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十一节云府夜宴(4)

第十一节云府夜宴(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南诏有铜?”许敬宗没听见云烨后面说什么,他只听见云烨说南诏有铜,大唐的铜矿非常的少,陇右有一点,江西南道有一点,最近在辽东发现了铁矿,伴生着不多的一点铜矿,义安,永兴两县算是大唐出产铜锭最多的地方,依然满足不了这个庞大的帝国对铜的需求,中原大地自古以来就对铜有一种深厚的感情,认为它的颜色代表着尊贵,祭祀用的鼎器,最尊贵的不是金器,玉器,而是铜器,春秋战国乃至两汉,代表金这个字的金属就是铜。

    “是啊,南诏的铜矿非常的大,甚至超越了我朝所有铜矿的总和,而它的出产地恰好就在蒙舍龙的领地内,那里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道路是现成的,诸葛亮渡泸水之时开辟的道路至今任然在使用,古人说的好啊,象因齿而亡,人怀璧而其罪,有了这样一个巨大的铜矿,蒙舍龙不进攻大唐,他都必须进攻了,他活不下去的,因为陛下想要铜。”

    云家的商队从南诏回来以后说南诏最近铜便宜的厉害,希望家主能允许商队采办一些回来,家里的礼器需要更换成更大一点的才成,掌柜的报告了这个消息之后,云烨就立刻想到了那里的铜矿已经被朝廷知晓了,李二要蒙舍龙的脑袋,并且不允许投降的目的就在于独霸铜矿,他不想把自己的利益分给任何人,也没有必要。

    “那样的话你就该邀请那些大佬过来,找这些年轻人做什么?他们知道个屁啊。”

    “老许注意一下风度,你是读书人,不要听到几文钱的事就变得粗俗,你也不想想,那些老家伙能表现出来么?到了我家,白吃白喝一顿然后拍屁股走人,肉包子打狗也不是这么一个打法啊。

    再者,我很想找出来是谁给陛下出的主意你看着铜矿发现以后,立马就会被开采,朝廷就会动用国库储存的铜锭开始大量的铸造铜币,会硬硬的把铜价打下来到时候那些高价兑换铜币的人,就会吃大亏,得利的只有朝廷,所以我家把家里的铜币全都换成了银子,陛下吃肉,咱们喝点汤总成吧。

    钱庄里短缺货币,云家把自己家的钱都存到钱庄这叫做为国分忧,至于我存的是银子还是铜币,这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这份心,云家一向都是这么爱国。“

    许敬宗抹了一把被云烨喷到脸上的唾沫星子,佩服的拱拱手说:“云侯一片爱国之心可昭日月,请允许许家一路追随。”

    云烨嘿嘿的笑着说:‘趁着陛下没对我下封口令,还能对你说,等到陛下反应过来,下了封口令,我一个字都不会吐露。“

    许敬宗再次拱手谢过,指指东张西望找人的断鸿说:“封口令来了

    老夫去那边带些吃食回去,老妻至今还没吃一口东西,可怜的……“

    断鸿看见了云烨立刻就走了过来拱手道:“陛下要奴婢问你,没胡说吧?“走

    “胡说什么,我整晚都在对兄弟们解释我没有龙阳之好这个不算是胡说吧?“断鸿转脸看见了对虾,这是他最喜欢的东西,找一个盘子装了一大盘子,又对云烨说:”陛下说了,要是敢胡乱讨论南诏的事情,就等着去南诏当矿监吧,反正你在南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对那里的气候已经适应了吧?陛下的话带到了,奴婢要好好地吃点东西。“说完就端着自己的盘子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开始大嚼。

    许敬宗背着手唱着小曲往家走老仆的手里拎着一个硕大的食盒,到了门口,马九户就窜了出来,小声的喊了声“姨夫。”

    “姨夫,外甥见您和云侯攀谈了很久,如果是发财的事情,能不能提携一下外甥。

    “什么发财的事情,吾辈都是国之重臣,焉能斤斤计较于区区钱财,你整日章台走马的胡混,就是不知道一心为国,枉你还是勋贵子弟,没有半点的忠敬之心。”

    马九户热脸算是贴到冷屁股上了,讪讪的拱手领教,就匆匆的回酒宴上去了,许敬宗讥诮的哼了一声,老夫倒霉的时候为何就不见你这个外甥,现在凑过来了,这种事少一个人知道就保险一分,为何要告诉你?

