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节驼城的末日

第十节驼城的末日

    云烨没打算进星星峡,甚至没有准备夺取星星峡,他只是在立威,为周重争取一点赶路的时间而已。

    别人都是小部队为大部队作掩护,谁能想到云烨气势汹汹的进犯,不过是在做戏,满天下的将帅,没有谁能够在云烨的攻击下去抽出心思想别的事情,就算是知道云烨的打算也不敢分心,因为他的进攻实在是太无理,也太猛烈。

    驼城上的弩箭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而禄东赞事先为李靖准备的埋伏,在火药弩的无差别打击下立刻就显出了原形。

    那些看起来像是石头的东西,其实是牛皮做的,里面藏满了士兵,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如今在火药弩的轰击下,无数的吐蕃人惊惶的从隐藏在乱石堆里的牛皮帐篷里逃了出来,还没有跑出多远,就被密如飞蝗的弩箭射倒,然后被护卫驼城的骑兵用铁钩子挂着拖走,驼城的前进道路上,一般不允许有死尸一类的东西。

    道路越来越窄小了,在深入星星峡五里之后驼城停止了前进,凄厉的号角声响了起来,而且是整整一排的号手在吹号,长条状的驼城很快就变成了一座方城,城池中间的八牛弩被无一例外的推到了最前方,所有的弩箭全部高高的昂起,投石机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禄东赞不相信云烨能干出什么事情来,自己的军队已经后退到了两里地之外,那个地方还不是驼城能够进入的,云烨想要彻底的占领星星峡,那就和自己打一次正常的战争,真刀真枪的拼杀。而不是仰仗着武器的威力在这里耀武扬威。

    弩箭砰地一声就飞了起来,飞上了天空,几乎遮蔽了峡谷上的阳光,刚刚下落的时候,火油就已经爆开,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火网落了下来,而就在同一时间热气球上的悬挂着的火油桶也从天上掉下来,空气里都弥漫着浓烈的火油味道。

    火网变成了火团。覆盖了狭窄的峡谷,油气被寒风带着灌进了峡谷,顷刻间空气也开始燃烧。举目四望,到处都是黑红色的火焰在肆虐。

    “回军!”云烨下达了最简单的命令,这一次的饱和打击,至少能让峡谷里的火焰燃烧三天。地上的所有能燃烧的东西都在燃烧,充分证明了驼城到处寸草不生这句至理名言。

    禄东赞挥挥手扇开面前的黑烟,他已经有些糊涂了。云烨这样做只能挡住自己大军的前进道路,对吐蕃军队没有多少杀伤力,再大的火焰,烧不到人岂不是在做无用功?

    很快他就明白云烨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亲眼看着自己的士兵捂着喉咙艰难的在喘息的时候,他才明白一个道理,这一次的火焰的副产品,也就是浓烟,有毒。

    “下作!无耻!”禄东赞再有泡了水的湿布堵住口鼻之前,狠狠地咒骂了云烨两句。看样子峡谷是待不成了,只好下令撤军。大火已成燎原,被风带着卷过来,再不走说不动就会将大军交代在这里。

    计谋永远是连贯的,单一的计谋不叫计谋,程处默率领的骑兵已经从远处被冻的硬邦邦的草甸子上绕过星星峡,向禄东赞的大军扑了过来。见禄东赞军势鼎盛,军阵丝毫不乱,就终止了冲阵的打算,缓缓地退了回来,禄东赞也没有作战的意图,只是将大军驻扎在星星峡的出口处,并且建立了坚固的营寨,背靠黑石山做好了固守的打算。

    这样的对峙进行了七天,程处默找不到任何可乘之机,只好原路返回,此时星星峡里的大火刚刚熄灭,一个赭红色的峡谷变得黑黝黝的,真正是做到了寸草不生。

    禄东赞派遣斥候进入峡谷,前进了不足两里地就被唐军的弓弩手杀伤大半,前面赫然矗立着一道关口,无数戴着猪嘴的唐军正在紧张的忙碌着,他们准备在这里建立一个进攻的前哨阵地。

    这是李靖的军马,见缝插针原本就是李靖的长处,能将自己能利用的势用到极处,李靖才不会管是谁把禄东赞赶出星星峡的,他的眼中只有胜负。

    云烨统领着大军继续往玉门关走,大军失期也是一项重罪,当年汉将军李广就因为失期没有赶上大战,不甘心受小吏的折磨,羞辱,这才伏剑自杀。

    现在云烨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不过他的心态比较平稳,绝对不会干出自杀这种事情,苏定方正在玉门关伸长了脖子在等着自己,他会帮着自己拖住天使的,再说了现在也没几个天使愿意没事干去戈壁沙漠上晃荡,上一位已经死在乱石城了。尤其是听说,现在的大将军云烨的脾气暴躁无比,已经到了见人杀人的地步,走到乱石城找不到可杀的人,就跑去杀了两千多吐蕃人,听说还在星星峡放了一把滔天大火,把那里的石头都烧成了黑色。这样的人惹不起。

    “陛下有令,命蓝田侯云烨即刻返京,不得迁延!”

