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五十二节挤脓包(2)

第五十二节挤脓包(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李泰很不满意,直接问袁守城:“难道说一个人的命格会生变化?以前的时候人家都说我的身份贵不可言,你再看看,是不是哪里出了茬子,我这人喜欢变化,一会蛟龙一会麒麟,说不定以后会成为大鹏鸟,你一次最好把变化说完。“

    李承乾笑的快直不起腰来,李恪也不再冒汗了,变得极度自然,腆着肚子背着手,对马上就要面临的考验再也没有什么畏惧之心了,自己的兄弟这样出死力的帮自己,让他觉得不管袁守城摸出自己什么命格来,都不重要了。

    长孙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呵斥了李泰一句,见李泰不为所动,正要过去把他揪下来,却看见袁守城的双手又开始在李泰的胸背肩上摸索,半晌才停下来对李泰说:“小子,你注定一生富贵,寿数绵长,寿数如果少于八十岁,可以过来拆老夫的招牌。“

    李恪笑呵呵的上前恭喜李泰道:“四弟宅心仁厚,福寿双全自然不在话下恭喜,恭喜,且让愚兄试试,看看自己的寿运几何。”

    李泰这才从云床上下来,拍拍李恪的肩膀,径直走到长孙的身边看袁守城怎么给李恪判命,自己已经把能做的全做了,只希望李恪能够安然过关。

    云烨半眯着眼睛,嘴里下意识的嚼着牛见虎的闺女喂到自己嘴里的软糖,他不打算放过袁守城说的每一个字,如果老家伙硬是往李恪的头上扣帽子,自己就会上去,让他判定一下自己的命数,好好地羞辱一下这个号称八百岁的老混蛋。

    “龙肩凤颈贵不可言!”老家伙果然说出了这句话,大殿里所有人都已经开始色变,长孙的眼睛里已经有了寒光冒出来,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母老虎。

    “没出息,龙肩凤颈却长了一个狴犴的脑袋真是怪哉,真是白白糟蹋了一副好身板,命数虽好,却注定无子如果好好地修性养心,修桥补路多做善事,或许上苍会给你一男半女,君子之泽,三世而斩,可惜了。”

    长孙又坐直了身子,云烨偷偷的抹了一把汗刚才长孙身上泛出的寒意他都能感觉得到,为了自己的儿子,她绝对不会在乎死多少人的。

    “袁先生您再摸摸,小子一心想要大展一下宏图,弄成一个贪财的狴犴怎么能行,您再摸摸,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李恪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想要袁守城再确认一下。

    “狴犴而已,老夫法眼无差,退下,不要让铜臭之气沾染老夫。”袁守城袖子一挥就让李恪退下来。

    李恪刚刚下来,李治就急不可耐的跳了上去,他是最没有心理负担的一个就算是被摸出皇帝命也不算什么事,他和李承乾岁数相差了整整十四岁,又是一母同胞摸出和李承乾同样的命数也不过是一个兄终弟及的场面,无所谓。

    “之辈,看守祖坟足矣。”袁守城说的干脆无比。

    李治茫然的抬起头,想要发怒,又不敢,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根本就是驮着碑文的那个东西和乌龟长得一模一样,再一想到自己的封号晋王可不是被发配在老家看守坟墓吗,一时间眼泪都下来了,回头看看自己的母亲,又重重的低下了头。

    长孙觉得不落忍,亲自过去把李治拉到自己身边,小声的安慰,但是云烨却忍不住咕唧一声笑了出来,长孙又恶狠狠地看过来,李治涨红了脸大叫到:“请老神仙也给你看看,孤王是,好歹也是龙子,我要看看你会是什么。”

    “云烨的不用看,老夫已经看过三遍,推演过三回,只有去处,却无来龙,他的命数层层叠嶂,老夫力不能及,差点把老命搭上,算到最深处,只见明月不见人。”

    云烨奇怪的看着袁守城,打牌的时候老家伙不止一次的摸过自己的手,还教了自己一套按摩头脑的手法,原来都是趁机给自己摸骨来着。

    老子是后世人,你想知道老子的过去先看穿一千多年的时空吧,老混蛋,存心不良,今天要不整治你一下,如何能让老子咽得下这口恶气。

    他的神情立刻就变得迷茫一片,低声吟诵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唉,连老神仙都不能看穿白玉京的迷雾,难道小子这一生就要这样混混噩噩的渡过去了?

