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七节最后的较量

第五十七节最后的较量

    疼痛,疼痛,非常的疼痛,云烨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哀鸣,在哭泣,双脚泡在热水盆里,能明显的看到肌肉在抽搐,那日暮的胸口半敞,美丽的峰峦在胸围子下面若影若现也不能分解云烨的半分疼痛。

    导致云烨疼痛的罪魁祸首就是走路,而促使云烨走路的人就是杜如晦和刘方!

    三十里路啊,走了一个来回,从清晨出发整整走了四个时辰,旺财脚上有蹄铁走不了冰面,只好劳动云烨自己走。

    都说黄沙远上白云间,其实远上白云间的又何止是黄沙,面前的这条冰河就远远地升入到了苍天尽头,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破天河,亮晶晶的,宛如神迹。河岸走不成,上面布满了火药,云烨不打算出师未捷身先死。

    五万正兵,三万辅兵,满满当当的铺出去三十里,为了迷惑大食人,那里的旗幡都是相等的,老虎旗,飞豹旗,飞马旗呼啦啦的在寒风里招展,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彻底的将大食人击垮在这里。

    大河的对面就是大食人,在云烨观察他们的时候,大食人也在观察云烨,几个立功心切的家伙甚至驱赶着马上了冰面,打算将云烨生擒活捉。

    只是还没过河心,就被强弩射杀在冰面上。给闪着强光的大河添上了一块小小的污渍。

    “此战当一鼓作气,在防卫战中消耗敌人的力量和胆气,而后我们就要展开追击,彻底的将敌人打散,打怕!打一仗,就要让这一仗起到应有的威慑作用。”

    刘方站在台子最中间,敲打着地图对所有的将校咆哮,老头子对这一战倾注了无数的心力,所以充满了热情。

    这根本就是一个越活越年轻的老头子,总说自己快死了,现在看他的精神头,云烨觉得自己死了以后,这个老家伙还能龙精虎猛的活下去。

    不关白光的事情,白光除了让几个老头子的肤色有了一点改变之外,其余的没什么变化,不过他们不在乎,老头子多晒晒太阳对他们有好处。

    云烨躺在椅子上一动都不愿意动,激发士气,鼓励战士这原本就是一个苦差事,作为统帅,你至少需要让自己的士兵知道自己的主帅长得什么样子,这个时候没有海报一类的东西,那么只能劳动自己的双腿去见大家了。

    见了不如不见,云烨肯定的认为自己的部下这时候应该很伤心,传说中的云帅勇冠三军,有吞云吐雾之能,撒豆成兵之技,上可裁云分月,下可驭鬼役神,绝对不会是自己这个面容有些清秀,嘴唇上只有薄薄一层短须的有点威严的男人。

    好吧,云烨自己也承认,后面几句关于自己的评价稍微和现实有点出入,威严谈不到了,或许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点,但是路走的多了,威严也就慢慢消失了,一个两条腿就像弹琵琶一样的人即使有那东西也会被将士们自然的理解为恐惧。

    刘方就是这么认为的,他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抨击云烨,说他是世界上最不像主帅的家伙,一个走了几十里地就软绵绵的主帅偏偏统帅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一支军团,这是对人类战争史的一种严重亵渎。

    这明显就是嫉妒,他自己倒霉的遇到了隋炀帝这种二货皇帝,不但得不到信任,也得不到尊重,打个仗还要随时堤防皇帝会不会砍死自己全家,所以老头子对云烨现在拥有的信任非常的嫉妒,自己当年要是敢和云烨现在这么干,全家保证已经被杀的连根毛都留不下。

    战争的间隙享受一下天伦之乐这是极好的休闲方式,至于那种没事干就拿自己老婆孩子立威的统帅云烨是看不起的,要立威,也该拿敌人立威。

    “夫君检校大军的样子真是威武,妾身偷偷看过两场,您站在那里底下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耳朵竖的高高的听夫君讲话,尤其是您最后那句干掉大食人就回家过年的话最是振奋人心,好多将士都泪流满面。”

    那日暮的话总是这样的对胃口,今晚需要好好地恩爱一下,至于刘方的毒舌,自然在这股微风下被吹拂的无影无踪。

    怀里抱着闺女,二老婆帮着自己洗脚,小老婆在身后卖力的帮着揉捏肩膀,这样的享受就算是神仙也会嫉妒的,于是,他就跳出来捣乱了。

    山崩海啸般的呼喝声突然响了起来,就在这个有着金黄落日的傍晚,大食国东方总督优素福率领着逐渐汇聚过来的二十万大食军队以及吐火罗,大勃律,五万联军号称五十万,向大唐帝国北庭都护府大都督云烨率领的八万远征军发起了史无前例的疯狂进攻。

    坐在高台上的云烨奇怪的问刘方:“时间不对啊,难道优素福就不该在早上发起进攻吗?”

