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七节预料之外

第二十七节预料之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成九心惊胆颤的取过布条,瞅了一眼就开始咆哮:“公!′只给我们一艘船,他只给我们一艘船,只有一艘船咱们上万的兄弟怎么办?还有六千名老弱还被他们扣押在军营里,公主,这和我们一开始的想法不一样,我们不该回来,不该回来啊!

    狗日的卢承庆害了我们,这就是一个圈套,这是他们勋贵间在斗法,那我们做替死鬼,卢承庆没有斗过云烨,被人家给算计了,好狠啊,这些王八蛋才是海盗,为了自己的富贵,抖抖心眼,上万人没了性命啊,公主咱们离开吧,离他们远远地,咱们去天竺,去大食,去那里发财,今生永世不回这片海域了。“

    高山羊子取过布条眉头皱了一下:“把泉州主簿的人头扔下去,告诉云烨如果天黑以前还不答应五十条船的要求,再把大帝号的船舵卸掉,我们就不必谈了,他就等着给我们所有人收尸吧。秀美这一次你去,表示我的诚意。”

    秀美见到云烨的时候,她全身上下已经被刘进宝摸光了,尤其是那对乳房被刘进宝仔细的检查了三遍这才恋恋不舍的放秀美进去,这个倭国女人就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任由刘进宝轻薄而不为所动。

    “公主说了,今日天黑之前,给我们五十艘船,大帝号卸掉船舵,这样我们就能各行其便,两不伤害,另外公主为了惩罚你的无理,命我特意将泉州主簿的人头带了过来,请侯爷验看!”秀美打开了自己带来的盒子,放在云烨的餐桌上。

    云烨瞄了一眼盒子里的人头,继续吃自己的饭,把饭碗里的最后一粒米吃进嘴里,才用茶水漱了口,拨拉几下人头,对秀美说:“卢承庆在你们手里吧?难道他就没有告诉你我对泉州军民没有照看的义务吗?我是南海道行军总管·只管理水上事宜,你们突袭了岭南水师,我只想讨回公道而已,泉州百姓能救则救救不了我也没办法·你去告诉高山羊子,我最多给她十艘船,能带走多少人看她的本事,剩下的我要将他们留下来祭旗,这是我最后的底线,去吧,告诉高山羊子·我给她的期限也是今日天黑以前。

    天黑以后冯盎的大军就会到来,他才是这里的正主,你们的谈判对象就会换人·我不知道冯盎是不是也和我一般怜惜百姓的性命。“

    秀美走出了云烨的帅帐,径直回了那座小楼,冯盎端着饭碗从后帐走了出来,坐在椅子上继续吃饭,见云烨有些黯然,就劝说道:“算不得什么大事,这个主簿现在不死,等到事后老夫还是会砍掉他的脑袋,你这就打算从水沟里进去突袭那些海盗?你的那个学生从水沟里已经送出来百十个孩子·再等一会是不是会好一些?既然那个女海盗在所有人身上淋上了火油,只要一把火就能让这些百姓化为飞灰,这样太冒险了。“

    “庞玉海是书院学生中最懂得如何组织人的一位·这是他绝对的长项,我估计这个时候他最少也该组织起一批人了,早结束要比晚结束好一些·再拖下去,那些海盗就会发狂,到时候死伤一定更大,这不是几个人,是上万人,想要撤离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一旦产生了乱象·踩死的人都会比被海盗杀死的人多。“

    冯盎的到来彻底颠覆了云烨和海盗的力量对比,这个时候一定要集中最强悍的力量一鼓作气的冲垮海盗·救最多的人出来,水沟只能进去很少的人,但是这些人必须是最强悍的,冯盎认为在泉州没有比自己更强悍的人了,所以他准备从水沟里进去,找机会杀死高山羊子到那个时候,群龙无首,海盗必然会溃败。

    这段时间盾兵一直在缓慢的接近小楼,小楼后面的空地将是他们的目的地,护着百姓往外逃,这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必须用自己的身体组成两面铁墙,并且坚持一个时辰以上,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没有人能够穿着四十斤重的铁甲举着二十余斤的巨盾战斗一个时辰、

    高山羊子听到了秀美的报告后长久的陷入了沉思,云烨的用心非常的恶毒,十条船最多带走八千人,剩下的就会面临死亡,到时候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内讧就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这个消息必须封锁。

