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四章 军械(上)

第十四章 军械(上)

    轰隆!

    雷鸣电闪。

    人道雨贵如油,可刘闯现在却觉得,这场恼人的雨,来得实在不是时候。

    雷乍响,万物复苏。

    这本是一个极好的兆头,但却给商队平添了许多麻烦。

    大雨倾盆而下,把道路浇的格外泥泞。虽然身披蓑衣,但是在这瓢泼大雨中,根本产生不得用处。

    刘闯啐了一口唾沫,抹去脸上的雨水。

    他催马紧走几步,到裴绍身边大声喊道:“裴老大,你看这雨还要下多久?”

    裴绍此时和刘闯的情况差不多,已经被浇成了落汤鸡的模样。他稳住战马,扯着嗓门回答道:“难说……看这样子,恐怕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他娘的,这个时候怎会下这么大的雨水,可是从未遇到过的事情。我估计,这雨要下到天黑,弄不好要下一整夜,真是麻烦。”

    古人有看天象的本事,能从一些气象特征中,推测出天气的变化。

    天亮时,裴绍便提醒过,可能会有大雨。

    不过当时艳阳高照,无论是刘闯还是麋涉,都没有在意,执意催促车队上路。哪知道行至正午,风云变色,一场瓢泼大雨忽至,让刘闯等人措手不及。可问题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郊野外中也没有避雨之处。明知道在雨天行进艰难,还是咬着牙要坚持着往前走。

    但这道路……

    刘闯暗自咒骂了一句,催马往前走,赶到麋涉身旁。

    “麋管事,看着雨势,怕是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这种大雨中赶路,最是危险,还是找地方歇息一下,避避雨,你看如何?”

    麋涉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种雨天行路,要比平常付出更多气力,他已经快撑不住了。

    “我已经派人前面探路,看有没有避雨之地。

    咱们再加把劲往前走,只要前面有避雨的地方,便停下来休息……该死的,这场雨实在是太诡异了。往年这个时候,便是下雨也多是小雨,哪似现在这般模样,好像这天要塌了一样。

    难不成,这贼老天是在jǐng示什么吗?”

    东汉时期,谶纬之言非常普及。

    比如雷击房舍,便是上天jǐng示,若军营中军旗折断,就可能是有敌兵偷袭……刘闯心里一怔,突然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场大雨,是不是真有什么含义在其中?莫非,是jǐng示刘备,吕布要造反?

    想到这里,刘闯忍不住笑了。

    若真是这样的话,恐怕刘备也未必能看出端倪。

    算了,这种事情和我无关。既然已经决定是雪中送炭,但愿得吕温侯能够顺利把刘备赶走。

    只有这样,才显得出我的本事!

    正想着心事,忽听前方车马希聿聿一声哀鸣。

    紧跟着,哐当一声,一辆大车便倒在了路上……车上的箱子,也落入泥泞之中。有两个箱子当场碎裂,一捆捆箭矢散落泥水中。

    麋涉脸色一变,忙催马上前,“怎么回事?”

    “大管事,马失前蹄,折了腿,以至于车仗翻倒……”

    有家丁立刻上前回报,麋涉脸色有些难看,连忙指挥家丁,把车上的箱子,还有散落在地上的箭矢收拾妥当。

    虽然他已经是反应迅速,但还是被刘闯看在眼中。

    赤茎白羽箭?

    刘闯心里不由得一咯噔……这车上装的,难道是军械不成?

