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三章 湖海之士(上)

第十三章 湖海之士(上)

    陈登?

    刘闯的眼睛顿时睁大,向那男子看去。

    这个人,就是陈登?

    在三国演义当中,陈登的戏份不多,出场也没有太多jīng彩的表现。他是广陵望族陈氏子弟,其父陈珪,乃广陵名士。而陈登本人,也素有声名,二十五岁入仕为东阳长,后拜典农校尉。

    陈登的政治立场非常模糊,甚至很难界定他归属于何方。

    刘备在徐州时,他对刘备颇为赞赏,甚至言生平仅佩服三人,刘备便是其中之一。但后来吕布驱逐刘备,陈登又迅速投靠了曹cāo,拜广陵太守之职。不过,他又时常协助刘备,对抗吕布,同时又和吕布暗地勾结,谋取更多利益。这样一个人,忠jiān难辨,令人无法琢磨……

    不过,刘闯还是很兴奋!

    不管怎样,陈登是当今名士,若能结好此人,倒也是一条捷径。

    只是陈登走出来后,并没有理睬刘闯等人,却目光灼灼,凝视步义等人。

    步义也吓了一跳,当他听闻陈登的名字,顿觉形式不妙。步家在淮yīn也许有些声望,但是和广陵陈氏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多。以至于陈登自报家门后,步义便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陈登年纪,也就是二十七八。

    身材不算太高,体型单薄而瘦弱。

    一袭青sè长衫罩在身上,他负手而立,盯着步义道:“小小一介步弓手,也敢妄言代表淮yīn,真是好大胆子。若淮yīn侯地下有知,定会被你这厮气得吐血。想淮yīn侯,当年也算得豪杰,怎就有你这等子弟?不学无术便罢了,还敢横行街市,莫非以为这淮yīn便无人能治你们?”

    陈登声音不大,但气势却是咄咄逼人。

    步义被骂的顿时冷汗淋淋,忙躬身道:“先生有所不知,非我张狂,实……”

    “尔还不住口!”

    陈登不等步义说完,眼睛一瞪,声音陡然转厉,“自家做得好事自家明白,连族人都容不得,还要闹到这街市上惹人笑话,你不要脸,我陈登还照拂广陵人的面皮……还不给我滚开。”

    陈登这一发火,步义被吓得面sè如土,忙不迭让人抬着步仁步勇兄弟,搀扶一干泼皮狼狈而走。

    刘闯犹豫一下,上前躬身刚要开口,却听陈登冷哼一声,“你这少年,生的好相貌。

    既有一身好武艺,为何不思报效国家,反而在这街市中逞强斗狠?今rì若非看你是仗义出手,定要让你好看。以后还需老实本份,莫仗着学了些拳脚武艺,就行事肆无忌惮,早晚惹来杀身之祸。”

    说完,他也不理刘闯,拂袖就走。

    刘闯愣在当地,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别看陈登和他说话时的语气比之与步义等人温和,但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以及暗藏于话语中的不屑之意,让刘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孟彦,孟彦!”

    裴绍上前,连声呼唤。

    刘闯总算是反应过来,再看陈登时,却发现陈登一行人的背影,已消失在长街拐角处。

    突然苦笑一声,刘闯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这不是后世,讲什么人人平等的时代……这是东汉末年,世家门阀已初具规模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人分三六九等。似陈登这种望族出身,又岂能真的是为他一介平民出头?他今天之所以站出来,恐怕也是为步家着想……步义那番话传出去,弄个不好便会惹来祸事。他今rì站出来训斥步家,便等于把这件事摆平。说一千,道一万,陈登还是为步家的未来着想。

    毕竟,步家也算是淮yīn望族!

    湖海之士!

    不知为何,刘闯脑海中突然跳出这么一个词来。

    在后世,这个词被很多人认为是一个褒义词。但刘闯曾在明人所著《幼学琼林》中看过一段相关解释。

    无系累者曰江湖散人,负豪气者曰湖海之士。

    豪者,骄横也……

    若以这个解释来看,湖海之士并非一个褒义词。

    偏偏在《三国志·魏书》中对陈登有这样一段评价: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

    按照幼学琼林之中的解释,便是陈登这个人,乃骄横之人,而且一辈子不改其骄横,难以亲近。

    如此骄横的人,会讲道理吗?

