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五县令的赌注

第二十五县令的赌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去月子房里看了看那日暮,见到丈夫那日暮就委屈的流眼泪,瘪着嘴给云烨告状,说外面把自己的卓娅叫海带,让丈夫去吧他们的腿全部打折。

    这可不行,要是想把长安城里一半的人变成瘸子,估计在行动之前,李二一定会在云家行动之前,就把云烨变成瘸子,再说了,海带也不错,富贵人家给孩子取名都往贱了取,比如青雀,比如丑牛,比如狗子,云家的大小姐叫海带也不错,这么些人为云家的小海带祝福,有什么不好的。

    云烨把海带夸上天,才让那日暮破涕为笑,抱着自己的心肝宝贝一口一个海带的叫着,疼爱的样子让人从心底里喜欢。

    月子房是个大问题,里面的气味实在是不怎么好闻,这样的环境对于细菌的滋生很适合,辛月想用香水来中和一下,被云烨严厉的禁止了,小孩子的各种器官都非常的娇嫩,万一被香臭中和之后的可怕气味伤着就不好了,云家大小姐将来会成为一个香喷喷的小美女,而不是一个香臭不分的小野孩子。

    想把窗户打开通通风,被全家口诛笔伐的体无完肤,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就是在一千年以后,月子房里的味道都是大同小异。

    皇帝不允许云烨出去,正好,守在家里过自己的小日子,土豆已经开始收割,去除枯黄的藤蔓。沿着起好的地垄,用铁锨挖,地底下果实累累,云家种了足足一百多亩,这可是县令特批的,全县都等着云家的土豆成熟,好称些拿回家当种子,明年,蓝田县要是不把土豆种的全县都是,那才是怪事。

    收割土豆这种事情,根本就用不到云家出手,县令,主簿,县尉带着全县的里长,乡老,自己动手,农家也有些小狡狯,不亲眼看着土豆从田地里刨出来,是不会相信这东西的产量的,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

    华县令这回可是下了重注,朝廷三令五申的要百姓对于土豆要小心种植,说这东西还不成熟,等富贵人家多种几年,彻底没问题了,才由百姓家大面积的种植,华县令是从小吏升上去的,这种屁话早就听厌了,自然而然的认为,这是朝廷给富贵人家在谋福利,没见土豆都涨成啥价钱了,勋贵们黑了心的往家里捞钱,还都是百姓的血汗钱。

    李二的好心被百姓们当成了驴肝肺埋进了茅坑里沤肥,蓝田县有云家这个大户,县令主簿,县尉三天两头的上门求告,请云家开一开方便之门,今年多种些土豆,多留些种子,好让明年蓝田县的百姓们也种上,多少吃上几顿饱饭。

    云烨不在家,辛月不敢做主,老奶奶发话了,去年收割的土豆云家统统不许吃,全部放在地窖里留种,今年一开春,就把南面山坡种的满满的,如果有什么问题,老太婆担着。

    老奶奶这个观音菩萨一样的行动惹得县令哭了好几鼻子,打了鸡血一样的冲进京兆府,拿了一根绳子勒脖子上威胁上官,如果不许来年百姓种植土豆这种好粮食,他就吊死在朱雀大街上。

    他死不死的没人关心,但是吊死在朱雀大街上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混蛋立马就会以为民请命的名声留在青史上万古流芳。所以啊,千万不要以为华县令没有吊死的胆子,在这个名声比命重要的时代里,为了后世子孙,华县令会大笑着把自己吊死,吊死了,舌头都不会吐出来,眼睛闭得严严的含笑九泉。

    不用想,他的后世子孙肯定会世世代代的受人尊敬,就是穷的讨饭了,到别人家要饭也比强盗理直气壮。

    京兆府把这事推给了中书,平时见了各位大佬恨不得跪下来舔脚指头的华县令,这时候腰板挺得直直的语气铿锵的催促大佬们火速决断,农时不等人!

    立下了生死文书,华县令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率先种植土豆的优先权,在百姓们的簇拥之下一路回了蓝田县,云家种植一百亩,官府会收购其中的九十五亩,剩下的五亩地给云家留着,也算是一项优惠政策。

    书吏们拉着绑了红绸子的量地绳子,圈出来一亩地,里长,乡老,县令主簿,县尉带着衙役们往筐子里捡那些被挖出来的土豆。

    捡着,捡着,县令抱着一个足足有三四斤重的土豆坐在田地里大哭,所有人都围着他哭,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就不许百姓家种植?一亩地产量现在还不知道,光是县令自己捡的土豆估计都有五六担了,还不算其他人捡的。

    一亩地很快就被挖的一干二净,那些里长乡老,把大些的土坷垃都捏碎了找土豆,在确定全部都收干净以后,三千多斤的产量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谁听说过一亩地能有二十五担的产出?

