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章 麋缳,麋夫人?

第四章 麋缳,麋夫人?

    第四章麋缳,麋夫人?

    一抹淡淡的香气,萦绕在鼻端。

    那是少女处子特有的体香,虽不馥郁,但别有韵味。

    对刘闯而言,这香气即熟悉又陌生。陌生是因为,他从未闻到过这种体香;熟悉则因为,他而今这具身体,好像非常熟悉。香气逼近,刘闯本能做出反应,身体向旁边轻轻一闪,抬手就把来人抓住,脚下顺势一个拌蒜,就听得来人啊的发出一声惊呼,便朝地上栽下去。

    刘闯闪躲还击,是出于本能。

    不过当来人发出惊呼之后,身体的本能却让他不由自主的一个垫步,舒展猿臂,把来人拦腰搂住。

    “笨熊,你疯了!”

    温香软玉入怀,还没等刘闯来得及回味,就听到一个带着嗔怒之意的悦耳声音在耳边响起。

    低下头,刘闯这才看清楚怀俏佳人。

    看那模样大概十五岁,瓜子脸,柳叶眉,明眸皓齿,却是个俏佳人。

    此刻,俏佳人粉靥微红,撅着小嘴,露出一脸怒色。不过这生气的小模样,更是动人,令刘闯心里怦然一动。

    “缳小姐?”

    刘闯脱口便唤出了眼前少女的名字。

    不过,他可以肯定,他是头一次见这女孩儿,之所以能唤出她的名字,恐怕还是因为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所致。忙不迭把少女扶起来,刘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虽说历经两世,也经历过风花雪月。可不知为什么,当他看到这少女的时候,心里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悸动。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最大的理想便是能和眼前这少女在一起。

    刘闯咽了口唾沫,轻声道:“缳小姐,你没事儿吧。”

    缳小姐瞪了他一眼之后,恶狠狠道:“笨熊,今天怎地变得聪明了?以前我这样偷袭,你可是躲不过去的。”

    不是躲不过去,是原来的刘闯,不愿意躲闪。

    那纯纯的小处男最希望的就是眼前少女能开开心心,哪怕有的时候做一个小丑,也心甘情愿。

    刘闯呐呐,想着如何措辞回答。

    哪知道未等他开口,少女便道:“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许叫我缳小姐。”

    她好像突然觉察到了什么,向后退了一步,眼露出警惕之色,“笨熊,你今天好像不太正常?”

    “不正常?”

    刘闯一怔,低下头打量自己的装束,似乎并无失礼的地方。

    少女突然问道:“笨熊,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唤我什么?”

    “臭丫头!”

    刘闯再次不经思索,脱口而出。

    脑海,突然涌现出一幕画面:一个胖乎乎,看上去憨厚的童子,被同龄的伙伴们孤立。原因就是因为,这童子比同龄的孩子个子大,力气大,而且有些胆小。别人敢去河里抓蛇,可是童子却不敢。虽说都是一些小孩子,也会存在群体。一个看上去很高很壮,却胆小如鼠的孩子,自然不会受人待见。而那个胆小的童子,正是刘闯占居这具身体的原主人……

    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河边,童子偷偷落泪。

    这时候,却突然跑来一个少女,笑嘻嘻递给他一个果子。

    “臭丫头,才不要你可怜。”

    这是童年刘闯,和缳小姐的第一次相逢。

    缳小姐似乎在朐县很有地位,其他的孩子根本不敢招惹她。加之她聪明伶俐,而且有任侠之气,被所有的孩子尊为大姐头。缳小姐并没有责怪刘闯,反而把果子塞进刘闯的手里,拉着他跑到那群孩子当……从那以后,刘闯和缳小姐便成了朋友,慢慢长大,直至而今。

    对了,缳小姐姓麋。

    麋缳便是她的名字……

    麋缳?

    刘闯心里一动,看着眼前的少女,一时间竟痴了!

    反倒是麋缳听得刘闯说出正确答案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她见刘闯呆呆看着她,顿时脸一红,上前狠狠踢了刘闯一脚,疼的刘闯抱着腿在原地直蹦。

    麋缳,笑了。

    “笨熊,还以为你被妖魔附了身呢。

    哼,不过想想也是,若那个妖魔附了你这笨熊的身子,定然也会笨死……嘻嘻,不过你好像变厉害了哦。以前我这样偷袭你,你根本躲不掉,这次居然能躲过,看样子真是长进了。”

    麋缳张口笨熊,闭口笨熊,并没有让刘闯生气,反而心里涌出一股暖意。

    “缳……三娘子。”

    眼见麋缳眼睛一瞪,刘闯忙改了称呼。

    三娘子,是麋缳的另一个称呼。在朐县,几乎和刘闯一般大的同龄人,都习惯称呼麋缳做‘三娘子’。盖因麋缳家行三,而娘子这个称呼,除了彰显她出身不俗之外,更有敬重之意。

    麋缳也很喜欢这个称呼,若称呼她缳小姐,十有八会不高兴,但若唤一声‘三娘子’,却会让她心满意足。

    “你何时回来的?”

    刘闯记得,前几日麋缳似乎去了下邳。

    麋缳道:“还不是因为你,家里传信说,芽儿被你害死,两位哥哥很生气,便准备杀了你偿命。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所以便和两位哥哥说,先回来打探情况。谁想到刚一进城,就听人说你没事了……哼,却耽搁了我在下邳看好戏!你自己说,这件事该如何补偿我呢?”

    一副含怒带笑的嗔怪模样,更让麋缳平添了几分韵味。

    这小丫头发育的可真不错!

    刘闯目光从麋缳胸前那鼓囊囊的丰腴扫过,不由自主的伸出,挠了挠头,露出憨厚的笑容。

    “笑,就知道傻笑。”

    麋缳气呼呼又踢了刘闯一脚,不过并未用力。

    “不过笨熊,你真的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麋缳歪着头想了想,轻声道:“你刚才闪躲出手的时候,目光很冷……好像要杀了我一样。”

    说着,麋缳粉靥闪过一抹恐惧之色。

    不知为何,刘闯心里一痛,脱口而出道:“三娘子,我这辈子怎么也不会伤害你。”

    麋缳脸一红,哼了一声。

    只是当她转过脸的时候,眼却透着一抹甜蜜。

    “进了一回大牢,居然学会说好听话了……哼,这次便饶你一次,以后可要多小心些,莫得罪人,免得被人陷害。

    对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亥叔方才说,要我和他一起吃饭,我正要去衙门找他。”

    “亥叔?”

    麋缳那精致的小鼻子一皱,“可我刚才路过衙门时,看到亥叔带着人正要出城……听说是十里坡和羽山乡发生械斗,估计亥叔过去,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你去了衙门,也找不到他的。”

    十里坡和羽山,都属于朐山治下。

    也不知怎地,这两个地方的人,经常会发生械斗,据说是百年恩怨。往往一点小事,就会闹出一场大型械斗。不过,既然官府让朱亥带人前去解决,想来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

    毕竟朱亥在朐县以勇武而著称,颇有威望。

    有他出面,定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这样一来,刘闯却为难了。

    朱亥出城平息两乡械斗,这午饭又该如何解决?

    “笨熊,既然亥叔出城了,不如去看看我这次在下邳得来的礼物?”

    “礼物?”

    麋缳顿时来了精神,拉着刘闯的手便走。

    一边走,麋缳一边道:“笨熊,下次再去下邳,你也一起过去。

    下邳真的好热闹,有许多好玩的事务。对了,这次我随大兄去下邳,你猜我见到了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