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节不死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大浪淘沙之后沙子还是还是淘不干净的,黄金里面都有沙的成分存在,更不要说泥沙俱下的朝堂,各色人等在万民宫整日里给李二上演各色的剧种,高高在上的李二需要看清楚各色伪装直指人心,这是一门极高深的本事,在纷乱的朝堂上从众说纷纭中找到正确的意见更是一种天赋,很明显,李象不具备这样的天赋,皇家的天赋不能遗传,想想就让人感到丧气,善于给自己打气的李二很快就从烦恼中走了出来,决定在今年秋天进行一次真正的秋猎,检校一下帝国的少年,看看他们是不是也已经退化成了窝囊废。

    出现一个李象已经让李二伤透了心,如果再多几个他一定就会发疯,富贵不过三代,检校少年人,就是在检校帝国的未来,现在已经到了为将来做打算的时候了。

    每天去两仪殿去看看兕子,是李二每天雷打不动的安排,不愿意见到爱女日益憔悴,心中却割舍不下,每天看到闺女苍白的小脸就不由得悲从心来。

    从闺女的房间出来,李二久久的站在江山社稷图面前一言不发,原来天下第一人在阎王面前也没有多少面子。

    “朕恨不能以身代之!”李二长叹了一口气。

    “陛下何出此言,公主的病情并非不可救药,我大唐万里疆域内奇人异士数不胜数,陛下之需下旨一封,明诏天下,定会有山野奇人甘愿为陛下解忧。”

    李二听了秘书丞褚遂良的话后,立刻就来到桌案前,挥毫写了一张诏书,拿给褚遂良之后对他说:“拿去吧,将人给朕带回来!有才不来者,死!“

    褚遂良眼中闪过一丝喜悦,躬身领旨,匆匆的出了万民宫立刻就去了中书准备用印明发天下,房玄龄看到之后,看了褚遂良一眼说:”少杀几个人,陛下现在是病急乱投医清醒过来之后你不一定能沾到便宜。“

    褚遂良指着房顶说:“我的心天地可鉴!”

    房玄龄点点头,就在诏书上用了行走印鉴,默默地将诏书还给褚遂良,就不再多说一句话,就好像刚才办完了一件极为普通的政务。

    龙虎山有不死药,这是张道陵时期就传下来的,据说能够活死人生白骨不过只是秘传,乃是龙虎山的大秘密,不过现在这个秘密被褚遂良破解了他从一本随意从街上买到的旧书里发现了这一秘密。

    现在他就要征辟龙虎山的道士出手,献出不死药为公主治病,这个秘密褚遂良也曾对皇帝说起过,但是李二还是一笑置之,如果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东西,它早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人世间,在发现的不死药的第一时间,就会被人吞服,只有这样才合情理说龙虎山将这个秘密保持了八百年简直就胡说八道。

    现在不一样了,李二对兕子的病情已经绝望了,人世间的医家圣手孙思邈都已经束手唯有求助于神灵,不管灵不灵,李二都想试试。

    既然是龙虎山的至宝必然会受到龙虎山的极力反抗,所以房玄龄才会出劝告之言,龙虎山的大师兄参商恐怕不得不走一趟京城了。

    “百鸟朝凤凰,孔雀焉何独开屏?我道家竭尽全力的重建西王母神宫,天下道观无不供应财富,家叔更是散尽自己七百年积蓄应奉,既然龙虎山自认乃是神灵之后对神山并不在意我们对他们也就不必太在意。

    袁天罡坐在蒲团上闭着眼睛听了一个道士的禀报之后,神色不变

    积蓄沉入到无尽的观想之中,冷漠的态度让那个道士愣在当地。

    风暴总归是要来的,既然朝廷已经打算拿龙虎山以及五斗米教做法,袁天罡只想置身事外,只要熬过这最初的几年之后,一旦神宫建成,道门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朝廷限制传教,口口相传之下,道家必然大盛。

    小武进宫去看了兕子,回来之后心情很差,兕子是她的学生,看到衰弱到极点的兕子,小武不由得想起来师父以前在梅花落地的时候吟唱的一首词中的两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虽然身处盛夏,小武的心情却像是在经历严冬,那个精灵一般的女子哪怕憔悴的已经没了人形,依然在欢笑,因为瘦弱,所以眼睛显得格外的大,笑语盈盈依然有暗香传度。

    孕妇背着手站在小池塘边看起来格外的可笑,但是小武脸上却能刮得下来寒霜,刚才出皇宫的时候他看到了张贴在朱雀大街上的皇榜,小武毫不意外地从这张皇榜里读出来森森的杀意,不知道这一次将要被屠杀的人是谁,小武很是为云家担心,既然孙道长束手无策,皇帝只能求助于神灵,按理说除了佛道俩途,距离神仙的就是云家。!

