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七节渊盖苏文之死(3)

第五十七节渊盖苏文之死(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杀人放火就该选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盖苏文偏偏选择了天有大月亮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夜晚,为了节省体力他甚至没有跳墙,搬来了一把梯子爬上了墙,仲长脖子看看街道上来回巡视的军士,然后就跳下了高墙。

    唐人非常恶趣味的将他和高建武的房子安排在一起,这就给了渊盖苏文很大的方便,按照礼制,高建武可以养十六个家将,这一条对唐人要求并不是很严,不能称呼为家将部曲的还能称之为家丁,但是对高丽人的要求就非常的严格了,十六个家将就是十六个家将,多出来一个拿武器的人就算是逾治。

    今晚,武士们都非常的紧张,不知道外面的唐人想要干什么,为了不惹怒唐人,他们巡夜的时候连腰刀都没有配,而且只见到两个。

    盖苏文轻快地在小径上走着,两边都是高大浓密的牡丹,大朵大朵的牡丹在五月的和风里微微的摇动,没有花香,却艳丽非常。

    寒光闪过,两个家将的尸体就倒进了牡丹丛,压折了无数花枝,盖苏文从地上捡起一朵粉色的牡丹,看了一会才想起来当年荣华为何要咬自己的鼻子了。

    满山的金达莱,人比花娇,自己怎么就不知道折一枝最美的金达莱插在荣华的发髻上?怪不得会引来美人娇嗔。瞅瞅月亮,这时候好像有点晚了。

    将这朵牡丹小心的揣进怀里,如果顺利的杀掉高建武,自己去旁边坊市一趟,把花给荣华,女人就是这样,对她门好,她们不知道,非要这些东西来表达一下。

    一个丫鬟的脖颈间喷出大蓬的鲜血,脑袋歪倒在一边盖苏文一脚就把这个出来起夜的女人踹进了花园,花园里的泥土松软,几乎没有多少声音传过来。

    多年的枭雄生涯,已经将盖苏文的心智锤炼的如同钢铁一般坚毅只要达到目的死多人都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厢房里静悄悄的,高建武的仆人都睡在这里,盖苏文一阵阵的发笑,这样的时候他们都能睡的如同死猪,悄无声息的抽出短刀,飞快的在每一个人的脖子上划了一刀,这一刀划得很深几乎切下来半个脑袋,站在巨大的通铺边上,欣赏了一会血泉见血泉不再喷涌了,就扯过通铺上的毯子覆盖在他们的头上,不是因为心生怜悯,而是为了盖住血腥味,让它不要太早的传到外面去。

    “老太医,一个人的肾脏完全被破坏之后,您认为这样的人还能存活多久?”

    狄仁杰坐在太医院的矮榻上向老太医求教。

    “这样的人部可能存活,肾脏被破坏了,人也就死了这是必然之事。”老太医也喜欢这个聪慧有礼貌的年轻人,给出了确切的答案。

    “可是有一个人他的肾脏已经完蛋了,他却依然活着今天下午的时候我还见到了他,他好端端的坐在那里饮酒。”

    “这不可能,肾为先天之本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他若有损,疼痛难忍,全身积水,肿胀,小便无法排出,必然殒命不过老夫当年曾听洛阳的白老先生说过,有些大毅力的人在短时间内还是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哪怕在肾脏完全不起作用之后依然能够存活一月之久,不过这样的法子比死还要惨,若是老夫,断然不会向病家推荐。”

    狄仁杰猛地站了起来拱手问老太医:“老太医,是不是服用马钱子这样的剧毒之物达到以毒攻毒的效果?”

    “你是如何得知的,确实如此,不过我们将之称为换命,起始需要服用少量的马钱子就能镇痛,但是马钱子的毒素发作同样让人痛不欲生,忍这阵疼痛的时候,浑身就会出汗,同样做到了将身体里的水排出体外的作用,但是我们排尿是为了排毒,不是为了排水,所以这个法子只会把我们食用五谷杂粮残留的毒素留在体内,下一回想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加大马钱子的剂量,疼痛也会加倍,不可取,不可取。”

    狄仁杰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之后又问:“老太医,假如这个人以前就是一位武学大师,这样做了之后他还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吗?”

