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百八十六章 造化玄祖

第九百八十六章 造化玄祖

    道王与造化老祖面对面而立,道王拱手道:“我此来是感谢道友为这场浩劫出力。听闻地狱三大魔皇前来为难道友,道友居然久战不下,想来是劳心劳力。道友,你对付三大魔皇如此吃力,想来是造化神楼对你的限制太大,不如将那座神楼交给我保管,也好让你的实力完全发挥。”

    造化老祖面色有些挂不住,呵呵笑道:“陛下开玩笑了,老臣寿元不多,交出造化神楼,岂不是就要死了?”

    道王正色道:“我没有开玩笑,我只是在疑惑,堂堂的造化老祖,对天道最为精深之人,拥有造化雄奇的伟力,不受控于造化神楼,甚至可以尽情发挥造化神楼的威能,为何会战不下三位魔皇?”

    他轻声道:“我若未解封,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以我未解封的实力,对付三位魔皇应该还不在话下,为何道友会战不下三尊魔皇?”

    造化老祖呵呵笑道:“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道王点头,道:“我也知道是有原因的。你并非假打,也并非消极怠工,而是那时你的实力,的确只有战平三尊魔皇的战力。”

    造化老祖松了口气,笑道:“陛下真是老臣的知己,我的实力其实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强横,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倒不是。”

    道王继续道:“你之所以只剩下三尊魔皇的战力,主要是因为你的大半实力已经离开的肉身,去了其他地方。比如说,你的那部分战力化作一只大眼睛去追杀应龙。这时你的实力便只剩下勉强对付三尊魔皇的程度了,那三尊魔皇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他们也想将你斩杀,我看得出来,他们在这片战场中使出了全力。”

    在他们四周,是三大魔皇围攻造化老祖的战场,以道王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些人有没有出动全力。

    他不但看出三大魔皇动用了全力,甚至连造化老祖自己也用了全力。

    但是古怪的就是这一点,施展全部力量的造化老祖异常强大,相当于一尊完全解封的补天神人外加一座威能完全绽放的天道至宝,而眼前的景象说明造化老祖远未达到这种程度,只是相当于一尊处在被天道反噬状态中的补天神人!

    他表现得中规中矩,反倒成为他最大的破绽。

    “我不会冤枉你。”

    道王静静道:“毕竟我们曾经是战友,说不定你和极乐道友一样也是消极怠工,想两边占便宜。我不想误杀友人,何况你与帝师平辈,是我的前辈,我若是没有证据仅凭猜测便将你杀了,你也不服。因此,我把黄祖释放出来,令他去寻玄祖。黄祖与玄祖有着几亿年的相处,玄祖无论藏得有多深,哪怕是藏在补天神人的眼睛中,也难以逃脱他的追踪。刚才黄祖找到了你。”

    造化老祖沉默,突然道王身后的神眼飞来,唰的一声没入他的左眼之中,硕大的神眼投入到他的眼眶中这幅景象很是玄奇,但对于这等存在来说却不算什么。

    造化老祖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会释放黄祖那个愣头青。我以为你会有所顾忌,忌惮玄都。”

    “玄都是一回事,你是另一回事。”

    道王轻声道:“他想了结这段因果,不沾惹上其他因果,所以他索性静静地看着我们拼杀,看着我们一个个死去,然后他便可以步步解封,摆脱镇压。他只需斩杀最后的胜利者,便会将下界的这段因果斩去。现在我放出玄祖,也不过是让这场浩劫提前结束一段时间。只是我还不知道一件事,你到底是玄祖,还是造化?”

    他疑惑道:“造化老祖出世极早,是与帝师齐名的人物,很早之前便对天道有着极高的造诣,神通莫测。按理来说,玄祖不可能下界这么长时间也不被玄都古仙察觉。还请道友为我解惑。”

    造化老祖呵呵笑道:“玄祖就是造化,造化却并非玄祖。玄祖早就对玄都古仙不慢,认为其限制了自己的成就,只能在他鼎中做一个魔神。玄祖见玄都古仙的行径,知其必有大祸,因此一道神性早早的落入下界,成为造化。”

    道王点头,道:“这就说得通了。造化出世这么早,是玄祖未卜先知,一道神性下界,造化仙鼎有造化二字,足见玄都古仙的造化精深。身为鼎耳之兽,玄祖自然对造化天道大有研究,化名为造化老祖也是名副其实。”

    “古仙浩劫时,造化仙鼎与玄都古仙一起下界,玄祖知道,这是他唯一摆脱玄都古仙,自由自在的机会。所以他趁仙鼎被打破时溜走,与造化老祖相容,然后与我们一起再将玄都古仙肢解镇压。道友,我说的对不对?”

