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六节小武的新婚

第二十六节小武的新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有了一个走的,其余的人也就起身准备离开,老农最是和善笑眯眯的吆着牛车从大路离开,道士走的最是奇特,他是翻到房顶上走

    只有番僧还在嚼着烧鹅的骨头,小武发现,这个番僧吃的那只烧鹅竟然一点骨头都没有留下来,番僧吃完了东西,念了一句经文,站起来用怪声调问小武:“孔雀明王安在?”

    小武摇头表示不知,她确实不知道,人当年已经被刘进宝扛到酒坊,放在炉子里烧成灰了,她自认对此事一无所知。

    “光明盘断成两半,我找到了其中的一半,告诉我,另一半光明盘子在哪?老僧自己去取。“番僧把这句话说的理直气壮,不知道他依仗了什么能在这里大呼小叫。

    李纲瞅瞅单鹰,见他低着头不说话,叹息一声就被小武推出了房间,门还没有关上,里面就传来拳脚破风的声音。”今天是的大喜的日子,唉,好好地一个吉日被彻底的毁掉了。“李纲拍拍小武的手,很是遗憾。”爷爷啊,这有什么关系,小武今日里穿的是红裙子,有点血光小武的婚礼才会更加的吉祥,光明盘的事情师父对我说过,说那是拜火教的圣物,被师父一刀砍成了两瓣,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今日这个番僧既然提起往事,那就不要想着活着出去,您说,单鹰姑父和寒辙神王能打得过那和番僧吗?“

    李纲想了一下说:”离石告诉我,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谁能有攀登武道极限,在他看来不超过两个,一个是无舌,一个就是单鹰,寒辙,熙童都不行。所以你没有必要为单鹰担心,好好地当你的新娘子,你看·小杰的马车已经过来了……“

    二管家老赵接替小武推着李纲的小车,对小武说:”小娘子不用担心,酒坊的人过来了,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老奴还没有恭喜小娘子′这是老奴的女儿绣的一方锦帕,手艺粗糙了一些,小娘子莫要嫌弃。“

    小武接过锦帕谢过了老赵,就看到酒坊的几个老人推着一辆车子向小院子走了过去。

    家臣老谭到了小院子门口,让别人等着,自己提着一把刀子就进了院子,只见姑爷正在和客人坐在磨盘上喝酒·旁边的杀猪用的木头架子上挂着一个人,这人还没死,胸口还在微微的起伏·偶尔咳嗽一声,就有黑色的血块从嘴里吐出来,肺叶子已经被击碎,这人死定了。”问清楚有没有同伙,然后就放到炉灶里烧了吧。“单鹰看了老谭一眼,吩咐完了继续和寒撤喝酒。

    狄仁杰今天精神抖擞,骑在马上左顾右盼得意非常,今天是自己成婚的大好日子,经不住母亲的哀求·硬是抹了脂粉,白脸红嘴,就这样路边上还有人夸他好人才的。

    在门口等了好久都没有打开门·于是他身边的沈功海就扯开嗓子开始念诗,他今天在外衣里面穿了皮甲,今日的傧相不好做·尤其是云家的妇人,恶名声一向在外。

    还没等沈功海贿赂门子,大门就开了,里面全是盛装的妇人,他的头皮立刻就开始发麻,这里的妇人对自己准备的银钱封子没有任何兴趣,只要看她们拿着花杖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知道自己今日在劫难逃。

    这是一个恶习,新郎官或许不会挨揍·主要是为新娘子着想,象征性的打两下就算是过关,但是傧相纯粹就是来挨揍的,关系不到位,打死都不干这差事。

    狄仁杰兴冲冲的冲进府门去找自己老婆,他没有发现庞匙儿抱着一个小小的花杖正在冲着他媚笑,这个时候顾不上看别的女人,身上不轻不重的挨了几下,虽然有几下好像有尖刺一类的东西,狄仁杰也不在乎,以为这是这些女人们新想出来的花样。

    沈功海找了一个铁盔往自己的脑袋上一扣就冲了进去,棒子雨点般的落下来,好多敲在铁盔上叮叮当当的,也不知道是那个妇人给自己使了绊子,扑倒以后,那些棒子就结结实实的敲在屁股上,皮甲还护不住屁股。

    庞匙儿趁着狄仁杰去拜见辛月和程处默的时候悄悄地上了小武的绣楼,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看着那些喜娘给小武梳妆打扮,小武瞟了庞匙儿一眼,嘴角微微带着笑意。

