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四节胡说八道

第四十四节胡说八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怎么回事,按你说的,一个生机断绝的人还能和我说!话您老没听见她还要和我去北庭啊,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要死的人,刚才我还摸了她的脉搏,除了跳的缓慢一点,没什么问题,保暖之后就好了。”

    天太冷,旺财鼻孔周围全是白霜,云烨说着话用他的手帕给它用力的擦了一下,全是冰渣子,见肚子上裹得棉被也有点松动了,重新给他整理了一下,扒拉一下旺财的鬃毛,等着无舌把这件事给解释清楚。

    “晋时张华在《博物志》卷一说的很清楚,居无近绝溪、冢、狐虫之所,近此则死气阴匿之处也,当年此女被人弃于乱葬岗,与狐虫为伴,与僵尸为伍,身体早就被死气所侵蚀,能苟活到现在已是异数,除非去西域之地找到红蓝花,令她气血重生,或许还能有救。“

    云烨在大唐活了这么些年,早就不相信好多书里的鬼话,被人扔到乱葬岗没死,没有沾染瘟疫,就说明她没有被细菌侵害,乱葬岗多出来几只狐狸和虫子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虫子不一定比苍蝇脏,草药的功效云烨更加的清楚,药效极度的缓慢,如果感染了一般的细菌,青霉素孙思邈那里就有,算得什么大事,什么红蓝花,没听说过,不过这些年,程家快把西域翻遍了,什么好东西都往家里搬,但凡西域有这东西,程家的宝库里一定堆了不少,天魔姬一定是生病了,多大点事,弄得神叨叨的,还差点吓坏了旺财。

    云烨把无舌拉到屋子里坐下之后说:“您老以后千万不要相信什么《博物志》一类的书胡说八道,他在书里面说南海有鲛人,伤心的时候眼泪会变成珍珠,有这回事吗?

    南海谁敢比咱家熟悉,咱家库房里的珠子是不少可是那一颗是鲛人的眼泪变化的?还不都是采珠女辛辛苦苦的从老蚌的壳里面挖出来的?

    他还说有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孩子,刚落地就跑没影了,难道这个您也相信?其实啊,您才是应该走一趟昆仑的人选您已经快把武道走到尽头了,再也没有可以参照的对象了,所以心生迷惑,这人啊,不能疑惑,只要开始疑惑,就会迷信鬼神只要您亲自去昆仑看一眼天池就明白了,那就是一个水洼子,什么都没有哦,或许有几样怪兽,这对您来说都不是阻碍,您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八十几岁了依然气血两旺这是您苦修出来的,和神仙没关系。这回我去北庭,您要是原意也跟着去,让小苗陪着您,去看看所谓的西昆仑。“

    无舌的闭口不言他在书院找遍了典籍,没有找到任何能给他解惑的书籍,唯一沾点边的就是那些奇谈怪论了。

    “您看着我是怎么把天魔姬治好的见了鬼了,什么叫做死气入侵,既然您所说的红蓝花出自西域那么不用去西域找,长安就多得是,你们找不到不代表我也找不到。”云烨说完话,就大声的喊刘进宝过来给旺财上马鞍子,自己要带着天魔姬去孙思邈那里看病,守着一位活神仙不求,偏偏要去找没影的神仙。

    天魔姬虽然固执但是家主发话了,只好任由两个使唤的婆子将自己架到暖车里跟着云烨去孙思邈那里。

    天魔姬苦笑着摇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不但体温在下降,而且每晚都有恶鬼来找自己,自己能坚持好几年,全是因为云家气运正旺,云烨更是紫气缭绕不绝,更难得的是这个家是真正的家和万事兴,在这个家里她受到的侵扰是最少的,现在自己已经感觉熬不住了,或许生命之火将息,她忽然有点舍不得走,她喜欢住在那个小院子里鼓捣自己的蘑菇,那种蘑菇她已经培育成功了,很可惜它们的药效好像减低了不少。

    “魔姬啊,等到你的病好了,就把你的那六只鸡送给我吧,这样的大公鸡绝对是大补啊,红烧之后最有嚼劲,到时候你尝过就知道了。”

    天魔姬闷哼一声再也没了回音,云烨讪讪的摸摸鼻子,催着旺财跑的快一点,早点把这事解决。

    孙思邈的药庐现在比天魔姬的小院还像魔窟,几个屋子里堆满了骨头架子,木头制作的架子上摆满了骷髅,好几个巨大的玻璃瓶子里装着各种各样的人体器官,为了给孙思邈收集这些东西,火炷没少费心思。