    造化老祖闻言,笑眯眯点头。他的左眼中魔海翻腾,魔怪在魔海中游曳,左眼中传出人声:“其实我们并未彻底相容,因为我还需要彻底摆脱玄都的控制,还需要方便行事。因此我藏在造化的眼中,方便我行走无踪。”

    造化老祖接着道:“明面上,我是补天神人中的造化老祖,道王的属臣,而我的眼睛飞出,我便是玄祖,可以做许多隐秘的事情,甚至还可以联络其他补天神人。”

    道王点头,道:“这么说来,当初席应情修炼魔极证仙经,神魂被森罗魔帝掳走,是道友从森罗魔帝手中夺去了席应情的主魂?你为何要夺取他的主魂?”

    “玄明元界很是特殊,这座大世界有着衰亡的景象,它原本是大世界,后来因为古仙浩劫变成了小世界,又面临着飞灰湮灭的下场。所以,这座世界五千四百万年的气运,会促使它诞生出气运滔天之辈。这个人,聚集了玄明元界的气运,诸天万界也有大劫将生,也需要一个气运滔天之人,说不得这两股气运,便会汇聚在一人身上。”

    造化老祖笑道:“陛下,你也向帝师说过,诸天万界的气运汇聚,可为席,可为慕,也可以为江。席应情身为这三人之一,他的主魂我自然也想得到手。”

    道王表示认可,道:“你既然名叫造化,可以造化众生,那就说明你在神性之上有着过人的研究。你甚至可以复活死人,造化出生命,从森罗魔帝手中夺走席应情的主魂并不困难。而且,席应情的主魂,也是你联络地狱的一个工具。这么说来,内子也是你复活的了?”

    造化老祖的左眼中发出裂人神魂的笑声,道:“普天之下,能够不动声色间,不惊动所有补天神人甚至连你也被瞒过的情况下,复活天母圣后的,唯有造化玄祖了。”

    造化老祖接着笑道:“我知道,对付道王,必然要先对付应龙,剪掉道王的爪牙,还要对付帝师壶天,戳瞎道王的双眼。帝师壶天不忍心看到后土天的生灵涂炭,坏了天母圣后的大计,终于给我机会去对付他。这一点,我与兰陵一拍即合,圣佛那时已然落入他的手掌,魔性发作,于是兰陵让圣佛进入天狱,与天母圣后谈妥条件。然后我设下了一个巨大的祭坛,这个祭坛的威能笼罩诸天万界。”

    他的左眼接着道:“但凡在诸天万界战死的生灵,都会被这个祭坛吸收,以血肉滋养血肉,以神魂神性滋养神性,以大道滋养大道。天母圣后对造化之道理解不深,她即便血祭后土天也无法恢复到全盛状态,而我却可以让她恢复到巅峰状态!”

    “而若要让天母圣后恢复到巅峰战力,则需要无数神魔之血之神性之大道,还有什么比发动一场前所未有的神魔大战更容易?”

    “因此这才会有长乐公子睡了后土舫的女人,这才会有一场突然爆发的中天大战!”

    “因此才会有数千万神魔血染中天,死伤三千万神魔,神帝魔帝也要死,甚至连沙罗魔帝也要死,用来血祭天母圣后!他们不死,天母圣后如何以巅峰状态复生?”

    “只是我料错了陛下的狠心程度,料不到你居然会坐视应龙战死也要斩杀兰陵,料不到你居然会让太皇来接管天道至宝,料不到你居然会将黄祖释放出来!”

    造化老祖和他的左眼你一言我一语,将中天大战的原委讲清楚,其中的种种谋略他没有点明,但道王却已然一清二楚,战斗和厮杀只是表面上的事情,真正的战斗在造化老祖和道王之间的智斗之上。

    智斗没有行迹,但才是最惊心动魄!

    造化老祖叹息道:“我最敬畏的人便是你,不曾想还是小觑你了。”

    “我早就怀疑你。”

    道王静静道:“不过我还怀疑了其他人,比如军师,比如玄黄,甚至我还猜测是不是壶天帝师。直到刚才,我才敢确定是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造化老祖与左眼的声音重叠,冷笑道:“你有没有试过几亿年都蹲在一口鼎上?我试过,我腻了,我要自由,我也要成仙,没有拘束!我原本以为成了补天神人,寿与天齐,也相当于仙人,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条条道道限制,没有一点的自由!诸天万界,就是一个更大的造化仙鼎,我打碎了一个,不料又落入这个造化仙鼎中做一个看似威风八面其实没有一丁点自由的鼎耳!什么狗屁补天神人,就是鼎上的神兽罢了!好听点叫补天神人,不好听叫看家犬!造化仙鼎可以打碎,为何诸天万界不能打碎?”

    “原来如此。”

    道王面色有一种得到解答之后的恍然,随即恢复古井无波,他悍然出手!

    ————双倍月票最后十二小时啦,有月票的道友请投月票!有打赏意念的道友,请打赏!拜托啦!!距离一千月票很近啦,一千月票加更!!(未完待续。