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七节潜水(1)

第七节潜水(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见礼完毕,小丫就炮弹一样的扑到哥哥怀里,抱着他大哭,抽抽噎噎的告诉哥哥,她偷听到奶奶和嫂子的谈话,知道哥哥这些天是被人家绑架了,还是被家里最大的仇人绑架的,她找遍了玉山也没找见哥哥。

    给小猫一样的小丫擦了擦鼻涕和眼泪,抱着她说:“哥哥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被绑架的主要原因就是哥哥想把这些坏蛋全部干掉,现在好了,都被哥哥干掉了,以后小丫就可以再去集市上玩。”

    小丫吹着鼻涕泡笑着点头,搂着哥哥不愿意从他身上下来,还是奶奶笑着骂她没一点大姑娘的样子,这才很不情愿的从哥哥身上溜下来,蒔莳,小武看得很羡慕,现在撒娇这回事只有小丫做的出来。

    云烨抱着儿子准备去洗澡,现在伺候他的总算不是那些长辈了,辛月低着头一副很娇羞的样子跟着丈夫进了澡堂子,那日暮大咧咧的扯着嘴也走了进去,奶奶吩咐,今天云家闭了门,谢绝访客,自家人吃吃喝喝就好。

    管家老钱特意在大门外贴了红纸,上书,家有喜事,谢绝访客。嘱咐了门口的护卫,除了其余三家通家之好,可以禀报之外,其他的人一概谢绝。

    安排完门卫,就开始张罗酒宴,仆役们一个个笑逐颜开的忙里忙外,杀猪宰羊,捞鱼,撵鸡,还从地窖里挑选年份足,味道好的存酒。丫鬟们开始装扮客厅,挂灯笼,抬桌椅,清洗碗碟。

    在大唐这个缺少娱乐的年代里,表现自己的愉悦的方式就是吃一顿,如果心情愉悦的厉害,那就大吃一顿,碰到侯爷安全回家这样的大喜事,就狠狠地吃一顿,这样的方式虽然看起来有些庸俗,但是云烨喜欢,看样子全家都喜欢,喜欢到了极致,那就是家里的牛圈里又摔死了一头牛。

    老钱看着刚刚还在吃草的,现在躺在地上不动弹的老牛,悲伤地对管事说:“咱家的牛摔死了,现在就去衙门里报备一下,告诉那些官员,咱家已经准备把牛埋了,不许他们上门来看,家里喜庆着呢。”

    管事立刻就收起高兴地嘴脸,换上一副悲痛的模样从小门里出去,骑了一匹马,就去告诉官府这个噩耗。

    云家的澡堂子很漂亮,荷花型的式样,人躺在花瓣处刚好可以睡觉,才脱了衣服,辛月和那日暮就笑的不成了,云烨低头看看自己白嫩的身体,再看看被太阳晒得黝黑的四肢,自己也觉得滑稽,和熊猫一个模样。

    把辛月扯过来在屁股蛋上抽两下,找一下手感,不错,弹性不错,忍不住又抽了两下,那日暮就算了,大肚婆不敢招惹。

    不管婆娘们,三两下给儿子脱了个精光,抱着儿子扑通一下就跳进了池子,水温正好,舒坦啊,把儿子搁胸口上,让他踢腾着小胖腿打水花,自己半眯着眼睛靠在凹槽处休憩,外面奔波了足足八个月,几乎耗尽了心力,还是自己家舒坦,不用总想着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做,到底要不要把那个该死的家伙干掉,冯盎就算有和老天**的能力也管不到长安来,今天就好好放松,什么都不管。

    这话说早了,辛月的衣服一脱掉,云烨立刻就忘记了自己要好好放松的打算,以前她的身子就珠圆玉润的,现在不得了了,生完孩子,身材更加的了得,这还放松个屁啊,必须紧张,一定要紧张,鼻子都快要流血了。

    男人就这样,有了孩子他娘,就不要孩子了,小胖孩扔给那日暮,让她们去外间的小池子里折腾,这里只留下孩子他娘就好。

    那日暮抱着眼睛滴溜溜转的云宝宝云寿,笑的咯咯的带着孩子去了外间,还非常贴心的把帘子放了下来。

    辛月嗔怪的拍了云烨一巴掌,自己还有些不好意思下水,云烨双臂一较力,就把辛月抱下了水池。

    进了水池辛月不时地拍掉丈夫那双作怪的手,拿着毛巾给他擦身子,洗澡就洗澡,你给我洗洗,我给你洗洗,洗着洗着就洗出火气来……

    那日暮在外间照顾踢腾水的云宝宝,耳朵却竖的老长,听到里面yin靡的声音,不时地发笑,自己的身体也有些发热,冲着里间轻啐了一口,就用毛巾包起云宝宝,从澡堂子里出去,回后堂给他穿衣。

