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九节老迈的杜如晦

第四十九节老迈的杜如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云烨的驼城再一次被分解了,变成了五十头骆驼载负一的木格子,组装成坚城的时间也延长了三倍,但是考虑到戈壁上糟糕的地形,也只好如此了。

    广袤的原野上驼城在不断地散开再慢慢聚拢,往复不断地进行,甚至还能摆出几个变化出来,突厥人今年好像销声匿迹了,程处默的巡视范围不断地扩大,依然一无所获,这让他非常的郁闷,运气不好啊,自己没来的时候,攻城战在北庭都不稀罕,自己倒了北庭,不要说攻城战了,就连遭遇战都没有碰上过。

    “俺老程运气不好啊。”程处默坐在大树底下一个劲的灌闷酒,云烨在旁边陪着他,往嘴里丢一颗豆子拍拍程处默的肩膀说:“你这是诅咒我呢,我这个大将军最盼望的就是没有战事,整天玩驼城有什么不好的,你看看,现在可是一字长蛇阵,披着战甲的骆驼缓缓移动就能把敌人一一的分割包围,最后一口吞掉。”

    程处默抬起头瞅一眼驼城心情更加的低沉了,捶着胸膛说:”我要的是硬碰硬的战争,不是你这种游戏似得战争,你是在作弊,驼城就是你最大的作弊工具。“”这是胡话啊,不许乱说,指望这东西混个公爷呢,怎么就作弊了,按你的说法,我们就该把衣服盔甲武器都扔掉,光着屁股拿牙齿咬才是真正的作战。

    野兽才这么干,咱们现在拼的不是体力,而是智慧,能用工具把敌人干掉,为什么一定要骑着马拿着刀子玩命的砍来砍去?

    你收收心思,还是去驼城上当将官吧,这样才能早点混到将军这个位置上,一个堂堂的驸马都尉,现在还是校尉你不丢人啊。“

    云烨的话程处默充耳不闻·干脆离开椅子蹲在坎儿井的口子上瞅着里面淙淙的流水发愣。

    三更眠五更起才打熬出来的一身武功现在已经没了用武之地,好多的武器如今在军中已经不见了,比如巨大的投石车,强悍的陌刀·藤条编成的马槊,取而代之的是弩,强弩,八牛弩,这些远距离杀伤性武器。近战再配上新式的火药武器,这就足够了。

    拿着刀剑程处默一个人对付十个不成问题,但是对付三个拿着弩箭和火药武器的士兵就会陷入绝境·这才是让他突然感到伤感的原因。

    刘正武只剩下一只胳膊,这丝毫不影响他指挥,随着手里的旗子不断地变化·驼城转瞬间就会变换成各种姿态,三天后就要接受兵部的检验,自己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

    明天马队就要配合驼城作战,如何在恰当的时间放出攻击的马队,是刘正武需要特别注意的,为此他和书院的学生们不眠不休的研究了最快的开城方式,驼城最奇妙-的一点就是无论哪个方向都能成为城门,非常的突然,一定会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的·而大唐的骑兵就能在最舒服的位置上向敌人发动最猛烈的进攻。

    程处默极力要求亲自统领骑兵,军中没人能争得过他,刘正武只好上到驼城上去当驼城的指挥官·干了两个月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座驼城。

    驼城上的士兵最好是识字的,这已经在决策层形成了共识·不说别的,光是驼城上形形色色的链接扣件想要认全面就需要很多的时间,更不要说上面的数字标示和说明书了。

    可是云烨的全军识字计划彻底的泡汤了,悍卒们早上好不容易认识两个字,到了晚上,就会和着米饭一起吞下肚子,第二天早上再问·他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昨日还学过什么学问。

    掌握文字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能做到,看着那些识字的军士上了驼城耀武扬威的向他们展现自己身上的红带子·只能骂一声娘,然后发誓一定要自己的儿子读书识字,要不然将来连丘八都当不了。

    训练的很苦,火焰山下的夏日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不但人受不了,就是骆驼都会昂起头吼叫两声,只要是从驼城下来的人,就会立刻从坎儿井提上来一桶子凉水,先把脑袋塞进去喝几口,然后就把水浇在自己的身上降温,一天下来,水喝的太多,人的肚子只要一走路就会跟牲口一样咣当咣当的响。