    自己总是胜利者,在书院的时候庞匙儿就对小杰不是一般的上心,这没有用,小杰还是喜欢自己,师父说的没错,自己只能嫁给小杰。”匙儿,你也来了,姐姐今日就要出嫁,酸涩难言,不知妹妹场曾有心上人?“!”没有,你把好男人都抢走了,挑剩的我可不要。“

    小武的笑意更盛,好心的劝解庞匙儿:“那可不行啊,女人总要走这一遭的,书院里的好男儿比比皆是,你又何必自苦。”

    “妹妹给姐姐送了一份大礼,希望姐姐喜欢。”

    盛装的小武推开给自己开脸的喜娘,拉着庞匙儿的手不舍的道:“你就要去雪原上传教,你身子虚弱,万万顾好自己,这是我以前的旧氅子,你穿上它,也好抵御一下风寒。”

    说着就从旁边的衣架上取过一袭白狐裘披在庞匙儿的身上,情义深重。

    庞匙儿笑着感谢了小武,出了绣楼就把氅子扔给了侍女说是赏赐给她了,粉脸一片铁青,抓着栏杆好不容易喘平了气,恶狠狠地说:“我的礼物就是让你过一个难忘的新婚夜!”

    辛月带着满嘴的酒气过来看小武,这本该是母亲才有的权利,但是小武的母亲已经是庶人,小武想要以后不失身份,这时候过来看妆的只能是辛月。

    上上下下的自己检查一遍,辛月笑的像是开了花,揽着小武笑的咯咯的,好像小武真的是她的闺女一样。

    “本该是你母亲上来,她却死活不愿意上来,求我上来给你看妆容,你要晓得你母亲的一片苦心,莫要生怨,不过也没关系,你九岁的时候就在家里,是师娘我看着长大的,师娘我代替你的母亲也没有什么不妥。”

    小武伏在辛月的怀里啜泣了两声表示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意思自己不愿意出嫁,辛月自然义正言辞的训诫一番,贼眉鼠眼的把一本春宫放进了小武的被子里,一会这床被子就要成为嫁妆的一部分送到洞房。

    小武的嫁妆自然很排场,比起莳的一点都不差,小丫看来以后得意地对小武说没有她的嫁妆多,不但辛月的脸黑了,小武也很想堵住小丫的那张嘴。

    好在婚礼非常的顺利,李承乾派来的礼官亲自主持了礼节,小武就被云寿开心的背上了马车,对于云寿来说,小武的出嫁实在是太大快人心了。所以干起活来很卖力。

    小武趴在云寿的背上贴着他的耳朵小声的说:“小胖子,别得意,我的绣楼师娘答应给我留着了,师父的书房还是归我使用,你要是对贺兰不好,嘿嘿。”

    云寿向要问你都出嫁了为何还要赖在家里,小武却不给云寿半点机会,马车帘子垂了下来,让云寿不好早说什么。

    回到了狄家,净街鼓已经响了,狄家的客人已经陆续离开,不走不行,过一会就走不成了,只有至亲和乡邻留了下来观礼。

    狄知逊的笑容一整天就没有从脸上消失过,他的夫人也是同样地表情,两个弟弟被也换上新衣迎接自己跌嫂嫂的到来。

    看着一对璧人向自己行礼敬茶,狄知逊板起面孔训诫了两句,又开始大笑着去找自己的同僚夸耀,天仙般的儿媳妇不但人长得美丽,就连智慧也是长安城里拔尖的,老头子实在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娶这样的儿媳妇他完全认为是祖上积德所致。

    进了新房,狄仁杰总是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对劲,眼看着坐在红烛下的小武美艳的不可方物,那里还回顾及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不妥,就算有不妥,也不是今晚能去理睬的。

    喝了交杯酒,吃了生馄饨,花帐里的干果也被喜娘搜刮一空,好不容易等喜娘关上了门,小武就立刻褪下外面的喜袍,卸去了头上的首饰,太重了,当初听了小丫的话绣嫁衣的时候用了三斤金线,好看是好看了,就是穿上很重,头上的插满了那些女眷们添的嫁妆,头上几乎没地方插了。揉揉发酸的脖子,准备让狄仁杰给自己按按肩膀,那里酸困难耐。

    见狄仁杰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不禁大羞,坐到床沿低着头忐忑的等待着自己的美好时光来临。

    等了好一会,狄仁杰还是那副死样子,小武摆了一个更加魅惑的样子,希望能打动这个傻瓜,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怎么还是没动静。

    小武跳起来走到狄仁杰身边正准备拍他一下,发傻也不是这种傻法。走到半截她就发现狄仁杰不对路,他不是在发傻,而是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