    “呵呵,肾为命之根本,那里都坏掉了,如何还能保持强大的身体?除非他获得药力的帮助,短时间还能支撑,时间长了他就会成为一滩烂泥。”

    听了老太医的话,狄仁杰匆匆感谢了老太医,连忙走出太医院,跨上战马,就向待贤坊奔去,全部明白了,盖苏文就是凶手,这个家伙在承受过巨大的痛楚之后,没有选择在家休息,而是选择没有目的的杀人来发泄心中痛苦,张德海家人身上所受的刀伤为何会越来越少,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需要赶时间回去点卯,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的体力不

    清空了两边的厢房!苏文疲惫的靠在柱子上,从怀里掏出一根高丽参当萝卜的嚼了下去,靠着柱子坐了下来,过了一会慢慢的站了起来,现在该清理内宅了。

    匕首挑开了门闩,幽灵一样的钻了进来,然后轻轻地掩好门,站在光影斑驳的树下,几乎和大树混成了一体。

    石子掉在石板路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四个家将迅速的赶了过来,背靠着大树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没有找到原因,只看到一片刀山向自己扑了过来……

    每具尸体上只有十六道刀口,这让盖苏文不由得悲从心来,一年前自己还能稳稳的斩出三十刀,现在只有从前的一半,现在没工夫悲伤,绕过尸体,慢慢走进了藻井,他对头顶的那些画没有半点的好感,高丽的藻井上画的都是三足乌鸦,大唐的藻井上全是繁复的花纹和蝙蝠,非常的丑陋。

    两把刀飞了出去,发出一声轻响,就将两个打瞌睡的家将钉死在墙上,其中一个没有钉牢,身子倒了下去,撞到了身边的巨大花瓶,盖苏文没有去扶,因为已经有密集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咣当的一声巨响之后,盖苏文就收回两把刀,自己糅身钻进了二道门,身形还没有站稳,两把刀就向自己砍了过来,脚底下猛地一蹬身子继续往前面窜,一头扑进了挡在前面的那个家将的怀里,刀柄上弹出的短刀在一瞬间就把那个高举着战锤的大汉内脏绞了个稀烂这个人才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一个人。

    当那些家将看到面前的人是盖苏文的时候转身就想跑,作为高丽的无敌悍将,没有几个人有勇气和盖苏文对峙。

    带着链子的长刀再一次飞了出去,斩断了其中一个护卫的脖子,人头飞了起来,尸体继续往前跑了三五步才重重的倒在地上。

    另一把长刀就非常的不如意了,刀子卡在那个家将的颈骨上拔不下来,盖苏文踩着人头才将刀子拔下来,自己的左面身子已经不太听指挥了。

    “高建武,出来吧,我们说说话,你如果不嫌弃丢脸就大声喊吧,看看外面的唐人能不能救你。”这家伙毕竟是高丽的王,盖苏文认为自己多少也要给他留点颜面。

    “杀人了,盖苏文杀人了!救命啊!”高建武一点都不在乎丢脸,扯着嗓子开始大叫起来,不但他在喊叫,其他的家将也开始喊叫,里面还夹杂着女子的声音。

    盖苏文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应经听到街道上有急促的马蹄声传过来,狄仁杰毕竟是一个聪明人,他会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手一抬肋下的皮囊就被他高高的抛起,无数刀砍过,皮囊里的火油就撒满了整个屋子,火折子吹着之后,在帷幕上轻轻的撩了一下,一条淡蓝色的火苗就窜了起来,不一会整间大厅就已经是烈火熊熊了。

    高建武为了提防盖苏文杀自己,聪明的堵死了自己卧房的所有窗户,现在这里却变成了自己的坟墓,一个大汉吼叫着从里间冲了出来,后面跟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没有看见高建武从长长的甬道里出来,他或者在等一个更好的机

    火势很大,那个汉子冲到盖苏文身边的时候衣衫已经在冒火,围着布巾子的渊盖苏文往旁边轻轻地一让,那个大汉就想从窗户里跳出去,盖苏文的链子刀在他的脖子上转了一圈之后,冲出窗户的只有他的人头。

    两个妇人大哭着又往回跑,却被高建武一人一剑捅翻在地,最后的那个男人很干脆的给了自己一刀,白衣飘飘的渊盖苏文站在大火里就像是一尊魔神。

    大门被撞开了,外面也开始有水龙往房子上浇水,在大火中鏖战的盖苏文磕飞了高建武的长剑,割断了他的手筋脚筋,丝毫不顾自己身上的火焰勒着高建武的脖子对他说:“我小时候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就不喜欢你,总想把你的这个舌头割下来,就你的这张臭嘴,不知道传达了多少祸国殃民的旨意,没想到今天才得逞心愿。”

    长刀从高建武的嘴里捅了进去,看着他像死猪一样的在抽搐,盖苏文松开高建武,伸开双臂准备迎接自己的末日,腰部现在很疼,非常的疼。

    一条绳子缠在他的腰腹间硬生生的将他拖出了窗户,倒在地上看着站在头顶的狄仁杰说:“你把我的牡丹毁了,如果你赔我一朵,我就告诉你一件事。”

    狄仁杰想都没想就从旁边的花园里摘了一朵最大的放在他的胸口

    盖苏文拿着那朵花显得非常幸福,然后对狄仁杰说:“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