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二节结党

    少年时的梦想,在沉淀和修改了十五年之后就变成了可以付诸行动的计划,帝国是李家的,同时也是所有勋贵的,每一个人都有将他变得更好的责任。

    尸位其上其实才是勋贵最大的敌人,人一旦没了前进的动力,再活一百年也和一天区别不大,李承乾的这次行动其实就是在告诉他的父亲,你不可能永远的坐在那个位置上不动,即使你再喜欢也不成!

    这一点云烨非常的赞同,没人喜欢一个有老虎的霸气兼具狐狸的智慧于一身的皇帝,就算你把国家治理的再好也不行,时间太久,皇帝容易变成神,而神的旨意是不容凡人违背的。

    你站在九天之上电闪雷鸣的劈劈云彩,劈劈那些长得太高的树可以,但是你不能站在平地上,近距离的把雷电披在我家的猪身上这样会引起不满的。

    “在未来的年月里,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内政,加强中央对地方的统治,发展民生,开发江南,修筑道路,整体开启民智,诸君可赞同?”

    “同意!”

    “既然要做事我们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开始为我们的时代做好奠基,并且为之做好牺牲的准备,诸君可赞同?”

    “同意!”

    “不同意!”

    五个人都把目光盯在那个说不同意的人身上,也就是盯在云烨的身上。

    “不同意!”云烨再一次申明了自己的看法。

    “别这么看我,做事可以,但是休想我把性命搭在里面,我爱这个国家,也爱你们,但是性命不给!绝对不给,这和信仰无关。和节气无关,也和胆量无关。

    云烨出生入死的作战,云烨出生入死的进谏。其实都有一个前题,那就是在保存性命的情况下才会去做。我不会把性命交给自己的理想,也不会把性命交给一些伟大的口号,能让我彻底交出性命的只有妻儿老小。

    说实话,我已经对朝堂厌倦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因为承乾你还没有登基,我早就跑的远远的了,相比在朝堂里整天面对公文。更喜欢去大海边捉螃蟹,田地里种麦子,和乡农靠在墙根吹牛皮也比听那些勾心斗角的话舒坦。

    所以,在你们打算彻底的结成利益同盟的时候。不要把我算进去,我将来注定是要回家种地的,而且对你们还有一个警告,不要轻易的结盟,否则到时候痛苦地只会是你们。

    你们不知道利益的力量有多大。他有时候会席卷着你去做一些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承乾!别结党,只要你开了这个先例,马上就会有人效仿,因为能对付党派的只有另外一个党派。

    只要起了党争。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时候,那时候你就什么事都不必做了,因为你的敌人就是你的臣子,就是你的兄弟,这样的敌人可比什么大食人,吐蕃人强大的太多了,到时候你们如何自处?只要杀兄弟杀臣子的第一刀砍了下去,日后你将有无数次挥刀的机会。

    所以啊,我不加入,我去放马都不加入,说句杀千刀的话,你父亲就是因为有了天策府才会有那些让他痛彻心扉的往事,仁者无敌啊,以前我根本就看不起这些陈腐的书本里的废话,但是现在我发现,真正愚蠢无知的人是我。”

    云烨说完这些话,就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仰面朝天的躺在稻草上,把自己的双脚放在阳光里晒着,这样能起到泡脚的作用。

    李承乾神色不变,继续问道:“ 我们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开始为我们的时代做好奠基,并且为之做好牺牲的准备,诸君可赞同?”

    “同意!”这一次没有了杂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诉求,云家的诉求就是与世无争,但是其余的人不行,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他们把自己的利益和李承乾的利益挂勾。

    都是成年人,这里的每一个人的意志都坚强无比,根本就不会因为谁的几句话就改变自己的想法,云烨也不指望自己的这几句话能改变谁的主意,只是作为兄弟如果不说实话,将来一定会非常的后悔,云家的权势和底蕴已经打成,要求太多只会带来灾难,急流勇退谓之知机。

    剩下的事情就是他们五个在商量,虽然他们竭力的大声说话,想让云烨听见,但是云烨却充耳不闻,太阳晒得舒服,不一会就响起了鼾声……

    他们五个人现在就像是连体人,自从六个人挤到一个牢房里之后,他们早晨锻炼的时候会交谈,中午吃饭的时候会交谈,晚上熄灯之后还会交谈,一个个的连起码的保密意识都没有,当着云烨的面就开始规划最坏的结果出现后,自己如何应对。