    “不可能,不可能是师父,时间,地点都不对,而且气氛也不对,在京城张贴的皇榜只有一十二封,还赶不上江西南道的数量的一成……”

    狄仁杰刚刚把话说了一半就忽然停了下来,小武转过身子阴森森的笑道:“接着说啊,怎么不说了?把你想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我总要听到确切的目标才会放心,师父把家小交给我们照顾就不能出半点的茬子。”

    狄仁杰苦笑一声说:“看样子就是了,龙虎山要倒大楣了,陛下这是病急乱投医,师傅早就说过兕子是没办法活过豆蔻之年的,为甚还要看苦苦的折腾?难道师父和孙先生的判语陛下还信不过不成?“

    小武摸着肚子瞅了狄仁杰一眼说:”这和信任无关,陛下这是爱女心切,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闺女会死,他准备用自己的权势来给自己的女儿寻找最后的一丝良机,要是换了我,早就这么做了,为了我的孩子,就算是杀的血流成河又如何?“

    狄仁杰呸呸的吐着唾沫冲上来捂住小武的嘴恼怒的对他说:”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好好的生下来,你也会平平安安,我们全家都会平平安安,才不会出现这样的怪事。“

    小武推开狄仁杰的手,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啄了一下,欢喜的说:”这就对了,我们好好地过我们的日子,龙虎山从张道陵在那里传道以来,几百年下来也积累了一些人脉,总会有应对的法子,你好好的去查你的那个碎尸案,跟我说说,帮你出出主意,最近实在无聊,看了兕子我的心情很糟,换个心思,说说……“

    ‘不说,那是我的案子,上回跟你说了银钗案被你三两句就给理出了头绪,害得我老大的没面子,你现在有身孕,不要听这些血淋淋的凶杀。”就在狄仁杰抱着小武调笑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小武绷紧了身体,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

    惊愕的松开小武,见她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看着后面,赶紧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带着锥帽的黑衣女子就站在池塘边的柳树下,露出一双冷冰冰的眼睛看着自己夫妻。

    狄仁杰正要问,就听小武说:“就是这个女人跟我说要带走我们的孩子。

    狄仁杰呵呵一笑把身体挡在小武身前拱手朝那个女子说:“原来是前辈驾到,狄仁杰失礼了,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那个女子没说话,却猛地窜了出去,与此同时,一只红色的弩箭从狄仁杰的肋下钻了出来,钉在女子身后的那棵柳树上,弩箭的尾巴还在嗡嗡的晃动,如果那个女子躲闪的稍微慢一点,这支弩箭应该钉在她的咽喉上才是。

    小武的袖子抖了一下,一柄红色的燕翅弩赫然出现在她的手里,再一次对准了那个黑衣女子,并且毫不犹豫的再一次激发了弩箭,而且一次就把剩余的两支弩箭统统的射了出去。

    “咄咄两声轻响,弩箭钉在了一张小几上,那个女子抛掉手里的小几,冷冷的对小武说:”你逃不掉的,你的孩子必须交给我,这是你们白玉京欠的债。“”怎么能对前辈动粗!“狄仁杰疾声厉色的抓着小武的手夺下燕翅弩,抛到一边,斥责了小武一句,小武垂下了头,狄仁杰再一次躬身施礼道:”我们从未承认过自己是白玉京的弟子,前辈是不是认错人了?

    黑衣女子的瞳孔缩了一下,问狄仁杰:“你就是这一代的宾媚人?”

    狄仁杰摇摇头说:“不是,听说我师父是,你不如去找我师父报复?”

    “你师父已经是成熟期的宾媚人,我要来何用?我要的是没有成熟的宾媚人之子,如果是女儿最好。”

    狄仁杰嘿嘿的笑道:“前辈这样咄咄逼人,又不敢去找我师父,就不担心我师父回来之后找你的麻烦?”

    小武娇笑道:“呆子啊,你还没看出来,这是师父欠的风流债,师父欠人家一个孩子,所以人家很不高兴,就来找我们,父债子还,找我们也没什么错误。”

    黑衣女子的眼睛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愤怒,狠狠地瞪了一眼小武对狄仁杰说:“百变的妖魅,也是你能承受的起的?”

    小武接过话题说:“这是我们的事,不劳你操心,不过我师父有东西给你,接着把。”小武说完话,就把狄仁杰刚刚交给她的一颗黑乎乎的小圆球抛给了那个黑衣人,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只是铁球上似乎冒着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