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四十节东窗事发

第四十节东窗事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飞蛾扑火的人,李安澜现在就做好了扑火的准备,就在刚才他的父皇决定把她嫁给一个叫蒙查的人,他是岭南人,一个土王,控制着九山十八寨,刚刚死了妻子,所以就大着胆子向皇帝求亲。本来毫无希望的一个念头,在皇帝答应的那一刻,就变成了现实。

    李安澜只是瞅了一眼蒙查就回到了自己的小楼,在婚事上她没有发言权。

    或许自从他告诉自己的父亲自己想家的远远地,父亲在盛怒之下就随便替她选择了一个人,她不在乎,反正已经随便惯了,随便找个先生,随便找个小楼,随便她在皇宫里游荡,随便给她找个侍女,再随便给她找个丈夫也就没什么了。

    除了侍女,就没有什么事是让李安澜顺心的。

    野心是根草,只要露头谁都可以看得见,更不要说自己威凌天下的父亲,和心细如发的母亲,自己那个懦弱的娘只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在深宫里等待皇帝父亲的宠幸,完全不顾自己眼角的皱纹和已经松弛的皮肤,每天都抱着最大的希望等待,总是在皇宫嫔妃们的灯光都暗下去后,才吹熄蜡烛入寝。

    站在自己的小楼上可以远远看见娘孤寂的身影落在窗户上,头上的步摇都清晰可辨。李安澜看见自己的父皇又去了皇后的居所,所以娘今天注定又是白白等待了。

    看着母亲吹熄了蜡烛,李安澜仰面朝天的躺在小楼的露台上,享受她一天里最美的时光,那怕今天得到了噩耗,也不能让她放弃这种享受。

    她用了九年的时间给能看见的星星都起了名字,只是他们有些调皮,总是不停的换位置。有好几回,自己都差点弄错了。

    今晚茕茕是最亮的一颗星星,李安澜伸出手向他问好,她记得很清楚茕茕是她给星星起的第一个名字,那天先生正好讲到,茕茕白兔,东奔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这四句诗歌,还告诉她。只是最美的语言。只要在故人的面前念这四句诗,故人就会想起以前的亲人朋友,会和美如初。

    李安澜相信了先生的话,就急匆匆的跑到父亲那里念起了这四句诗,结果,父亲没有想起来娘。美丽的秦王妃夸李安澜诗念得好,还赏赐给了她一个香囊,倔强的李安澜含着泪回到了娘的住处。告诉娘,先生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

    璀璨的银河就挂在天边。发出绚烂的光,月初没有月亮的夜晚有了它似乎就足够了,巨大的黑幕上镶满了晶莹的宝石,银河就像一串最美丽的项链,不知谁可以佩戴它。如果有谁可以佩戴,这串项链一定会把她打扮成最美,最夺目的美人。

    眼角处闪过一个黑影,不用想就知道是小铃铛,她又戴上她的昆仑奴面具来吓唬李安澜,这个游戏已经玩了三年了,虽然没有了新意,李安澜依旧做好了被吓的准备,因为小铃铛总是乐此不疲。

    小铃铛扑了上来,李安澜努力地装出一副被吓坏的表情,很简单只需要把嘴张开,眼睛闭上,再发出一声惨叫就足以让小铃铛心满意足。

    两人嬉闹了一会,小铃铛就乖乖的趴在李安澜的怀里不动了,两人一起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李安澜其实非常的羡慕铃铛,她总能找到让自己快乐起来的办法。

    书念得不好,她却可以随口报出皇宫里所有植物的名字,她喜欢吃东西,可惜李安澜没有多少好吃的给她吃,铃铛虽然羡慕别的宫女有肉可以吃,也只是羡慕而已,流流口水也就是了。

    她有自己的欢乐,拔一朵喇叭花,从花的后面吸吮里面甜甜的花蜜,她可以一整天吃槐花而不腻,肥厚的榆钱是她的最爱,她喜欢逗弄胖胖的蜜蜂,那怕被蛰的哇哇叫也不停止。

    从娘那里摘到几颗金桔,她也可以吃得津津有味,李安澜只咬了一口酸涩的果浆就让她的牙齿难受了一整天,而铃铛似乎全不在乎,只要是吃的,她的那张小嘴都可以吃下去。

    李安澜不由自主的把铃铛又往怀里搂了搂,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全部拥有,可以依靠的人。

    “公主,你真的要嫁给那个岭南来的土王?他长得那么丑,还很矮,最可怕的是他的牙齿都是黑的,他配不上你,公主,要不然你嫁给云公子好么?”

