是黄巾军,那也是自己人。

    所以,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刘闯松了一口气,念头顿时变得通达起来。

    雨渐渐变小了,寺庙外一片寂静。

    刘闯睡得迷迷糊糊,却被一阵莫名的惊悸惊醒。

    他猛然睁开眼,呼的坐起来,却看到裴绍三人居然已经醒来。三个人的脸sè,显得有些凝重。刘闯正要开口,却见裴绍把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示意刘闯不要开口说话。

    片刻后,裴绍站起身来,顺手抄起大枪。

    而裴炜和常胜也紧跟着起身,各自拿起兵器……

    刘闯也站起来,快步走过去,轻声道:“裴老大,怎么了?”

    “听!”

    听什么……外面很安静,只有在寺院空地上的牲口,不是发出一两声鸣响,除此之外,鸦雀无声。

    “很安静啊。”

    “太静了!”

    裴绍看了刘闯一眼,迈步走出大殿。

    刘闯和裴炜常胜也连忙跟着出来,就看寺院山门处,本应该有家丁jǐng戒。可不知是什么原因,却不见人影。

    想来刚才雨太大,那家丁躲到屋檐下休息了。

    “什么声音?”

    裴绍扭头朝裴炜问道。

    “风声?”

    裴炜侧耳聆听,有些不太确定的回答。

    “可能是树叶的声响吧。”常胜也显得不太确定。

    沙沙,沙沙……

    这个时候,刘闯也听到了一些声响。他心里一紧,顺手便抄起靠在门旁的铁脊长矛,纵身跳到院内。

    也许,是裴绍大惊小怪?

    刘闯迈步朝山门走去,可就在他刚踏上山门台阶的一刹那,一道黑影从山门外噌的窜出来,紧跟着一股金风,扑面而来。

    “孟彦,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