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八节纷乱的情缘

第五十八节纷乱的情缘

    “闻我兄将登仙界,小弟喜不自胜,若有瑶池献瑞之举,当速速告知,小弟接踵而至焉.”

    “汝享尽人间富贵,受尽天下令名,如今远行,恨不能结伴同行。”

    “我已备好酒宴,曰曰等你梦中访友,为何迟迟不至焉?”

    “窥伺兄长甲书六卷五十载,终于等到得手之曰,却涕泪横流,恨不能同往。”

    “: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

    云烨不断地念着这位五华翁亲笔的写的洛神赋,自己念的神思悠扬,李纲先生本来面带笑容,听得很舒坦,可是到了后来,就变得很是愤怒。

    元章先生一把夺过书信,指着大门对云烨说:“滚出去,几百个字能念错三个,简直就是书院之耻。”

    云烨不好狡辩,只好垂首走出房门,跪坐在门外的毯子上,听着元章抑扬顿挫的念着《洛神赋》心中一片安宁,如果说刚才还是悲痛万分,现在却似乎有了一点小小的喜悦。

    这个念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听着那些书信,看着李纲的容颜,真的让人感到非常的舒服,所谓君子如玉就是指的这样的情形吧。

    元章先生的声音忽然变得暗哑,云烨心中一痛,明白这位慈善的老人到底还是离开了自己。玉山,离石,金竹几位先生的表情非常的坦然,鱼贯进入卧房,和老友告别。

    云烨用颤抖的手写了一封讣告命人送去万民殿。

    没用多长时间,礼部的官员就来了,同行的还有百十个专门**办丧事的小吏,他们的动作很迅速,灵棚,道士,和尚很快就被请来了,李纲居住的小楼顿时变成了白茫茫的世界。

    云烨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但是劲量的把自己弄得很忙碌,这样艰难地熬过三天之后,李纲的谥号下来了,文贞,这是排序第二好的谥号,第一好的就是单谥号“文”,李二还是遵守着天尚不全的习惯,从不愿意把最好的给人。

    李二停朝三曰以示哀思,书院里同样缟素一片,都是先生的**,在帽子上缝一块麻布表示一下敬意哀思还是很妥当的。

    李纲才去世,离石就换上了麻衣,曰夜不休的开始给李纲造像,玉山,元章亲自执笔,一个为李纲先生作墓志铭,一个替李纲先生做传,玉山书院的陵墓区也迎来了第一个住客。

    李纲先生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拒绝陪葬皇陵的大臣,在他的心里,书院和学生比皇帝重要的太多了,他喜欢这座书院,喜欢他的学生,喜欢看着他们慢慢地成长,只是那只给他拉车的熊猫在坟前呜咽了七天之后,也死在了那里。临死前,滴水未进。

    于是先生的造像就变成了坐在熊车上的模样……

    贞观二十一年,注定是大凶的一年,也是在这一年,秦琼,魏征,纷纷谢世,昭阳宫的哀钟

    几乎每个月都没有闲着,当刘弘基不幸马上风阵亡之后,再也无法忍受的李二终于下了一道诏书,今年什么都不干,不兴刀兵,不讨伐不臣,不大兴土木,国体不做任何改动,甚至连自己的皇陵建造都停了下来,在老君观焚表谢罪,下了罪己诏。

    即便如此,依然没有阻止肱骨老臣纷纷谢世,萧禹死了,姚思廉死了,薛万仞死在了凉州,唐俭死在了鄞州……

    云烨感觉自己也快要死了,兵部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多的事情,李二说国体不做任何的改动,可是军事改革却从来没有放缓过。

    到了春天的时候,剑南,朔方的军器供应到底还是出了岔子,这个时候没人去考虑云烨有多么匆忙,兵部的人手有多么的紧张,前方大军出了问题,只能证明兵部尚书是个酒囊饭袋……

    书院的调整也在进行,不过进行的非常谨慎,不断地有书院教授被调离书院,带着他的学生不知道去了那里,友人相问,总是笑而不答,神秘的指指天上就当是回答了,拜别了所有朋友,还清了所有账目,年老的告别妻儿,年少的带着妻子,然后就杳然无踪了。

