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六节烦躁,烦躁!

第十六节烦躁,烦躁!

    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些对云烨不应对,不理睬,不解释自己疑问的言官终于在上元节爆发了,因为他们只能在这个节日里见到不出家门的云烨。

    这是非常犯忌讳的事情,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在年节上给别人找不痛快,哪怕是言官也会等过完年之后才会挑刺,这一次,他们忍不住了,听说云烨过完年就打算去岳州住一段时间,等他从岳州回来,很多事情就已经事过境迁,那个时候再找云烨的麻烦就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了,怎么可能让云烨犯下这么多的错误之后逃之夭夭?

    “云侯,我听说一些小儿辈今日要拿你作伐,不知你可曾有应对之法?”魏征回来了,他就坐在云烨的上首,老家伙最近被自己的手下攻击的体无完肤,现在还有心情开云烨的玩笑。

    “您老人家不是都挺过来了?我有什么挺不过去的,一会我掀桌子的时候,您往后靠靠,免得汤水溅到您的新衣上。“”你打算暴怒之后,掀了桌子就离开皇宫,按照礼制,你至少会被扣掉三年的俸禄,官降一级的,然后……”

    “然后我就坐上快船赶到岳州去,专门在自家的宅子里享清福,不出来了,你看,人家已经来了,只要他敢站在我面前说我半个不字,我就把整桌宴席扔到他身上去。“

    魏征点点头,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身子往后缩一缩,还拿了一块大布巾子以防不测,云烨这样的手法叫做耍无赖,这在朝堂上经常使用,一旦这一手被使用出来,对手的弹劾罪名立刻就会变成君前失仪这一条。而这位弹劾的御史也会成为笑柄。

    房玄龄挠着头看着在底下切切私语的御史对杜如晦说:“看样子你也少不了被弹劾啊,你看,好些人在朝你指指点点。云烨打算掀桌子,你打算怎么办?”

    “接着掀桌子,这法子不错,云烨能用。老夫为何不能用?今日乃是上元佳节,他们要找老夫的不痛快,老夫为何要让他们痛快,反正我的告老文书已经上交给了陛下,忍了一辈子,老夫到了现在,为何还要忍耐,如果掀桌子都不能让他们安静,接下来那就你死我活的拼一下。这些小苍蝇,老夫一只手就能捏死他。”

    听了杜如晦的话,房玄龄大吃一惊,这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杜如晦么?转眼一想也就释然了,当了一辈子的官,其实也是受了一辈子的气,现在不发泄一下,以后就没机会了。

    坐在老杜一个桌上的长孙无忌抬手就把一盘子肴肉端了下来。放在自己的身边,又把身边温酒的炭炉放到桌子上笑着对杜如晦说:“杜相要发威。无忌自然大力支持,只是宫中的肴肉做的确实不错,扔掉可惜,我留着慢慢吃,这个温酒的小炭炉放在桌子上想必能增添不少威力。”

    杜如晦拱手谢过,斜着眼睛看东西两阁的言官。心中还有一点小小的期待。

    张行成自问一生耿直,如今又到了自己往三品官这个极限迈进的时刻,自然需要进取一下,其实官做大了之后,最要不得的就是进取心。这是无数勋贵家族总结出来的经验,但是张行成没有这样的家世,自然就不会有人告诫他,以为凭着自己一腔的热血忠肝就能获得皇帝的认同。

    郝处俊,杜茂将,任雅相这三人平日里也是心性坚毅之辈,但是今日却没了往日的果决,国之大贼就正襟危坐在煌煌庙堂之上,却担忧破坏上元佳节迟迟不愿出头,鼠胆之辈不足与谋,国有难,为何还要有这样多的顾忌。

    云烨眯着眼睛努力的回想自己从祖庙出来之后接受皇帝和群臣祝贺的场景,他记不清别人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人很多,他们说了很多的话,黄帝也念了一张长长的旨意,似乎是从上古说起的,现在都不记得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到处都是笑脸,到处都是赞美之词,美丽的宫女不断地端上美酒,殷勤的宦官不断地给自己换一道道的美食,自己醉倒,坐在步撵上被宫女抬着到处欢笑,荣宠到了极点。

    走到极高处就是满身的寂寞,一股烦躁之意没来由从云烨的心头升起,他到来的如此的迅速又是如此的猛烈,满大殿的人虽然带着笑容,却是如此的虚伪,满桌的看盘虽然精致,却没有一个能吃的,甚至看着身边的魏征愁眉苦脸的样子,也觉得那样的讨厌。

    眼见张行成虎步龙行的走过来,云烨起身向皇帝启奏道:“陛下,微臣不胜酒力,唯恐失仪于驾前,这就请辞。”

    李二玩味的看了一眼云烨,又看看张行成,以为他不愿意起冲突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准你退下。”云烨刚刚施礼准备离开就听张行成大叫到:“蓝田侯休走,今日老夫要与你将西域之事辩个清楚明白!”

