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二节恐怖的交通管制

第二十二节恐怖的交通管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马车里的人看到小苗从马上下来,来到紧闭的大门前,!用自己的马缰绳把门环绑上,见她她绑的很认真,很仔细,又问身边的长老:“长老,她在做什么?”

    长老爱怜的摸摸这个少年的头发笑着说:“她准备把门关上,然后自己跳进去把里面的人杀光,绑上门环就是为了不让阿史那家的人从门里跑掉,她毕竟只有一个人。”

    “阿史那家的人很多啊,她一个人可以么?我们要不要帮她?”少年人的很兴奋。

    “不行,贺鲁,我们和阿史那家是一个和祖先,既然不愿意帮他,也不能去害他们,金狼王的子孙已经凋落了很多,没想到这里又要消失一家。”

    “我们就帮阿史那家,驳马叔叔一定能打败这个安吉的。”少年显得更加的兴奋。

    “不能,我们不能帮助阿史那家,贺鲁,你今年十三岁了,马上就要成为雄鹰一样的男子汉,你有大义,却实力不足,现在你能争取的就是这些贫民,阿史那家族的少爷既然在安吉给孩子们施舍的时候纵马践踏,就要准备承受来自底层贫民的怒火。

    你看到了么?孩子,安吉作为一个外来人,在大街上公然屠杀阿史那家的骑兵,而街道两边的突厥人却在为安吉欢呼,这说明什么?说明阿史那家族到了该灭亡的时候了。孩子,你记住,不要违逆神明的意愿行事,那样只会受到神明的责罚。“

    对于长老的话少年并没有听进去,他兴奋的指着车窗外对长老说:“长老,您看呐,她爬上墙头了,轻灵的就像猫一样。她要进去杀人啦“。

    长老叹了口气,见十几个扛着大盾的战奴匆匆跑了过来,就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阿史那家的大门口围满了人,大家都在等待事情的结果·突厥人的神色木然,听着院子不断发出的惨呼声,眉头动一动,却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这一回·阿史那家族半点道理都没有,死了的孩子中间,原本就以突厥人最多,这是一位精灵在为那些死去的孩子讨还公道,是不是突厥人都不重要。

    莫阿斯皱着眉头听着院子里的厮杀声,几次想要解开绳索,冲进院子里帮助小苗·却被一个山一样粗壮的光头突厥人拦住了:“安吉如果能杀光阿史那家,那是她的本事,事后也只会获得无上的荣光·不会受到任何责难,如果你们也冲进去,突厥人不会眼看着你们去屠戮突厥人的,无论如何,阿史那家属于突厥一族。“

    薛西斯才不管这些,他的神就在里面作战,作为仆人哪有不冲进去的,用大盾护着身体,想要撞开那个大汉·冲进去再说。

    那个大汉只是一记重拳狠狠地擂在薛西斯的大盾上,一声巨响过后,薛西斯被强大的力道止住了冲锋的势头·身子连退四五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扛着盾牌的左肩膀似乎已经没有了知觉,莫阿斯吃惊的看着铁皮盾牌上留下的那个清晰的拳印·自知不敌,只能守在门外,焦急的等待战果。

    半个时辰过去了,里面的厮杀声渐渐平息,偶尔有一声短促的惨叫声传了出来,那个壮汉看了莫阿斯一眼说:“你的主人赢了,好女子!“说罢就离开大门回到了马车旁边·莫阿斯看到那辆白色的马车窗口上趴着一个神色激动的少年。

    众人解开绳索,艰难的推开大门·大门后面堆满了尸体,以至于他们需要三四人合力才能推开一扇大门。

    大门被推开了,尸体也被推开了,被尸体挡住的血液湖泊开始往外流淌,一道粘稠的血泉顺着门槛流到了街道上,又开始慢慢的汇集成小小的血洼。

    小苗正在抓着阿史那问问题,莫阿斯发现阿史那博坦已经双睛突出,脑袋耷拉在后颈上死的不能再死了,小苗依然不依不饶的拿着一把长刀用力的拍着阿史那博坦的脑袋问他为什么。她的长枪在墙上,一个全身甲胄的中年男子被长枪钉在墙上,小苗的左臂上插着一支箭,肩膀上也插着一支,浑身沾满了血迹,那张清秀的脸上也是星星点点的血点子,整个人如同从血池里捞出来一般。

    “殿下,他已经死了,回答不了您的问题了。“莫阿斯小声的对小苗说。

    小苗努力的转动一下眼珠子,看着手里的阿史那博坦,也觉得有些无聊,一松手就抛下了尸体,在沙地上蹭蹭鞋底子,就跨出了大门。

    一看到门外面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头就来气,那些可怜的孩子就躺在自家的门口,孤零零的,这会也许都冻硬了吧。