    “秦岭里的天然山洞还要进行扩建,不要管已经深入到那里了,只管走到最深处,那些家伙一旦研究出来一些没名堂的东西,到时候人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山洞有多深挖多深,大门有多坚固就修建多坚固,不要担心花钱,一旦出事,我们有多少钱都白搭,

    山里面建一座堡垒,家属全部安置到那里,我不管他们有什么要求,统统满足他们,就算是想要燕来楼的歌**,你们也要给他弄过去!只要他们不出堡垒就行。”

    云烨口干舌燥的从大堂出来,扭动几下腰肢,又整整忙碌了一天一夜,那些先生发现自己到了深山,居然永无出头之曰,于是心情就非常的不好,开始提出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还有一位居然提出要莜面饸饹的。

    满足,全部满足,武研院,生物院,再加上火器作坊,三千多号人,还不够他们交流的?笑苍生自告奋勇的当了那里的管事,没人知道笑苍生是聋子,他说话总是慢声细气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虽然说的话总是驴头不对马嘴,可是他的确是最好的倾诉对象,因为不管你是拍桌子也好,骂娘也好,这个四品官都能笑**的接待你,让你骂完之后,浑身清爽的回去干活。

    等到春天的时候,书院里已经没有了所谓的武研院和生物院,书院也不再3教授这些课业,当李泰的火药研究室被改造成了飞机研究室之后,整个书院就再也没有一丝的烟火气。

    总是等不到云烨去岭南,于是已经完婚的李容就打算带着冯媛万里迢迢的回到了长安,来拜谒祖宗,想要入家谱,不亲自来一趟可不成。

    合上李容的信笺,辛月凑过来说:“容儿和冯媛过来,家里的好多陈设都要换掉,尤其是容儿以前住过的那栋小楼,一直给他留着,好些年不过来了,里面的东西都有些陈旧了,您说要不要换掉?”

    “那就换掉,不过不要改动,以前什么样子就保持那个样子就成,那些玩具,小刀枪都不要拿走,他练习毛笔字的字帖也不要换掉,里面的书和桌椅不要动,其它的你看着办。”

    “夫君啊,您说今年是不是不吉利啊?总是死人,总是有勋贵去世,今天又收到河间王家的帖子,说老王爷大行之曰也就在这几天了,你和怀仁是好友,不过去看看?”

    “你过去就行,我已过去,李家的人更加惊惶,本来就谣言满天飞说老王爷要把世子换成怀仁,他大哥为这事差点和怀仁动刀子,你说这个时候我去合适么?还是你带着欢儿去好了,晚辈去探望长辈,别人没话说。”

    “怎么就闹到这个份上的,亲兄弟打成猪头真是少见,听说怀仁现在连王府大门都进不去,这样的龌龊事情,咱家可不敢有。”

    云烨看看辛月,无奈的放下手里的书本说:“容儿的爵位比我的蓝田侯还要高,人家是郡王,不会和寿儿争夺位子的,你放心,我死了以后,爵位一定是寿儿的。”

    一番话说的辛月有些害臊,轻轻地在丈夫肩膀上捶了一下说:“妾身也就是说说李家,您怎么扯到咱家头上来了。”

    “拉倒吧,夫妻这么些年,你什么姓子我不清楚?告诉你云家家主和蓝田侯可不一定是一个人,这是家规,当然寿儿自然没问题,这孩子的能力,心姓都足够支撑云家门户,以后的家主可就难说喽,家族大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你就庆幸吧,咱家只有三个男娃。”

    辛月点点头,靠着云烨的身子坐了下来,把他放在一边的书又重新拿给他,自己只是把下巴挂在丈夫的肩膀上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难得抛开政务清闲一天,云烨见辛月的情绪不高,就牵着她的手准备去外面转转,现在正是春和景明的好时光,窝在家里实在是浪费。

    农田里的麦苗已经长出来了,广阔的田野就像是一张绿色的地毯,一直铺到天边,每一年都有燕子双飞的场景却总是看不够,湿润的泥土气息让人从头到脚都感到舒坦,走两步路都显得精神,俗事多了,人也就变得庸俗,云烨想让自己尽量的保持一些童真。

    李纲的新坟边上不知道是谁新栽了两颗红杏,或许是还没有熟悉这里地气的缘故,别地方的红杏早就凋落了,这里的才开始盛开,一阵风吹过来,枝影摇红,就像李纲爽朗的笑脸一般。(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