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节皇宫无好人

第五十节皇宫无好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大雪初晴,驼城在号角声中缓缓地向东撤退,程处默的骑兵列阵断后,当驼城走出五里地之后,郭平和陈数就会带着另一半骑兵继续列阵,好号炮响过之后,程处默就会撤退,就这样两支骑兵互相交错着掩护驼城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突厥的大长老重重的叹了口气,对站在自己身边英姿勃勃的贺鲁说:“我们向西走吧,从今天起,我们就再也无法借力,战斗开始了。”

    驳马拍拍贺鲁的肩膀说:“你领着前军在前面开路,我来断后。”

    仿佛在一夜间长大的贺鲁点点头,告辞了长老,就带着自己的亲卫接手了前军的指挥权,云烨的离开彻底的让三足鼎立的局面分崩离析,每支队伍都开始了自己的征程。

    贺鲁立马路边,看着自己的族人艰难的在雪地里跋涉,心中的悲凉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看着从雾霭蒸腾的地平线上升起的朝阳,拍拍胯下的战马,战马昂嘶一声就快速的穿插到了队伍的最前方,贺鲁执拗的走在最前列,不管前面有什么,他都准备用自己的血肉将他们撕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突施心中那股浓浓的郁闷之气,不过和突施不同,他准备亲手为自己的族人打下一片足够所有人繁衍生息的土地。

    优素福很快就知道了两支军队的去向,他只能在这两支队伍中选中一支去进攻,他执着的选择了唐军,在他看来,突厥人不过是一头流浪的野狗,而唐军则是一头真正捞过界的猛虎,只有把这头老虎打怕了,打残了,才能真正的保证国家的疆域不受侵害。

    当驳马探明了军情,知道大食人去追击唐军了,就迅速的带着后卫部队归队·向长老建议大军开始全力赶路,不能有片刻的迁延。

    吐火罗的河流众多,尤其是活路城一代河网交错,并不适宜大军驼城行进·幸好现在寒冬,河流里水量奇少还结了冰,这就给了驼城辗转腾挪的余地,云烨之所以会选择冬天进入吐火罗,就是想借助这一有利条件。

    优素福追过来了,就在自己身后三十里的地方,刚刚跨过一条河流的云烨就将驼城的防御地选择在了河岸上·程处默,郭平陈数全部回撤到了驼城,这个时候没有必要用骑兵和大食人的骑兵死磕·多死一个人都是失算的表现,有河流做屏障对驼城来说并不太合算,但是滑溜溜的冰面就是最好的战场前沿了,一般来说大食人的尸体如果不铺满冰面,他们是过不了河的,当驼城上的士卒开始有条不紊的设立铁丝网警戒线的时候,刘方就钻进了房间,虽然是大白天,他的房间却显得更加明亮·无舌拿出了自己最好的东西来款待老友,刘方也认为自己最近身体很虚,需要拿神光照耀一下·恢复一点精力,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杜如晦。

    于是云烨的身边总是有三个古铜色肤色的老汉四处打转。云烨怂恿他们穿着短裤照耀白光后的效果更好,也不知道他们这么干了没有·他们的身上穿着厚厚的衣衫看不出来。

    经过这么些年的征战,云烨这个战场上的新丁已经被战争这头怪兽生生的给锤炼成一位合格的统帅了,战争其实就是将自己手里棋子的作用发挥到最大程度的一种游戏,只要抽丝剥茧的寻找得到突破点,剩下的事情并不难做。

    这是云烨极为自得的一点,因为火药的出现,以及火油成熟的运用·使得自己在两军交锋的时候占尽了便宜,战场上从来没有依靠一种武器就能雄霸战场的·当然,这是火药武器出现之前的论调,骑兵,步兵,陌刀兵,弓箭兵,投石机,各兵种混杂在一起自然需要极高的调配能力,依靠地形,士气,风向,温差等等因素调动自己能调动的所有力量对敌人形成最有力的一击。才有可能取得胜利。

    云烨不必这样做,他的战争在变得极度简单化,他保持一个近乎神话般的论调,那就是将敌人消灭在朝自己进攻的路途上,所以,只要拥有大量的远程武器就足够了。

    他不相信在无遮无挡的一里宽的河道上,优素福能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来,军事从来都是为政治服务的,大唐的军队远征万里钻进了大食人的传统势力范围,这对大食人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挑衅,相信这个时候,哈里发的怒火已经可以烤干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优素福必须和唐军作战,战败都比不作战来的要好,大人物考虑事情的方向和普通人不同,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就足以试!出自的深浅,只要心里有底,下一次的博弈说不定就会变得更具有针对性。