    “试探,这是试探,优素福的想法是展开一次全面的进攻,想看看效果再做决定,现在离天色完全黑下来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这样短的时间里,我们没有办法对他们形成重创。

    你的无赖战术起作用了,人少的一方显得比人家五十万大军还要嚣张,所以优素福想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依仗。

    你看,先冲过来的都是骆驼,骆驼背上扛着沙袋子,袋子上有裂口,沙子淌到了地上,就会起到防滑的作用,这样一来,你苦心经营的寒冰防线就起不到让敌人人仰马翻的效果了,记住,小聪明只能得逞一时,这个世界上聪慧之人到处都有,万万不敢轻敌。”

    刘方就是这个样子,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教育云烨的机会。

    火药弩和火油弩这个时候用实在是不合适,所以将士们手里的强弩就成了主力,一些八牛弩换上普通的攻城凿也开始发威,密集的箭雨向骆驼队伍漫射了下去,明明有一些骆驼已经被攻城凿射死了,它还能顽强的往前跑,仔细一看才知道,大食人将骆驼串成了一长串,就算是有几头死了,也会被别的骆驼拖着继续向前走。

    得意的看了刘方一眼,云烨的二郎腿就翘了上来。

    “瞎猫碰到了死老鼠,算不得本事,你埋在寒冰上的那些桩子加上铁丝网确实能让这些骆驼不得寸进,不要高兴的太早,这样的损失原本就在大食人的预料之中。”

    骆驼撞到了这些深深的埋在寒冰里的尖刺上下场凄惨,好多的骆驼和被尖刺插进了肚子,被牢牢的固定在桩子上,内脏流了一地,它的痛苦还没有结束,因为所有的骆驼都是被绑成了一串,它停止了前进,但是别的骆驼却在继续前进,分尸就是这些倒霉骆驼的唯一下场。

    十余道铁丝网轻易地就将这骆驼阻拦在外面,骆驼只能通过惨叫来宣泄自己的痛苦,刘方低下头看看自己这一方那些有些不安的骆驼队云烨说:“早就告诉你刺破这些骆驼的耳膜,你都干了些什么?心慈手软的如何能成大事?”

    “我从来没想过干什么大事情,能干到现在的位置我自己都感到奇怪,我认为把事情不能做绝,以前我一点都不在乎冥冥中的报应,这些年经历的事情越多,我越是相信这东西,胆子也就越小,刘先生难道您就没有这种感觉?”

    “有!嘿嘿,我是你的谋士,所有啊,不管我想出多么恶毒的计策,执行的人却是你,所以报应会落在你头上,命令都是你下的与老夫何干?”

    就在俩人斗嘴的时候,大食人到底还是出动了,潮水般的人群从对面涌了过来,大食人推着一种类似盾车的东西走在最前面,一丈多高的巨盾宛如城墙般的横推过来,看样子这是驼城给了优素福新的灵感,创造出这种前所未有的东西。

    智慧的火花经过碰撞之后就会产生绚烂的光芒,有盾出现了,迟早就会有刺穿这个大盾的矛出现,云烨不得不承认,这种可以推着走的盾车确实是对付驼城的最好武器,至少它在压制驼城的远程力量方面,有着很好的效果。

    八牛弩的弩枪击打在上面,只会让这些盾车摇晃两下,却射不穿他们,这些用来制作盾车的材料一定非常的结实。

    箭矢密密麻麻的钉在盾车上,就像是一面面过来借箭巨帆,刘正武自然不是曹操,不肯把自己的弩箭让人家借走,所以他就下令火油弩开始做准备了。

    云烨下了高台,来到火油弩的阵地上,只见无数的八牛弩仰角被拉到了最大,随着校尉手里的小旗子一挥,带着火星的火油弩就轰的一声窜到半空,当力量消失的时候,开始下落,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这些弩箭带着刺耳的尖啸从半空落了下来。

    当火油弩上面的火药绳完全烧尽之后,它在半空中就爆出大蓬赤红色火焰,无数的火油弩在天空爆响,组成一张硕大无朋的火网兜头向大地笼罩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