    就在云烨忍无可忍,准备让狱卒把自己一个人关到一间牢房的时候,大牢里面终于来人了。宗正卿那张死人脸,皮笑肉不笑的宣读了皇帝的旨意,也就是最终的处罚决定。

    李承乾的千人的卫队减少到三百人,李泰的亲王俸禄被罚没了三年,云烨的兵部尚书和蓝田侯的禄米也被罚没了三年,不过自己好像也没领过几年大唐的俸禄。

    胡子拉碴的回到家里,每个老婆都扑上来哭一鼻子,这让他有点后悔娶这么多的老婆,痛快的在小苗和铃铛的伺候下洗了一个澡,洗的时间有点长,好像还干了点别的,所以当他躺在躺椅上,等着辛月拿剃刀给自己修面的时候,看见明晃晃的剃刀有点担心。

    辛月到底没有谋杀亲夫,手底下干净利落的帮着丈夫修完了脸,然后苦着脸对云烨说:“夫君啊,这一回又是怎么一回事啊,您是大半夜的被红翎急使喊走的,怎么就会跑到皇宫里抢女人去了,还死伤了一片,妾身把您带去的护卫数了三遍也没见少了谁,前些日子您心情不好妾身不敢问,现在云过日出的,您总要告诉妾身啊。”

    十几天没沾女人,虽然刚才的活动量有点大,但是云烨一看到辛月低低的领口,还是忍不住把手探了进去。

    “别问了,你只要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很凶险,皇帝差点完蛋,太子差点完蛋就行了,至于我背着一个臭名声这是好事,至少对你来说是好事,一个见不得美女的淫棍,谁家的女子见了你夫君敢不躲着走,皇宫里都能色胆包天的抢人,换到外面还不得就地正法。”

    辛月红着面孔拍打一下云烨在她胸口乱动的手说:“老夫老妻的谁不知道谁,有本事你现在就将妾身就地正法给我看看?刚才已经正法了两个,妾身只担心您这个刽子手后力不济。”

    这就怒了,这话只要是个男人就不能忍,打横将辛月抱了起来踹开卧室的门就走了进去……

    大清早的不起床,腰骨只要一动弹就会咔咔的响,妻妾们捂着嘴偷偷笑,云烨却在暗自庆幸,幸好那日暮去了三原县接收云家的新庄子。要不然一条老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俸禄被罚没了,但是长孙却把三原县的一处专门产稻米的庄子给了云家大小姐,说是给闺女添嫁妆,所以那一大一小两个财迷在见到云烨平安回来之后,亲昵了一阵子就套上马车直接去了三原县看自己的财产。

    小苗手上有劲,按摩起来最是舒坦,被她从头到脚的按摩了一遍云烨立刻就感到自己精神焕发,不过小苗在按摩脚底板的时候,可能那里不对,云烨的目光又习惯性的从小苗张开的领口看了下去,还没看几眼呢,就被辛月一巴掌打醒了。

    “昨天您回来高兴,胡闹一天也就是了,怎么现在还是这副死德性,还要不要命了。”

    小苗咯咯的笑着说:“姐姐,刚才我给夫君按了足心,催动了肾气,所以才会变得色眯眯的。可好玩了,刚才夫君一直往我的领口里看。”

    辛月骂了句死丫头,转手就给小苗一巴掌,然后才对云烨说:“夫君啊,您的一个学生跪在门口求见。”

    云烨的笑脸一瞬间就没了,对辛月说:“你让管家出去说,我从来没有教过自己的学生,这个世上有什么长生不老之术,所以,从今后他也不再是我的学生。”

    辛月见夫君的脸色很差,点点头就出去了,小苗把身子坐到云烨的腿上小声地问:“谁啊?”

    “王玄策!一个有着很高才华的人,一个能独自一人灭掉一个国家的人,也是一个能说服刚刚大败而还的松赞干布借兵给他的人。”

    “那您为何这样的不待见他?”

    “因为那个人的心坏了,既然他的心坏了,这个人也就废了,即使有天大的才华,也不能再用了,不择手段的聪明人,用起来非常的危险。”

    小苗懵懂的点点头,将自己的领口悄悄地拉开,小声的对云烨说:“您看看,是不是变大了一些?”

    王玄策听完老钱的传话,沮丧的朝云家大门拜了一拜,然后起身,他还有很远的路要赶,此去黔中道的炎州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ps:

    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