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九节古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狄仁杰安慰性质的拍拍已经钻到睡袋里的黄鼠,四个人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每到午夜时分,那股子恼人的风就会吹起,时间非常的准确,狄仁杰拿沙漏量过几乎丝毫不差。

    听着远处的呜咽声,就知道风来了,这股风从远处的沙漠吹过来,掠过光秃秃的胡杨树梢,落到地面上就卷集着尘土一头扎进了城池,破烂的木门被风吹的胡摇乱晃起来,大门发出刺耳的声音拍击在门框上,又迅速地弹回去,这样的拍击似乎永无止境。

    狄仁杰看到了帐篷凹陷下去了一大块,像是有一个有形的妖魔似乎要努力的钻进帐篷,他把两只手都放进了睡袋,两把精巧的弩弓就我握在手上,虽然他知道这是风吹的结果,从师父那里也知道了很多关于沙漠的学问,那个校尉的很多问题他都能作出回答,但是小心些哪里会有错,小心防范这是一种优良的品质,他决定贯彻下去。

    左手上握的就是小武的那把弩弓,手柄上缠着丝带,一尺长的反曲弓翼在激发之后会有强大的动能,短距离之内绝对可以洞金穿石。

    “太阳墓和别的墓葬不同,它纯粹是用木头搭建的,材料就是这里的胡杨,这种树据说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在树木里属阴木,不但具有防腐的功效,最重要的是这种木头可以隔断阴阳,将人的阴魂锁在墓地里不得出世,只要是太阳墓,必有人殉,据传说,埋进墓地里的人殉,最长的可以活三年,所以啊,进到太阳墓·不但要防备阴魂,还要防备阴人,那些生活在墓底的人比野兽毒蛇还要可怕,因为他们就是靠吃死人活下来的。”(参见教皇杀仕

    黄鼠的声音幽幽的从睡袋里传来出来·狗子不耐烦的把自己的身边的皮囊扔过去大声地说:“黄鼠啊,你说话就不能好好的说,非要说的这么阴惨惨的么?”

    黄鼠把脑袋伸出睡袋笑着说:“这就是给大家解个闷,鬼故事不这么说还怎么说,告诉你们,这个世上最敬业的就是盗墓贼,我们的祖师爷为了发财·专门满世界的找大墓葬,天南海北都去过,沙漠里也不例外。

    中原的大墓被偷光了·现在只有往西域走,那些豪奢的西域商人的墓葬并不比中原的大墓差,挖中原的大墓被官家抓到会砍脑袋,好些东西还因为礼制的问题不能出售,找到了金缕玉衣只能把金丝拆下来融化了卖钱,那些价值连城的玉片全他娘的扔了,这不是活生生的买椟还珠吗?

    西域的东西好啊,墓葬里面的东西都能卖钱,从王冠到死人的内裤·嘿嘿,要是弄到一个王爵墓就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狄仁杰也把脑袋探出来对黄鼠说:“你们关于太阳墓的传说就是这么来的?”

    “对啊,那个校尉说凡是进了太阳墓的都活不成·其实这话说的有些绝对化了,我就知道有人从太阳墓里爬出来过,还发了大财·就是下场惨点,浑身的肉都烂掉了,最后一块块的往下掉,祖师爷说是中了尸毒。还说再遇到这样的墓葬只要把墓葬打开放在烈日下暴晒三天就能下去,那个时候尸毒都被太阳晒化了,绝对没问题。”

    狗子哈哈的笑喷了,喘息着对狄仁杰说:“小杰·你听听,到底是盗墓的出身·不放过任何盗墓的机会,咱们用大军围困住了楼兰城,这么多的人不要说去挖太阳墓,就算是去挖月亮墓都没问题,他这是撺掇着你盗墓呢。”

    “睡吧,明日我们就去他们的神殿和墓区看看,如果没有发现线索,说不得需要将楼兰掘地三尺,陛下的旨意不容置疑啊。”

    “小杰,我其实很奇怪,那个校尉说的没错,不见了的是楼兰人,又不是我们唐人,陛下为什么会如此的关注楼兰,光说了一个阻碍商道的话完全解释不通啊,想走别的国家,不光只有楼兰这一条道路,走库车一样能抵达大食和波斯,你看看,咱们在这里已经半个月了,可曾见过一支商队从这里经过?他们都绕道了。

    狗子这些年的变化很大,能说出这番话就说明用了心思了,狄仁杰没有多说,只是对狗子说:“你去看看我们大唐的地图就知道了,陛下从来不干没有意义的事情,许敬宗先生,金竹先生其实都知道,所以他们对这里的事情并不上心,任由我一个人胡闹。”

