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节白羊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飞鹰族的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们到来的目的就是杀掉,抢劫一些食物回去,没有目的性,或许是城主说了飞鹰族的坏话,或者是城主无意中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或许,什么都不为,只是人家路过顺手宰掉的一只肥羊。

    曲卓带着笑容拿自家的粮食拿给了这些强盗,强盗的心情也很好,羊肉不能长期储存,剩下的那只羊就留给了曲卓,最后好心的把自己的青盐也送给了他。

    这就是强盗和百姓的关系,互相依存,互相劫掠,也互相杀戮,在这里你分不清楚谁是强盗,谁是百姓,曲卓一般把身上有武器的人统统称之为强盗。

    想到自己已经送出去的情报,曲卓就非常的开心,先生既然已经知道有人要伏击他,自然不会让这些强盗得逞,吐谷浑,薛延陀,昭武九姓的人都清楚大唐精锐部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只有吐蕃人不知道,他们认为,只要自己集中五千人就能所向无敌。

    勇猛的吐蕃人从来不问敌人有多少,他们只问敌人在哪,胆小鬼会被他们在脖子上绑一条狐狸尾巴,嘲笑他像狐狸一样的胆小。

    曲卓忽然想起书院先生说的一句话,因为野蛮,所以才强大。

    从墙上的夹层里取出来一些饼子,这是给给孩子们留下的,看到锅里剩下的羊肉已经能煮的彻底熟透了,就舀出来,装在一个陶盆里,关上店门,就把这些食物给茧娘和孩子们送了过去,这段时间,那些英雄豪杰们又要开始争斗了,准备决出新的城主,这个时候,茧娘和孩子们还是留在地洞里比较安全。

    程处默抱着手里的马槊坐在石头上休息·他的头脸上,铠甲上到处都是血渍,来到楼兰的强盗已经被他带着将士们杀光了。

    行军书记正在统计战果,那些强悍的老兵正在给强盗的尸体上补刀·有些有特殊爱好的甚至要把脑袋剁下来,才会靠近尸体,在战场上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黑风带着族人在太阳墓附近挖大坑,刚才的战斗把他们吓坏了,漫山遍野的强盗冲向了空荡荡的楼兰,他们不是来杀人的,他们是来毁掉这座城市的·′黑风知道那些准备离去的西域人打的什么盘算,不就是想把西域之地变成焦土吗?

    自己带着族人躲进乱石滩,不就是为了预防这些强盗杀过来么?他站在山坡上亲眼目睹了刚才的战斗·那些在铠甲外面套着楼兰人衣衫的唐国军人,面对呼啸过来的敌人,没有一个转身逃跑的,尽管他们的人数要少得多。

    事实上不是强盗在进攻,而是唐人在进攻,最前面的那一排大汉两只手抡着一把硕大的长刀,三步一挥刀,挡在他们面前的不管是强盗还是马匹,在那一瞬间都会碎裂开来·强盗射出的羽箭击打在他们的身上叮叮当当的,最后无力的掉了下来。

    这些强壮的士兵只前进了一百多步就停了下来,然后那位恐怖的将军·就带着骑兵开始冲锋,黑风第一次知道人数少的一方是可以包围人数多的一方。

    战马在咆哮嘶鸣,人也在咆哮嘶鸣·高大的战马撞击在一起轰然倒地,还有那些被穿在马槊上的强盗在死命的拍打马槊的杆子,大唐军士松开马槊,从背上抽出横刀继续催马砍杀,有的胳膊掉了,有人的耳朵飞了,还有的战马上驮着半截身子在战场上乱窜的。

    黑风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穿着黑甲的将军用手里的横刀将一个最凶悍的马贼的脑袋从中间劈开·又从马包里掏出连枷把另外的一个马贼的肩膀打蹋,连枷抽回来的时候上面还挂着一丝丝的皮肉·那个连枷的锤子上有倒钩。

    战士勇敢,将军勇敢这没什么话说,可是身边的那个少年和那个长胡子的文官坐在山坡上喝茶看战况就有些奇怪了,他们好像丝毫不害怕,还在低声的评论那位将士的身手比较好,最后看得无趣居然在山坡上摆上汉人的棋子,开始下棋。

    强盗们总想从这个看似疏漏的包围圈里跑出去,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挣扎,就像是一群被扣在筛子里的麻雀,只能徒劳的煽动翅膀。

    强盗的人数越来越少,有一些跪地求饶也不行,那些唐国的士兵毫不犹豫的砍下了他们的脑袋,黑风这才明白,唐国的军人没打算要一个俘虏。

    黑风踌躇着要不要过去帮助,狄仁杰收起了棋子对他说:“等一下,将士们补完刀之后,你们再去收拾,打仗我们来,其余的你们做。

    许敬宗背着手看着凌乱的战场,指着其中的两匹高头大马对狄仁杰说:“那两匹大似乎有汗血种,一会给我牵过来,好不容易上了一次战场,总要有点念想才成。”