    马周站在驼城上向云烨宣读了皇帝的命令。

    “没了?”云烨打算听一段长篇,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而且还是命令而不是诏书,刚才给杜如晦的可是诏书,看上面的字迹还是皇帝自己亲自写的,他那手别扭的飞白除了兕子能模仿出来,别人都做不到,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一道命令,最离谱的就是马周居然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箭拿给自己,这又是怎么了?

    上回在李靖的大营里是这样,这一回在自己的大营里怎么还是这样?多余的话一句都不说,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就给打发了?

    “你是大将军,不接令箭,接什么诏书,老夫的诏书里面说尽了好话,但是不一定比你的军令好,既然给了你令箭,就说明你还是大将军,没人打你军职的主意,陛下这是在安你的心,要你不要过于急躁,又担心你在回京的路上瞎耽搁,所以就特意给了你令箭,而不是诏书,你难道不清楚,接到诏书之后,臣子有一个月的假期吗?军令恐怕就没这好事了。赶紧进京吧,陛下估计已经等的不耐烦淡了。”

    杜如晦似乎真的有点小嫉妒。

    “上回李靖也是这么说的,难道说陛下的话越少就代表着越受重用?什么道理啊,马周,你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马周面前云烨没有丝毫要客气一下的意思。

    “大将军,杜相说的没错,陛下打算在今年元日庆典上封赏各路有功之臣,不单是您要赶在元日前抵达长安,就是在辽东的张帅,牛帅,也必须赶回京师,替补他们的人也已经上路了。”

    “大非川怎么说,怎么就没人愿意去大非川吗?李靖大将军为何不和我一同回京?”

    马周苦笑一声道:”程大将军死活不愿意从高原上下来,说什么等他砍死了松赞干布之后自然会下来,既然程大将军留在了大非川,李靖大将军需要牵制禄东赞不让他和松赞干布合流。否则程大将军在大非川就危险了,所以啊,除了他们两位,剩下的人都要回长安,草原上的三位将军也不例外,元日的大典估计会极为隆重,几位大将军不在长安可不成。“

    明知道马周是在胡说八道,云烨还是相信了他的鬼话,自己这些人统兵在外的时间太长了,这样一来就会在军中形成自己的派系,正在玩命的想要把大将军变成一个领军标志的李二,岂能任由这些人长时间的掌握同一支大军?以后领军的大将军是要统领不同的部队的,这已经基本上是定局了。

    云烨下了一趟驼城去玉门关交接了过关文书,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人不许他再上驼城了,只说请大将军即刻启程回长安。

    仔细看了三遍,发现这个人不认识,再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这是一个没卵蛋的太监,那日暮,小苗,刘方他们都在驼城上,自己的的细软也在驼城上,怎么就不让上城了?

    “你他娘的打算霸占老子的婆娘?”云烨揪着这个太监的脖子问。

    “陛下有令,命蓝田侯即刻回京!”

    “你他娘的是要贪污老子的战利品?”

    “陛下有令,命蓝田侯即刻回京!“

    云烨都打掉这家伙三颗牙了,他还是这句话,不过这里是驼城,自己的地盘,他不让自己上驼城就是一个笑话,周围的亲兵气的都要准备把这家伙生撕了。

    不过云烨没让他们动手,自己揍了这个接收驼城的宦官,估计没事,要是别人动了手,动手的人不管有没有理,李二一般的做法是砍了头之后再问情由。”驼城明天给你,陛下的命令本帅还是要遵从的,即刻回京,也不说不睡觉了。“

    一夜之间驼城就变得面目全非,军令里面只要求将驼城交给太监,可没说连人一起移交,这些将士都是自己从长安带出来的,自然要平安的带回去。

    田元义没走,他的官职已经和驼城牢牢地绑在一起来了,所以他心痛的看着满目疮痍的驼城心痛如刀绞一般。

    ps:

    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