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八十九章 元阳失窃(求订阅!)

第九百八十九章 元阳失窃(求订阅!)

    媞轩薇布置妥当,唤来岳幼娘、慕烟儿和江琳三女,岳幼娘和慕烟儿虽然已经被封侯,各自统领一座诸天世界,但经常来到诸天府帮衬,打理事务。而江琳则是教主的妹妹,也有侯位,但却是负责打理玄天书院,与诸天府也常有来往,一住便是数月。

    媞轩薇吩咐道:“我离开几日,这些日子你们帮忙打理诸天府,维持诸天府运转。还有,看好咱们诸天府的宝库,不得让人进入其中,里面有一件……嗯,很重要的东西,不得有失。我这里有一面金符,乃是我与教主联手所炼,如今分作三份,你们各得一份,合在一起便可以打开宝库。”

    三女称是,笑道:“如今神界诸天平安,还能有谁这么大胆包天,强闯我们诸天府夺宝不成?”

    “小心为妙。”

    媞轩薇检查无误,这才放下心来,封印了宝库,催动彼岸女帝所留的玉符,离开诸天府进入彼岸世界。

    她前脚刚走,岳幼娘便与慕烟儿、江琳商议道:“师娘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宝库中存放了什么宝贝儿,不如咱们将三块金符合而为一,偷偷溜进去看一看?”

    “不妥吧?”

    慕烟儿迟疑道:“教尊夫人说了,那东西很宝贵不容有失……”

    “看一眼又不会丢了。”

    岳幼娘好说歹说,总算让慕烟儿和江琳点头,三女正要进入宝库,突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酆都玉容尊王、天都灵雪上尊、天元天琉璃神君、元君女帝座下小元君薇雪主,前来拜会玄天教主,还请教主贤伉俪出来相会!”

    三女对视一眼,只得放下进入宝库之事,道:“这四位都是与教尊一个辈分的存在,不得怠慢。待回了她们,咱们再进宝库中看看。”

    三女迎迓玉容尊王、灵雪上尊、小元君薇雪主和琉璃神君,待见到她们,二不由微微一怔,只见除了四个女子之外,还有两位出众的女子,一个文文静静,闭月羞花,眼中神华内敛,一个高高挑挑,英姿飒爽,眼眸中有着狂野不羁的气息。

    这二女都是国色天香,但眼眸中却有着浓郁的妖气,显然是妖族中的霸主!

    而且观她们的大道,与诸天万界的大道却有着不同之处,显然并非是诸天万界的妖族强者。

    “这两位是?”江琳和慕烟儿不敢怠慢,上前款待,笑问道。

    “这两位是来自妖界的特使。”

    灵雪上尊含笑介绍道:“这位是蝶衣妖君,这位是九凤妖君,都是奉妖界天门大帝之命来我诸天,献书于三皇。三皇接下天门大帝的书信,命我们款待这两位贵客。九凤道友说,她们与教主有旧,要来诸天府一会,我们这才来烦扰教主的清净。敢问教主何在?”

    “真是不巧。”

    岳幼娘笑吟吟道:“我师尊刚刚离开诸天,我师娘也离开了……”

    “水工江是故意躲着人家么?”

    九凤妖尊笑吟吟道:“人家又不是真的要与他生个纯种,瞧把他吓得。”

    江琳等人对视一眼,均有些摸不清头脑,暗道:“我哥的确去过妖界,难道在外拈花惹草了?幸好嫂子不在,否则一定会惹出事来。”

    慕烟儿毕竟老成一些,见气氛有些不对,连忙岔开话题,笑道:“我诸天府乃是诸皇诸帝和教尊一起出手炼制而成,处处仙境,雅致无双,今日难得贵客到此,小妹待教尊接待诸位道友,游历一番。”

    众女放下心思,笑道:“却要看看诸皇诸帝与教主的手段。”

    众女游历诸天府,果然看到诸天府瑰丽雄奇,山水花景布置典雅,于平凡处见不平凡,于不凡处见神圣,于神圣处见大道,于大道处见皇道,于皇道处见仙道,令人流连忘返,不觉间便是数日时间过去。

    而在此时,媞轩薇早已到了彼岸世界,见过弘祖神帝与几尊先天神魔师兄,又见到席应情、洛花音等人,也在彼岸仙庭之中,各自借助仙庭内的时间流速和仙气仙光来修炼,参悟彼岸女帝所留下的仙道。

    “可惜夫君无法来这里,否则他在彼岸世界中潜修个几百年,此刻只怕要证道成帝了。”

    媞轩薇见到洛花音已然成就神君,而席应情也是神君,心中叹了口气:“也不知彼岸师尊如今在何处?她与乾坤老祖幸不幸福……”

    “师妹,你来得正好。”

    洛花音笑道:“我刚刚修成神君,正在静极思动,准备出去走走。子川在诸天府么?我驾船过去,带他一起去鬼界厮混,抢几件法宝来玩玩。”

