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四节气急攻心

第三十四节气急攻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殿下有所不知,在哪无边的草原上,到了春日美的几令人窒息,盛开的鲜花,洁白的牛羊,青翠的嫩草就在蓝天下尽情的生长,牧人唱着优美的歌谣,那里安乐祥和的让贫僧一度想要犯戒,从此不回中原,就在蓝天白云下诵经礼佛,最后长眠于此。

    好在我佛慈悲,贫僧在高天上看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庙宇,它是如此的雄伟壮观,这才是佛国,贫僧深知,有僧自然需要有庙,有菩萨自然需要有道场,所以贫僧发下了大宏愿,想要在草原上建立一座宏大的佛国道场,为那些慷慨善良的人日日祈祷。”

    “你这和尚倒是长得清秀,竟然是玄奘大师的弟子,想要化缘,就要对我们姐妹解说佛法,如果解释的通透,自然会襄助你完成宏愿。”马车里传出一个慵懒的女声。

    “愿意之至,向世人传播佛法也是辨机身为僧人的自觉。”和尚合十双手念了一声佛号,恭敬的回答。

    魏征冷眼旁观,叹息了一口气,一个走火入魔的和尚,几个糜烂颓废的公主,遇到一起只能让事情的走向变的更坏,想到这里,挥挥手立刻放行,用不着自己去惩罚这几个犯戒的人,他们自己会慢慢走到断头台上去的。

    皇帝如今志得意满,雄心几乎可以吞并天下,因为自身的原因,他不会容忍任何道德上的瑕疵,自己只要犯得不是什么谋反之类的大罪,死了以后一个文字的谥号还是会有的。

    勋贵们走了,纨绔们走了,只有云寿和贺兰两个人依然贴着墙根站立,不是不想走,而是因为魏征规定的时间没到。

    魏征满意的笑笑,走到两个孩子身边,老仆搬过来一把椅子,坐在椅子上和云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你爹爹不会有事的·骆驼已经送过去了,有了驼城,你爹爹防守的三角区域,不会有大麻烦·至于吐蕃人如果想要抄你爹爹的后路,自然会有苏定方顶上去,你爹爹只是北庭的最高长官,唔,现在安西也归他管辖了。

    孩子你不明白,你爹爹如果没有朝廷的旨意,是不能靠近玉门关五百里的·和你一时说不清楚,你只要知道羁縻州和边军的区别在这里就行了。

    不错,你家的果子味道不错·爷爷现在不能吃梨子,点心倒是没问题,回家就给你娘说,没有到那个份上,当年霍去病带着两万人就能在狼居胥山纵横,你爹爹的实力比霍去病好十倍不止,西域人打仗也是要吃东西的,就算是有一百万人,也不能一下子扑上来。

    在西域那个鬼地方·长途奔袭最大的限度就是十万人的规模,再多了粮草就供不上了,就这十万人他们至少需要三十万人赶着羊群·牛群负责供应,他们没那个实力。

    咦?这是果子露?什么果子?桃子的,大冬天的喝桃子蜜也只有你家有·味道很好,明天再去宫里上学的时候给爷爷多带点,这东西喝了长精神。

    在宫里就守规矩,不要总是把那些皇族子弟打的吱哇乱叫,好好地玉山书院不去,怎么就要去乱糟糟的皇宫里受罪。”

    “老匹夫,你倒是给朕说清楚·朕的皇宫怎么就llL糟糟的了?”李二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魏征丝毫不感到惊讶·起身就要恭敬的给皇帝施礼,施礼才施了一半,就看见李二没穿龙袍,没戴冠冕,就硬生生的止住了将要弯下去的腰,进言道。

    “您还是喜欢白龙鱼服,既然未着冠冕,小臣就不行朝觐大礼了,至于说到皇宫乱糟糟的,这是小臣一时的口误,请陛下恕罪,如果您觉得不惩戒一下不足以平息怒火,不如就让老臣去守玉门关如何?三千里发配正和朝廷典律。

    李二背着手从旁边走过来,让云寿赶紧滚,再敢胡闹就把腿打折,眼看着云寿拖着贺兰跑了,这才阴着脸对魏征说。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个道理你说了无数回,今天朕就给你一个说清楚的机会,再遇到惩处也不会有人再说朕不给你分辨的机会。”

    “《起居注》的事情确有其事,褚遂良没说错,小臣确实将自己和陛下之间的交谈呈送给了颜家抄录在《起居注》上,就在昨天,陛下的那道旨意微臣也送给了颜家,颜家向来公正无私,断然不会胡说八道,这是微臣在弥补《起居注》缺少的内容,律法规定陛下不能看,可没有规定微臣不能看,都说盖棺才能论定,微臣就是贪心了些,想要在棺材盖上之前看到自己一辈子到底奋斗了些什么,想看看世人如何评价我魏征,就这些。”

