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五节天亮了

第二十五节天亮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T烂仗一个海盗能对付两个官兵,当官兵从最初的混乱!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战争就逐渐变得有利于他们了。

    船长,校尉都在努力的集结人手,他们先是清扫出一艘船,接着就开始清扫第二艘,当高山羊子脚踏到实地上的时候,海港里的战斗已经呈一面倒的形势,红着眼睛的官兵对已经战死的海盗都不放过,直到头颅被砍下来才罢休。

    成九闭上了眼睛,如果自己的舰队能在最有利的时候突进海港,这个时候溃败的只会是岭南水师,海面上传来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官兵们清楚自己的援兵已经到了,厮杀的更加起劲,而海盗终于开始了大溃败。

    卢承庆的待遇很好,躺在一个担架上被两个海盗抬着走,虽然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扔到垃圾堆的破布娃娃,但是不断闭合的眼睛说明他这个时候依然坚强的活着。

    泉州是一个大城,一千府兵重点妁防御对象就是海港,刺史在得知别驾遇袭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请府兵出击。

    所谓的府兵就是战时为兵,无战事就为农,泉州上一次遭遇战事还是百年前的事情,大唐建国的时候战火都没有波及到泉州,当时的刺史非常的明智,只在城头变换了大王旗就让彪悍的大唐悍卒止步于城外。

    如果这一千府兵是关中府兵,刺史考虑的就不是防御而是进攻,很可惜,这里是百年无战事的南方,当凶悍的海盗蜂拥而入的时候,校尉抽出横刀大喊着杀了上去和海盗酣战,直到战死,他都是在孤军作战。

    泉州变成了海盗的天堂,烧杀抢掠,至于奸淫这种事情他们很想做·只是高山羊子没有给他们这个时间,她需要将泉州人全部围拢起来,这些人是她和这些海盗能活下去的唯一依仗,万万不敢有失。

    “公主·这样做没有用的,大唐律规定,军队不受胁迫,主将被擒,副将顶替,副将被擒都尉顶替,您就算把所有的校尉都抓了·百人队的队长就会自动成为统帅,胁迫对他们没用,更不要说我们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云烨。”

    成九·鬼冢,患有其他大小的海盗头目都忧心忡忡,只有高山羊子显得极为镇定娇笑着说:“所以我让你们把所有的百姓抓过来,唐国皇帝说过,百姓为水,君为舟,我想看看他们到底会不会顾忌这些人命,鬼冢,我们缴获的火油很多·将这些或有给这些百姓泼到身上,天亮了,云烨也就该来了。”

    当海港里战事平息·天'亮了,战舰上的火焰也被将士们逐一熄灭,海面上飘着无数的死尸·和碎木片,那些救援不力的战舰上的火药被引燃了,所以船也就成了碎片,还有一些战船不是自燃,而是被绝望的船长自己点着的,所以碎木片在海面上铺了厚厚一层。

    昨日还帆樯林立的泉州港,如今变得满目苍夷·一些无人的海盗船上还在冒烟,将天空都染成了灰色。

    大帝号推开烂船的残骸·缓缓驶进了泉州港,云烨站在甲板上玩弄着手指看着眼前的惨状,破烂的船,破烂的人,破烂的海港。刘仁愿虎目含泪,冬鱼,人熊,还有大帝号上的所有人都肃立在甲板上,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岭南水师,这就是那支无敌于天下的舰队?残存的岭南水师官兵见到云字大旗,拜倒在废墟里痛哭失声。

    娘的,至少少了三成的人,比上一次攻略高丽抢遗骨还要凄惨,云烨心里的石头到底还是落地了,这样的损失一经比他预料的要好很多,这些人作战还是勇猛的。

    从大帝号上放下一艘小船,云烨下到小船里,回头对哭的稀里哗啦的庞玉海,李义府,裕民三个人吩咐道:“重新将岭南水师登记注册,今日晚间我要看到受损的情况。

    卢承庆的副将居然没死成,少了一条胳膊跪在一艘船的甲板上等候云烨的发落,和他跪在一起的还有十六名五蠡司马,以及百十名大小校尉。

    云烨上了船,很小心,似乎担心自己的新靴子被炭灰弄脏,还掏出手帕抽打了一下鞋面上的灰尘,抬眼看看甲板上的这些人,走到副将的身边小声说:“你怎么还活着?卢承庆呢?他是不是也活着?”说完瞅着海里的浮尸嘟囔着说:“怎么该死的都没死,不该死的全死了?”