    狄仁杰笑着点头,许敬宗是这里的最高长官,这是应有之义,说完话,两个人就从山坡上走下去,身后的胡姬背着棋盘,宛如刚刚郊游完毕的名士。

    战场对于许敬宗来说并不陌生,他早年间就追随李二东征西讨,虽然只是文职,沙场的血腥早就对他形不成刺激了,平淡的在横七竖八的尸骸间行走,看到披甲的还要翻过来看看脸,如果是大唐的将士,就吩咐楼兰人小心抬走,如果是强盗,就接着前行。

    大唐的伤兵被抬走了,战场上顿时死寂一片,和煦的春风从远处吹起了沙尘覆盖过战场之后,血腥气总算是少了几分,只是颜色发生了变化,一切都灰蒙蒙的,狄仁杰看着沙尘吹进了死尸的眼睛,死鱼一样的眼睛,变得更加的浑浊。

    楼兰人收拾战场的效率很快,他们将强盗身上的甲胄剥下来,散乱的刀枪收集起来,杀掉无法复原的战马,他们连死尸身上的衣衫都不放过,最后把赤条条的尸体抛进大坑,埋上沙子就算是完事了。

    “全体退回乱石城,这一次来的是西域强盗,如果是吐蕃强盗,我们一定会损失惨重的,那些强盗还是交给云侯去对付,他统帅的才是作战的大军。”

    许敬宗拍拍程处默的肩膀,这道命令与其是对别人发布的,不如说是专门对程处默说的,程处默也没有反驳,只是意犹未尽的看着满是血渍的战场,有些不舍。

    沙漠中风沙最大的时候不是冬天,而是天气回暖时的春天,灰蒙蒙的天空下,一队黑甲骑兵从黄沙中隐约出现,马上的骑士全都带着面纱,半眯着眼睛在风沙中疾驰,马蹄子踏在脆弱的砂岩上,砂岩碎裂,隐隐有火花冒出来。

    这里就是恐怖的白羊原,牧人口中的死亡之海,他们的歌谣里充满了对这片土地的恐惧:当年我赶着马群寻找草地,到这里来驻马我了望过你。茫茫的戈壁像无边的火海。我赶紧转过脸,向别处走去。啊,白羊原,我不愿意走进你,你没有草也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啊,白羊原,我不愿意走进你。“

    云烨之所以要穿越白羊原,只有一个原因,不想走流沙区,走出流沙区大军已是人困马乏,这样的条件下和吐蕃马贼硬憾实属不智,白羊原在西域人眼中乃是魔鬼之海,只不过是因为这里总是会出现海市蜃楼,戈壁滩上的海市蜃楼与沙漠里的不同,它们是浮在两米高的半空里的,天上往往会出现两个太阳,位置还不断地会发生变化,真实的太阳在水汽的遮映下显得模模糊糊,而那个假太阳,反而会红红的挂在天上,那些依靠太阳指路的商队往往会被迷惑,在茫茫的戈壁滩里走错路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生命。

    白羊原没有参照物可供选择,远处都是一模一样的沙丘,东南西北全都一样,这里原来就是一个大湖,湖水没了,就剩下极为平坦的湖底。

    风停了,停的极为突然,没有半点的征兆,眼看着被刮上天空的沙子从天上落下来,袁守城伸出手,眼看着沙子薄薄的铺满手掌问身边的云烨:“这里的风怎么这么怪?说停就停。”

    云烨摘掉面纱吐了一口嘴里的沙子回答道:“我倒是希望有风,只有风才是最准确的方向指引,太阳靠不住,说不定指南针也靠不住。”

    袁守城呵呵一笑道:“老夫只要罗盘在手,断无迷路之忧。”

    “少说大话,这个鬼地方听说有磁山,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分辨方向,现在我必须赶到前面去,很担心赖传峰会带错路,向导已经快要崩溃,指望不上了我亲自去。”云烨抖抖马缰绳,旺财立刻就向前狂奔,不一会就追上来领路的赖传峰。

    三百里方圆的白羊原对云烨来说也是一个极大地考验,敢带着大军从这里经过的唯他一人而已,苏定方进北庭,老老实实地出了玉门关,过了魔鬼城,沿着商道摸索,就是这样也经历了损兵折将,士气低沉的一度需要靠抢劫杀人来提升。

    尘埃落地,太阳就白花花的照耀着大地,短短的时间,整个白羊原就干热的如同火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