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章 老罴出囚笼(下)

第三章 老罴出囚笼(下)

    第三章老罴出囚笼(下)

    正月初五,阳光明媚。

    刘闯的家就在朐县城西,位置相对较高。

    那是一个独门小院,夯土筑城的院墙并不算太高,只到刘闯胸口的高度。

    站在院子外,小院一览无余。

    靠着门口,有一棵一人多高的柳树,枝桠从院子里探出来,柳条低垂,随风摇曳。时值初春,东海的气温还有些潮冷,不过在那些柳枝上,已经出现了一抹嫩绿色,透着盎然生机。

    院子里一南一北有两幢小屋。

    南面一幢,共两间房舍,是刘闯和他叔父刘勇居住的地方。

    而北面那幢小屋,则是朱亥的住处。当初朱亥决定在朐县定居,刘勇便提议,两家住在一起。

    朱亥也没有推辞,便答应下来。

    随后他出钱在院子的北面空地上盖起了一座小屋,屋顶用白色茅草铺盖,并没有使用太多砖瓦。毕竟在这个时代,砖瓦都属于富贵人家才会使用的东西。对于普通人而言,成本的确是有些高了……朱亥搬进来以后,着实让刘闯感觉热闹不少。原来他和刘勇住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冷清。刘勇不擅言辞,话也很少,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和朱亥截然不同。

    看着这绿柳下的独门小院,刘闯有些紧张。

    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柴门,随着朱亥一同走进院子。

    “衣服就放在榻上,水也烧热,还放了柚子叶。

    一会儿自己清洗一下,把这晦气洗掉……。”

    朱亥把事情交代完毕,就匆匆走了。

    毕竟身在公门,哪怕他身为贼曹,也要遵守规矩。

    再者说了,没弄清楚是谁陷害刘闯,朱亥这心里总归不太安生。这次事情发生太过突然,若不是他提前返回,弄不好刘闯还会遇到更多麻烦。至少在短时间内,刘闯不太可能出狱。过几日刘勇就要回来,若被他知道刘闯受了委屈,少不得那个老实人,也会发雷霆之怒。

    朱亥出门后,刘闯一个人在庭院站立片刻,便迈步走进屋里。

    朐县靠着大海,空气潮湿。

    所以在建造房舍的时候,人们会习惯性把地榻撑起来,离地较高,以防止风邪入体。刘闯家里的地榻,也是如此,高出地面足足半米距离。地板使用朐山特产的毛竹制成,成本不是很高。上面会铺上一层草编床榻,有些类似于后世某岛国的榻榻米,不过制作不太精良。

    地榻上,铺着被褥,一旁还摆放着一张两人合抱的木桩,权作桌子。

    这可是原汁原味的东汉建筑格局,透着一股子浓浓的古朴之意。刘闯赤足走上地榻,看到木桩子上放着一身干净的衣服,心里又是一暖。朱亥这人,看似五大三粗,却是个极为心细的人。刘闯站在铜镜前,把头上的幞头取下,看着铜镜那有些模糊的影响,突然笑了。

    不管怎样,至少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

    等叔父刘勇回来之后,在和他商量投奔刘备的事情,日后飞黄腾达,就在此一搏。

    相信凭借自己叔侄的本事,再加上自己对于历史的预知,一定可以在刘备帐下,混出个样子。

    初临异世的紧张心情,随着这些天已渐渐消失。

    刘闯在一旁厢房里的木桶洗了个热水澡,而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襜褕,神清气爽站在铜镜前梳理头发。

    铜镜的少年,有一张胖乎乎的圆脸。

    笑起来时,眼睛会眯成一条线,使得他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憨厚和淳朴的气质。

    这身体,有二百多斤的重量吧!

    刘闯朝着镜的自己微微一笑,把头发擦干,而后挽了个庶人髻,并用幞头把头发扎好。

    算不得英俊,却别有一种和善的感受。

    刘闯又整理了一下衣衫,蹬上木屐刚准备出门,目光却在不经意间落在了一件放在屋角的事物上。那是一根棍子,大约有三米长短,静静靠在屋子的角落。棍子的直径,应该在6厘米左右,正好能被刘闯手掌一握。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促使刘闯上前,把棍子拿在手。

    好沉!

    棍子入手,刘闯心里就是一惊。

    他的气力可不算小,四五十斤的镣铐挂在身上,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可这根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棍子,却沉甸甸有些压手。也就是说,这根棍子的份量,至少百斤出头。把棍子横在身前,身体本能的有了反应,一脚在前,一脚在后,而后把那根棍子在手里一顺,用尽腰腹之力,奋力一振……嗡,就听棍子发出一声闷响,鼓出一道罡风。

    这应该是他平日练武时所用的器具!

    可这么长的棍子,又是练什么招数?

    刘闯这心里不免感到疑惑,因为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他有练过什么棍术。

    记忆里,似乎除了那套龙蛇变的功夫之外,叔父刘勇就没有传授过其他的功夫。除了抖杆练劲之外,好像也只有朱亥传授过他一些拳脚和兵器的功夫。不过,朱亥传授给他的功夫,多以刀斧为主。院子里有一支十斤重的大斧,就是朱亥传授他武艺时,所使用的兵器。

    可是,手这根大棍,应该不太简单……

    这棍子应该是什么稀有木料制成,浸泡过桐油,上面裹了披麻灰,更刷了大漆。看样子,自己应该经常用它,否则也不会产生如此熟悉的感受。若只是普通的棍子,不会有如此繁琐的工序。刘闯拿着大棍,依照记忆的练法抖了十几下,便感觉全身发热,气息随之加重。

    矟?矛?亦或者是枪?

    刘闯心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把大棍靠墙放好。

    刘勇既然做出这种器械,想来必有用处……只是时机不到,所以才没有告诉刘闯其真相。

    神秘的引导术,威力惊人的龙蛇变,以及这根奇怪的大棍。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昭示一件事,那个刘闯重生以来,至今未曾见过的叔父,似乎也不是个普通人!

    想到这里,刘闯心里不由得暗自苦笑。

    自己重生一回,却好像坠入迷雾之。自身的古怪且先不说,但只是那神秘的阙天子后人,也是扑朔迷离。看起来,自己这周遭还有很多秘密,便是朱亥叔父,似乎也有一些故事。

    不过,刘闯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恐惧。

    相反周遭这种种迷雾,让他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受。

    越是神秘,就越是不简单;越是不简单,岂不是说明未来的日子,也会是精彩纷呈,不会太过无聊。

    前世,已经过够了那种平淡的生活。

    如今,不管怎样也要搏一回,活他一个精彩出来……

    刘闯深吸一口气,迈步走出了房门。

    屋外,阳光明媚,也预示着一个好天气……朱亥临走前,让刘闯安顿好了之后,去衙门找他,一起吃饭。看看日头,也差不多快到饭点儿,这时候出门,正好能赶上和朱亥去吃饭。

    他出了院门,回身正准备合上柴扉。

    就在这时,从旁边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朝着刘闯便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