    手里的长刀脱手就!飞出去,颤巍巍的插在街道的中间,小苗大声说:“城!西不许骑马,违者,死!“

    大街上立刻就鸦雀无声,少年人把头缩回马车奇怪的对长老说:“长老,这个时候她应该说城西是她的地盘,违者死才是,怎么就下了一个不许骑马的禁令?“

    长老睁开眼睛看着贺鲁小声说:“因为她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给那些孩子报仇,她对于权势没有半点的兴趣,所以出现这样的禁令很正常,她确实是一位天使,老夫都从心里为她喝彩,西域之地,风雨飘摇,也该出现一两位头角峥嵘的人物了。”

    小苗很疲惫,所以她是被四个战奴用门板抬回来的,她就坐在门板上,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回到了自己的家。

    两个侍女用最恭敬的礼仪迎接自己的殿下回家,家门口和小苗想的不一样,尸体都消失了,地上也重新垫上了黄沙,墙上带有血迹的墙皮也被小心的铲掉了,门口的石板也用清水仔细的清洗过非常的干净。

    “那些孩子的身体哪里去了,”小苗沙哑着嗓子问侍女。

    “来了很多人,他们把尸体都运走了,孩子的尸体也运走了,说是会好好埋葬的,我看到人群里有卖馕饼的那个商人。”侍女小声的回答。

    “也好,这一生活的太苦,来生说不定会好点,至少不会挨饿吧?”

    侍女拿着剪刀小心的剪断了狼牙箭,小苗皱皱眉头从自己的胳膊上抽出了那支箭,看着冒血的伤口难过地说:“要是总这样受伤,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侍女帮着小苗上了药,绑好了伤口,见小苗为这事伤心,不由得笑着说:“您将来会成为王后的,不管您的身体有多少伤疤,您都会成为至高无上的王后的,奴婢对此坚信不移,只有奴婢这样的女人,才会在意身体的美丑,您不需要。”

    小苗任由侍女解去了自己的血衣,站在澡盆里让侍女帮着自己清洗身体,低头看看侍女丰满的胸部,再看看自己小小的胸部,不由得再次叹了一口气,想起那晚看到的场景,摇摇头,寻思道,那日暮姨娘的胸部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第二天一大早,小苗早早就起来了,依旧提着篮子来到了家门口,打开门,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往日里那些流着口水等待自己的孩子一个都看不见,街口那些卖馕饼和羊肉的小贩也一个都不见了。

    小苗放下手里的篮子,坐在门槛上发呆,两个侍女远远的站在她的身后陪着她难过。

    一个白胡子老头从巷子里走过,他的年纪很老,拄着一个拐杖,他的拐杖很奇怪,最上面镶着一个带角的小羊头,在经过小苗身边的时候看到她篮子里的油黄的馕饼,还有煮的稀烂的羊肉笑着说:“女娃,老夫饿了,你的馕饼和羊肉能给老夫一点吗?人老了,吃的并不多,一点就好。“

    小苗立刻就来了精神,端着篮子来到老人的身边说:“您尽管拿,不够了家里还有。“这个时候,只要有人从自己的篮子里拿东西,小苗就感到非常的快活。

    老人拿了一张馕饼,一块羊肉,当着小苗的面咬了一口馕饼对小苗说:‘味道很好,老夫多年没吃过这样的馕饼了,女娃,你的善良和勇敢,就连天神腾格里也会微笑祝福。“说完就拄着拐杖一步步的离开。

    “如果你饿了,明天还可以来拿。”小苗听不懂老人说了些什么,她只是觉得老人很慈善,和师父很像。

    “姐姐,我也饿了,三天都没吃东西了,能不能也给我一块饼和一块肉?”一个披着拌臂的少年抬起脑袋,露出一嘴的大白牙,笑着向小苗伸出来手。

    “有,当然有,这就给你拿。滚!”小苗本来很开心的给少年拿羊肉和饼,但是不小心看到了这家伙穿的小牛皮软靴,顿时火气就上来了。

    “为什么?你给别人都给,为什么不给我!”少年人涨红了脸颊,愤愤不平的和小苗争辩。

    “把你的牛皮靴子卖了,够你吃半年馕饼的!”小苗鄙夷的瞅了小少年一眼,最讨厌这种装穷套近乎的傻瓜。

    少年人看看自己的靴子,面红耳赤的从小苗的身边跑开,小苗轻笑一声,觉得这个少年人非常的有趣。

    再回头的时候就发现一大群孩子从巷子口冲了进来,和昨日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