    中午的时候是休息的时间,高大的杨树底下躺满了横七竖八的人,至于阴凉的坎儿井巷道里更是人满为患,只有骆驼好像并不在意,卧在驼城的木头架子底下,悠闲地嚼着青草。

    杜如晦亲自来了,这出乎了!所人的想象,七十岁的老人家万里奔波确实太幸苦了,穿普个短褂子,摇着蒲扇,在云烨的陪同下参观了整个驼城,看着远处红色的火焰山,笑着对云烨说:”都说此地乃是人间酷暑之极,今日一观果然名不虚传啊。“”戈壁就是这个样子的,尤其是这一代,那座山的石头上能够烫熟肉饼,鸡蛋敲碎了放上去,不一会就熟了,一年都下不了几滴雨,如果不是身后的折箩曼山,这里只能是旱魃横行的地狱。“

    云烨请杜如晦去参观了坎儿井,这样的水利工程受到了老杜的大力赞扬,并且请云烨在驻守北庭期间千万不要忘记继续将坎儿井向远处延伸,他发现,坎儿井到了那里,那里就是一片绿洲。

    参观了一整天,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杜如晦才向云烨问起突厥人的动向,根据郭孝恪的消息,突厥人已经在准备远征,他建议大唐应该即刻西进,迅速的控制整个西域,不让吐蕃人染指才是。”云侯,郭孝恪这样的奏折超过了十封,将帅不和乃是大忌啊,云侯当慎之。“杜如晦把话说得意味深长。

    云烨笑到:”我的资历不足以服人,老郭又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主,发出这样的不同意见也是有的,不过依我看,西进不可取,至少三年之内不能提,去年的时候马贼横行,我还不是很担忧,今年开春以来,马贼全部销声匿迹了,这让我非常的担心,情形太诡异,杜相,我感觉今年会有大事发生,所以今年我不会翻过雪山回到北庭旧址,而是准备固守高昌,只要守住高昌不让他们流窜进草原,或者陇右,就心满意足了。

    至于老郭既然不喜欢留在我的麾下,那就分出去吧,强扭的瓜不甜,我不在乎他的一万多人,相反非常的担心他会捅出大祸出来。其实他只要看着吐蕃人不让他们从高原下来就是大功一件,我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的激进。或许他自己当了主帅就会安静一些。我要求将他分出去的折子现在该有回复了吧?“

    杜如晦点点头道:”我就是从郭孝恪那里过来的,然后才到了你这里,郭孝恪的反应非常的激烈,既然你也不愿意,那就回复旧制吧,我对郭孝恪也是这么说的,至于他不敬上官这条罪状,回到京师兵部自然会有公论。“

    云烨摇摇头说:”这是小事,我只希望他不要忘了防备吐蕃人,一旦吐蕃人撕开了他的防线,就会兵临乱石城下,乱石城固守有余,进取不足,吐蕃人只需要派遣少数的军队看住乱石城,剩下的大军就很有可能会叩关,到时候沙州,阳关,玉门关就会首当其冲,这个罪名才是他担当不起的。既然您给我带来了一万援军,我希望他们能很快的加入训练,我总感觉时间不太多了。“

    杜如晦掏出兵符交给了云烨,云烨接收后,交给了副将程处默,程处默立刻就去清点兵马。一时间房间里有些沉闷。

    杜如晦带来了一万五千兵马,留给了郭孝恪五千,给云烨带回了一万,而云烨要求的援兵数量至少是三万,一万骑兵并没有达到云烨的期望。”今年以来,朝廷从关陇之地抽掉了三万兵力远赴西域,但是陛下和老将们认为,沙州,玉门关,阳关才是最重的地方,河西不能有失,河西有警就会天下震动,所以一万五千兵马补充给了苏定方。

    云侯你要体谅兵部的难处。”

    “我知道,您一个即将致仕的老人专门走这一趟,就是为了安稳将士的心,我也明白陛下的心思,关内不容有失,关外就算是打烂了也不要紧,我觉得陛下的这个如意打算不会得逞的。”

    杜如晦呵呵一笑道:“老夫这是最后一趟公差,完事以后我就会含饴弄孙不问世事,国朝到底是要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去管理,这几年,老夫非常的彷徨,发现自己看不懂这个世界了,如今长孙家的热气球飞的满世界都是,听说现在已经开始载人载货了,魏王制造的飞船最远已经能够飞翔三里地了,只是到了最后总是会炸毁。

    那些年轻官员写的关于朝廷财货的折子,可怜房玄龄需要找书院的学生特意给他讲清楚了才能彻底的明白。房谋杜断,呵呵,老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