    “云侯,大将军落入敌手,请云侯施以援手,至于末将这就去死。”副将磕了三个头,掏出一把手插子,想都不想的就捅进了自己的太阳穴,他是武将知道怎么死才是最的‘法。!

    云烨没有理睬自杀的副将,又拍着五蠡司马的肩膀说:“你负有监察之职,你来告诉我,你认为自己接受什么样的惩罚,才能对得起飘在海里的兄弟?

    我知道选择这个时候整肃军纪不是一个好时候,这是白白的在给那个女人送去胜利,可是啊,我担心海里那些枉死的兄弟们怨恨,你听没听见他们的惨嚎?“

    五蠡司马脸色惨白一片,嗫喏良久才说:“我是活不成了,但是下官的处罚权不在你云侯手上,需要押解进京,听凭陛下处置。“

    云烨呛啷一声抽出腰里的横刀,抡圆了砍在五蠡司马的脖子上,五蠡司马的血溅了云烨一头一脸,他抛掉染血的横刀咆哮着对那些跪在甲板上的大小军官们吼道:“这就是战无不胜的岭南水师?谁告诉你们可以把人随便安排到船上的?谁告诉你船上可以接受外食的?谁告诉你们入港之后军舰可以摆的这么密集的?

    啊?告诉我,岭南水师的规矩什么时候被改了?谁告诉你们大将军有权改动水师条例的?现在,你们来告诉我,出了这么大的篓子谁能担得起?

    卢承庆?还是这个被我砍死的五蠡司马段春芳?还是你们这群蠢货?高山羊子现在就在岸上,抓了上万人打算跟我讨价还价呢,你们告诉我,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奶奶的,这时候和老子说处罚权,败坏军纪的时候干什么去了,告诉你们,老子不但砍死你,老子连你的家人都不放过。

    前面几年对你们真是太优待了,一个个把屁眼当眼睛使,现在看看,一个女人带着一窝子海盗就把你们祸祸成什么样子了?就这样的狗屁战力我还能指望你们讨伐倭国?寻找罪魁祸首?你们他娘的怎么不一个个全部战死,老子往兵部的战册上写的时候也好看一些?

    知道老子是干什么来的么?就是为了来救你们的狗命,老子两个月跑了一万多里地,就是不放心啊,紧赶慢赶的还是晚了一步,这些海里的弟兄的命再也救不回来啊。“

    云烨再也忍不住心里痛楚,泪如泉涌,那些大小将校也嚎啕大哭,不住的拿脑袋往甲板上撞,死去的都是兄弟袍泽,就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习惯性的遵从上峰的乱命造成了今日的灾祸。

    云烨流了一会眼泪就止住了,敲着船舷下令道:“挑出五千战力强悍的随我上岸,剩下的人开始打捞弟兄们的尸体,务必做到一个不漏。

    立威不可太甚,杀掉为首的两个人,也就够了,剩下的人大部分都是从自己起家的时候就跟着跑船的,实在是下不了杀手。

    高山羊子还在岸上呢,这个鬼女人这一次居然摸准了自己的心思,没有一头往大帝号上撞,而是选择了上岸去抓人质,云烨非常盼望这个女人脑子坏掉了放过百姓,拿官员来威胁自己,如果这样,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下令攻击,不管死多少人,也要把这个鬼女人干掉。

    现在他抓着老百姓,这就棘手了,如果是别的将官,这样的情况很好对付,只要下令攻击就好,然后再把百姓的伤亡上报为战损就是了,到时候自然有官府出面抚恤,和自己无关,只要能把海盗干掉就是大功一件。

    云烨自问了八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自己干不出来,目前的情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一回麻烦大了,狗日的泉州府兵是干什么吃的,等事情结束了再去找那些王八蛋算账,现在当务之急先把人救出来再说,时间还不能长了,时间拖得越久越麻烦。

    高山羊子坐在一个临街的高楼内,这里的地势非常的好,视野开阔,身后就是泉州繁华的街市,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地方。

    云烨的大旗她隔得老远就看见了,喜欢在海上用波浪旗的就云烨一个,当她看到无数艘小船纷纷靠岸,船上的甲兵已经在整队的时候,长吸了一口气,现在就到了检验云烨是不是一个纯粹的将军的时候了。

    海盗们全部眼巴巴的看着高山羊子,他们对云烨的恐惧深入了骨髓,在云烨面前投降傻子都知道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不说别的,刚刚进港的大帝号船舷上就挂满了还活着的海盗,这些人一定会被云烨送到螃蟹岛的,他们对此没有半点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