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五节一日三惊

第三十五节一日三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当血液不再往外喷的时候,孙思邈在李二的头上连续插几根针,拿着纱布按在李二头上的伤口处,紧紧地按住,李二的呻吟声渐渐地低沉了下去,很快就变成了正常的呼吸。

    孙思邈把金针取下来,回头对皇后说:“陛下的血气过于充盈,以后必须制怒,放血之术乃是万不得已的情形下才能使用的法子,用的次数多了也就不再管用了,这一次很危险,一旦头部的血管爆裂神仙也无救,戒之,戒之。”

    长孙哀叹一声道:“身在那个位置,那里有清闲的一天,多谢道长了。”

    孙思邈点点头对皇后说:”陛下现在需要静养,这里不要围着这么多的人,老夫去偏殿歇息片刻,等陛下醒转之后再唤老夫过来重新给陛下把脉。“

    长孙让宦官陪着孙思邈去偏殿休息,自己遣散了那些嫔妃,只留下杨妃,阴妃,以及一个太医在宫里等待。

    过了良久李二才醒了过来,张嘴第一句话就是”气死朕了。“谁知道这句话一出,长孙顿时就大哭起来,引得杨妃,阴妃一起跟着哭。

    她们三个一哭,李二非常的奇怪,眼泪滂沱的长孙可不多见,玄武门之时长孙进宫清理后宫,出来以后也只是呕吐,没有哭泣,怎么现在就哭成这样?

    眼睛一扫,发现御医扑倒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在自己的脖子上摸了一下,发现了三道伤痕,忽然觉得自己的视力好像有点模糊,眼睛里好像总有一只蚊子在阻挡视线。

    嗅嗅大殿里的药味,问长孙:”刚才朕是不是很危险?“”您一回来就大发雷霆,在书房里乱扔乱砸,不一会就感到头疼,然后您就人事不省了,御医熬了药汤一点都不管用·幸好妾身命人去请了孙道长,他说您是气急攻心,血气太旺,就用银刀给您去了好多血·您这才睡安稳,四个时辰了,才醒。

    陛下,妾身是妇人,不想管朝廷上的事情,只求您万万保重龙体,为我们姐妹您也应当保重·不能再这样呕气了,妾身宁愿您用杀戮来平息怒火,也不能再这样伤自己的身体了。“

    李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三个老婆说:”朕为了这个江山费尽了心力·可是今天,有人拿朕当桀纣之君来看,还说自己死了以后要烧成灰,洒在城门口帮着朕拖拽敌人的脚步,好让朕逃跑的快一些,朕很想当场剁下他的人头,还是忍住了,回到了宫里,越想越气·所以才有这样的灾祸。“”是谁?“长孙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两个字,眼睛里的凶光大盛。

    李二摇摇头无奈的说:”算了,算了·那就是一个不怕死的,你去杀他,说不定正中他的下怀·然后史书上就有的写了,我们夫妇的名声也就彻底的毁了,还是忍忍算了。“

    孙思邈进来的时候,李二正在向自己的三个老婆诉苦,诉到委屈之处,连宦官的禀报声都没有听到,猛然间看到孙思邈在门口·顿时弄了一个大红脸。”陛下继续,这样很好·这是最好的纾解心胸的法子,老道乃是医家,只要能对病情有利,怎样做都不过份。“孙思邈面无表情,刻板的就像是一根木头。

    李二闭嘴不言,他还做不到像云烨一样无耻。

    孙思邈给李二重新把脉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有把李二的眼皮翻起来看眼睛,摇着头说:”贫道紧赶慢赶想不到还是迟了一步,陛下的眼睛已有蚊蚺重影,这是淤血进入了眼睛,如不消除,会有后患。“

    长孙连忙追问:”如何才能消除?“”去火才能明目,安静修养半月,每日粗茶淡饭,佐以醋芹,再服用清淤活血的汤药,就会无碍,陛下万万不可小视之。“孙思邈给出了药方,然后就打算出去,帝后待得地方还是少留为妙。”多谢道长。“李二闭着眼睛还是感谢了一下孙思邈。

    云寿和贺兰出不了皇宫了,不但他们出不去,无数的皇族子弟也出不去,今天长孙没有在学堂出现,几个礼教老夫子,也特意免了他们的功课,都是富贵人家出来的,一看到皇宫里到处都是甲士,就知道出大事了。

    皇帝病了,这个消息被严格的锁在皇宫里,对外面宣布的消息就是皇帝心有所感,决定闭关半月,参悟一些道理。

    辛月现在对朝廷的变化非常的敏感,丈夫不在,自己必须看好这个家,现在李靖家的大门晚上都不关,只要有路人从他家的门前经过,就能看清楚里面的活动,那面用来保护隐私的照壁都被拆除了。

