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二节云家一日游

第三十二节云家一日游

    以小概偏,以偏概全,整个问题充满了疑惑,李二思考问题从来是宏观的,而不是微观的,现在一瞬间接触到细致的东西,弄得皇帝很没有自信。

    一位自诩盖世明君的皇帝突然遇上老农说自家的实际问题,并且马上要皇帝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这根本就是在欺负皇帝这个英明的乡巴佬,如果把这个问题交到县主簿手上,他会拿大嘴巴抽老汉,然后粗暴地让卖果干的掏两个银币来给他,一个银币用来雇壮汉,一个用来自己喝酒,屁事都没有,也只有李二才会把这件事情联想到自己的政策上去,才会生出危机感。

    看到李二恍然大悟的样子,云烨陪着笑容,心底里其实很想揍小武一顿,这个臭丫头,都为人母亲了,怎么还是这样一幅性子?看到自己受皇家欺负,就下死手把皇帝往死里坑。

    这是一定是找不到证据的,臭丫头既然能跑去三原县自己的田地里去春忙,就绝对不会给人抓住狐狸尾巴,云烨的猜测也是按照性情来推测的,先假定罪魁祸首是小武,然后再倒着推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见到老帅们打招呼都费劲,一律的都是尚书,因为这是最高的官衔,有皇帝在的时候只能这样称呼,所以云家的大厅里坐了三四位兵部尚书,云烨这个兵部尚书还要负责端茶倒水。

    都是老熟人,知道他们吃饭的习惯,李二直接就是一老碗臊子面。皇帝也是关中人,不吃面吃什么,山珍海味的每天都吃,就算是神仙都扛不住。

    一小碟子咸韭菜,两瓣糖蒜,清清爽爽的拌了一碟子刚刚掐的鲜豆苗,上面只有蒜蓉和姜末,浇上醋拿素油一泼。闻着都有食欲。

    牛进达,李靖,魏征这些喜欢吃面的人都是这样一份饭食,饭食里面最精致的要算是李纲的饭食,老人家的肠胃不好,粥一类的东西最好克化,不加糖的银耳莲子粥只有一小盅。餐前还有几片水果,杜如晦他们喜欢吃米,三两样精致的小菜配上一碗雪白的米饭,浇上特制的肉酱,就让几个老头子吃的大呼过瘾。

    李二西里呼噜的吃完了一大碗面条,把碗撂在桌子上担忧的看着李纲一点点的喝粥就皱着眉头说:“先生的身体还是没有调养好啊,朕现在依然能够食肉三斤。饭食一斗,上马舞槊还能坚持半个时辰,您每顿饭只吃这么一点,可怎么行啊。”

    李纲擦擦嘴,放下吃了半盅的银耳粥苦笑着说:“陛下有所不知,老臣早在数年前就该离开人世作逍遥游,只是舍不得我大唐日益的繁荣,总想多看两眼,日后去了地下也能和老友多说说我们的功业。

    如今老夫的头发已经脱落,牙齿也逐一离我而去。想必远行的日子已经临近了,陛下,老臣今日向陛下求一个恩典,不知当说不当说。”

    “老爱卿有何要求,尽管道来,朕无不应允。”李二说的很干脆。

    “老臣先谢过陛下,老夫一生所求者不外乎教书育人,说来惭愧。隋炀帝和息王都是出自老夫门下,他们一个残暴,一个无孝悌,老夫未能尽到为师的职责。这是老夫一生的遗憾。

    所以老臣只求陛下在老臣死后,不要上谥号,不要下诏谕,更不要明发天下,以五品官的规格下葬就好,因为老臣在我大唐任的第一个官位,就是五品官。碑面上除了李纲二字,余者一概不要,陛下更不可因为老臣的去世而停朝以示哀悼。

    春荣秋枯,乃是人之伦常,能占用书院的一角之地容身,已是上天给老臣最大的恩赐了,还请陛下一定要恩准老臣的要求。”

    谁都没想到李纲会在这里就谈及自己后事,李二沉默了片刻郑重的说:“隋炀帝乃是自取灭亡,息王更是如此,此二人教育的失败岂能冠在先生头上,如果这也是人生的污点,朕就会体无完肤,玉山书院如今是何等的兴盛,称之为千秋万世的功业亦无不可。

    先生万万不可妄自菲薄,按照您对我大唐的贡献,身后无论有怎样的哀荣都不过份。不过先生既然有此要求,朕准了就是。”

    李纲哈哈一笑朝四周做了一个团团揖道:“老夫在进入书院之初,就从云家弄了数坛子好酒,就埋在书院的那棵古松下面,一旦老夫远行,诸位一定要记得把他挖出来喝掉以示庆贺,一坛子酒就献给陛下,如果感到烦闷或者迷惑的时候,就饮上一口,或许能解开你的心结。”

    李二躬身谢道:“谢长者赐!”