    “云烨有什么好的,他和我父皇,还有太子都是一类人,父皇的骄傲是在流露在外的,太子也是如此,只有云烨的骄傲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铃铛,骄傲的男人不要嫁,他们不会在乎女人的感受,我宁愿嫁一个平庸的好人,也不会嫁给一个骄傲的天才。”

    “云公子就是一个好人啊,他不但给我们做好吃的,那回我不小心走到东宫去了,他不但没有让人处罚我,还帮我救了雪球,当时雪球浑身脏兮兮的,像个土球,谁知道洗干净之后,我才知道雪球是白色的,公主你嫁给云公子好不好,我见到那个岭南来的猴子就害怕。”

    “晚了,铃铛,他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如果没有顶撞太上皇的事情发生还有可能,现在父皇已经下了诏书,我就只好嫁给土王,不过没关系,这个愚蠢的家伙我会死死地攥在手心里,将来我们把他的九山十八寨全部夺过来,我们自己做主,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只有我们自己想办法。”

    “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人,打不过他们的,我还听小月说他们是野人,饿了会吃人,公主,我们不去岭南,会死的,我害怕。”

    铃铛的嘤嘤哭声让李安澜一阵阵心酸,自己一无所有,除了身体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可是一想到土王黑黝黝的瘦小身躯就要压在自己身上,她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抹一把眼泪,李安澜努力地不让自己去想土王,把眼光探向辽远的宇宙深处,银河里那颗叫嘟嘟的星星一眨一眨地看着她,似乎在嘲笑她的软弱和无能。

    要强了这么些年,父皇的一道旨意立刻就把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自己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只能任凭摆布,李安澜不想死,她宁可活着面对地狱也不想死 ,死对她来说是最屈辱的表现。

    嘟嘟一成不变的眨眼睛,李安澜一成不变的流眼泪,云烨说嘟嘟别看小,实际上比我们居住的这片土地都要大得多,骗人,大骗子。

    雪球从楼梯上爬了上来,依偎在铃铛脚下,从来都不发愁的铃铛头一回没了笑意,蔫蔫的摆弄着雪球软软的耳朵。

    我的生命有谁会在乎?我的身体有谁会在乎?

    人在绝望的时刻总会迸发强大的怨气,这股怨气在李安澜的胸中酝酿成愤怒,她攥紧了拳头,骨节处由于用力过度而发白。

    紧绷的手背有一条淡红色的痕迹,足有一寸长,李安澜脑海中忽然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命或许没人在乎,但是这具身体总有人关心吧。

    她猛然间坐了起来,一点点回想这道伤疤的来历,那是自己在练习剑法的时候不小心割到的,伤口很深,自己没在意,只是拿手帕包一包就好,反正在皇宫里她也找不到御医治疗。

    到宫里来看望自己的云烨见到了这道伤口竟然怒不可遏,大声的斥责李安澜不知道爱护身体,这样下去怎么得了。说完就骑着快马回家里拿药,把伤口处理得妥妥贴贴,为了不留下疤痕,云烨把丝线劈成细细的几股,用最细的针把伤口一点点缝好,当时自己还夸赞他的好医术。

    云烨只是冷冷的瞟自己一眼,没错,就是冷冷的瞟一眼,没有关心,没有爱意,只有责怪,似乎他只关心身体是否受到伤害,对于自己的疼痛却毫无知觉。

    龙眼大的珍珠晶莹剔透,他毫不可惜的就用药杵捣得粉碎,调上蜂蜜搅成糊裹在已经长好的伤口上,说这样就不会留下疤痕。

    人是经不起推敲的,当李安澜的回忆后退到初次见面的时候,那声“老婆”露出的马脚实在是太多了。

    李安澜解开衣衫,连内衣都去掉,就这样**裸的站在露台上,急的小铃铛哭着要把衣服给公主穿上,李安澜躲开了小铃铛,挺着饱满的胸膛问铃铛:“铃铛,别怕,我没疯,我只想问问你,我的身体美么?”

    春日的晚风掀起李安澜的长发,高耸的胸部就这样暴露在夜色中,发丝缭绕间隐隐可见两颗红豆在夜风中战栗,纤细的腰肢只堪盈盈一握,圆润的臀部,长长的双腿看的小铃铛面红耳赤。

    李安澜嗤嗤发笑,眼中却如冰一般冷漠,任由小铃铛给她披上外袍,她轻轻地抚摸着小铃铛的头发说:“现在这具身体的麻烦已经不是我们的了,是另一个人的,我相信他就算是把土王干掉,也不会让土王的脏手碰这具身体一下。”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