    刘闯不由得哑然失笑,回头对裴绍道:“裴老大,看起来……我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

    裴绍一怔,露出不解之sè。

    他不明白刘闯为何突然间发愣,更不明白为什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就在他呐呐不知如何开口时,刘闯展颜一笑,“不管怎样,倒是多亏了陈元龙解围,否则又少不得是一个麻烦。

    走吧,想来子山已经带着家人离开,这里也没咱们什么事了。

    回营休息一下,明rì便返回朐县,了结这桩差事。”

    “那步子山他们……”

    “放心吧,陈元龙这一出头,步家五虎短时间内,也不敢再有张狂之举。”

    说罢,刘闯拔脚就走。

    裴绍搔搔头,一脸糊涂之sè,和常胜紧跟在刘闯身后向城外走去。

    这世家望族的心里,裴绍想不太明白。

    不过刘闯却看得很清楚,特别是陈登出现之后,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态度,更让刘闯对这时代,有了深刻认识。

    陈登表面和善,却又暗地里拒人千里之外。

    说穿了,无非声名作祟……包括步骘,便真的看不明白刘闯的心思吗?而今想来,只怕未必!只是刘闯没有那个资格,更没有那个威望。君不见刘玄德落魄时,如丧家之犬般惶惶,可身边却始终跟随一帮谋臣名将。名声,名声!在这年月,名声就是一个人的敲门砖啊!

    刘闯扪心自问,若现在投奔刘备会如何?

    思来结果,却让刘闯心中苦涩……哪怕是有麋家人可以做跳板,那刘备也未必会真正看重他。

    现在投奔刘备,为时尚早。

    刘备而今正风光无限,便投奔过去,也是锦上添花。

    倒不如等吕布驱赶走了刘备之后再去投奔,那就是雪中送炭,想来受到的待遇,也不会一样。

    只是,吕布会何时动手?

    刘闯搔搔头,最终发出一声幽幽叹息来……

    ++++++++++++++++++++++++++++++++++++++++++++++++++++++++++++++++++

    出淮yīn城后,刘闯有些闷闷不乐。

    裴绍和常胜倒是看出刘闯心情不好,但却猜不出其中缘由。

    不过,两人和刘闯原本就没有什么交情。裴绍之所以来,是看在朱亥的情面;而常胜,则是因为裴绍的缘故而来,在此前甚至没有见过刘闯,更不要说交情。所以,只要刘闯平安无事返回朐县,两人的任务就算完成。至于刘闯的心情如何,说实话裴、常二人倒真不在意。

    回营的路上,正遇到麋涉。

    他原本做完了交易,收取了货物,正打算休息一下,明rì回转朐县。

    哪知道裴炜却匆匆赶来,告诉麋涉说,刘闯在城里遇到了麻烦。

    麋涉,本不想理睬。

    可刘闯毕竟是二老爷麋芳安排进来,又有三娘子麋缳的关系在里面,麋涉思忖片刻后,还是决定出手相助。

    至于帮到什么程度?

    麋涉没有考虑……正如刘闯所猜测的那样,步家虽说出了个淮yīn侯,却已是百年前的事情。百年之前,麋家还是个私盐贩子,而今已成为东海豪强。可步家呢?这百年之中,却没有出现一个杰出人物,早已经没落。哪怕麋家在名望上比不得步家,却也不是步家能够抗衡。

    刘闯是从麋家营地里走出去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麋家。

    麋涉很清楚,如今正是麋家崛起的关键。

    麋竺身为徐州别驾,深得刘使君所重。越是这种时候,麋家就越是要强硬,不能露出半点软弱。

    否则的话,麋竺的脸面便不太好看。

    正是怀着这样一种心思,麋涉赶来为刘闯解围。

    哪知道,在半路上就遇到了刘闯,让麋涉不由得有些吃惊。

    “大熊,你怎地在此?麻烦解决了?”

    刘闯张嘴想要解释,但话到嘴边,却突然改变了主意,笑呵呵道:“已经解决了!”

    麋涉脸sè一变,“你不会又杀人了吧。”

    说着话,他还上下打量刘闯三人,心里面顿时紧张起来。

    朐县大牢之中,刘闯以寡敌众,斩杀四名刺客;出狱之后,又在马场下狠手,轰杀了马场管事。

    两次杀人,无不显露出刘闯的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