    云烨无奈的站定,回头对张行成说:“我刚才说的是真的,真的很担心自己出丑,你想踩着我上位这算不得什么,西域的事情我谁都对得起,除非你是大食人的奸细,或者是你收了人家的好处,如果不是这两条,那就是你急着踏进三品官这个行列,平日里我还能忍住,因为这是官场的规则,大家你踩我我踩你的,都是阶梯。

    今天我喝多了,没了耐心,原本想把酒桌砸在你身上,但是刚才忽然想起一些事情,心里烦躁的不行,所以才让你逃过一劫。

    西域的事情我只需要向陛下做个交代,你还不配问我,现在我要走了,你如果敢追上来说一些无聊的废话,小心我一脚踢死你。”

    这些话一出,不但张行成变成了一个大红脸,就连李二都惊愕的放下了筷子,云烨这是半点颜面都不给张行成留,满嘴的市井俚语,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市井泼皮。

    再次给皇帝施礼之后,趁着他们还没有从震惊里里醒过来,就快步出了万民宫,留下张行成一个人留在大殿中央无地自容。

    不管是谁都能从云烨的话语里听出满腔的怒火,这是真正的怒火,不是平日里的伪装,或者有目的发怒,纯粹是发自内心的不满。

    羞刀难入鞘的张行成无奈之下想要重新确定自己的目标,杜如晦站了起来拱手对皇帝说道:“陛下,老臣已经醉了,陈情表已经到了陛下的桌案上,老臣现在只愿迷醉于金石之间,还请陛下早早恩准为盼。”

    李二的沉默了许久才对杜如晦说:“爱卿虽然年事已高,然身子非常的康健,为何不再为江山社稷再出一把力?”

    杜如晦伤感的回答道:“老臣自从龙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七载,殚精竭虑效命于君前,呼号奔走于乱世,眼看着天下平定,四海归一,眼看着陛下登基百姓安居乐业,眼看着我大唐贞观盛世浮现,着里面都有老臣的一丝身影,够了啊,此生足矣!

    微臣今年已经年届花甲(杜如晦在历史上只活了四十六岁,因为在玉山书院修养,被孙思邈治疗好了肺疾,特此说明)两鬓斑白,不管是精力还是体力都大不如前,求陛下容臣退隐于泉林,好好地享受余年,臣,感激涕零。”

    大殿里的欢乐气氛被云烨一搅和,再被杜如晦说出这样一番哀痛的话语,欢乐的气氛荡然无存,刚才还有窃窃私语之声,现在全部住嘴,大殿里鸦雀无声,掉根针都能听见。

    张行成的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能把云烨和杜如晦这样的重臣逼得告老回家,就算是在最荒诞的梦里他也没有这样想过。到了杜如晦告老的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成了一根最出挑的椽子,怪不得郝处俊他们选择了闭嘴,自己在最不恰当的时候,最不恰当的地点点爆了朝堂上多日以来积累的郁闷之气。

    “杜相,本官身为西阁御史只想问问西域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也不对吗?”满头汗水的张行成鼓足最后的勇气向杜如晦发问。

    “自然应该,不过征西军的日志文书你难道没有看过?那里面记录的难道还不够详细?至于你不知道的东西,那就是些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云侯烦躁不堪,老夫也现在也烦躁不堪,等陛下同意老夫告老之后,你再问不迟,老夫一时半会会留在京师,等你质询。”

    金钟响了起来,贞观一十九年的上元宴会戛然而止,皇帝拂袖离去,群臣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云烨表达出的不耐烦之意让人触目惊心,杜如晦告老之心已经坚如磐石,都不打算做官了,或者说都不耐烦做官了。

    杜如晦的告老只是一个前奏,紧接着就会有无数的人向皇帝上表准备告老还乡,房玄龄如此,魏征如此,戴胄如此,萧禹,李靖都有这个意思,原本只要一个个的来慢慢的完成重臣的替换,这样对朝政的影响最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变成一股风暴。(未完待续

    ps: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