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三节救星

    兕子就住在书院里,这是这个小姑娘最后的要求,她喜欢和.猫在一起,大熊猫也喜欢驮着她在书院里散步,小熊猫见到母亲驮着兕子就很不高兴,嗷呜,嗷呜的叫着抓着母亲的皮毛也要爬到背上来。

    兕子低下身子想要把小熊猫抱上来,无奈这个肥墩墩的家伙很重,气息不够的兕子根本就抱不动这家伙,大熊猫觉得小家伙叫的很烦人,一巴掌就把小熊猫拍到一边去了,这个时候蛋糕对它的诱惑远远超过了孩子。

    兕子从大熊猫的背上爬下来,从小包里拿出两块蛋糕,一块塞进大熊猫的嘴里,另一块给了受尽委屈的小熊猫。

    太阳暖烘烘的照在竹林边的草地上,兕子斜斜的靠在大熊猫肥厚的背上晒着太阳,强烈的光线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所以兕子就拿手遮在眼前,伸出另一只手任由小熊猫拿舌头舔着自己的手掌,手上刚刚沾满了奶油,小熊猫非常的喜欢这个味道。

    痒痒的,酥酥的,很难受,兕子却不愿意收回手掌,有这样的感觉传过来,就说明自己还活着,身体还有感觉,只是胸肺间不时传来的憋闷感让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不断地有熊猫从竹林里走了出来,围着兕子趴了一圈,兕子知道熊猫都是为了自己包包里的蛋糕,还是非常的高兴,把包包里的蛋糕一股脑的取了出来,放在身前的草地上,于是一群贪吃的熊猫立刻就争夺起来。

    你拍我一巴掌,我咬你一口,它们似乎非常的有分寸,并没有把长长的爪子从厚厚的肉垫里伸出来,伤不了人。

    看着熊猫在草地上翻滚,兕子就悲哀的不能自己,自己的病连神仙都没法子治好·不管是鸿蒙初开之时的白蝙蝠,还是龙虎山不死的大法师都没能治好自己的病,因为没有治好自己的病,那位鸿蒙初开的白蝙蝠死了·人头被装在盒子里送去了天山。

    因为将唯一一颗不死药吃掉了,龙虎大法师参商自知罪孽深重,在太极宫兵解归天,用自己的性命保全了龙虎山一脉不受牵连。

    褚遂良拿出无数的证据想要证明参商并没有吃那颗药,那颗药应该还藏在龙虎山,只要将龙虎山上的所有道士擒拿入狱,严刑峻法之下一定会有一个结果。

    也有数位言官拿出参商在闹市死而复生的事例来证明参商确实能够死而复生·所以那颗不死药确实是被他吃掉了。

    争执不下的时候,参商一直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九锡之外站立的狄仁杰,他不求狄仁杰帮他说话·只求狄仁杰一言不发。

    狄仁杰果然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参商感激之极,以至于自己拔剑将自己的脑袋割下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

    太诡异了,脑袋被砍掉就该有血喷起来,但是参商的脖腔里却一滴血都没有溢出来,再加上如此干净利落的一剑,即使强横如褚遂良也不得不闭上嘴巴。

    把别人的脑袋砍下来容易,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需要的可不光是胆量那么简单了·褚遂良长叹一口气只好将不死药这件事情彻底的揭过,本来难逃此劫的龙虎山险之又险的躲过了一劫。

    聪慧的兕子怎么会看不出这里的门道,一件普通的治病事件·硬是被弄成了肮脏的政治事件,从那以后,兕子就拒绝任何人给自己治病了·强横的搬出了皇宫,住到了玉山书院,她只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点时间里能够和自己喜欢的熊猫在一起。

    太阳晒的全身都暖洋洋的,这个时候最好的事情就是大睡一觉,兕子努力的不想让自己睡着,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比如那方绣帕只绣了一半·治哥哥来信说了,很想要一副熊猫吃竹子图样的帕子。

    父皇亲笔书写的《帝范》自己还没有抄完·母后的生日快到了,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熬过去,否则这样一个普天同庆的好日子就会被自己生生的毁掉。

    不敢睡觉,孙先生说了,自己很有可能会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

    一个黑衣女子站在兕子的头顶,好奇的看着脚下的兕子,兕子也睁大了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个奇怪的女人,她发现这个奇怪的女人竟然少了一条手臂。因为她右面的袖子空荡荡的在随风飘舞。这是一个极美的女人。兕子虽然只看到她的下巴,却非常的肯定自己的论断。

    “你的胳膊哪去了?真可惜啊!“”是我不小心中了狐媚子和宾媚人的诡计,被她们用恶毒的暗器伤到了,总是不见好,我看着厌烦,就把那条胳膊割掉了。“那个黑衣女子像是在说别事情。!

