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二节天神的胃口

第二十二节天神的胃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为云烨口中最纯粹的人,何邵的胆子算是大的非常的纯,云烨有驼城,何邵也就必须有一个驼城,只是在他去向书院购买驼城构造图的时候被元章先生一毛笔抽在脸上,顾不得脸上全是墨汁撒腿就跑,因为他已经听到元章先生怒吼着要把他交到都水监的手里,顺便问问他这个商贾是拿了谁家的好处来刺探大唐军事机密的。

    好在元章先生只是吼吼,如果真的这么干了,估计何邵这个时候早就身首异处了。

    没有正版的驼城,于是何邵就找了几个书院的学生自己鼓捣出来一个驼城,虽然只有五百头骆驼,出玉门关的时候还是让玉门关守将大为惊恐。

    坐在驼城上悠闲地听着音乐,欣赏着波斯舞娘妖媚到极致的表演,何邵对自己此行充满了希望,就在沙漠的另一边有无数的财富等着自己去攫取。

    大唐的市场已经被分割完毕了,做为低级勋贵他只能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上分食一点残渣剩饭,如果自己不注意防护,在那些大鲨鱼们狼吞虎咽之时,说不定就会把自己也当成一块肉吞下去。

    虽然今年只有四十二岁,何邵已经开始总结自己的人生,想起自己跟随云烨在草原上游荡的情景,总是禁不住将自己感动地热泪盈眶。

    想发财就要先吃苦啊,所以何邵认为自己很有必要亲自走一趟西域。

    发财的路果然是艰辛的,坐在驼城上不长时间,他就晃荡到了乱石城,结果许敬宗认为驼城属于帝国机密,不能落入商贾之手,给了何邵五百枚金币,就将这个简易版的驼城征用了,云烨哪里需要一些补给,用这东西运输再好不过了。

    “丢人啊·如果驼城真的是这个破样子,云侯早就被突厥人抓走祭天了。”许敬宗看着军士们往驼城上装载货物,由衷的感叹了一声。

    何邵对于这事并没有太大的抵触,帮云烨就是帮自己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不过他对许敬宗的污蔑感到十分的气愤。

    “这已经是我们能造出最好的驼城了,为了这东西,我差点被元章先生送去都水监砍头,你看看,我从玉门关一路走到乱石城,她依然完好无损,你怎么能看不起人?”

    “别的我不晓得·但是我知道一点,你的驼城其实不叫驼城,叫做骆驼堆·十头骆驼扛着一个木架子,装载的货物还赶不上十头单独的骆驼,这是严重的浪费啊,你来西域是准备发财的还是准备来这里显摆的

    “当然是准备来发财的,长史可有什么好门路照顾一下小弟?”

    “现在说发财为时过早,帝国的危难还没有过去,需要我们帮着把这段难熬的日子熬过去,等到西域彻底安静下来以后,我们才能说私事。”

    何绍对许敬宗的话深以为然·在缴纳了两百枚金币的捐助之后,终于取得了自己独家经营乱石城权利,乱石城作为大西域物资的中转站·何邵认为这些钱花的很值。

    越往西走就越是荒凉,云烨的驼城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走在戈壁上,地面上蒸发起来的水汽·让远处的景致都变得模糊起来了,好在不用担心迷路,一路上到处都是腐烂的战马尸体,它们从龟兹坚持到了这里就再也挪不动步子了。

    云烨知道突施的大队就在前面,如果自己加快行程,用不了五天就能追上突施,但是云烨一直保持着现在的速度·不紧也不慢,只要保持一定的压迫感就行。

    两军的斥候倒是征战不断·郭平和陈数都已经下到斥候军里去了,他们对宰杀突厥人兴致非常的浓厚,程处默也在不断地积累自己的功勋,对他来说只要有仗可以打,怎么样都行。

    无舌那里出现了大麻烦,他的神光最近变弱了,照射出来的光芒不再是雪白的光芒,现在变成了暗红色,云烨知道什么原因,原子裂变都有衰弱周期,更不要说这个类似夜明珠一样的东西了,能量释放的差不多了,也就该变得和普通石头没有什么区别了。

    无舌盘膝坐在暗红色的房子里不知道在修炼什么厉害的法门,但是看起来阴森森的,这样的光芒杜如晦拒绝去照,认为此光不吉,照多了说不定会出毛病。

    无舌不管不顾的继续自己的修行,云烨也不多说话,几十岁的老人了既然有了一项追求,那就让他继续去追求吧,如果生活没了目标,无舌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垮下来,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回天乏术。