    媞轩薇笑道:“外子出了诸天,说是要去地狱中看一看道王与魔仙的战场,如今不在府中。”

    洛花音皱眉,跳上彼岸神舟,笑道:“我去找幼娘,这件事带着她一定也很有意思。”说罢,神舟飞速遁去,消失不见。

    媞轩薇无奈,心道:“罢了,幼娘也是个坐不住的主儿,留在诸天府也是惹是生非。她与洛师姐一起出门,我诸天府也能少了些乱子……”

    她静心坐下,于仙庭中悟道,又与弘祖、壶天道人、玄黄道人和席应情等人交流,获益良多,自觉也渐渐要突破,修成神君。

    仙庭中时光匆冉飞逝,不知不觉间便已是百年光阴,而在外界仅仅是过了几天的功夫,媞轩薇终于积累下雄浑的本钱,成功突破,修成神君。

    众人纷纷道贺,媞轩薇也是颇为欢喜,突然她脸色微变,席应情笑问道:“弟妹,出了什么事?”

    媞轩薇心神不宁,连忙起身,急匆匆向外赶去,道:“诸天府中出事了!我留下的一件宝物放在宝库之中,如今有人触动了我设下的禁制,将那宝物取走了!”

    席应情也不由变色,起身道:“什么宝物?是否严重?我与你一起前去!”

    “倒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宝物,不过……”

    媞轩薇心中纠结,实在不知该如何说起,只得道:“这件宝物对我和子川都十分重要,若是落在男子手中倒也罢了,若是落入女子手中,只怕会惹出一大堆乱子……甚至,说不得将来有人会来夺家产……师兄,这件事你插不了手……唉,早知就毁掉了!”

    她匆忙赶去,席应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她究竟说的是什么,喃喃道:“到底是什么宝物,居然还可以夺家产……”

    媞轩薇匆忙回到都天府,到了都天府,只见一切平静如昔,不过岳幼娘和洛花音都不在此地,想来是驾着彼岸神舟做土匪去了,慕烟儿也不在此地。

    媞轩薇冲入宝库,不由跺脚:“果然丢了!”

    她定了定神,唤来江琳,询问这几日是否有事情发生。

    江琳道:“倒不曾有事,就是嫂子交给我的金符丢了小半日,后来又找到了。”

    媞轩薇心头一跳,细细询问这几日都有哪些人来到诸天府,江琳将众女的名字一一说了,媞轩薇只觉太阳穴隐隐跳动,心道:“这么多……到底是哪个取走了夫君的那道元阳?这让我从何找起……但愿盗走元阳的那人,不要打开我的封印,否则玉瓶中的元阳飞出,那就糟糕透顶了……”

    她正在忐忑,突然感应到自己留在玉瓶上的封印被人破去。

    “糟糕了……”

    媞轩薇叹了口气,心道:“夫君你知道么,你有后了,只是不是和我生的……将来只怕有人要带着儿子或者女儿,跑过来分家产了……到底是谁盗走了那瓶元阳?这东西也是谁便可以偷出去玩的么……”

    而在此时,江南已然出了神界诸天,来到壶天大世界,他坐在草庐前,壶天老祖也坐在草庐前,两人没有说话,各自的大道蒸腾,演化出种种异象。

    三日之后,江南起身离开,壶天老祖也返回草庐,两人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壶天老师的死劫还在,还是没有消失。”

    江南走出壶天大世界,眉头皱紧,他与壶天老祖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大道间的交流又何须说话,语言又岂是能将大道描绘?

    他在与壶天老祖的大道交流的途中,见到了壶天老祖的气运已然枯竭,有死气笼罩,这是陨落之兆。

    按理来说,道王斩杀兰陵神皇,灭掉造化玄祖,与地狱魔仙一起消失,已经将诸天万界的威胁平息,就算剩下一个天母圣后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壶天老祖的陨落之局已解。

    不过,壶天老祖却依旧有陨落之兆,这就让他有些疑惑了。

    “光武与天母圣后一起消失不见,与他同时消失的还有长乐未央两位娘娘和圣皇神帝,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而且,光武的旧部也并未完全死绝,还有帝天、辅朝和五位圣王存世,这些人如今也不见踪影。”

    江南眉头不解,低声道:“光武显然还有卷土重来的念头,否则不会让这些人藏匿起来。而且光武的两位娘娘来历不凡,如果两位娘娘是玄祖的血脉,那么造化玄祖只怕早就与光武联手。像造化玄祖这等狡猾的人物,就这样被道王所杀,总让我觉得有那里不对劲……还有,荒古圣山中的那个神石仙胎,到底是哪位补天神人所炼?若是玄祖所炼,那么就说明玄祖还活着,而且已经改头换面!那就危险了……”

    他闲庭信步,向地狱而去,而在暗处,几双邪恶的眼睛在注视着他。

    “现在倒是杀掉此人的最佳时机……”

    神石仙胎中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轻声笑道:“此人已经成为统治神界的阻碍了,神界中的神魔都是出自诸天府,是他的门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