    天雷勾动地火,大火燎原之后就剩下一片死寂,两个人挤在一片花瓣里,把花瓣塞得满满的,一动都不动。

    “我的腿麻了。”云烨对怀里的辛月说。

    辛月扭扭身子不动弹,把头埋在云烨的胸口处,发出猫一样的咕哝声。

    “臭婆娘,我的腿抽筋了。”云烨一下子窜起来,光着腚满地乱蹦,刚才的动作太过于激烈,抽筋了,狠狠地在地上踹了好几脚,才松开筋腱。

    辛月在澡堂子里都快要笑的抽过去了,他知道云烨这毛病,刚才就是故意的,用来报复他的粗野。老夫老妻了对彼此的身体都了如指掌,平日里的一举一动都形成了习惯,比如云烨喜欢把头垫高了才能睡着,辛月喜欢把腿搭在云烨腰上,这都是一些生活的小细节,包括**,这是互相取悦的过程,这其中的温柔滋味不是花几两银子**就能体验到的。

    云烨躺在竹床上,辛月给他擦背,看到他肩背上那些刚刚愈合的伤口,就落泪,丈夫不知道在外面受了多少罪,但是回到家,总是开心的,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够难得住他的事情,他和窦燕山之间的交锋,绝对不会是信里说的那么平淡,可是他就说了一句,找了机会把窦燕山弄死了。

    她喜欢听丈夫吹牛,总觉得自己的丈夫本来就该是这样的,被一条黄花鱼就给砸的晕过去,丈夫在信里把这件事情当成笑话来讲,可是先一步到家的刘进宝可不这么说。

    按他的话来说,就是老天爷要收人了,侯爷把自己绑在桅杆上,手里拿着刀子,万一被龙卷风吸上去,就准备自杀,自己腰里拴了绳子,被风吹得在天上飘,要不是洪城他们拽住绳子,自己可就上了天了,天上什么东西都往下掉,木头,树枝,老鳖,死人,鲨鱼,还有那种把侯爷砸晕的黄花鱼。还有一种掉下来就扎在人身上的鱼,一种八爪的鱼黏在人身上不松手,取下来以后身上全是红色的斑点。

    平日里不起眼的小树枝子,在风里面跟鞭子一样厉害,把衣服都抽烂了,好几百斤的大鱼,都被从水里吸上去,在半空里嘴还一张一合的,上百个倭人被龙卷风卷上了天,最后只找到一个完整的屁股,几万斤的鲸鱼被龙卷风带到岸边活活的撞死在岩石上,要不是侯爷发现得早,咱家的船大,一定会完蛋。

    想到这些,辛月就恐惧的发抖,这个男人才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如果没有他,家里再也不会有什么笑容了,老奶奶整天在佛堂里念经,几个姑姑婶婶麻将也不打了,像没头的苍蝇满世界的找寺庙,道观,尼姑庵,求满天的神佛保佑。小丫,蒔莳两个人结伴带着家将,跑遍了玉山,明知没有希望,却一刻都不停息。那日暮眼睛里冒着凶光,用鞭子抽自己带来的草原仆役,那眼光和狼一样吓人。

    “想什么呢,赶紧给我搓背,弄干净了,好去祠堂上香,奶奶还等着呢,出去晚了又会被笑话。”

    辛月在云烨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发怒说:“那一次不是你胡来,才害得我被长辈们笑话,上回婶婶还说,少年夫妻不要贪欢,日子长着呢,话说男人家的肾水有数,不要亏损过多。把我说的好像狐狸精一样,岂不知在岭南损失了多少,到头来却要我背黑锅。“

    全身上下搓了个干净,人都好像轻松了好多,绵软的内衣,是丫鬟们特意拿棒槌捶地软软的才送了过来,很舒服就是不经穿,现在云家的内衣都会如此处理。

    天青色的书院外袍,就是这么舒服,不系腰带,松松垮垮,四处钻风。

    辛月红着脸跟在云烨的身后向老奶奶请安,不知道她是怎么弄的,刚才出澡堂子的时候,两人还是说说笑笑的,转瞬间脸就红的像喝了酒,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还知道把那日暮往外撵,小妾进什么祠堂。

    老奶奶不管这些,云家有资格进祠堂的就五个人,老奶奶,云烨,辛月,云宝宝,当然还有那个叫李容的,想起这个名字辛月就不舒坦,好在那个孩子注定要做僚人的王,回不到家里来,所以也就大度的忽视了他的存在。

    老奶奶点着了香,云烨接过来,跪拜了三次才恭恭敬敬的把香插在香炉里,老奶奶低声的向列祖列宗祷告,感谢祖宗庇佑,孙儿平安归来,家业兴旺就在眼前,求祖宗继续保佑云家平平安安,子孙繁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