    连续走了七天,在遇到一出新的水源地之后,云烨下令驼城停止前进,原因是突厥人停下来了,云烨命令斥候将自己到来的消息传递给刘方,寒熙童知道,他们自己单独玩了这么久,总该收收性子据探马回报,小苗的天使军现在已经发展成了五万人的规模,在击垮了小勃律之后,如今正在天竺国境内作战,他们意图打穿天竺国之后,进入大食人在远东的领土。

    大唐之所以看中西域认为不可失守的原因之一就是吐蕃这个心腹大患,和游牧民族的纠纷不同,汉族的“扩张”多是因为不堪周边民族为争夺过去属于自己的领土而进行的屠杀、劫掠和骚扰,出于稳定该国疆土、以绝后患的目的才大举兴兵。

    为了保卫长安必须占领河西,为了保卫河西必须控制青海,为了控制青海必须占领西域来分吐蕃帝国的兵力,使其不能并兵向东扩张而已。

    很早以前,李二曾经和禄东赞商谈过这件事情,他认为只要吐蕃彻底的放弃青海一代的土地,大唐就彻底的放弃西域,结果被禄东赞一口回绝。

    随着大唐的国力日渐强盛,禄东赞打算同意皇帝的这个请求的时候,轮到李二一口回绝了,现在的局势非常的明显,大唐需要西域,自然也需要青海,李二从来都不把吃到嘴里的肉再吐出去,不管他还能不能吃得下。

    阴谋需要时间来发酵,云烨打算给突施留下足够的时间来确定自己的走向,贺鲁所部全军转向小勃律,紧紧地咬着天使军的尾巴不放,有点拿天使军当开路的巨斧来使唤,天使军因为自身构成原因假装上当,不断地把突厥人朝大食人的领地勾引。

    刘方,大长老这一对老狐狸互相纠缠着,互相牵制着,也互相依赖着在陌生的土地上厮杀。为此,云烨认为自己的力量不宜过早的介入,贺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王,突施现在想要回去,和自己的族人汇合就不能忽视贺鲁的存在。

    毕竟在他损兵折将的这段时间里,照顾所有突厥妇孺的是贺鲁,不是他突施,大长老作为突厥族内最有威望的长者,他坚定不移的站在贺鲁一方,再加上突厥第一猛将驳马带着最精锐的金狼旗忠贞不渝的守护着贺鲁,让早就想除掉贺鲁的突施无计可施。

    突施需要权衡得失,云烨并不急,他思考的时间越长,对他的损害就越大,让贺鲁带走族人,这是突施犯下的一个不可原谅的大错,如今不过是恶果展现了而已,没了东征的大义,他就没有办法继续统治各族的联军,化作鸟兽散乃是迟早的事情。

    驼城不再逼近,但是骑兵却在程处默,陈数,郭平的带领下日夜不停地袭击突厥联军,终于在一个晴朗的晚上,仅剩的五千薛延陀人悄悄地离开了大营,一头钻进了茫茫的戈壁,当突施穿好衣服提着战刀准备追赶薛延陀人的时候,吐谷浑长老悲哀的阻止了突施的行动,这个时候一旦分兵就是在自寻死路,就让薛延陀人离开吧。

    突施在戈壁上站了整整一夜,天明的时候斥候告诉他在五十里以外的地方发现了薛延陀人的尸体,他好像丝毫都不感到吃惊,回头对剩余的将领说:“离群的羔羊必然会被野狼吞噬,这是祖先传下来的话语,难道薛延陀的人都忘记了吗?”

    说完这句话的突施看着地平线上升起的那个巨大的热气球,会然对所有人说:“唐人似乎非常的希望我们去西征,虽然说敌人喜欢的我们就一定要反对才是,但是现在,我们没能力反对了,你们知道云烨为何远远地留在那里不来么?”

    不等诸将回答,突施继续说道:“他在等我们自己崩溃,昨晚薛延陀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就像是一头站在羊圈外面的饿狼,不断地吓唬我们,让我们从心里感到恐惧,等到我们失去战力之后,就会任他宰割。

    我本来想着带领你们进入莎栅国,彻底的吞并掉这个国家,然后我们再从长计议西征的事情,现在我们没时间了,云烨不给我们时间,贺鲁带走了族人,你们去追随他吧,很想砍下这个捣鬼的臭小子的人头啊,真是遗憾。

    吐谷浑长老抓着突施的手急切地问:”你准备干什么?“

    突施笑着说:”我不死不成了,两万唐人的血债就在我的身上,他不会允许我轻易地逃脱,只有我死了,剩下的人才能有机会活着。

    我当初就在这里烹熟了我的妃子,将她贡献给了天神,很可惜,天神的胃口很大,没有感到满足,现在就把我摆到祭坛上去吧,但愿能让他保佑你们顺利的到达西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