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九节沙洲冷

第五十九节沙洲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大军不入沙州,这是惯例,张,索,曹,阴,令狐陇右!大族早在立国之初,李氏皇朝平灭薛举父子的时候就已经用战功换取了朝廷大军不入沙洲的条件,而沙洲每年也向长安进贡不绝,事实上不但沙州是在这些人的控制之下,肃州,凉州的势力,也都听这些大家族的,这是心腹之患。

    河西走廊乃是进入安西,北庭的要道,以李二的霸王性子岂能放这样的心腹之患在这里,云烨这一次进入北庭,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顺手铲除掉这些祸害。

    现在云烨的大军已经到了沙州,苏定方换防的大军也在缓缓地逼近沙州,河西之地忠于朝廷的大军在短时间内就有七万之巨,这是一股足矣灭国的力量,云烨看不出以沙州刺史令狐周为首的大家族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接替令狐周的官员就在五蠡司马所在的后营,只要大军屠灭了这五姓,他们就会立刻接手地方的政令。

    李二现在看到地上多一个绊脚的石头都不舒服,焉能任由这几家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形成事实上的割据,世上哪有这么奇怪的事情,李二从来不认为当初签订的文书有什么约束力,只是恼怒这几家人的不识进退。

    借助大唐与西域的商业往来,沙州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发展成为了通都大邑,商旅不绝于途,财货也就纷纷的落入了这五家人的口袋。

    从长安出来的时候,云烨就带了一点点钱财,还都被辨机打劫走了,现在穷的一塌糊涂,李二亲口告诉云烨,他西征的军饷就要出在这五家人身上,录事参军已经腾空了好些大箱子,准备装钱,他已经快被那些讨债的商人烦死了现在到了沙州,终于有钱把兄弟们路上吃掉的肉食,青菜,之类的账目结清楚了。

    关庭珑的家人就在沙州云烨派了一队士兵进入沙州把老关的妻儿老母全都接了出来,当老关的妻子问起这是何故的时候,接人的队正笑着说:“大军就要攻城了,我家大帅与关刺史乃是至交,岂能看着老夫人被战火牵连。”

    关家的老少顿时急慌慌的出了城,连自家的黄狗都带着,也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传出去的整个沙州顿时就陷入了无边的恐慌,百姓们不明白自己国家的大军为何要进攻自己的城池,好事一些跑到城头已经看见无边无际的大军正在缓缓地向沙州围拢了过来,看样子不打算放过一个人,因为他们连围三阙一的攻城之道都不讲了。

    杀人是苏定方的事,云烨现在只想拿到自己的军饷,然后把朝廷指派的沙州刺史送上位就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至于肃州凉州这些地方的绥靖任务那是苏定方的,与自己无关,自己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填补北庭军力的空白,监视那些蛮族西征。

    云烨其实很不明白这些人大唐已经平安这么久了,他们到底依仗什么把持着沙州不交还朝廷?建国的时候万事艰难,李家当然会许诺那个时候只要把薛举父子干掉就是大胜,其余的事情可以徐徐图之,毕竟薛举有薛霸王的称号一身武力无人能及。

    李家王朝最善战的悍将尉迟恭都被薛举一马槊抽的吐血三升,将养了一年才痊愈,现在和云烨说起薛举的可怕都一脸的严肃。息太子李建成被薛举打的大败,自持勇力的李元吉差点被薛举活捉,李安远,刘弘基都是被薛举活捉的,大将慕容罗更是被薛举砍下脑袋挂在旗杆上大胜之后的薛举准备打马进攻长安的时候被李二玩命的挡在秦州不得寸进,那个时候河西陇右之地已经损失殆尽。

    就在李二技穷的时候,薛举病死了,否则薛举一定会攻破李二的防线,大举入侵关中,到时候天下谁坐还说不定,所以,那个时候只要是有援兵,李二什么条件都会答应的。

    更何况薛举的老窝就在金城,如果沙州的这些大族能够突然抄一下薛举的老窝,自然是大功一件,协议达成了,大族们准备出兵了,薛举死了,他们兵不血刃的就捞了一个天大的功劳,把守在秦州一日三惊的李二差点被活活气死,早知道薛举会病死,签那份协议做什么?还给后世留下祸患。

    他一直在等着这些大族自动的邀请朝廷派官员入驻沙州,这样一来只要给那些大族一些名头上的荣耀也是应有之义,结果,他从贞观二年,等到了十四年,都没有任何消息,再也忍耐不住的李二决定派云烨过来问问,这些人到底是要命还是要继续坚守那份协议。