    “你干嘛要胡闹?”脑袋钻进睡袋的小铁实在是忍不住了,插了一句嘴。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狄仁杰笑着打趣了一下小铁,就重新把脑袋钻进!。帐篷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外面风依然呜呜的吹着,!却没了刚才阴惨惨的意味。

    天亮之后,狄仁杰钻出了帐篷,发现帐篷的背风面上又落了一层厚厚的浮土,嘴里也满是沙粒,很不舒服,远处的大泽上有士兵正在凿冰取水,凿开的冰洞说不定还能钓上鱼来。

    许敬宗的官职最大,他现在只要能不出帐篷就绝对不会出来,当地的校尉劝他住楼兰城的房子,再三保证里面收拾得很干净,却被许敬宗以不告而取谓之贼也这句冠冕堂皇的话给堵回来了,他这冻死都不进空宅的高尚品质立刻获得了大家的尊敬。

    既然先生都不住进去,狄仁杰这些晚辈自然只能跟着先生,至于一心想要捍卫书院高风亮节的金竹先生,却被许敬宗以他身子骨虚弱的借口安排进了马车,那里的条件要比帐篷好许多。

    楼兰城的白日比夜晚显得明媚,高高的塔楼沐浴在阳光下拖出长长的影子,街道不用清扫,昨夜的风已经将发白的条石吹拂的一尘不染,墙角或许还散落着一些小沙堆,居然呈波浪状。

    白天自然是人的天下,大唐的军士在城里进进出出,他们没有放过每一个角落,因为狄仁杰下的是命令是一寸土地都不能放过。

    许敬宗裹着大氅从帐篷里出来,他的帐篷有三层,保温性能非常的好,一个波斯女奴陪着他住在帐篷里,这是他路过鄯善的时候随手买的,孤寂的夜晚总需要一个温暖的胸膛来让他忘记自己还身在大漠,这种名士风流的潇洒,书院里只有许敬宗能干的出来。

    “小杰你还有十天的时间,时间到了我们就会返回,你清楚,老夫受不了这些风寒,需要早点回关中,把老骨头扔在玉门关外可不是老夫的打算,到时候我会随便上报一个理由,自然会有大军来清算这里的一切,这是陛下的意思,你我都明白,少干点傻事。“

    狄仁杰呲着白牙朝许敬宗笑的灿烂,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笼罩在他的头顶,不由得颤声道:“小子,你莫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瞒着没有告诉老夫?“

    狄仁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把第二张拿给许敬宗看:“您看,这是学生的未婚妻从长安发过来的消息,昨日才收到,小子见您老与波斯舞姬情意绵绵的就不好打扰您,既然您问起来了,小子断然没有隐瞒的道理。“

    许敬宗看完那张纸,面如死灰,喃喃的道:“老夫遇见你们师徒,这是要活活的折我的寿数啊,万寿宫的道士给我批得命数乃是高寿八十有七无疾而终,遇到你们师徒,老夫能活过五十七岁就算是苍天有眼。“

    狄仁杰搀扶住摇摇欲坠的许敬宗安慰他道:“您看啊,我师父马上就要就任北庭都护府的大都护,那么,长史一职非您莫属,您的官位早就该往上升一升了,一口气从正四品上,爬到从三品下这可是整整的往上升了一级啊。

    小子听说四品到三品别看只是升了一级,但是这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啊,到时候您回到长安,绝对是政事堂上的宰相,理当庆祝啊。“

    许敬宗羞恼的在狄仁杰的脑袋上敲了一个暴栗吼道:“废话,难道老夫不知道么?还要你多嘴,北庭的三品官很好当么?脑子被驴踢了好好地四品京官不当,跑来北庭当三品官,整日里和军中的粗汉打交道很高兴么?怪不得你不着急了,连小武都不惦记了,小子啊,老夫无所谓,你那个未婚妻可是万里挑一的好模样,你待在北庭不怕出了差池

    狄仁杰再一次给了许敬宗一个大笑脸说:“我师父说了,要我早点把事情干完滚回长安完婚,他老人家已经给小子在大理寺谋了一个好职位,只要回去就任职,听说是六品官。”

    许敬宗呻吟一声道:“六品官?这是无数人熬了一辈子才能到达的位置,老夫担任国子监编修的时候就是六品官,那时候已经三十有一了,就这,已经被誉为难得的鸿运,你今年一十七岁,进大理寺当六品主官,这让老夫这样的人情何以堪啊。”

    对于有野心的许敬宗来说,只要是三品官,他在天边当都没有关系,虽然表现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却在欢呼,在北庭熬几年,回到长安绝对就像狄仁杰说的,自己会成为政事堂的宰相,虽然那里的人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