    说到底这是李二和哈里发的之间的战争,云烨和优素福之间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可以做。

    李二正在做选择,左手拿着一柄连枷,右手提着一柄擂鼓瓮金锤,他正在考虑到时要用连枷教训云寿呢,还是用擂鼓瓮金锤教训云寿。

    就在刚才这两样兵器还在云寿的手里,被他喊了一声之后,云寿就把锤子交给了李二,如今他气呼呼的站在皇帝面前,身后的地上躺了一圈皇孙,李象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站在假山边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哪怕自己鼻青脸肿也毫不在乎,见了皇帝都不知道上前见礼。

    李二提起锤子看了一下上面的铭文气恼的对云寿说:“武德殿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能胡乱闯进去的?那里面的兵刃都是朕亲自收集的,有很重要的意义,你拿着刘黑闼的锤子追杀皇孙所为何故?平日里嚣张一下也就是了,今日竟然下了重手,说个道理出来给朕听听。“

    云寿回头看了一下李象,无奈的低下头,这就是自己的好友,当他身在储位的时候就显得无比的自信,等到不是王储了,就像被人抽掉了脊梁骨,精气神全部没了,好像他这辈子就是为了权利活着一般,听到李二的问话,自己只能低头不语。

    李二从来都不是一个能教育孩子的人,他信奉的道理很简单,不说话就说明你在认错,不说话就说明你无话可说,所以啊,不说话也就得不到原谅,于是云寿就再一次被捆在太极宫的柱子上接受惩罚,李烟容就坐在云寿的脚底下陪着他说话,免得他寂寞。”阿寿,你以后不要再帮象哥哥了好吗?他现在成了一个废人,你现在帮他越多,将来你受的磨难就越多,以后不知道是奇哥哥,还是莫离哥哥当皇帝,你今天把他们揍了一个遍,他们会记在心里的。“”哪来那么些废话,帮我揉揉腿,站麻了。”云寿对李烟容的建议不置可否。

    李烟容卖力地帮云寿捏腿,捏着捏着眼泪就流下来了哭着说:“我好担心你,要是你出了事情,我就活不下去了,现在东宫更乱了,象哥哥的母亲把自己关到一间房子里精心的养胎,从不出门,看样子是打算再生一个小皇帝出来,我娘的品级降没了,现在日子过得很苦,我帮了几次。

    她还冲着我大吼大叫。

    寿哥哥,你快点娶了我吧,我在东宫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时间长了我会死掉的。”

    云寿从绑的松松垮垮的绑绳里抽出一只手,笨拙的帮着李烟容擦眼泪,见眼泪越擦越多,就撩起袍子的下摆,在李烟容的脸上秃噜了一遍把眼泪鼻涕都擦掉,这才掷地有声的说:“今天就跟我回家,皇宫我也不打算来了,都是些什么人啊,人发达的时候一个个恨不得把脸贴到人家屁股上去,现在人家倒霉了,就恨不得踩到泥地里。

    你在地方多过两年就要多遭两年的罪,不管了,我今天就带你出去!”

    就在两个人愁肠百结的时候,红柱子后面转出来了长孙,也不知道偷听了多久,这时候突然出现,吓得李烟容差点昏过去,云寿也不由得心里发虚。

    “好啊,出宫啊,出去了还不回来了,一个个翅膀长硬了,奶奶这些年就白疼你们了?好狠的心肠,你们倒是快活了,留下奶奶孤零零的在皇宫里苦熬?”

    “我自然是要回来看您的!”云寿大声的向长孙保证。

    长孙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摸着云寿圆溜溜的脑袋说:“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比你爹爹有良心的多,去了西域这么久,给奶奶一封信都没来,来的都是冷冰冰的公文,难道奶奶没见过公文要他拿给我看?看来啊,他也不喜欢皇宫,这里金碧辉煌的也确实没什么好的。

    不喜欢皇宫的人才是好人,反过来说,好人才不喜欢皇宫啊!你爹爹不喜欢,青雀也不喜欢,现在你姑父李佑也不喜欢皇宫,刚刚成了亲,就像是有鬼撵着一般去了齐州,留下我们独自守着这个诺大的皇宫看日出日落,混吃等死。

    也罢,奶奶准许烟容去你家,但是你们不能及乱,万一有丑事传出来,小子,就算是你爹爹带着驼城杀回长安也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