    派了大!军来就是来征伐的,绝对不会出现派了大军来吓唬你一下!然再继续谈判这样虚头巴脑的事情,钢刀出鞘,不见血是不会收回去的。

    军队从来就来和你讲道理,他们的道理就是刀子,现在又多了火药,云烨带着三万多部下就要远征西域,哪里敢在自己的回家要道上和补给要道上插一把刀子,不管云烨愿意不愿意,为了自己和数万将士的安危,他都不会容许自己有半点的怜悯之心。

    云烨骑在旺财的背上,站在云字大旗底下,不远处的鼓手正在敲鼓,三通鼓之后,大军就要开始攻城了,哪怕城门已经洞开,云烨也会派军士爬城墙进攻,炫耀武力就必须进行彻底,让所有人胆寒,甲士攀城那是噩梦里才会有的景象。

    令狐周带着一群人面如死灰的从城里走了出来,带着无限的沧桑,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的,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的。”

    到了云烨的马前还没有说话,云烨的手就挥了下来,一队骑兵立刻就呈半圆形包抄了过去,惨叫声刚起,就消失了,等待尘埃落定的时候,那些人已经全部变成了死尸。

    五蠡司马面无表情的回首吩咐一声,两个低阶司马就去了死尸堆,不断地拿着红笔勾销账册上的名字统计完毕之后,五蠡司马发现上面还有没被购销的名字,就再一次下令敲鼓,这样的名单昨日午后已经递交给了令狐周一份,这是杀人名单。

    “大将军,名单上还有遗漏,少了七人,这些人为了顾惜自己的生命连全家老小的命都不顾了,请大将军下令,准许卑职进城搜捕。”

    “老范,这是陛下的旨意,我们违背不了,人能少杀点就少杀点,达成目的为第一,不要忘了雷霆过后总会有和风细雨。”

    范洪一拱手应诺,呼喝一声,大队的甲士开始从四面八方进城,云烨下了马,坐在一把椅子上等候范洪一的消息。

    初春的荒原上非常的干燥,那些尸体流出来的血很快就渗入了砂石地,并没有浓重的血腥味传过来,每回杀自己人,云烨都不太舒服,刘进宝知道侯爷的心思,把茶壶都没有给侯爷端过来,这个时候侯爷不会有喝茶的心思。

    还没到中午,范洪一就回来了,带出来了七具尸体,把账册递给了云烨过目,云烨耐着性子检查完毕抬头问范洪一:“杀了多少?”

    “按照大将军的意思并没有过度的株连,斩首三十七级。”范洪一站的笔直回答。

    “上报吧,请沙州刺史开始安民,三日后大军西出阳关。”

    “喏!”

    原本是几个狱吏就能完成的事情,李二非要让大军来做,其实就是在泄愤,军人行刑和狱吏行刑是两个概念,每年菜市口都砍的人头滚滚,满长安的人都在拍手叫好,好些富贵人家的姬妾似乎都喜欢上这一口,只要有人被砍脑袋,她总是会包下最近的酒楼从窗户里偷看,并且从喷涌的鲜血中收获极大地满足。

    绝对不会有人喜欢观看军人杀人,从古到今从来没有一个人喜欢看军人杀人,因为军人杀人不分善恶,他对整个族群都是有威胁的。

    长安已经变换的让人认不出来了,天南地北的人群涌入到长安,都想获得一席之地,带来了繁华,也带来了各种风俗,男人们玩命的杀胡子,女人们玩命的学习胡子女人的发式和衣着,头发越来越古怪,衣衫越来越单薄,领口也开得越来越低。

    云烨忽然想到了那个英俊的辨机,这个时候确实是一个化缘的好机会,但是男人们总是很忙碌,不会给他多少机会,而长安庞大的贵妇群,将会成为他重要的资金来源,一个英俊博学,充满仁爱的男子,一引来那些贵妇们狂热的追捧,更何况,他还是玄奘大师的弟子,师出名门,这样的男子不管他是不是和尚都会成为女人的致命伤。

    而狂热的辨机,为了自己的理想能自作主张的在自己头顶烫戒疤,也能为了自己的理想做任何事,皮肉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个臭皮囊,只要目的正确,过程他会认为是小节。

    想到自己和袁守城在纸条上写的字,云烨就摇头感叹世事的无常,长安太远了,还是多想想自己的北庭吧,云烨就着烛火,铺开了巨大的北庭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