    黎大隐这家伙似乎在这里住上了瘾,腿脚已经长好了他似乎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神通广大的他在在药庐对面的山坡!了一个院子,自己住在里面,总是有人来找他,但是这些从来没有惊扰过药庐。

    孙思邈现在越发的像神仙了,眉毛胡子都白了,穿着一身麻布道袍,见云烨过来,鼻子抽了两下就转身进了药庐,他没闻见云烨身上有药材的气息,既然不是来给他送药的,就没必要多等。

    黎大隐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子笑得开心,自从骨头长好之后,他就再也不用学那种可笑的鸭子走路一样的官步了,整个人也看起来精神了好多。

    “你在这里建房子向书院报备了没有?手脚都好了为何还不离开,缠着孙道长这是什么意思?你都水监公务繁忙,打扰到了药庐的清静,你得罪过就大了。“云烨现在对奇怪的人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家里的破烦事都处理不完,要是再操心孙思邈这里,日子还怎么过。

    “我想多活两年,所以就要紧紧地抱住孙道长的大腿不松手,至于我盖房子,这是都水监的权利,不要你书院了,皇宫里都有都水监的房子。”说完就一边喝药,一边走回了自己的院子,他知道云烨不想让他知道来的目的,还是躲开些为好。

    孙思邈把手搭在天魔姬的腕子上摸了一会,就从一个写着砒霜的大罐子里拿小勺子挖了一勺子砒霜,又在碗里放了甘草等其它的药材做配伍,放在一个药罐子里熬了好久,滗出药汁,给了天魔姬一把糖霜对她说:“把这碗药喝下去,明日再来,继续喝,连喝三天,等到肚子里的虫子清除干净了,让云烨给你去找红蓝花,老程家就有,我上次拿来的用完了,你现在气血两虚,肚子里还有恶虫,以后不要再吃生肉了,都是什么毛病,好好的人不吃熟食,吃生么生肉啊,不怕得病啊。”

    “道长,您说程公爷家就有红蓝花?小女子确实是生病了,不是生机断绝?“天魔姬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迫的问孙思邈。

    “有心跳,有脉搏,谁告诉你生机断绝了?是你肚子里的虫子太多了,招致你气血两虚,多梦盗汗,血气不旺自然就会出现体温过低,以后不要再吃生肉就好了,红蓝花加上当归是补你亏损的血气的,不是救命良药,是补药。“

    孙思邈不耐烦和妇人多说话,自己的事情做完了,就进到了里间,还把门从里面给关上了,云烨想偷看一下都不可能。

    如果是别人当着你的面给你喝的药里面加了一大勺子砒霜,估计没人敢喝下去,性子暴烈一点的说不定会拼命,如果这个当面给你药里面加砒霜的人是孙思邈,所有人都想都不想的喝下去,天魔姬就是这样,端起药碗一口气就把药干了。

    “净桶在茅房,排出来的虫子需要撒上石灰深埋,找两个婆子搀扶你,一会肚子会疼。“孙思邈的声音从里间传了出来,声音很沉闷,好像隔着一层子布在说话,云烨明白了,老头子又在里面摆弄尸体,这会说不定正在把一具尸体大卸八块。

    天魔姬闭上眼睛,脸色蜡黄,鼻尖上有汗珠子冒出来,遮脸的面纱都贴在上面了,喝了砒霜肚子自然会疼,云烨站在旁边都能听到她肚子发出的响声,两个婆子迅速的将天魔姬搀扶起来去了茅房。

    过了很久,她们才回来,一个婆子小声的对云烨说:“魔姬夫人肚子里全是虫子。“云烨点点头,瞅着虚弱的几乎要昏厥过去的天魔姬,笑着摇摇头,这就是讳疾讳医的下场,什么都不清楚就给自己判了死刑,要是自己是个糊涂蛋,带着她去了北庭,那才是真正的断绝她的最后一丝生机。

    才回到家,跑去老程家拿红蓝花的刘进宝回来了,这东西程家真的很多,因为刘金宝扛了一大口袋,云烨把手探进去住了一把拿出来一看,顿时就想骂人,草红花而已,算什么宝贝,至于从西域带回来。

    无舌看见了婆子将天魔姬搀扶进了小院子,就问云烨:“如何?

    “肚子里有虫子,不是您想的的尸虫,是吃出来的毛病,再吃两天的药,就把虫子打干净了,以后只要补补身子,就没事了。“

    无舌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点点头说:老夫上一次入海有所领悟,不知道这次进山会不会再一次有所得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