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七章 人善被人欺(上)

第七章 人善被人欺(上)

    盐水滩鱼龙混杂,混乱不堪,朱亥想来也不是不知道。

    可是,在托付刘闯送东西的时候,他没有过多交代,只说让刘闯到了盐水滩后,找一个叫裴绍的人。

    这就说明,裴绍在盐水滩,绝非默默无闻之辈!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弄个不好就要混战。刘闯自然不害怕,却不得不顾虑麋缳的安全。

    眼前这一幕,他并不陌生。

    不就是后世常说的‘碰瓷’嘛……说来有趣,他前世没遇到过碰瓷,没成想重生一千八百多年之后,居然遇到了这种事情。他在一旁观察了一阵,发现围观的人虽然不少,可真正叫嚷的也就是那四五个人。别看只四五个人,打起来的话,刘闯并不在意,但却会惹来麻烦。

    这几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常年混迹盐水滩的泼皮。

    或许他们混的并不算好,人头也不太熟。但若真的打伤了他们,只怕盐水滩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裴绍,若再不出来,见了血可就要伤了和气。”

    刘闯一声沉喝,犹如巨雷炸响,周围乱糟糟的声音,顿时无影无踪。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闪身便到了麋涉身旁,探手一把从麋涉手里夺过缳首刀,刀尖朝上,倒执在手。

    集市上,一阵沉寂。

    麋缳心怦怦跳,小手紧紧抓着刘闯的衣袖,不过脸色倒还算正常。

    片刻后,就听人群外有人喝骂道:“哪个混帐东西唤老子名号,口气不小,倒要好生领教领教。”

    人群往两边一分,一个魁梧的大汉,带着两个布衣汉子便走过来。

    那大汉,身高在八尺开外,个头和刘闯相差不多。但体型比之刘闯,显得瘦许多,不过也算得上是虎背熊腰。他身穿一件淡青色短襟细腰窄袖襜褕,下身着一条黑袴,足蹬一双白底黑面的布靴。

    腰系大带,脖子上还系着一条黄色头巾。

    “让我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

    大汉走出来,便透着一股浓浓煞气。

    刘闯眼皮不由得一跳,从这大汉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和朱亥极为相似的气质,不过相比朱亥,那股杀气明显要弱了几分。

    “大熊……”

    麋缳在刘闯轻声道。

    麋家在朐县地位很高,不过对盐水滩的影响力,相对较小。

    若换做别的地方,说不得麋缳会亮出身份。可是在盐水滩,麋家的名号,有时候反而会变成累赘。

    麋缳是个很聪明的女子,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应该闭嘴。

    “小子,你是谁?唤老子作甚?”

    黄巾大汉,一口浓浓的青州口音,显然是个外来户。

    不过看周围人的态度,刘闯就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盐水滩一霸。否则的话,也不会他才出面,其他人便闭上了嘴巴。而且从他言语中,刘闯更能够感觉出来,这厮其实并无杀意。

    “你是裴绍?”

    “不错,正是你家裴老子。”

    刘闯道:“亥叔让我来给你送东西,东西就在车上,让人取走吧。”

    “你……便是刘闯?”

    “你知道我?”

    裴绍突然笑了,点点头,“自然知道,只是闻名不如见面,你看上去似乎和传闻有些不同。”

    “哦?”

    裴绍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

    他一摆手,身后两个大汉便迈步走上前,解开了车上的绳子,一人一口箱子,便扛在了肩上。

    “小子,东西我收下了……不过,这盐水滩有盐水滩的规矩。

    你撞伤了人,就要赔偿。我虽说与大兄相识,不过毕竟是在这里讨生活,所以也帮不得你。”

    刘闯眼角抽动一下,也笑了。

    “裴绍,我唤你来,并不是让你帮我,只是想你为我做个见证。”

    裴绍一怔,“如何做个见证?”

    “照你的说法,撞伤了人就要赔钱。

    只要我陪了钱,就算是全了这个道理……好,我赔钱可以,但是你必须为我做个见证,可好?免得我最后赔了钱,你们又不依不饶。坏了你盐水滩的规矩不说,伤了人可就有些不妙。”

    裴绍一双浓眉扭成一个川字,凝视刘闯半晌,便点头道:“好,我给你做见证。”

    “大熊……”

    “三娘子别怕,没什么大碍。”

    刘闯轻轻拍了拍麋缳的柔荑,便走到了那个被‘撞’伤的男子身边。

    “你想作甚?”

    伤者身旁的男子,横身拦住刘闯去路。

    刘闯笑道:“你别担心,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看看他的伤势。”

    “看什么看,腿断了!”

    狰狞男子大声道:“我这兄弟平rì里就是靠着与人跑腿为生,你断了他的腿,以后如何讨生活?”

    “那依你说,该怎么赔偿?”

    “这个……”狰狞男子眼中透出贪婪之色,看了一眼马车,又看了一眼麋缳手里的珍珠白马。不过他也知道,能牵着马,赶着车来盐水滩的人,这身家必然不差。只是讹点吃酒钱而已,若真把对方惹恼了,哪怕盐水滩为他撑腰,rì后恐怕也别想再盐水滩上再讨生活了。

    再说,眼前这胖子,似乎和裴绍认识。

    这裴绍来盐水滩的时间不算长,但拳脚硬,手底下更有一帮弟兄,显然是一群亡命之徒。他们在盐水滩摆了一家杂货行,说穿了就是贩卖一些违禁物品。平rì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如果真的惹了他们,那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当初曾有一个盐水滩的大哥,想要寻裴绍等人的麻烦。结果当天晚上,裴绍带着一帮人找上门,把那大哥全家杀得干净。

    尸体沉入盐水河,早就成了鱼虾的食物。

    从那之后,整个盐水滩都知道,裴绍这些人不好惹。

    罢了,还是见好就收……

    想到这里,这面目狰狞的汉子脸色一松,“我这兄弟的腿断了,只怕以后也难以做工。

    他一家老小,就靠他吃饭……这样吧,你拿一千钱出来,算是赔偿我兄弟,以后便不再追究。”

    “一千钱?”

    “要不,八百钱也可以。”

    “八百钱,好像有些多了,我最多给你五百钱。”

    汉子犹豫了一下,一咬牙道:“那就五百钱。”

    “大家可都听好了,他可是说了,他兄弟以后难以做工,我赔偿他五百钱,这件事就算了了。”

    围观众人,诧异不解。

    而刘闯则转身来到麋缳身旁,轻声道:“三娘子,与我五百钱。”

    他说的很直接,**裸向麋缳讨要。

    可不知为何,麋缳心里却是甜滋滋的,从腰间取出一个钱袋,递给刘闯,轻声道:“出门时没想到回来这里,所以只带了一千钱。笨熊,你真的要赔偿他吗?那个人,可能是在讹诈。”

    “放心吧,他讨不得便宜。”

    刘闯朝着麋缳憨憨一笑,便打开钱袋子,点了五百钱出来,走到那汉子身前。

    “点一下吧。”

    “这个……”

    “让你点就点,上好的五铢钱,可别少了。”

    那汉子心里面有一种不祥之感,但看着面前的五铢钱,却有些抵挡不住。

    清点清楚之后,他对刘闯道:“五百钱,不多不少……今天看着裴大兄的面子上,此事就这么算了吧。”

    裴绍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他正要开口,却见刘闯一把拉住了那汉子,“慢着,你先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