    云家还把土豆种在山坡上的旱地里,今年的雨水一般都有这样的收成,要是全部种到天字号田里,会是一个怎样的收成?

    华县令哆嗦着嘴皮子,指指远处的一块地下令:“再量出一亩地,我们接着看产出,说不定这块地肥,产出出奇的高,做不得数。”

    都是老庄稼把式,只要看看土壤就知道是不是好地,土壤发白,里面夹杂着沙子,石块,明显不是好地,但是没人吱声,一起转移阵地,去县令指定的那块地继续挖。

    一辆牛车从远处慢慢驶过来,赶车的是一个头发雪白的老汉,穿着仆役的衣衫,看到田地里很热闹,就特意拐了一个弯,向这里驶来。

    老仆拱手对一个看热闹的云家庄子上的老汉施了一礼问:“这位兄弟,怎么田地里到处是官家的人?这是在做什么?‘

    老汉回头见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年长的人,连忙回礼说:“老哥哥也是来看热闹?这里呀,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人在给我家挖地,土豆,土豆您听说过吧,是我家侯爷从老神仙那里弄来的好东西,刚才一亩地收了二十几担,就把那个县令乐的抽过去了,就这还不相信,准备再挖几亩看看,老汉就是看个热闹。

    今年的雨水少,影响了收成,去年俺家的一亩地收了四千斤,就这三千斤的产出,就能把县令乐的抽过去,老汉要是告诉他俺家收了四千斤那还不得出人命。“

    对于华县令的表现,云家庄户很是不肖,土豆这东西作为菜吃,当然是好东西,虽然也能当粮食吃,可是天天吃谁受得了,只有那些饿怕了的人才会把土豆当命一样的看。

    “如此说来,您今年也种了不少?想来家中一定殷实的让人羡慕。“老仆很会说话,两个人找了个树桩子坐下,就开始唠嗑。

    “哎哟,我的老哥哥啊,土豆那东西产量是高,可它也伤地,种了一季土豆就要种一年的苜蓿养地,俺家今年就种了半亩地的,够全家吃就行了,皇家又不许随意的贩卖土豆,只有几个黑了心的富贵人家拿出来偷偷的卖,听说不少捞钱。“

    “好粮食您也不多种些可惜了,一年收二十几担,就是种一年都比种两季麦子划算。“

    “有什么好可惜的,土豆这东西灾年吃一些就好,谁家没日没夜的吃那东西,再说明年我们要种玉米,又是云家全种了土豆,其他的人还怎么活,庄主说了,俺们云家庄子不抢那些苦哈哈的吃食,明年让他们种,俺们种玉米。“

    “玉米?这是什么东西?老朽活了这么些年,种地也有些日子了,怎么就没听过这种粮食,难道也是你家侯爷从老神仙那里弄来的新粮食?“

    云家庄户哈哈一笑说:“那可不是,我家侯爷是个贪嘴的人,以前跟着老神仙到处跑,到处找好吃的吃,无意中吃过玉米,也想不起来在哪吃的,结果在自己的袋子里居然发现了几颗没吃完的玉米粒,就死马当活马医,随意扔到花盆里埋了起来,谁知道,到了秋后,居然有了收成,这不就引出来那么大的一片子。“

    庄户乐不可支的指着那一大片子玉米地发笑,玉米好吃,这是侯爷说的,连侯爷这样的精贵的人都说好吃,能差到哪去,明年有了种子一定多种一些,皇家只说不让卖土豆,可没说不让卖玉米。

    老仆摇摇头,感谢过庄户,回到牛车旁,小声的给车里的人说着什么,不时地指指远处忙碌的县令,又指指玉米地,似乎很激动。

    听完老仆的汇报,车帘子掀开,一个带着高帽的葛衣老者从马车上爬了下来,光光的脑袋上只有稀疏的几根头发,眉毛一根都没有,狮子嘴,蒜头鼻,下巴上几根白胡子还左右不均,模样滑稽,却道貌岸然,让人肃然起敬。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就是颜之推老夫子,下了马车,瞅瞅天上的太阳,就起步往县令那里走去,来到田地里,看到已经浑身都是的泥土的胖县令正在往筐子里捡拾土豆,满意的点点头,拱了一下手发问:“县尊浑身泥土所为何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