    相比于男人们的沉闷长孙在云家就过得如鱼得水,躲在后宅和辛月以及特意请过来陪客的程夫人,牛夫人在狠狠的吃了一顿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就一头扎进了云家的香料作坊里玩耍。

    称心如今已是香料制作和刺绣的大师级人物,他的刺绣在长安有价无市,同样的,他配置的香水也是价比黄金,素有寸金寸香之说。

    云香就是他的徒弟,小姑娘很小的时候就迷恋这件事,所以云烨从来不去阻止,只想任其自然,这个世界上任何一门手艺钻研到精深处,谁说不是一种出息呢?

    长孙和程夫人今天打算弄出一种适合自己的香水,酒精灯蓝色的火苗舔舐着玻璃器具,所以各种各样的玻璃瓶子就在称心的指导下开始翻滚或者开始沸腾。

    “娘娘,沉香的香味非常的尖锐,所以我们在闻到沉香味的时候,是一丝丝,一缕缕的闻到的,而且会直接钻入脑际,乃是香味中的王者,兼之行气止痛、温中止呕、纳气平喘的功效以及调中平肝作用,奴婢斗胆请娘娘用沉香熏衣。”

    长孙和李二像绝了,越是别人推荐的,他们就越是有抗拒心理,听称心这么说,长孙偏偏放下手中的沉香,反手拿起一块龙涎香,这就要放到鼻子上去闻。

    称心不敢阻拦,辛月连忙道:“娘娘 ,龙涎香在没有经过炮制之前,是臭的,这东西必须请专门的工匠来操作,我们侍弄不好的。”

    长孙听了之后立刻就笑了起来,指指龙涎香示意就是它了,她喜欢所有带龙字的东西,更何况龙涎香乃是最名贵的香料,长孙还是知道的。

    听了长孙的这个要求,称心立刻跪下来说:“娘娘龙涎香的性子太燥,加之还有催情之效,单一的香味并不是很好闻,奴婢一向是拿龙涎香来做定香药剂来用的,从来不敢拿他单独成香,娘娘既然要用,奴婢冒死也要说明其中的利害。”

    长孙斜着眼睛看了辛月一眼道:“你家的仆人还真是帮着主家说话,怎么调教的?”

    辛月笑的很得意,一边陪着皇后继续挑香料,一边小声的说:“从来没有特意去调教过谁,这些都是自发的,我家老爷天生就是一个软性子,待谁都好,那些人的心也不是铁石做的,自然也会对云家好,直到现在啊,云家还没有发现那个下人真正做出不好的事情来。”

    “ 您一会该去看看魔姬夫人,妾身就不明白了,明明五十岁的人了,她的身材还是那么好,让妾身都有些嫉妒。”程夫人挑选好了香料拿给了称心,走到长孙身边悄悄地说了一句。

    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美丽的,所以长孙也匆匆的挑好了香料,让称心务必在她离开之前做好,然后就和程夫人,牛夫人一起去了魔姬夫人那里。

    按理说魔姬夫人乃是李渊的宠妃,见了长孙不必施礼的,但是魔姬却没有显出那样的高傲姿态来,反而盈盈下拜,恭迎长孙的到来,这样做就说明她已经完全抛开了往日的恩怨,可是为自己活人。

    长孙也非常满意这一点,皇家造的孽能少一点还是少一点的好。

    云暮和程花花正在一间很大的屋子里穿着薄薄的小衣在锻炼锻炼自己的腰肢,程夫人很不客气的轰走了云暮和花花,也把外面房间里的胡姬一起撵走。

    诺大的一座房间里只有魔姬和辛月,以及皇后和牛夫人,再加上自己,程夫人冲着辛月努努嘴,辛月就去了一间屋子里也换上了一件小衣,并且从那里拿出来三件崭新的小衣,准备请皇后和程夫人,牛夫人换上。

    皇后赞赏的看着辛月穿着小衣显得凸凹有致的身材,想要摇头,自己穿这样的衣服会被人笑话的。

    程夫人,牛夫人可不是头一回来云家的练功房,接过辛月拿来的小衣就去了小房间换衣服,不一会就出来了,等到魔姬换好衣服出来之后,长孙立刻就觉得自己也该换上……

    等到晚宴开始的时候李二瞅着容光焕发的长孙奇怪的说:“皇后今天精神很好啊!”

    长孙挠挠下巴遗憾地说:“咱们皇家的宝贝怎么就全部涌到云家来了,无舌是这样,那个魔姬也是那样,看着都是不起眼的人物,可是没一个简单的,妾身今日学会了一套类似五禽戏一样的功法,练得好了,几乎是妇人的恩物。

    陛下,您说云家还从皇宫弄走了什么好东西?”

    ps:

    第一节,求票,求票,被爆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