    能给皇帝出这个主意的人不可能是那些老臣,只有可能是年轻人,老人还没有学会拿经济杠杆做武器来收拾那些贪心的老贼,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出自自己的朋友圈子,年纪轻轻的就被皇帝重用,没有点才能可不成,谁是这条鲶鱼?

    云烨现在喜欢上了这个问题,狄仁杰把一杯热茶送到师父手里小声的说:“没发现有这样的人,弟子把书院里喜欢钱庄的学生捋了一遍,圈出来四个人,沈功海,元嘉,朱宗,姚四,此四人都是书院第三届的杰出学生,以前还在礼部,户部,作见习官,但是从两年前,就不见了踪影,这四人乃是生死与共的好友,当年在燕来楼曾经进入过百骑司的法眼,弟子拿着您的令牌,才调阅了已经封存的百骑司档案,最后发现他们出现在了姚州和戎州,都是经历官,最可疑的就是他们。“

    云烨笑了起来,笑的非常的得意,他准备从此不理会这件事,就把自己当成一个局外人,;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成也好,败也好,就看他们的手段了,狄仁杰既然说到他们出现在戎州,姚州,那么十成十的可以肯定,是这四个家伙在兴风作浪,他们的手段比马周这样的人强的太多了,自己躲在暗处,出面的是皇帝,不声响的算计那些为富不仁的富豪,李二看人的眼光极准,这样的人他不会贸然牺牲的。

    既然是自己的学生动手了,那就让自己这个先生考评一下他们的能力,到底要不要给他们制造一点困难呢?

    “仁杰,家里的存在钱庄的钱财任你调用,如果感觉不够,就借用一下牛家的钱财,看看你能不能给自己挣到足够多的钱财,小武的花销小不了,你想养活她,就需要赚很多的钱,这是一个机会,你们师兄弟博弈一下吧。这次赚到的钱统统都是你的。“

    “师父,您想破坏他们的计划?“狄仁杰不解的看着师父,他也认为那些为富不仁者需要得到一个惨痛的教训。

    “没想着破坏,只是给他们增加一点难度而已,你最好隐蔽的运作。钱庄的那一套你应该很熟悉,没问题吧?“

    狄仁杰笑了起来,给师父鞠了一个躬,就欢喜的找了一个盘子去找吃的,自己加上小武,就不信把那四个傻蛋玩不转。

    沙漠上的舞蹈被天魔姬改编了一下就变得热烈而奔放,少了一些淫靡的味道。多了几分严谨,胡姬们在剧烈的手鼓伴奏下,屁股和肚皮抖出来一万种花样,看得大唐土鳖心驰神往,蛇舞的妖媚和神秘让这些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女人的身体居然可以柔软到如此的地步,宛若没有骨头一样。

    惊呼的可不只有男宾,隔着屏风的另一边那些女宾们才是大呼小叫的主,薛万彻看得面红耳赤,蛇舞最是能挑逗男人的原始欲望,他自从回到长安就一直出于禁欲状态,现在又受到这样的魅惑,对他这样一个花花大少来说根本就是一种煎熬。

    房遗爱也是一脸的黑线,因为他听到屏风那边高阳正在大声的评论这个舞蹈,似乎还在气云丫,不管那个舞姬做出什么动作都要问云丫能不能做出来。

    “哎呀呀,太不要脸了,云丫你看看,她把屁股脑袋上了,你能不能做出来?当初在书院你可是练过这一手的,要不你也试试。“

    “高阳闭嘴,好好地看歌舞,这么好看的舞蹈也堵不住你的嘴。“发话的是襄城,这才让房遗爱松了一口气,有襄城大姐在估计两个人不会再打起来。

    很多勋贵都把嗔怪的目光投向云烨,搞什么搞,有这么好的东西,干嘛要带老婆来?男人家围着圈子观看,怎么也比现在这样装正经的强。

    云家早就申明了,家里的舞姬只负责跳舞助兴,别的事情恕不招待,大家都不明白,胡姬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熟悉云烨的都知道,他自己不可能收归私宠,这样暴殄天物的做法可不对。

    随着大唐国力的提升,外族人在大唐人的眼中确实没有什么地位,胡姬等同于玩物,等同于金银,这个概念已经烙在了唐人的骨子里,把她们当做一个人来看待,才是怪异的。

    男人出趟门带回一两个美艳的胡姬回家,就像买了两只宠物猫,如果家中有悍妻,没几天她们的尸体就会出现在乱葬岗上,被野狗分食,而男主人发现胡姬没了,就会去人市上再买一两个回来,然后再这样循环。

    唐人死一个是大事故,胡姬死了,没有人会过问,事实上也没有会去关心一两只宠物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