    赤茎白羽箭是标准的制式箭矢,普通的工坊根本不敢生产,只有官办工坊才会制作。麋涉来淮阴,难道就是为了这些箭矢而来?一捆箭矢是三十支,那这几十辆马车上,至少有近十万支赤茎白羽箭。麋家好端端买这么多箭矢又是为何?这么多的箭矢,足够让人用来造反。

    正思忖间,忽听一阵喝骂声。

    原来一个搬运箱子的家丁,一不留神摔倒在地,肩上的木箱随之碎裂,十口缳首刀顿时映入刘闯的眼帘。

    刘闯突然醒悟过来,这些军械恐怕不是麋家使用,而是为刘玄德准备。

    众所周知,刘备虽得了徐州,可是手中并无太强的实力。其部曲多是临时征召而来,很多人甚至连件趁手的武器都没有。如此状况,如何能守得住徐州?而刘备又不敢大肆收购军械,毕竟这徐州地处四战之地,曹cāo袁术都虎视眈眈。他必须暗中加强军备,以免刺激敌人。

    在这种情况下,走私军械便是走好的办法。

    而最适合出面负责此事的人,莫过于身为徐州地头蛇的麋家。

    麋家商贾出身,行商两淮,对两淮的情况了然于胸……定是如此,否则麋家收购这许多军械,便无法解释清楚。

    麋涉已下了战马,手持马鞭冲上去,把那家丁一阵抽打。

    家丁在雨水中惨叫求饶,而旁边那些家丁,却一个个神色木然,对这一幕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

    刘闯皱了皱眉,拨马退到了车队后面。

    这种事情,他插手不得……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否则很可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孟彦,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裴绍催马上前,轻声问道。

    刘闯一笑,“没什么,不过是一辆马车倒了,正在收拾。

    咱们只要呆在这边就好,麋涉方才说了,已经派了探马出去,若有栖身之地,便休整一下,躲避这场大雨。”

    裴绍道:“这样最好!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赶路,倒不如找地方避雨。”

    说完,他又抹了一把脸,嘴里嘀嘀咕咕的咒骂起来。刘闯听得不太真切,加之裴绍用的又是青州方言,所以没有听明白。他骑在马上,手搭凉棚举目眺望,但见天地仿佛被雨水笼罩,一派迷蒙。

    心里面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下意识握紧铁脊长矛,jǐng惕向四周观察,可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车队整理完毕。那辆倾倒的马车已经不能再用,车上的物品被搬到了其他车辆上。刘闯纵马从那倾倒的车仗旁边经过,就看到一匹车马倒在泥水中,希聿聿哀鸣不止。它四蹄挣扎,想要站起来,但是却没有成功。

    “这匹马,废了!”

    裴绍轻轻叹了口气,“趾骨碎裂,前腿折断……就算是站起来,也做不得事,到头来还是难逃一刀。”

    耳听车马悲鸣,刘闯这心里,觉得有些沉重。

    他猛然拨转马头,冲过去举矛扎在车马脖子上。

    那匹马立刻停止嘶鸣,鲜血顺着伤口瞬间流淌出来,合着雨水很快染红了地面。

    “杀了也好……似这种情况,不是被野兽吃掉,就是被人宰杀。

    给它一个痛快,倒也算是一种解脱。”常胜来到刘闯跟前,看着那车马仍旧抽搐的身体,黯然道:“今rì你给它一个痛快,却不知将来,谁能给你一个痛快……孟彦,我知你仁慈,可这妇人之仁却要不得。若是在疆场上,你这仁慈,弄不好便要丢了性命,以后还需小心谨慎。”

    刘闯扭头,看着常胜。

    半晌后,他轻声问道:“你们,究竟是谁?”

    常胜微微一笑,“自然是朋友……孟彦不必担心,就算我们有心对你不利,朱大哥也绝不会答应。

    倒是你,可想好以后的出路?”

    出路?

    刘闯眼睛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缝,向常胜看去。

    不过常胜却没有再说话,而是径自拨转马头,催马朝着车队跑去。

    看着常胜的背影,刘闯的脸上,闪过一抹古怪之色。

    朱亥!

    亥叔,你果然是个有故事的人……

    包括裴绍,还有他在盐水滩的那些手下,恐怕都不简单。只不过,刘闯却想不明白,朱亥也好,裴绍也罢,这些人留在朐县,又是为了什么?难道说,真的只是因为朱亥要报恩吗?

    这个时代,可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刘闯深吸一口气,抹了一把脸。

    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就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