    兕子的好奇心立刻就被勾引了起来坐起来问道:”你不去找伤害你的人复仇,跑来书院做什么?“

    黑衣女子对兕子似乎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耐心,蹲下来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就是来这里复仇的,狐媚子和宾媚人就在书院。“

    兕子摇摇头说:”这里的人我差不多都认识,没有人叫狐媚子和宾媚人这么奇怪的名字。“

    黑衣女子也坐了下来,指着迷林对兕子说:”她们就躲在那片树林里,我准备去找他们。”

    见到这个女子指着迷林方向,兕子惊讶地叫了起来:“哎呀,你不能去那里,迷林是书院的禁地,谁进去都难免一死,从来没有过例外。”

    “为什么?这里是一座很好的书院,为什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地方?”黑衣女子撩起了面纱,果然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

    兕子看得有些失神,居然忘记了回答这个女子的问话,那个黑衣女子又问了一遍,兕子才仿佛如梦初醒。

    “那是蓝田侯和神匠斗法的地方,开始只有一座迷阵,后来不知为什么他们斗出了火气。于是云侯就在这里建造了迷林,书院的好多宝贝都藏在那里面,听说里面机关重重,到处都是毒虫,外人进去了好多,不过他们都死了,听说那些人的尸体都被送到了孙公公的药庐里,被熬成了药汁,你千万不要去。”

    黑衣女子抬头看看天空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我占卜之后是大凶,原来是这一代宾媚人制造的杀局,不过没关系,玉女族言必行,行必果,说过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其实我如果早些见到你,也就不必要狐媚子的女儿了,你也是秉承天地灵气而生的女子,比狐媚子的女儿更好。”

    兕子难过的低下头说:“我就算是再好十倍也没用,孙公公说我从娘胎里心窍就没有发育好,活不过今年的,孙公公从来没有错过,他说我今年大限已到,我就注定了活不下去的。”

    “不见得,你心窍不开,我早就看出来了,我的心窍也没有打开,不一样活到了现在,你等着,我去迷林走一趟,取了狐媚子的女儿我就带你走,你的病不是病。”

    黑衣女子说完,就站起来,兕子惊讶地发现这个美丽的黑衣女子像一朵黑色的云彩在竹林里窜动,没几下,就消失不见了。这才是真正的神仙吧?兕子仲长了脖子往竹林里看。

    小武刚刚给孩子喂了奶,小心的把孩子放进摇篮里,轻轻地摇晃着脸上满是甜蜜,自己刚刚出了月子,身体恢复的还算不错,这里的补品一点都不缺,所以小武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健康。

    房间里有一个小小的银质铃铛轻轻地响了起来,小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神情,等了这么久,这个该死的女人还是来了。

    轻轻地在摇篮上按了一下,刚刚睡着的孩子就缓缓地滑进一个温暖舒适的暗格,另外一个和精致的襁褓就从暗格里滑了出来,小武抱起这个襁褓,将一条不小心探出来的金色尾钩胡乱塞进襁褓,能不能杀掉这个鬼女人就看今天的布置成功不成功了,这些天这个鬼女人来迷林也不是一趟两趟了,就数今天深入的最厉害,现在她很可能就在小院子外面。

    今天小院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火炷进了迷林去探查那些失踪的蝎子,他准备深入迷阵去看看,他的妻子去了集市上购买东西。狄仁杰今天有差事在身不到晚上回不来。这该是这个鬼女人最好的机会了吧?

    将襁褓抱在怀里,小武出了屋门从幽暗的房间猛然间来到大太阳底下,小武不由得重重的打了两个喷嚏。就在她泪眼朦胧准备擦拭的时候,墙上站着一个独臂的黑衣女子正在看着她。

    转身就要往房间里跑,后背上就重重的挨了一脚,小武重重的摔倒在地地上,但是她依然紧紧地抱着襁褓不松手,黑衣女子的脚毫不留情的踩在小武的胳膊上,钻心的疼痛从双臂传了过来,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襁褓,黑衣女子的脚轻轻地一勾,襁褓就到了她的怀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金色的尾钩闪电般的钻了出来,在黑衣女子的肩膀上狠狠地蛰了一下。

    黑衣女子大吃一惊,只见一只手掌大小的金色蝎子从襁褓里匆匆的举着尾钩逃了出来,速度很快,一瞬间就钻到墙角的乱石堆里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