    她想封锁,云烨可没有这个打算,一个大嗓门的军士一遍又一遍的往里面喊话,内容就是答应给十条船,放生一部分,有帐日后再算。

    维系一个组织!内的等级无非就看他们和最高掌权者的远近亲疏,这些话顿时让所有的海盗开始慌乱起来,一部分聪明人趁着自己的后路没有被截断,往草丛里一钻一溜烟的就朝远处跑了,他们认为只要自己离开这个漩涡,就会活下去,却不知四府八乡的府兵全部在向泉州涌过来,不把地皮翻个遍,绝对不会罢休。

    高山羊子哀叹一声,朝鬼冢点点头,鬼冢手里的刀子就立刻划过三个叫嚣的最厉害的海盗头目的脖子,危险必须控制在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内。

    死人的脑袋让快要发狂的海盗安静了下来,但是这个时候,一枝拇指粗的长箭诡异的从门缝里钻了进来,直扑高山羊子的胸膛,这一箭无声无息等到高山羊子发现那点寒光,勉强避过要害胳膊却被那支箭射了个通透。

    喊杀声顿起,无数的盾兵冲了进去,庞玉海高呼一声:“高山羊子死了!”这句话顿时让所有听见这句话的海盗愣了一下,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广场上的百姓已经脱掉了衣衫,玩命的向盾兵涌过来的地方奔跑。

    高山羊子左手刀挥过,斩断了那支长箭,抛掉手里的长刀,抓着肩头猛地一拽,就把断箭从自己的胳膊上抽了出来,抽出一条红绫紧紧地缠在自己的胳膊上,捡起手里的刀子俏脸变得铁青,咬着牙对鬼冢说:“点火!”

    这话说得有点晚,无数的火把已经扔了下去,鬼冢和成九就像两个恶魔,他们不但将火把扔了出去,自己也跳了出去。

    冯盎长笑一声,长弓震响,每响一次,就有一个海盗被长箭射穿,跳在半空中的鬼冢和成九大骇,眼见冯盎狞笑着向自己这里发箭,成九猛地一把将鬼冢扯到自己面前,这个时候谁的性命都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冯盎的长箭力大势猛不但射穿了鬼冢,钻出鬼冢身体的长箭又钻进了成九的小腹,成九大喝一声拼尽全力推开鬼冢自己掉在地上,几个翻滚之后又窜进了小楼。

    这一大片空地上的人群已经变成了没头的苍蝇,不知道该往哪里跑,一个小吏站出来就喊了一声跟着我,顷刻间就被慌乱的人群推倒,开始还能喊叫两声,随着越来越多的大脚踩在他的身上,渐渐地就没了声息。

    酣战,酣战,绝望的海盗现在只想杀人,人群一片片的倒,于是就更加的惊恐,庞玉海无奈的放弃了指挥,现在这些慌乱的人群和草原上受惊的马群没有区别,他们没有脑子,没有思维,有的只是本能的奔跑。

    人力有穷时,庞玉海眼看着扔群东奔西跑,却无可奈何,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狼群先生说的人性的不可理喻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能够镇定下来沿着盾兵的方向跑,一定不会有太多的人遭殃,现在,他们不但踩死了引路的官吏,也踩死了好几个前来营救他们的盾兵,他们的面庞是扭曲的,嘴角流着涎,眼睛是赤红的,前面明明是火堆也无所畏惧,就这样直直的冲了过去……

    人熊的陌刀在不断地挥舞,海盗的残破的尸体被摔了出去,他的甲胄上全是碎肉,牛角盔上甚至挂着一截肠子,赖传峰已经换了三把横刀,现在他的手里握着的是一把连枷,连枷上的刺锤已经看不见尖刺了,他在人群里旋转着,跳跃着,每一个回合都有海盗的脑袋被击碎,海盗的长刀砍在他的身上只能留下一道发白的印痕。

    一大群海盗朝着庞玉海的方向跑了过来,他们也没有地方好去,和那些已经疯狂的百姓一样也在东奔西窜。庞玉海随便找了一具尸体,弄了一点鲜血涂在自己的脸上,嘴一张舌头一吐就倒在一个没人在意的角落,为了不被乱箭所伤,他还找了一个肥硕些尸体压在自己的身上,这个样子应该万无一失了吧。

    大军不断地涌进来,攻进了小楼却不见高山羊子的踪影,不但高山羊子不见了,就连她的侍女和一些最亲近的海盗也不见了。

    同时不见的还有庞玉海口中的三百余名孩子和妇人,泉州的重要官吏,还有卢承庆都不见了踪影。

    “找,找出来,一定要找出来!”云烨顾不得还在酣战的部下朝着护卫嘶吼。满地的尸体让他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