    此去北庭,定当重登西昆仑,再去看看瑶池的真面目,或许他们能解我胸中疑惑。“

    袁守城听到了这句话,一把扯掉眼睛上的红布对云烨说:“此去北庭,带上老夫如何?心中还有无数的疑惑准备请教神仙。”!

    “小子是肉眼凡胎,看到的瑶池只是一片水洼子,老神仙能去自然最好,说不定小子能借您的慧眼看穿神仙地的真面目。”

    “云烨慎言!”长孙吼了一声,她不知道神仙地是什么样子,但是她能看出云烨嘴角的那一丝坏笑,这小子算计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副德行,袁守城是大唐硕果仅存的人瑞,岂能折损在北庭的风沙荒漠里。

    袁守城大笑道:“娘娘勿要多说,老夫决心已下,能死在神仙地总比掩埋在人间要好,这是老夫多年的夙愿,就算云烨不去,老夫也会组织道门远赴西昆仑朝拜,佛门的玄奘已经去了一趟天竺,归来时万民空巷,佛法大盛,西昆仑路途不及天竺一半,老夫又是在大军保护中前往,这是千古难求的机缘,焉能不走一趟?”

    说完了自己的理由,还特意躬身一礼,恳求皇后莫要阻拦,长孙惊惶了一阵子,这事太大,她做不了主,不由得朝断鸿看了过去,断鸿理解皇后的难处,拂尘甩了一下,就直奔万民宫,皇帝还在那里等消息呢。

    长孙忽然指着袁守城的头发说:“袁老先生,您的那一绺黑发没了。”众人都朝袁守城的头上望去,果然,他发间原本有一绺黑发长在白发间非常的醒目,但是现在不见了踪影,满头白发如白雪一般,再无一丝杂色。

    “今日破例,看了四个人的命格,岂有不受苍天惩罚之理,老夫以前总说”命不过三“就是想免受天罚保留这具残躯,如今看来难了。”

    听了袁守城的这句话,云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娘的骗人都骗出真诚来了,他坚信自己到大唐属于自然因素,这也是支撑着他没有崩溃的原因所在,心血来潮的建立了玉山书院,就是想看看能不能解开这个谜团,不管自己能不能看到这一天,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安慰,他很不希望知道自己头顶上蹲着一位神仙,动动手指自己就来到了大唐,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自己的老师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这个世界上有神仙。

    这是一种信念,或者说是一种执着,不管正确与否,他都必须坚持下去,作为这个世界上眼光最长远的人,这是他的骄傲所在。

    “老先生以后没事干不要再给小子算命了,万一出了好歹,小子担待不起啊。”云烨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话,他不喜欢被人家窥测,不管这种窥测有没有效果。

    “不同,大不同,小子,老夫养好身体之后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测算你的命格,不知道吧,小子,给你测命格没有因果落在老夫头上,上一次差点完蛋是因为心力交瘁之故,与天罚无关,普天下就你一个人是这样的怪命,老夫岂能放过。

    你周身被福萌所笼罩,几乎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虽然造下了无边的杀孽,却无因果沾身,小子,你去看看,哪个杀了几十万人的家伙有过好报应,牛进达用战马踏死了三千人,就注定断子绝孙,现在,你身边却有两个福娃娃跑来跑去,房玄龄注定有肘腋之祸,现在却子孙满堂和乐开怀。

    娘娘的命格老夫会判错?哪怕将老夫泡在酒缸里,测算出来的命格也不会错,就连陛下哼哼……“

    袁守城说到皇帝的时候打住不说了,而是蹲下身子,笑眯眯的在两个孩子身上摸来摸去,摸完了以后赞叹了一声:“果然是两个福娃娃。”还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两个栓了丝线的小玉人,给两个孩子一人挂了一个。

    长孙好像知道些什么,听到这些话并没有感到奇怪,李泰凑过来,搬着云烨的下巴上下左右看了一遍,对李承乾说:“大哥,我没看出什么不对头来,你看出来了么?”

    李承乾摇摇头,看了一眼就没兴趣再看第二眼,太熟悉了。

    “去北庭之前知会老夫一声。”袁守城吩咐完就背着手进了后殿

    “好厉害的骗子,佩服啊,佩服啊。”云烨心甘情愿的朝袁守城离开的方向鞠了一躬。

    长孙笑道:“在你没出现之前,袁守城言出法随,料无不中,自从你进入了长安,他才开始不断出错的,说说,怎么回事。”

    云烨愤怒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说:“我哪里知道!”这又是在挤自己的脓包,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