    魏征家里不用说,每天魏征都穿着九品官服去城门上班,魏、特意到云家要了一些金丝楠木,现在他家里的工匠,日夜的赶制棺材,还一次做了三口之多。没有人认为皇帝会找他的那个傻儿子算账。备三口棺木就是为了好收敛魏征夫妇和魏叔玉。

    房玄龄已经告病一个月了,对外面的事情充耳不闻,只知道抱着自己的小孙儿四处闲逛,到云家打秋风混糕点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在皇帝参悟大道的这段时间里,市面上都萧条了好多,辛月的马车经过燕来楼的时候,能看见那些花枝招展的歌妓,闲散的趴在栏杆上闲聊,以前可没有这样的状态。

    那些牵着豹子,驾着鹞子的纨绔们销声匿迹了,都被自家的长辈关在家里不许出去,有好些勋贵官员,对书院每七天就要休息一天的制度有很大的意见,要求书院每年只需要在清明除夕的时候放两天假就足够了。没事不要把学生放回家,关在玉山很好。

    辛月瞅着自己的大门一会让打开,一会又让关上,甚至撺掇着老祖宗,要全家搬到岳州去住几天,冬鱼甚至已经准备好了一艘快船在码头听命,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辛月就会立刻就让冬鱼带着全家老小坐船跑去岳州,如果岳州还不够远,她准备去邕州。

    小武回来了,牵着云香的手玩耍了一会,实在看不下去辛月坐立不安的样子,就上前对辛月说:”师娘,您在害怕什么?害怕我师父战败,最后全家跟着倒霉?“

    辛月眼泪涟涟的对小武说:”你师父在边塞,对面是几百万胡子,他只有五万人,怎么打的赢?师娘我现在每过一天就当是赚的,你看看,魏家,李家,再看看长安城里的大户人家哪一个不是过的战战兢兢地,生怕陛下的怒火降到自家的头上。

    如果这个家里只有我和你师父,师娘我反而不会害怕,反正你师父出了事,我跟着去就好,可是现在不行啊,师娘死不成啊,也不敢死,全家几十口子人的人命全压在师娘的肩上,我只要一个念头没顾及到,说不定就会有滔天大祸。“

    小武皱着眉头听完辛月的哭诉,好笑的说:”师娘啊,论到人,咱们大唐现在快有一万万人了,胡子才几个,行军打仗可不是全家老少一拥而上的去斗殴的,这里面需要章法。

    我师父都没有告诉您他会打败仗,您担心什么?师父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这场仗的成败会影响到全家老少的性命,您觉得以我师父的智慧,他会接这个烫手的山药?

    再者说,就算是我师父战败,这也没什么,那些老国公们打败仗的多了去了,就那个薛万彻,还被人家活捉过,剃了秃瓢送回来,您见到陛下砍他全家的脑袋了?还不是把公主嫁给了他,用来安他的心?

    就您说的这个道理,五万人怎么能打得过人家好几百万人,您都知道的道理,陛下怎么会不知道?那五万人可都是关中子弟,是精锐,是大唐的根本,谁损失得起?

    既然不是去派我师父他们去送死的,那就是说朝廷有后手,陛下不是在参悟什么大道,其实是生病了,小寿儿和贺兰已经五天没回家了,说是被皇后娘娘留下了,可是孙爷爷也不见了呀,我去药庐问过,说是五天前有侍卫快马来请孙爷爷入宫。结果孙爷爷自己骑着马就跑了。

    这个世间能让我孙爷爷惊慌之下连马车都不坐,骑着快马跑的人除了陛下,我想不出谁还有这个面子。“

    说到这里,小武诡异的一笑,对辛月小声说:”陛下得病了,一定是了不得的大病,所以我孙爷爷才会惊惶。

    其实啊,这对咱家有好处,而且还是大好处。“

    辛月见小武故意卖关子不说话,气恼的抽了小武两巴掌生气的说:”你这个死孩子,师娘急的都要上吊了,你还在卖关子,快说,咱家哪来的好处,只要平安师娘就谢天谢地了,好处咱家不要了。“

    小武咯咯的笑了一嗓子在辛月的耳朵边上悄悄的说:”要是陛下不小心病死了,太子殿下继承大统,您说以我师父和太子殿下的交情,岂不是能占大大的便宜?“

    辛月啊了一声,伸出手来又开始揍小武,小武嘿嘿笑着支着脊背让师娘出气,自己还没心没肺的对着云香挤眼睛。

    辛月揍完了小武,警告她不许胡说八道,但是整个人的精气神就不一样了,小女子的神态没了,一出门还是威风八面的云家大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