    “你真的如此在乎身后名吗?”!是自然,微臣一生不好财货,不在意官职,倒是对身后名看得极重,豹死留皮啊,老臣这头已经力衰体弱的羸马,想留下一张好看些的皮货,有何不妥吗?”魏征还是那副侃侃而谈的模样,对自己在《起居注》里添加文章的事情毫不在意。

    “你想留一个好名声朕不阻拦你,只想问你魏征,这些年以来你竭力的护佑山东豪族所谓何事,这个时候你我都在青天白日下,就不要说鬼话了。”李二的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呵呵,确实有私心,不过这样做对我魏征没有半点的好处,老臣想问问陛下,现在您的权利已经达到了鼎峰,一言出可令江山变色,四海震惊,拥有这样的权利陛下的心可曾安稳?”

    “朕乃是天子,替上苍牧民,拥有无上的权利有何不可?老匹夫,你处心积虑的想要为朕设置拌索,可恨,可恼!”

    “脱缰的骏马跑的并不是最快的,我的陛下,”

    “朕是神龙,自当在九霄行云布雨,握雷电鞭策世人。”

    魏征听李二这样说,愣了一下,然后摊开双手道:“陛下自然是神龙,甚至是我华夏史册中最有威严的一条神龙。

    敢问陛下,我等蝼蚁一样的人是否不管陛下降下的是冰雹还是暴雨都必须鼓掌称快?数年前陛下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那个时候微臣每每听到这句话都欣喜不已,现在您已经成了能够兴云吐雾神龙,是否就能按照自己的旨意让世人景从?

    微臣听说,百姓如水,帝王如舟,顺流直下自然能够一日千里,逆水行舟自然事倍功半,既然陛下现在已是九天上的神龙,逆水顺水对陛下已无牵碍,微臣就无话可说,请容许微臣在城门郎这个职位上继续为大唐效力至死,如果死了,臣也不敢要坟茔,只求将我的尸体烧成灰炭,铺在这城门里,或许在敌军进城的时候,老臣的幽魂还能拖住一个敌人的脚步。”

    “大胆,你敢诅咒大唐灭国?”

    “伍子胥悬人头的事情老臣做不来,铺地还是可以的,如果陛下再这样一意孤行,不听劝谏,亡国之祸迟早就会到来,即使不是异族进城,也会是乡农揭竿而起,不管如何,老臣生是大唐的臣子。死也是大唐的死鬼,您放心老臣不会诅咒大唐的,因为这个国家也有老臣的血汗。到时候一定全力襄助大唐江山万世千秋。

    时候不早了,陛下请回,老臣这就要去执役了。“

    魏征说完,就整理一下衣衫,将腰里的横刀摆正,回到了城门旁继续看着来往的人群进城,出城。

    他们的谈话没有别人听见,只有两只落在城头的麻雀似乎听到了一些。”朕要杀了他,朕要杀了他,朕要杀了这个匹夫,朕不但要杀他,他的全家一个都不留!”匆匆回到宫里的李二暴跳如雷。

    心爱的八宝玉如意被他摔得粉碎,桌案上的笔墨纸砚香炉之类的东西全部被他推到了地上,他的脸色通红,青筋暴起,刚刚发了两下脾气,就感觉头疼的厉害,大叫一声翻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整个皇宫顿时就llL了,御医匆匆的赶过来,想遍了办法却对面如金纸的皇帝束手无策。皇帝依然昏迷不醒,杨妃,阴妃这些品级高的嫔妃围在龙床周围哀哀的哭泣。李泰不断地往殿外看,李承乾按照典制已经去了十六卫的大营坐镇。长孙坐在李二的身边,小声的对李二说:“二哥再等会,孙道长马上就到了,再忍忍。”

    很少骑马的孙思邈这一次骑着一匹快马,不断地挥鞭,战马穿过朱雀街,在皇宫未作丝毫的停留,直接来到了万民宫。

    快步走到皇帝床榻前的时候,已经是汗流浃背,顾不上抹汗,也顾不上和皇后见礼,闭着眼睛等自己的狂跳的心慢慢恢复,这才抓起皇帝的手腕探究病情。

    “准备银刀,银碗,陛下这是气急攻心,药石的效果太慢,耽搁不得,否则会有性命之忧,就是现在,陛下的眼睛也会受伤,老道这就要下手放血,请娘娘下令吧。”

    长孙站起来冲着孙思邈施了一礼说:“本宫相信道长,请尽力施为。”

    孙思邈手里的银刀,轻轻地割破了李二脑袋上的三处血管,鲜血滋滋的往外窜。三个太医拿着银碗心惊胆颤的接着皇帝头上流出来血液,眼睛一眨不眨,豆大的汗珠子不断地从额头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